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4章 倾城美人,一场聒噪戏

“大人,到古临了。”车夫轻道,他是从宁扬村出来专门护送景袖的守域人,知道里面坐的是身份高贵的蛇尊大人,态度格外恭敬。

马车里景袖轻“嗯”,黛眉紧拧在一起,她真的要为了还债把自己送去靖王府?这实在不像她歃血暗王的作风啊,可是一想到绫罗那张鄙夷非常的脸,心里就蹭蹭的冒出火气。

她大爷的,还真被这死女人吃准了!

“回去,老娘把你炖成蛇羹。”见不到主子,景袖便拿着手里的玲珑玉蛇撒气,凶神恶煞的模样气的玲珑玉蛇眸子发红。

你个死女人说出了蛇域就放了我的!你个卑鄙小人,说话不算数!你个银发怪物……

嘶嘶的声音,景袖听不懂,却两指一卡,死死掐住蛇头,不管嘶嘶啥,反正没好话。

一边瞪眼,一边掀开马车,要送美人去,怎么也得好好收拾一翻。

风吹过,只见车帘掀起,大地忽地没了声音。

抽气,屏息,众人眼灼,沉静在眼前的美景里。

此时的景袖身穿在路上买来的一套红罗裙,裙装款式普通,却把她极致倾城的容颜衬的更加绝色。

那一抹身影,像是开在雪山上的红莲,不仅灵气逼人,还散发着张扬的神韵。

瞧着周围百姓一片惊呆的神情,景袖微叹口气,摸摸自己染黑的青丝,心里感慨,幸好机智先把头发染了染,否则这一头银丝出来止不定还要造成多大的轰动。

“天啊,那女子好美!”谷玉惊呼道,由衷的感慨。

天翼眸光闪烁,眉峰微凝,这女人为何给他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觉。

众血霄暗卫也沉寂在美景中,无法自拔。

似感受到众人的异样,北云霄微微抬首,琥珀色的眸子淡扫过去,却只看见纤细的侧影眼前一过,消失在衣坊门口。

心狠狠的一跳,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刚刚的女子……可是她明明不是,那张虽只显了一半却倾城绝色的容颜不是他的袖袖……

衣坊,景袖自顾挑选着,忽略掌柜在耳边滔滔不绝的推荐。

死女人,老娘就随你的愿入靖王府,只希望你到时不要后悔。

正把玩着衣服上的一个平安绣袋,耳边一声汪叫响起。

低首,就见熟悉的大脑袋扬起,犬眸紧瞪着自己。

“将军!你怎么在这?”景袖惊呼,忍不住蹲下身子,在将军脑袋上**着。

将军也是兴奋大喜,前肢抬起,攀上景袖肩肘,尾巴猛摇,使个劲的亲昵。

清澈的眸子下意识一扫四周,未见熟悉的身影,心头一闪失落。

“蛇尊大人,靖王府的人到了。”耳边守域人的声音响起,就见一个侍卫打扮的青衣男人走了进来,瞧着她的容颜愣怔在原处,反应过来才上前问道:“那里送来的?”许是景袖容貌太过绝色,他问话的语气格外温柔有礼。

景袖未语,众人未见的地方,一手扯下衣服上的绣袋塞到将军爪子下,温柔笑道:“大狗狗,你好乖哦。”眉目间把妙龄女子的清纯灵气发挥的淋漓尽致。

侍卫心头狠狠一跳,眉目皱起,暗叹又一个绝色女子要遭了毒手。

“这位官爷,我们是那里来的。”旁边守域

人上前接话道。

侍卫眉目微皱,有些心生躁意,烦躁的招招手,像是例行公事一般呼道:“那跟我走吧。”

衣坊门口,未停歇半刻的马车哒哒使走。

路人还沉醉在刚刚那张绝色倾颜里,古临来了位绝世佳人的消息也随着清风传开。

衣坊老板忽地称势吆喝起:“来罗,来罗,绝色佳人试过的衣服哟,余香萦绕,先到先得罗……”

刹那,衣坊门口众人拥挤,那势头怎么也挡不住。

“这古临的人也挺精的嘛。”谷玉随口感慨的道,视线转回,就见将军急冲冲从门外跑了进来。

“将军,你可不能乱跑哦。”谷玉呼道,已经丢了王妃,可不能再丢了将军了。

“汪汪……汪汪……”将军吠叫,挥舞着爪子。

谷玉正奇怪着将军的反常,眸眼忽地大瞪:“主子!王妃……”他惊呼着,就见一直未动的北云霄忽地转首,顺着谷玉手指的方向看去,眸光顿时大亮。

新月,熟悉的妖兰新月,虽然只是一半,可是众人都认得这是景袖的物件。

匆匆取下绣袋,想要找些什么,里外翻了个遍,没有,什么都没有,还是天翼眸光忽地一亮:“王爷,是安,平安,绣袋上的字,绣袋上的字,王妃给你抱平安,抱平安了。”

北云霄一怔,欣喜的站起,安,平安,他的袖袖没事,没事!

