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5章 转送霄王,心急

“哎哟,小心肝,本王的小心肝呀。”

“……”哄哄闹闹,告状的戏码夹杂着争宠戏越演越烈。

身边本在禀告事情的侍卫一见,很识时务的退了出去。

果然,他人一走,男人动作彻底放开,就着大开的门开始**,四周的下人早就退离,空空荡荡的苑子顿时只听哼哼唧唧的声音。

景袖落到这处时,便见了一处“众欢”戏,神色嫌恶,就要飞身离开。

“王爷,你还没告诉人家怎么处置那新来的狐狸精呢?”纤细的手指在男人胸膛撩拨,香妃媚眼横抛。

景袖离开的动作一滞,新来的,不就是她吗?

“真的很漂亮?”男人未直接回答,而是眸闪**光问道,若是那新美人特别漂亮,他何不留下自个享用呢,至于那事,他再挑就是了。

身边的色妾一见,就知道男人打的什么心思,小手敲上男人胸膛,娇呼道:“王爷,你是不是不爱我和姐姐了?又想换新美人了?不依不依,臣妾不依,若是那样,臣妾先死了算了。”一边闹腾,一边就要去撞墙柱。

靖王哪愿,急得脸色大变慌忙去哄:“美人,不换不换,咱不换哦,只要你们,只要你们。”这些个妖精,各个都是他的心肝宝贝,舍不得舍不得。

暗处的景袖瘪瘪嘴,果然是极品色王,迟早有一天被榨干在**。

“那王爷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啊?”底下又传来哭哭泣泣的声音。

这个问题景袖也很想知道,一时间细耳倾听。

只是,原本哄闹的声音突然变的很小,很难辨清,半响又传来“香色满园”欣喜的娇笑声。

房顶上,景袖黛眉狠皱,这到底说了什么。

等晚霞初生,景袖回到起初的院子,才彻底明白。

“什么!要把我送给耀天霄王?”惊呼,景袖瞪眼,满满的不可思议。

“我已经打听好了,明日耀天霄王会被安置在行宫环羽阁,到时我会派人把你送过去,你的任务就是勾引到他,让他同意与靖王合作,找寻时机铲除祁华太子。”说话的是个身着青色锦衣的男人,他扮的儒雅绅士,却长了一副尖嘴猴腮的脸,就像是个假学士,让人一看便会新生反感。

景袖惊色收敛,眸子垂下,暗自思量着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感情她这是成了棋子,赶上个正巧。

勾引霄王?这差事不错,正好她不费吹灰之力便能脱身,重要的是,还不食言,好呀,好呀!

“是,大人,小女子遵命。”景袖低低柔柔的道,戏演七分,三分随意,对付这些人,用不着太多脑细胞。

“假学士”点首,显然很是满意景袖的表现:“那好,你自己休息吧,就不要在王府随意走动了,明早会有人专门来给你打扮,你只需要好好完成任务。”话落,便转身离开,只是心中疑惑,主子居然挑了个这么绝色的美人送给耀天霄王,看来真是下了血本呀。

清风,浅月。

没了忧虑,景袖心情也变的甚好,悠闲的躺在**把玩着手里的玲珑玉蛇:“小玉儿,姐姐明天给你介绍个大帅哥哟。”

勾引霄王?北云霄,若是你见到如此容颜的

我,会是何种表现呢?我可是很期待呢。

客栈。

北云霄浑身气息还暗沉着,袖袖怎么能不来见他呢?什么大事也比不上见他一面重要啊,怎么就不先见见呢……

正蹲墙角的天翼和谷玉暗叹,真是没消息也愁,有消息了更愁。

“哎,怎么就不先见见呢……”魔怔般轻喃着。

天翼终于看不去,起身缓缓道:“主子,你就别担心了,王妃既然到了古临,那么肯定会参加交流大会,你们明天就能见到了呀!”

北云霄眼睛顿时一亮,对呀,明天就能见了,好呀好呀,明天就能见着袖袖了。

瞧不下去主子那傻了吧唧的样,谷玉出声接道:“而且爷,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应该好好收拾下自己,恢复精神面貌,明天王妃看见你容光焕发的样子才会被你迷住啊。”三天没洗澡,一脸红疹,大黑眼圈,身上还飘着可疑的酸味,怎么看怎么邋遢,这哪是他们风华无双的王爷啊。

像是被点醒,北云霄忽地站起:“对!不能这么见袖袖,去,给我重新买套衣裳,要华丽的,让店小二准备热水,食物……”他吩咐道,精神盎然。

总算不用再听怨男念叨的两人大松口气,迅速领命而去。

夜色。

睡不着的景袖也起身,拖着白纱里裙款款坐到梳妆台前,女为悦己者容,她是否也应该让他好好惊喜一翻呢?

