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3章 离开蛇域,还债

门外静了一瞬,忽又急促的敲了起来。

“大人,起来啊,你快起来啊……”声音带着哭腔,慌乱。

“唰!”门房大开,依旧火红的一身,眸眼里透着睡眠不足的暴虐:“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否则就等着给我进蛇窟吧。”她喝道,声音透着晨日的干涉。

血纱裙角一扬,大步走了出去,一身暴虐气息,像是随时都要揍人。

身后绿衫丫鬟吓的脸色苍白,忽又立马跟上,大人,你想把奴婢扔进蛇窟,那也得看蛇窟还在不在啊。

晨风徐徐,半个时辰后,绫罗脸色阴沉,一双眸子彻底红了。

景袖立在蛇窟口,一身悠闲,手里不断撒着粉末,一手还拿着火折子,这架势是要烧蛇窟啊。

这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蛇窟里居然一根蛇都没有了,这是蛇窟,是他们蛇村养蛇的地方,平日里面的蛇不说上万,上千却是足有了,现在一根都没有,光滑的石墙上粘着滑腻的蛇液,未干。

“怎么回事!”她暴喝道,声音里透着极致的躁火。

一旁领头的守域人迅速躬身禀道:“蛇王,走了,所有的蛇都走了,刚刚来了条赤血巨蟒,把所有蛇都带走了。”他惶恐道,一想道起先的情形就忍不住颤栗,这个女子也太神通广大了,居然能随意召唤赤血巨蟒了。

一听这话,绫罗下意识就朝景袖大喝:“云景袖!”她得了“银龙”认可,自然便能操控百蛇,这场群蛇出走的戏,除了她还能是谁!

“你个死银发怪物,老娘不弄死你!”蛇窟,那是维持他们蛇域生存的根本,即使没有蛇潮,他们也能靠蛇身上的至宝与外界换取银两所需,如今却被毁了,毁的这般彻底。

飞身,舞袖半空滑出寒光,森森杀气,直扑景袖。

蛇窟口的景袖却忽地站起,手里的火折子一扔,就见汹汹大火猛地冲天而起,她身形瞬移,瞬间闪开十丈,背对着众人逍遥的招了招手:“哎哟,蛇窟都没蛇了,还留着干嘛,烧了,烧了。”打架?老娘才不陪你玩,一手掐住手腕间的玲珑玉蛇:“玉儿,走,咱们去逛蛇村罗。”

浅紫色眸子凶瞪,蛇牙森森,放开老子,放开老子。

扑了空,站在蛇窟前的绫罗脸色黑的不能再黑,身后便是滔天火色,手心紧握,煞气:“死女人,老娘就不信治不了你!”

云淡风轻,日升日落,便是一日。

这一天,子蛇阁几乎被人踏平,绫罗听的最多的就是“不好了,出事了”,到了下午,已经有十几批村民叩首在外面,呼天抢地的哭求:“大人,你快放那女人走吧,走吧!”

房间。

听着守域人又一次禀告,舞袖一扬,绫罗手边的楠木桌被拍的粉碎:“让她给老娘滚,赶紧滚!”要走是吧,老娘就让你这祸害走。

半小时候后,景袖站在入村的洞口前,脸色洋溢着极致亲和的笑,她朝众人猛挥着手:“谢谢款待啊,这几日打扰了,打扰了啊。”

村民脸色复杂的变化着,只差没跪地呼求,你老可赶紧走吧,走吧。

“蛇尊大人,我家主子说了,放你走可以,

麻烦把玲珑玉蛇还给她。”领头的守域人又道。

“哦,给你给你。”解开蛇尾巴上的绳子,景袖像牵着蚯蚓一样递上,直晃的玲珑玉蛇眼睛冒圈。

这带了一天,还带习惯了,景袖轻喃道,莫名的居然生出点不舍,不过这是人家的东西,景袖当然不会肖想。

接过玲珑玉蛇,守域人大松口气,忽又从怀里掏出个信封。

“蛇尊大人,这是主子给你算的帐,村民受损……蛇域连续三年都难以维持生计了,所以这该担的责还请蛇尊大人好好担当,这里面是一件极大的买卖,办好到时自然有人把银子送到蛇村,你欠蛇域的债也算两清了。”

“算账!”景袖惊呼,眸眼不自觉便沉了下来。

那守域人一见,慌忙着道:“我家大人说了,你是个敢做敢为的女子,如果这点事都办不到,就就……”他话没有说完,景袖却直觉的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这女人居然激她,在激她,该死的她居然还受激了!

