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9章 敢使唤我

天色渐晚,山谷间隐约传来闹声。

期间,有丫鬟送来些食物,嘱咐她不得离开,便没了人影。

此时,外面除了蛇就是蛇,空空荡荡的院子没有一点人味。

确认食物无恙,景袖迅速的用膳,补充体力。

将屋里灰色的纱幔割下,一头银丝稳稳包住,遮住容颜,再用**的蚕被做了套暗色宽松的大袍,将自己错落有致的身形包裹,辨不出雌雄。

门房吱呀打开,无一人出现,盘挂在各处的蛇身却抬起了脑袋,嘶嘶声发出,像是在进行信息传递。

景袖冷眼,猜想这可能是一种秘术,用动物来传递信息,否则那些人不可能这么放心留着她一人在这。

指尖燃粉对着院子一弹,妖兰新月在半空滑出一道流光,嗤的一声擦出火花,只见苑中盘旋最多蛇物的两颗青桑轰的燃烧起来。

敢乱叫,老娘烧死你们!

景袖发狠,将袖里的药粉又扬了出去,这是她刚刚用身上所有毒药混制的“火焰凤凰”。

蛇碰上火,蜷缩着后退,空气中却弥漫起一种浅香,一苑子蛇像是吃了兴奋剂般,争先恐后的向着火堆里冲。

景袖冷眼扫过,身形飞掠而起,迅速落入到夜色里,蛇王?既然你不来找我,那我只好来找你罗!

这山谷密密麻麻的弯道,凭她的方向感很难走出,所以……

村道上。

密密麻麻的人向着远山上而去。

“快块,蛇王今晚要露一手了。”

“走,快走,咱们快去看看,顺便出分力呀!”

哄哄闹闹,不少人朝一处赶。

暗处,正纠结着方向的景袖眸中一闪流光,显出身形,一闪,迅速混到人群中。

山风,谷道,皎月照下,将这处的景致落的清清晰晰,这是两山之间的一处平谷,遍地的灌木草丛,无数蛇腥草,入眼的景致让景袖又震撼又无语。

蛇,又是密密麻麻的蛇,甚至一脚踩下去都能踩中六七条,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怎生得这么诡异?

远处,吆喝声传来,血腥味飘散而出。

“杀杀……”无数村民成圆圈包围着某处,手执长矛不断挥舞,神色极致兴奋。

景袖从人群中脱离,飞身落到高处,将前方的情形收进眼里。

“哈哈……”兴奋的娇笑声,是个女子。

因为离的太远,景袖看不清样貌,只知道她穿着红衣,血一样的红。

她的面前两头巨蟒正挥舞着腰肢,利牙森森,不断攻击着。

女子手腕舞带飞舞,像是摘花轻舞般轻盈,却是瞬间跃上其中一只巨蟒脑袋上,手里紧握着一枚匕首,狠狠朝巨蟒眼珠子刺去。

嘶嘶的凄叫声,回荡在整个夜空。

景袖看得心惊胆跳,好狠辣的女子。

巨蟒与人的交战继续,众人欢呼着,吵吵嚷嚷,这片极致热闹。

正当景袖犹豫要不要自己找路离开,眼前忽地飞来一道白影,奇速之快,惊若游龙。

就见一只通体玉色的小蛇盘在她的臂腕上,蛇信子嘶嘶吐着,用两淡紫色的眼珠子紧盯着她。

“靠!给老娘滚开!”景袖一见,低声冷喝。

话声刚落,四周突地安静下来,本是极致兴奋的那些人竟齐齐朝她的方向望来,景袖直觉不好,还来不及弄清怎么回事,一道身影又朝她飞来。

是个身穿蛇皮短衫的男人,景袖认得,今日与那领头守域人一起,是其中一个手下。

“走勒小子,该你露一手了。”他呼道,也不管景袖反应,宽厚的手掌擒上景袖肩肘,提着她飞身向前。

莫名奇妙的话听得景袖皱眉,强忍着手里攻势,瞬间便被带到战场最前方。

此时,一条巨蟒已被红衣女子杀死,另外一条逃逸到洞穴里不敢有任何异动,只露出寒光森森的獠牙,散发着浓郁的毒气。

“蛇王,玉蛇挑中的就是这小子。”他禀道,手腕一松,放开景袖。

“上上上……”四周突地欢呼起来,不少人举手呐喊,像是在给她鼓劲加油。

景袖臂腕的玲珑玉蛇唰的飞走,瞬间落回那红衣女子手上。

这就是蛇王?蛇王是个女的?