眸光喜色,对着将军兴奋呼道:“将军,你知道袖袖去哪是吗?带我去找,快。”

仰头的将军眸子闪了闪,却忽地趴下,不动:“唔唔……”不行哦,主人说让我暂时装着不认识她呢。

呃……

众人瞪眼,莫名,这是什么意思?

轻风,金阳,马车向着古临的靖阳府缓缓靠近,轿子里,景袖望着手上的半枚妖兰新月怔怔发呆,云霄……

青瓦红墙,阔气的府门,棕金色的门匾,绵延无边的青墙前云槐飘着翠絮,景色美醉。

守域人已经离开,此时只有侍卫与景袖两人一起,待马车行到转角口,侍卫忽地停了马车,浅声道:“姑娘,要是你不愿意,就快些离开吧。”恻隐之心升起,他实在不忍见到如此一个美好的女子就此枯败,大不了被责罚,打个半死修养数月。

轿子里的景袖一闪意外,嘴角勾起,轻道:“不用,走吧。”她是想离开,可也得先履行承诺,银子送到蛇域,她就离开,另外,她不想欠任何人的情,即使是陌生人,这世界上最难还的便是人情债,不过,她谢谢这人的好意。

侍卫微愣,似乎对景袖的选择感到意外,剑眉微皱,难不成这女子也如那些闺家小姐一般贪图权贵?这么一想,又是莫名烦躁。

马车终于还是决定前行,却是没走几步,一道光影忽地砸下,就见完好的轿子忽地多了个窟窿。

轿内,景袖一脸错愕,白衣疯子,这这……这人怎么冒出来了?

轿外,侍卫腰间佩剑一拔,紧张呼道:“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轿子质量太差,我这在轿顶睡觉的护卫掉下来了。”一边迅速应道,一边对着眼前的白衣疯子低声呼道:“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找到我的?怎么从天上砸下来?你怎么认出我的?

一连串问题,只见血色鹰眸转动了几圈,半响才从他薄唇里憋出两个字:“神兵……”

“靠!”暴火,脚腕一伸,狠狠踢上疯子腰间:“给我出去!”

轿外,正纳闷护卫怎么会在轿子上睡觉的青衣侍卫只觉一道劲风刮过,就见地面砰的一声,多了道身影。

他鹰眸盈盈闪烁着,神色中带着一种道不清的委屈。

汗,这就是姑娘的护卫?怎么像个傻呆小子呢。

靖王府,偏苑。

景袖看着眼前的一群花花绿绿头疼不已,她这算啥?没见着正主,先跟这庞大的后宫交手了。

“哼,果然是个狐狸精。”

“瞧这小脸蛋粉嫩的,完了完了,王爷这会要把我们全忘了。”

“何止是忘呀,指不定这狐狸精一句话,王爷就把我们全赶出去了。”

“……”

一句接一句吵嚷,案桌前的景袖满脸躁气,连跟这些莺莺燕燕交手她都觉得降低了身份,何时她歃血暗王居然需要忍受这些聒噪大妈了。

臂腕间的玲珑玉蛇早就躲的远远的,生怕景袖一个不顺又迁怒它。

“妹妹,我是这府里的香妃,你这刚进府门,怎么也的给我叩首敬杯茶吧。”一身着花红牡丹裙的女子说道,浓妆艳抹一脸,看不出半点原样。

“我是色妾,也比你大上一截,这叩首就不用了,倒杯茶吧。”

“我是满妃……”

“我是园妾……”

“……”一句接着一句,直接凑齐了“香色满园”。

景袖冷眼扫过面前这些不会看脸色的桃红柳绿:“你们是自己滚呢,还是我让你们滚呢!”这是景袖至安置进来说的第一句话。

众人被冰冷的寒气煞道,反应过来,以香妃为首顿时怒火滔滔。

“你个死狐狸精,王府的规矩不懂是吧。”

“姐姐,咱们好好教教她,让她知道知道这王府到底谁说了算。”

“……”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女人那就是场聒噪戏。

只听景袖冷眼,对着屋外呼道:“疯子,给我把她们全扔去,你的武器我给你做!”

“唰!”只见一招狂风扫落叶,屋子的“姹紫嫣红”唰唰飞走,男人眸色里的兴奋那叫一个了不得。

苑口,送景袖入府的侍卫偷瞄了一眼,心中微呼口气,原来这姑娘的护卫这么厉害,那还好,说不定王爷占不了她便宜呢。

风吹过,云彩缥缈,靖王府前厅。

“王爷啊,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王爷,瞧奴家这小脸蛋,毁了,全毁了。”

“……”呼呼嚷嚷,“香色满园”正控诉着苑里新来美人的恶行。

“哎哟,我的爱妃呀,怎么搞成这样,来,快让本王给你吹吹吹吹。”手腕一撩,摸上面前香妃的腰肢,一个轻拎,便拥进怀里,娇香软玉入环,男人精气不足的脸上一股顺畅感,像是上瘾一般。

色妾不干了,嘟嚷着红唇,就往男人怀里蹭蹭:“不嘛,王爷坏坏,都不关心人家,不关心人家。”一边假闹腾,一边朝男人重要部分摸去,王爷可是说了,最经不起她这小手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