此时,龙渊城青石长街上。

几道粉嫩的身影一闪而过,像几道流星,瞬间消失天边。

几个呼吸后,街上唰的又落下一道身影。

她一身劲爆红裙,挽缠舞袖,亮丽的容颜阴沉的恐怖,杏眸寒光森然的扫向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半响,确定没有,她才飞身而起,迅速消失在天边。

待她离开,角落里微动了动,几个脑袋逐一探出。

红尘三仙拍着胸脯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哎呀,吓死人家了,吓死人家了。”他呼道,唇上的梨花胭脂似乎都淡了。

身边,小妖眨巴着灵动大眼,不解:“桃花哥哥,咱们干嘛要躲啊,这姐姐看上去挺好的呀。”

被问到,红尘三仙眸光发虚,面上生出窘态,忽又拍了拍小妖脑袋,语重心长的道:“你们要记住个道理,这看起来挺好的都是些别有用心的坏人,刚刚这姐姐就是善于伪装的虎姑婆呢。”

四小妖眨巴着眼,侧扬着脑袋,是这样的吗?

“那我们为啥要跑啊?”只见白峰抠抠脑袋,憨厚问道。

“嗷呜,嗷呜……”对呀,为啥?为啥?美人摇尾,接道。

“……”

夜色,清风吹过,此时各方已向古临皇城缓缓靠近。

千盛,川澜,耀天,连一向不显露于世的凤冥也派了使者前来。

五国交流,每五年一次的交流大会,时隔多时,这一次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天色渐亮,鱼白翻起,晴阳早早亮出光线,显示着今日极好的天气。

靖王府。

一丫鬟模样的婢女早早就向偏苑赶去,她怀抱胭脂水粉,肩搭绫罗袖裙,一身给女子打扮的行头。

手敲上房门,咚咚的声音。

“姑娘,该起来了,奴婢是来给你穿衣打扮的。”

她刚呼完,门房吱呀一下打开。

“哐当……”是胭脂水粉散了一地的声音,只见她目露呆滞,一片惊艳之色。

画着浅粉的樱唇轻勾,如樱花绽放,景袖轻道:“不用了,我已经弄好了,直接让人带我去吧。”她话落,抬步向着屋外走去,身后精致的嫣红蝶纱飘扬。

“唰!”一男人落下,正是那日送景袖进来的侍卫,看着景袖的打扮,也是脸色呆滞,即使早已知晓这女子绝美,这一刻也依旧让他感到震撼不已。

景袖眸光明亮,显然心情很好:“是你带我去么?那走吧。”她轻道,软语如莺鸣,回荡在柔风里。

侍卫一怔,回神:“是是,小姐,你跟属下走吧。”还好,王爷打算把她送走,即使是委身耀天霄王,也比这靖王府好。

两人一前一后,迅速出了苑子,许是侍卫用心,还特意走了偏门,那里冷冷清清,不像前苑来的热闹,只有一辆马车早早就候在那里。

上车,离开。

便这样,绝色美人在靖王府转了一圈,完好无损的离开了。

时间尚早,马车哒哒跑在城道上,期间侍卫还特意给景袖买了早膳。

“姑娘,这次你离开,到了耀天霄王面前,可一定要想方设法留下,千万不要再回靖王府了,那里真的不适合你。”侍卫小声道,一副忧心忡忡的神色。

三番五次被这人善待,石头心也能捂暖了,马车里景袖轻应:“嗯,一定留下。”他要敢赶她走,她就废了他!

心头也思量着,干脆让风扬把这人挖到淘宝楼去,做个小客户,暖男一枚,甚好。

得到保证,侍卫担忧的心终于放下。

此时,古临皇宫,一片无精打采的样。

原因嘛还是因为英明神武的耀天霄王。

也不知道这人发着什么神经,五更不到,北云霄就让人把文官武将全叫了起来,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着古临皇宫出发。

所以当还未上早朝的文贤皇得知耀天国已到,那个惊悚,无语,心思复杂。

今天是五国交流会,可也不用着这般积极吧,传言不是说耀天战神架子极高,历来都是最后一个出场么,今儿这是唱的哪一处啊。

于是,好好的早朝变成了欢迎大会。

一翻官方寒暄折腾,北云霄一行才被安置到环羽阁。

晨色,露水还沾染在早荷上。

环羽阁。

一众随行的文臣武将刚到苑子便告退离开,干啥?回去补觉呀。

此时,谷玉瞪着两熊猫眼,不断的打着哈欠,天翼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他们可是被折腾的一宿没睡。

“谷玉,去看看这交流大会要开始了吗?”北云霄呼道,剑眉拧在一起。

顿时,谷玉头疼不已,却只有认命去探消息,心中嚎呼:“主子啊,这其他几国人都还没到,怎么开始呀。”

果然,失望的消息很快传回。

北云霄浑身止不住的煞气狂放:“死皇帝,办个交流大会这么磨蹭!”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