景袖诧异,这会才看清女子样貌,这是个可言倾城的女子,杏目纤眉,凝脂皓肤,眉目间一股泼辣神韵,浑身一股特立独行的味道,这是个桀骜不驯傲气十足的女子。

“小子,算你运气好,我家玉儿挑上你了,下一条巨蟒你来杀,上。”她呼道,指着不远处散着毒气的巨蟒满脸傲色。

被灰纱掩着容颜的景袖拧眉,上?上你大爷!当她属下呀,任凭使唤,还你家玉儿挑上,老娘倒了八辈子霉才被这爬虫盯上。

女子臂腕间的玉蛇似感受到景袖的不满,嘶嘶的吐着蛇信子,蛇尾使劲摇晃,发出嗡嗡的声音,景袖似乎从中看出“你敢不听话,我弄死你”的意思。

眸深,景袖依旧未动,只是袖口的“妖兰新月”悄然落出,寒光闪过。

“快点!动手!做我蛇域子民怎可贪生怕死,再磨叽我把你扔进蛇窟里去。”以为景袖害怕,红衣女子暴戾吼道,她蛇域的人不仅要会养蛇,训蛇,还必须有屠蛇的能力,否则等到蛇潮爆发,她蛇域的人怎么抵抗。

“动手,动手。”

“快点,快点,再磨叽老子放蛇吃了你这小子。”

“……”众声呼道。

景袖眸光深邃,脚步抬起,向前走了几步。

杀巨蟒是吧?好!她今儿就给你杀巨蟒!

一步步向前,向着巨蟒藏匿处不断靠近。

摩挲着指尖最后点“火焰凤凰”,清澈的眸子朝洞穴处看去,嘴角诡异掀起。

“来吧,巨蟒,咱们来玩玩怎样?”

异香微泄,眸光残虐的巨蟒轻微的抖了抖,蛇信子伸出,再月光下变色,变得更加血红,这是兴奋的表现。

清风吹过,山谷呜呜呼声。

就在众人屏息兴奋的望着眼前即将爆发的人蛇大战,巨蟒前的景袖突然一个回身,因为面纱遮挡,众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却让人感觉到她在笑,而且笑的诡异。

红衣女子手腕的玲珑玉蛇突地激动颤抖起来,急促的嘶嘶声发出,像是在警告着什么。

红衣女子脸色一变,眸光狠辣朝着景袖猛地扑

去:“臭小子,你做了什么!”

眼看就要抓上,却是一瞬,眼前的景袖忽地凌空飞起,她攀附在山壁上,如同蜘蛛一般,瞬间跃上五六丈,与此同时,洞穴的巨蟒猛地冲出,蛇眸血红,毒牙森森,朝着人群聚集最多的地方猛地扑去。

“轰!”攻势来的突兀,奇快,那些个看热闹的村民来不及反应,瞬间被巨蟒一个扫尾拍飞二十多人。

蛇口大张,尖牙一伸,巨毒之息吐出。

瞬间不少人变得脸青发紫。

红衣女子一瞧,胸腔气的上下起伏,这两只巨蟒都是外山偷溜过来的新品种,她们蛇村现有的解毒粉根本控制不了这新蛇毒,一时间顾不上收拾景袖,急急朝人群中冲回。

“闪开,都闪开,回村,迅速回村。”焦呼,身如灵蛇,红色舞袖在半空化出道流光,缠上巨蟒脑袋,飞掠搏击。

附身在山壁上的景袖冷笑,敢使唤我,怎么也得付出点代价,澈眸眯起,望想女子臂腕间的玲珑玉蛇。

“玉儿是吧,看你这么重要,拿来要挟出谷一定很有效果罗。”景袖轻喃着,身子悄然匍匐,随时准备出击。

舞带妖娆,红衣女子再一次临空飞起,手里匕首横握。

狠辣,奇快,屠杀之势。

匕首落上巨蟒三寸,就要断了它整个身躯。

却是陡然一道暗影飞过,红衣女子还来不及反应,手腕突地一麻,手心控制不住的一松,匕首掉落,再望,本盘踞在臂腕的玲珑玉蛇已经不见。

只见茫茫月色中,景袖素手摇晃着玲珑玉蛇,对着她挑衅一笑,飞身而离,瞬无踪息。

女子瞳孔放大,对着夜色暴虐大呼:“臭小子,你给我站住……追!给我追!”

与此同时,身后巨蟒攻来,女子发狠,芊芊素手擒上巨蟒脑袋,徒手撕蛇,嗤嗤的声音响起……皮开肉绽,脏腑暴开。

夜色中,猩红的血液染了一身,分不清是她裙衫本来的颜色,还是新染的,一地蛇肉碎片,一地枯败的草木,一地呻吟的人……

女子神情寒色,望着景袖离开的方向眸光寒戾,生的是要吃肉喝血的气势。

忽地,天边一人影飞掠而来,是白日村口那领头守域人。

他单膝跪下,对着女子焦急禀道:“蛇王不好了,西南方向突地蛇潮逼来,现在已攻破‘赤血’谷了。”

“什么!”女子惊声,满满不敢置信。

蛇潮不是应该下月才会出现么?而且是西南方?那里可重来没有出现过蛇潮啊,攻破“赤血”谷?那不是马上就要进村了。

“快!找!找!给我把刚刚的臭小子抓回来,抓回来!”没有玉蛇,她们驯养的蛇在抵抗蛇潮时,力量就会削弱。

瞬间,众人也似意识到事情严重,找人的,救人的,出发抵抗蛇潮的……一切有条不紊的开始进行。

茫茫月色,这方。

摆脱追击,景袖飞身落在一颗高大的松杨上,对着手里的玲珑玉蛇哼哼道:“你倒是给我叫啊,叫啊!”

此时的玲珑玉蛇嘴里被塞了一坨大大的纱球,纱球堵在玉蛇嘴里,景袖手指卡住它的脑袋,让它想咽咽不下,想吐吐不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