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6章 这个女子有点熟

天翼头疼的揉揉太阳穴。

半响,北云霄薄唇微启,还不等他出声,谷玉立马呼道:“主子,我这就去看。”话落,啾的一声便没了影子。

一来三回,折腾的谷玉半死,天翼终于不忍,小心提醒道:“主子,这其他国的人都还没到,交流会肯定无法开始。”

话落,北云霄剑眉拧的更深:“天翼,你去看看那些国家都到哪了?”参加个交流会也这么磨叽,都是群狗屁国!

顿时,天翼瞪眼,他真是嘴贱啊!

在谷玉哀送的目光中,天翼终于还是飞身离开。

此时的北云霄,整个心思都在交流会开始上,油盐不进。

与北云霄同样盼着交流大会赶紧开始的,还有德义门的景袖了,因为交流大会的原因,今日人马繁杂,太子下令皇宫严守,除四国车马直接放行,其余车辆都必须等到交流大会开始才能进出皇宫,所以此时的景袖只有……等!

“姑娘,我们……”

“没事,就等着吧,寻一处僻静的地方我们歇息。”忍着躁气,景袖轻道。

阳光越发灿烂了,街道的人影开始多了起来,大批大批的队伍缓缓从街尾行来,整齐的大马,威武的士兵,精美的马车……一望无际,期间景袖甚至还看见了齐沐昭从眼前经过,齐沐芯依旧纯美一身的坐在琉璃轿上,川澜的草原武士,驯养的狼队……一一走过。

终于,城墙的震天钟敲响,昭示着五国到齐,火红的花带挂上城墙,五国的旗帜分别而立,这一刻五国交流正式开始。

“姑娘可以了,可以了。”侍卫兴奋呼道,神情充满喜色,真是难为姑娘干等了一上午。

景袖点首,未言,眉羽间一团黑气,古临太子,你最好别落在我手上,否则这茬子我迟早加倍还给你!

马车终于使进,与耀天皇城一样,精美羽楼,青湖翠扬……唯一的区别是古临的皇宫多了些细腻感,到处都弥漫着茶香文蕴,就连地上的青石都篆刻着不少千古佳句,由小看大,景袖心中感慨,如此一个重文的国家绝对不容小觑。

精神,才是至强的力量。

马车向着环羽阁径直而去,收敛心情,景袖眸光盈盈,变的期待。

半柱香后。

“姑娘,到了。”侍卫呼道。

款款从车上下来,景袖看着不远处的苑楼眼亮:“你回去禀告吧,我自己过去。”景袖呼道,抬步便向着苑楼走去。

身后侍卫纠结的站在原处,虽然知道霄王不可能像靖王那般昏庸,可还是担心啊,担心啊。

此时北云霄几人也正走到环羽阁苑口。

“主子,帅了,很帅,很俊美,瞧这风流倜傥,一定能迷倒王妃。”谷玉呼道,拍着大大的马屁。

北云霄听的心头开花,却又板着脸故作严肃道:“迷什么迷?赶紧走了。”开始了,终于开始了,可以见着袖袖了,袖袖了。

小荷刚刚冒出花蕊,湖里红鲤翻游。

便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一个俊朗公子逐渐靠近。

佛说,三千年擦肩而过才换一世回首,此时,两两相忘,又是换了多少年的回首?

“天啊,是她,好美!”谷玉再一次毫不掩饰的赞叹。

天翼也是错愕,满脸的惊艳。

暗处的血霄暗卫被眼前的美景乱了气息。

她生着芙蓉黛眉,增一分长,减一分短,当真的恰到好处,铅墨轻描,让眉色生的更加细腻精致;她有着盈盈水目,璀璨之光,亮比星辰,眼线轻勾,本就清澈的眸更是灵动;她的腰姿纤细,不需多余的束裹,便觉锦绣织缎华色……

此时,她穿着精致红罗裙,裙上的每一处都是她一夜未休改制,虽然衣质普通,寻的也是最简单的绣线,却用尽了心思。

这是件现代与古风结合的纱裙,兰花袖,荷叶领,蝶纱带……里裙嫣红,外层素雅,风一吹,只见百花绽放。

景袖嘴角轻勾,生起纤媚笑,像是妖兰绽放,眸眼一盼万千瑶。

嘶嘶……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众人似乎忘记了如何换气,直逼的脸色涨红,胸腔发闷。

景袖静静的望着眼前的人,原来到了此刻才知道他在心中早已生了根,即使她傲,她狂,她霸,她孤……却依旧抵不过这人炙热的心,他将她捂暖,在她生命中不断的闹腾,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她的世界,她一定会再次陷入黑暗,原来……北云霄,你竟如此重要。

炙热的情愫涌起,景袖款款上前,就要道一句柔语。

却是下一瞬,整个人僵硬在原处。

走了,就那般走了,银袍一挥,不带走一片云彩的从她身边擦身而过,连正眼都未给她留上一分。

这……

因为不放心跟到苑子的侍卫一见这情形,急忙上前呼道:“霄王爷,这是我家靖王给你送来的美人,你就收下吧,这姑娘很好,一定不会给你惹事。”

他讲这话时,语气分外急切,似乎只是想求北云霄给这女子一个安身场所。

就见北云霄剑眉一拧,又回望了眼她,满眼阴沉之色:“送我的美人?你哪只眼睛看到她美了?就这丑八怪哪来的给我滚回哪去!”冷喝,银袍一甩,浑身煞气的离开,敢耽误他找袖袖,找死!

