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00章 误入蛇窝,指挥蛇潮

想要摆动的蛇尾也被景袖用粗布包裹成个粽子,完全无法动弹。

浅紫色的蛇眸大瞪,又是怒火又是气急,你个卑贱的人类,敢如此对我!

景袖当然无心猜测玉蛇的心思,瘪瘪嘴,朝身后哄闹的地方看去,哼,蛇王,我让你变成蛇亡。

话落,飞身而起。

目标,当然是寻找出口,只是本向着东南方的路不知何时跑成西南方。

小道,灌木丛生,参天的古木延伸,使这处不见天色。

景袖黛眉渐渐拧起,心头烦躁,本想找个人威胁着带路,怎么没飞多久,一个人影都不见了,连草丛里的咕鸣声都消散了。

手里的玲珑玉蛇浅紫色的眼珠瞪大,蛇脑袋不断的想要摇晃。

“再动,老娘炖了你!”景袖冷喝,手心一个使力,捏的玲珑玉蛇牙都错了位。

你个傻女人,掉蛇圈里了知不知道,放开我,放开我,你丫的!

“嘶嘶……”诡异的声音微出,景袖眸眼一闪,朝着发声地望去,草丛里却瞬间没了声音。

拧眉,朝手里的玲珑玉蛇看了看,晃了晃蛇脑袋:“你在叫?”

若蛇能说话,此时的玲珑玉蛇只想对着景袖咆哮:“叫,叫你大爷,没看老子被你堵着嘴吗?”

景袖黛眉皱起,手心的妖兰新月露出寒光,这是对于危险最直觉的反应,观察半响,又确定没有异样,身形一掠,朝着远处继续前进。

景袖前脚刚离开,草丛间嘶嘶的低声又出,只见泥土翻动,探出一个个软滑的脑袋。

谁说蛇不入土,这群蛇似乎已经修炼成精,它们懂得隐藏,侦查,汇报……用着动物的特性去反抗人类残酷的屠杀。

一瞬,在赤血谷尽头的三只蟒蛇抬起了脑袋,它们有树干大小,通体火红,蛇牙银白,脑袋上已经长出可疑的犄角,若是让现代的动物学家来此一看,铁定会兴奋的疯狂大呼:“蛟,这是血蛟,传说中即将化龙的血蛟啊!”

与此同时,离蛇村十里外的一个地窟打开,厚重的钢铁启动声音,红衣女子站在窟口,手执软笛吹着曲子,曲子平和舒缓,像是夜月浅奏。

地窟轻微的动了动,众人似感受到脚下正在颤抖。

呲呲……泥土滑落的声音,似有什么从地窟里爬了出来。

一瞬,周围的村民齐齐闪开。

蟒,又一条黑色巨蟒,像是亚马逊河道里的成年森蚺,它身长六米,重达两百公斤以上,这个庞然大物不管出现在哪都能让胆战心惊。

黑色巨蟒抬着高傲的脑袋,俯瞰着众人,眸子充满想要饮血吃肉的渗人寒光。

笛声未歇,嘹亮的笛音回荡在夜空。

终于巨蟒的脑袋戾气稍失,缓缓低下,转首,将注意力放向远方。

笛声停止,红衣女子大呼口气,与此同时领头的守域人前来禀告:“蛇王,查到了,是今日蛇鬼夫妻新送来的祭品抢了玲珑玉蛇,她还放火烧了蛇苑。”

女子杏眼陡然狠戾,只听她轻道:“祭品?烧了蛇苑?”混身止不住的暴虐之气。

红衣一扬,朝着巨蟒的脑袋

飞去,红火的舞袖在半空勾出道云彩,异常璀璨。

她俯身在巨蟒脑袋,低语道:“蛇王,你的祭品逃了呢,咱们是不是该把她抓回来呢。”

陡然,巨蟒青黑的眼睛变得残暴恐怖,身形一动,朝着西南方急速穿梭而去,所过草木皆毁,地动山摇。

这方,景袖下脚的步子颤抖了,她可不可以回去啊。

蛇,又是满眼的蛇,与蛇村不同的是,这些蛇各个身冒绿光,一副随时准备攻击她的架势,更诡异的是蛇潮后方三只赤红巨蟒正凝望着她,白光森森的毒牙,眸眼闪着无法言语的智慧光芒,似乎早已通了人姓。

忍不住后退一步,景袖摇了摇手里的玲珑玉蛇:“喂,现在我放开你,你给老娘带路,咱们跑啊。”

浅紫的蛇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逃,你当这是我的地盘啊,不过听着会放开它,身子急切的扭动起来,先得自由再说。

于是便有了三只赤血巨蟒领着无数小蛇朝她一步步靠近,景袖解开玲珑玉蛇的粽子尾巴,又去拿它嘴上纱布的画面。

纱布刚刚拿开,就见玲珑玉蛇猛地挣扎,蛇身像是生出倒刺,扎的景袖手心猛地一痛,控制不住的一松,就见一道白光闪过,玲珑玉蛇唰的钻进草丛里。

眼见带路的消失,景袖勃然大怒,气红了脸大骂:“你个死爬虫!敢不讲信用……”

