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8章 险身入蛇域

三千银发,诡异的美。

北云霄瞳孔微变,愣住,身边茶水老板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解释道:“爷,这马三的妻子生了怪病,一直未醒,这人精神受了刺激就变得神神叨叨,你可千万别跟他计较。”

剑眉深拧,说不出的失望,心头又哽硬的难受,道不清,道不明,摆一摆手,示意他离开。

哑巴感恩戴德的在地上连连磕着响头,很快重新架起木车缓缓离开。

“吱呀吱呀……”

架子车逐渐消失在视线里,隔得老远都还能听见车轱辘转动的声音。

将军在原处不断的来回打转,鼻尖轻嗅着,时而抬起脑袋望上两眼,时而又低首嗅着,只是满地馊水味,实在很难辨清。

这方,架子车渐行渐远,穿过边城,远离了郊道,暮色再一次来临。

清风徐徐,一间三十平的破草屋出现在眼里。

哑巴刚走到屋前,地面忽地传出“嗤嗤”的声音,那摩擦的频率,像是某种软体动物在地上爬过。

与此同时,屋里忽地闪出个人影。

这是个老婆子,一身蓬头垢面,身上穿着件花大衫。

“蛇鬼,怎么样,有货么?”

她讲话时,一条手臂粗的青纹蟒蛇缠上男人腰肢,只见起先还躬弯着身口不能言的哑巴“咯咯”笑了起来,笑声从喉头发出,像是生了铁锈,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有,绝对好货,这次咱可以回蛇域了。”他说这话时眼睛发亮,像是夜里的豺狼,冒着森森绿光。

老婆子一听,眼睛也瞪大起来,这蛇鬼说好货,那绝对是极品,身形一跃,如灵蛇般瞬间滑到架子车上,布满青筋褶皱的手猛地掀开白布。

顿时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

老婆子看得眼睛发亮,呼吸都不自觉浅了,像是害怕惊醒眼前的睡美人,半响又纠结道:“这怎么是个银头发的?”

“哎哟,管她什么头发,漂亮就行了,再说了,你不觉得这样更有个性吗?”蛇鬼呼嚷道,右手在身上的青蟒蛇脑袋上揉捏着,感觉到舒服,青蟒蛇不断收拢放开身体,蛇信子嘶嘶吐出,在男人脸上滑动。

老婆子一想也是,只要他们把这货送到蛇域,到时候就可以留下,一切好说。

“走走,咱们这不待了,立马出发。”蛇鬼又呼嚷道,去屋里不知取了些啥,揽着老婆子就要出发。

老婆子愣怔一瞬,也立马行动起来,手腕附在馊水桶上,那重达百斤的大桶轰的飞了起来,哐当一声,稳稳落在地面上。

与蛇鬼一人一边拖起架子车绳,拉着架子车赶起夜路。

半响,天边依稀传来浅声。

“蛇鬼,这女子你从哪弄回来的,不会有问题吧?”

“放心,绝对没有问题,在河边上捡的,我可是亲眼见着一和尚把她扔下来的。”

“被和尚扔下来?”淡淡的疑惑声,纠结半响,老婆子又压下心中的疑惑。

宁扬村,四国相接的一处小村子,因为地偏山多土瘠,这里早已被四国遗忘,现在只有少许人住在这里。

众人所不知道的是,通过这处被世人所遗忘的地方,却存在着另一个诡异天地。

无数的密林小道蜿蜒曲折的排开,无数参差不齐的山头罗列,青石,乔木,摆成各种各样的阵法,就像是最原始古朴的迷宫阵,布满着整座荆棘长岭。

架子车吱呀在山道上行走,像是随时要散架,两人的神色却格外明亮。

待行到村口两人才停下。

看见有人进村,村口的接头人吹了声口哨,草丛中瞬间悉悉率率蹿出无数蛇影,青红橙蓝紫各色都有,晃眼望去,怕是有近百只。

百蛇围着两人不断的转圈,蛇头高扬,信子不断吞吐,发出悚人的嘶嘶声。

半响,似确定了什么,百蛇唰唰向草丛蹿回,瞬间便没了影子。

接头人点点头,确认无误,才放行。

两人欣喜,拖着架子车慌忙继续前行。

车轱辘依旧吱呀响着,像如此检查一共过了近十道关卡,中间时有人掀开白布瞧了瞧东西,有人对两人的身份再次辨别,一切确认无误才准许前行。

渐渐,高山落在两人身后,水声哗哗不绝,前方依稀能听见人声。

“蛇鬼,这次咱们一定能留下,一定能留下。”老婆子兴奋着,手腕摸上自己布满皱纹的脸,似乎在想象着什么。

“嗯,绝对可以,这可是个好货,到时候只要守域人认可,咱们就再也不用出去了。”