银衣生着流光,渐行渐远。

身后,待北云霄彻底走出了视线,景袖混身煞气已凝聚成了实质。

是谁说的,情人就算千变万化也能一眼认出!

是谁说的,情人即使分离百年也能闻息便知!

是谁说的海枯石烂,天崩地裂,即使轮回百年,容貌千变,灵魂不改,也能相识相恋相伴!

都他妈放屁!

只见纤脚一抬,面前的绿瓦青墙轰然倒了,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轰轰轰的直线延伸十米,才彻底停止。

罗裙一掀,抬步便向苑子走进,煞气寒光,直逼的湖中锦鲤逃逸。

亏她用了这么多心思,亏她一夜没睡。

去你的北云霄!

去你的交流大会!

老娘不陪你们玩了!

身后,侍卫惊悚的大瞪着眼,这是姑娘?这是他心目中娇弱惹人怜爱的姑娘?心思正天翻地覆的变化着,只觉得整个世界观都塌陷了。

角落,玲珑玉蛇嗤嗤缓爬,

离远点,一定要离远点,女魔头发狂了,是非之地,是非之地。

这方。

北云霄刚出了苑子,忽地停滞不前,剑眉拧在一起,不对啊,刚刚那女子好熟悉,他好像在哪见过?是哪呢?心生疑惑,心底又是迫切想见袖袖的躁气,两种情绪交缠,一时间真未想起。

身边。

谷玉小身嘀咕道:“那么漂亮的美人,主子居然骂人家丑八怪。”

天翼未言,眸光却表示着赞同。

“漂亮什么漂亮!这世界上就没有比你们王妃更漂亮的!”北云霄喝道。

“是是是,主子说的是,王妃漂亮,王妃漂漂亮。”两人急忙呼道,拍屁。

云色,天晴,花香鸟语。

此时的古临大殿,早已是宾客满堂,连外面的九龙玉坛都摆满了案桌,交流会第一日,当然是五国相聚,盛宴一场。

舞女,歌姬,琴师……满场皆是。

绫罗缎,芳香酒,宫廷戏……满场不绝。

以三国领袖人物为首,依次排桌。

耀天千盛正对,凤冥川澜再下,古临为首,自居上方。

此时,文贤皇望着下方的北云霄满脸复杂之色,这耀天霄王一早上已经派人催了他无数次交流会开始,这会开始了又一副煞气腾腾,生人勿进的模样,这耀天战神怎么这么难伺候呀!

还有这千盛的太子,干嘛老是盯着耀天的方向看?两国就算是敌对关系,也别搞的这么明显啊。

唯一还正常的就是川澜凤冥了,瞧人家两国多规矩。

“古临历来自诩礼仪之邦,今日小女子容仪便用‘敬客’一礼向四国拜一杯茶,愿天下安好,百姓无忧。”一语声落出,是个身着正服的妙龄女子。

众人认得,这是容仪公主,古临之珍。

她的出声,文贤皇未有半点异色,似乎还龙首轻点,表示赞同。

只见大殿中心忽地多了十几个婢女,她们手脚麻利,将物件一一展开,这是套“百龙游云”的茶具,所谓拜一杯茶,便是向四国满茶一杯,期间会有各种的奇秀绝艺,跟现代的“茶艺”大有相仿之处。

只见容仪公主手腕悬上瓷白玉色的茶壶,那壶嘴是个龙头,还冒着热气。

便在一瞬,旁边乐师的琴乐奏起,女子灵舞,纤腕如玉,勾勒起一个个花形,每一次低首,每一次扬腕便将湖里的茶香溢的更盛,三点香,二回味,再释浓,六步舞齐,茶味正当盛时。

众人看得着了迷,未想到这泡茶还能如此心旷神怡。

“食一盏香茶,唇口留香,再来言古论今;敬一杯友人,心系情浓……”浅语声落出,灵舞的腕将手中的香茶一一满上,就像只蝴蝶,翩跹而过。

不知何时殿里多了喝彩,叫好声,兴奋声,有人不自觉端起了面前茶盏,起身,一饮而尽,回礼。

清风卷入殿堂,满屋茶香,众人面前的茶盏早已清空,有些自诩文雅儒士的对着容仪公主感恩言谢,众人欢笑,满殿和睦融融的气氛。

文贤皇点首生笑,显然对容仪公主的表现很是满意。

只是……那两人是怎么回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