她云景袖是谁,歃血暗王,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容人有人对她说长道短。

“办!老娘给她办!”暴吼,唰的接过信封,转身,煞气腾腾的离开,身边等候带路的守域人立马跟上。

待景袖身影消失在洞口,众人大呼口气,仿佛送走了多大的瘟神。

这方,景袖随着守域人离开,弯弯曲曲走了一段路程,唰的拆了手中的信封,她到要看看,那女人能派什么差事给她抵账。

素白的宣纸,张牙舞爪的大字,如写字人一般桀骜不驯。

景袖眸眼一望,森森的寒气。

“送一绝色倾城女子到古临靖王府。”

看着被红墨圈画的格外清晰的“绝色倾城”四个大字,景袖恨不得冲回去拔了那女人皮。

这哪是什么差事,这简直就是给她专门挖了个坑。

送到古临靖王府,这三洲五国哪个不知道古临有个极品靖王,好色成痴,纵**成毒,尼玛,这要去了还能得了。

景袖气的胸腔起伏,也没注意到眼前的带路人已经换成了个老婆子。

等她反应过来,起先的带路人早已走远无踪。

拧眉,冷道:“你怎么在这?”

眼前这老婆子正是之前把景袖拐到蛇域的那人,不过此时只有她一人,未见蛇鬼。

“蛇尊大人,蛇王找那人有事,已经回去了,老婆子送你出去。”她低垂着头,看不见表情。

景袖的眸眼却一闪流光,心头冷笑,有事?

不露声色,淡然的道:“走吧。”

老婆子低应了声,便背着身带起了路。

一路无话,景袖的眼却越来越寒了,周围的虫鸣淡去,夜还未到,四周的天色却已暗了。

望了眼越来越偏的小道,景袖忽地停滞不再向前,双手环胸,冷道:“要动手就赶紧吧,本姑娘没心情跟你玩了。”

前面的身影一怔,自知已经暴露,也不隐藏,渗笑着回身,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冒着森寒的光芒:“蛇尊大人真是聪慧过人,既然这样那就给我家蛇鬼偿命吧!”

身形猛扑,浑身杀气,眸眼更是冒着血红的寒光,与此同时,草丛里这人驯养的那条青蟒扑出。

一人一蛇,前后而来。

“有病!”景袖飞掠而起,避开,脚上使着千斤之力朝蛇身踹去,别以为她是蛇尊了,就不杀蛇了。

“砰!”

身子撞上树木,五脏六腑都开始错移,那力量足可绞死一大汉的青蟒在景袖手里未抗下一招。

眼见青蟒失败,那老婆子眼里更是疯狂:“偿命,给蛇鬼偿命!偿命!”蛇鬼死了,在抗蛇潮中死了,都是这女人操控的蛇潮,都是这女人的错,都是!都是!

匕首飞舞,出势极快,刀刀要的是景袖性命。

“偿你大爷!”暴喝,景袖发狠,她可没心情陪这疯婆子闹腾。

妖兰新月出手,血色寒光一闪,就见眼前的老婆子忽地停滞,她瞳孔放大,神色还狰狞的瞪着景袖,咽喉处却多了一抹嫣红,轰的倒地,再没了声息。

晚霞天幕,一片夜鸦从林间飞起,嘎嘎的叫着,这里只余景袖一人挺身而立,神色漠然。

收回妖兰新月,擦干上面的血际。

景袖望着前方摸不清方向的林间小道皱眉,忽地,又是眸光一亮,从袖口一掏,一条通体玉白的小蛇便落了出来。

“嘿嘿,来,小玉儿给姐姐带路了。”景袖奸笑道,忽略那被纱布堵紧的蛇口和被包成粽子的蛇尾,踏着欢快的步伐向着蛇域的入村口缓缓走去。

此时。

蛇苑里。

领头的守域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这怎么就没见了,没见了呢。

手心一握再握,滔天的煞气止不住狂放,绫罗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死女人,你好样的,好样的!

夜深,一白影终于出了蛇域。

宁扬村接头人早已收到消息要护送此人离开,所以没过多久景袖便坐上了直达古临的马车。

马车刚走不久,一红影也出现在宁扬村,红纱裙角飞扬,妖娆一身,妖红的舞袖在月色下闪着荧荧红光。

七日后,古临,因为是西南方,此时这里还是一片晚春的景象。

百花盛开,十里飘香。

龙渊城,古临皇城,此时逐渐有五国人马齐聚,街上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酒楼上。

“主子,那和尚说半路就把王妃放下了,没有带着一起。”谷玉禀道,剑眉紧拧。

“嗯。”北云霄轻应,再没有出声,而是望着眼前的将军怔怔发呆。

他知道若是景袖自己一个人,不管什么原因她也会赶到古临的,他怕的是强悍的袖袖也有无法控制的事情……

气氛低压着,众血霄暗卫也是一片伤色,让王妃在眼皮子低下消失,他们这些暗卫真是失职,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王妃那般强悍,不需要特别的保护,他们却忘了,再强悍的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哒哒……

正沉思着,街道尽头一辆马车缓缓行来,马车很普通,众人却被挂在车角各处的铃铛发出的声音吸引,铃音清脆,随着清风摇曳,奏成独特的曲子。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