两人兴奋着,未见身后白布遮掩的身体指尖轻微的动了动,意识开始复苏,应是随时都会醒来。

像是别有洞天,穿过一个三丈高的山洞,新的场景露在眼前。

村子,又一个村子,与起先的不同,这里密密麻麻的人影攒动,吆喝低语不断,各自忙碌着,远处是禾田青麦,桃李绿柳,若撇开盘挂在各处大大小小青红紫绿的蛇身,这里定是个桃源仙境。

只是,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诡异,这是个蛇村,一个完完全全的蛇村,连小孩的胳膊上都缠绕着蛇身,他们却不是惧怕,眼睛里透着诡异的光芒,似乎还为此兴奋着。

瞧见新人出现,低语声瞬间传开,不一会人群闪开,走出一批腕缠红蛇,身穿蛇皮缝制的短袍男人。

“新祭品?”领头的人朝两人身后的架子上望了眼,问道。

“是是是,大人,新货,新货,保证蛇王满意。”

领头人微瞥了眼,向身边人示意。

迅速有两人上前,白布唰的掀开,露出里面的人影。

银丝三千飘扬,绝色倾城的容貌展现。

这一刻,众人屏息,惊叹着,连地上爬行的百蛇都似感受到这容貌的不凡,吐着蛇信子缓缓朝架子车游移去。

领头人眸光亮起,再瞥了眼那绝色容颜,肯定道:“很好,你们在村里留下,把她带走。”话落,转身就要离开。

身后,蛇鬼夫妻两人极致兴奋起来,可以留下,终于可以留下了。

“哦,要带我去哪呢?”清亮的声音落出,像是远山上的泉水,叮咚落进人心。

众人一怔,还来不及反应,就见架子车上

的身影猛地飞起,五指成爪,猛地掐上蛇鬼的脖颈。

“敢拿我当祭品,胆子不小嘛。”

冷声,煞气,景袖身上浑身冰冷的气息,半柱香前景袖已经醒了,因为不清楚所在何地,又弄不清眼下状况,只有装作未醒静观其变。

一路走来,景袖也十分惊讶,蛇村,居然是蛇村,怎么也没想到这三洲五国还有个这样的地方。

看见蛇鬼被擒,身边的老婆子神色骤怒:“死丫头,敢动我男人!”身如游蛇,瞬间便滑到景袖身前,五指带着寒光朝景袖抓去,冰凉滑腻,诡异的触感。

景袖眸色猛地一戾:“找死!”脚腕聚力。

奇速如电,角度诡异,朝着老婆子腰间狠狠踢去。

与此同时,手腕一抛将手上的蛇鬼扔了出去。

这蛇鬼夫妻在蛇域也算个小有名气的高手,在景袖手里竟是一招未敌,一时间那领头的守域人眉峰紧蹙,眸光一闪慎重。

蛇域来了个祭品,这祭品却难以驯服,一时间周围的人皆围了过来,他们嘴里发出低低沉沉的嘶嘶声,诡异的频率,让人毛骨悚然。

果然,攀附在各处的蛇忽地动了起来,似在回应,也发出嘶嘶的声音,朝着这方缓缓靠近,期间,景袖甚至看见了眼睛、响尾、赤血……等剧毒之物,更重要的是这剧毒之物不是一条,而是一片。

饶是自认可以百毒不侵的景袖也不由得头皮发麻,心跳加快,这些毒蛇可能要不了她的命,可是被每只咬上一口也有她受的。

“走吧。”领头的守域人再次呼道。

清澈的眸子一闪寒光,景袖微微思量,神色收敛,抬步走去。

蛇王?祭品?那我云景袖就好好见识见识。

裙角飘扬,银发飞舞,绝色倾城的容颜刻在清风中,一身无双风华的气韵,让人不容忽视。

暮色,阁楼,空谷呜呜之音在耳边回荡,这里是一座蛇苑。

景袖坐在桌前,满心烦躁,这些人什么意思?带她过来,又把她扔在这里,要死要活也给句话好不好?

手指急促的扣着桌面,发出咚咚声音。

也不知道北云霄现在怎么样了?发现她不在,一定很着急吧,现在过去几日了?她睡了多久?那交流会是不是开始了?还有这银血,明明没有到十五,怎么也发作了?这一头银丝和容貌也不改变,这到底什么原因?难道是毒素变异了?

一个个问题,景袖胡思乱想着,心头的火气也越来越浓,死秃头,简直就是她的衰星,老娘跟你梁子结定了。

正想着,门吱呀一声轻响,是个身穿绿罗衫的丫鬟走了进来。

“祭品大人,请你先行休息,蛇王今日不会过来了。”她款款道,话落,也不等景袖回应,躬身又退了出去。

“不会过来?”景袖拧眉,这蛇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不成不是蛇是人?怎么搞的像要她侍寝一样。

起身,向着门口走去,外面依旧灰蒙蒙的一片,几颗青桑生在院子,枝丫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小蛇,忍不住搓搓手臂,景袖心中一火气,shit!这么多软体动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