身形飞掠而起,急追,与此同时,三条赤血巨蟒也动了。

夜风呼呼,只听山林间惊叫不断,时而有树木倒塌的声音。

赤血谷外。

无数的村民开始压近,他们脸带面具,浑身穿着银丝网制的软甲,手里带着玄银手套……一副装备齐全,有条不紊的样子,显然是早有经验。

由守域人各分三队,分别成包围之势逐渐围拢赤血谷,现在这些异蛇占领赤血谷没有急着再冲击,他们最好来个瓮中捉鳖,放火烧谷,断了这批蛇潮的路。

谷心,虽称谷心,这里却有一处天然高地,是块巨石从山间上滑落,架在两山之间,形成一处百平的悬空地段。

此时,远方的情形一揽无余。

三条赤血巨蟒盘踞在这处,俯瞰着远方,眸光闪烁,时而嘶嘶交流像是再讨论什么。

被逼的蹲在角落的景袖心情很无语,这辈子做梦也没想到会被蛇威胁成这般,眨眼望了眼下方密密麻麻还不断增长的蛇潮,算了算了,反正也找不到路,就在蛇窝里先待会吧。

旁边角落,通体瓷白的玲珑玉蛇也是一个命运,与景袖不同的是,它被倒掉在山体的一根灌木枝上,全身被干枯已久的蛇皮包的只有个眼睛露在外面。

她们两侧各有一条眼睛蛇紧盯,嘶嘶的吐着蛇信子,似乎只要有一点异动,便会给上她们一口。

如此情形,景袖居然有心情奚落起玲珑玉蛇:“叫你个死爬虫自己跑,活该吧。”

被掉的很不舒适,玲珑玉蛇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老鸦笑猪黑,你自己能好哪去。”

似看懂了蛇眼表达的意思,景袖蛇色微呐,她云景袖被只爬虫给奚落了。

远处,第一批蛇潮已经冲上,

即使离的老远,都能闻见空气中的血腥味和焦火的味道。

望了眼已经渐起的火势,景袖拧眉,这些人在烧谷了。

嘶嘶声不断,面前的三只赤血巨蟒显得异常焦躁。

“你们这样不行,得先退保身,后攻。”莫名的景袖突兀出声。

三只赤血巨蟒一怔,就见三只脑袋齐齐转回,用血红的眸眼紧盯着她。

这画面实在悚人,景袖瞪眼,心不可遏止的狂跳起来,她真是脑袋秀逗了,居然跟蛇讨论起战略方针,却又管不住嘴解释道:“火势一起,你们只能退守,外面怕是早布了天罗地网,你们若强冲,只能掉入陷阱,有去无回。”

眼前的赤血巨蟒对视,蛇信子不断吐出,发出嘶嘶的声音,继续交流着。

景袖仔细观察着它们之间的变化,都说长灵之物生有慧根,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

正想着,一阵呼啸之音传来,身形猛地被一卷,她竟落在了一只血色巨蟒身上。

就见三只血色巨蟒盘踞拔身而起,嘶嘶声发出,同一个频率,同一个方向,这特殊的信号随着夜风传递到远方。

陡然,地上前行的蛇潮停滞不动了,下一瞬,犹如潮水般开始回退。

景袖瞪眼,这是听她意见了?

猜测着,就见身下的赤血巨蟒回首,漆黑的眸眼凝望着她,似乎在传递着什么。

景袖怔怔,心头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仿佛一刹那,她的五感变得格外清晰,能够读懂了一切。

半响,景袖嘴角缓缓掀起,露出个卿华灼灼的笑:“好,这仗我帮你们打。”

她说话时,头上的纱幔因为折腾太久松掉,缱绻的清风一吹,滑落,一头银瀑从天际滑落,绝色倾城的颜映亮在月色中。

这一瞬,大地似乎禁止了,身边的蛇物怔怔的望着她,眼前的三条赤血巨蟒身形微颤着,漆黑的瞳孔闪着难以读懂的光芒,仿佛……唯首是瞻。

灌木枝上依旧被困成粽子的玲珑玉蛇翻着白眼,敢对赤血蛟蛇许下承诺,臭女人,你要做不到,小心它们把你化成血水。

暗夜一点点淡去,天边翻起鱼白,晨日的草木,皆沾染着厚重的露水,火势早已淡去,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焦灼味。

这方,众人一路向前,向着谷心靠近。

“蛇王,不对啊,没有多少蛇被烧死。”领头的守域人禀道,剑眉紧锁着,身边的村民正不断翻找着草丛,没有,确实没有,除了零星的蛇骨,并未见大片的蛇尸。

红衣女子凝眉,也看出些异样,若是没有烧死,那这些蛇去了哪里?这么快就退回去了?可是,哪一次蛇潮不是至死方休。

正沉思着,身边的黑色巨蟒忽地抬起脑袋,青黑的眸子凝望着山体,像是察觉出异样。

空气禁止,莫名的紧张着。

悉悉率率的声音传出,像是潮水正逐渐逼近,这潮水却不是来自远方,而是头顶,头顶。

渐渐,有人瞪大了眼。

渐渐,有人开始后退。

渐渐,驯养而来的蛇群开始颤抖。

来了,它们来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