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7章 和尚出没,又被诅咒

景袖虽然肉疼,却也毫不吝啬,给妖妖做一副小眼镜,省得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听着给妖妖做东西,四小妖瞬间趴在周围,灵动的大眼忽闪忽闪,竟是好奇。

案桌下。

两犬在景袖的一翻教导下,终于开始了初步的和睦相处。

只是将军那戾气森森的眼,美人寒光凛凛的牙,两者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队伍最前。

云相一脸慎重。

瞧着自己爹爹表情,一旁的云眉心忍不住宽慰道:“爹爹,你就放心吧,女儿一定给你争气。”

云景浩眸光微闪,神色微露欣慰:“嗯,爹爹相信你,我已经打探好了,这次五国交流,古临的景渊太子会挑选王妃,到时候你一不说成为正妃,弄个侧妃嫔妾也是好的。”

耀天太子已倒,皇上已无意赐封新的太子,那他大女儿是彻底没了着落,看耀天的发展架势,这太子之位迟早会废,皇上心思已变,很可能赐位霄王,霄王视他为眼中钉,三女儿也对他不冷不热,他相府现在就在风口浪尖上,随时可能被拔掉,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异国了。

虽为耀天相爷,却是异国太子岳丈,不管如何这两国都会给他几分薄面,如此一来,他云相府的权力地位就更加巩固了。

他暗自想着,眸光又扫向轿前骑着大马的云初武,对,还有他家武儿,若到时武儿在五国交流会上为他夺得个“金樽”荣耀,那他云景浩的面子就更有了。

这么一想,云景浩脸上一脸喜色,仿佛已经瞧见了他光芒万丈的前途。

风声,鸟声,混着沿路花香,队伍就如此有条不紊的前行着。

一日不歇的赶路,队伍早已出了皇城,向着边境一点点靠近,夜一点点来,今夜整个队伍露营扎寨。

篝火燃起,烤肉飘香,酒香萦绕,一切和谐。

除了那处。

“袖袖,尝尝,我烤的兔子腿,保证香。”北云霄递上,一脸热情,这可是他专门为袖袖烤的,平日做饭烧菜他还不太在行,可这烤兔腿他绝对是门手艺,要知道这可是行军打仗必备的技能。

“小袖袖,快,尝尝奴家做的叫花鸡,瞧这滋滋的油气,瞧这娇香里嫩的肉丝,来一口,来一口。”一边说着一边就朝景袖嘴巴递去,那个殷勤,那个热心,只看得人招架不住。

被一左一右围攻,景袖只觉得脑门生疼,这才一天不到,她已经被这两人搅的头昏脑涨。

倒个水要争,拿点点心要争,下个棋要争……是处处不让,处处争锋。

深呼口气,强忍住没把两人拍飞的冲动,从烤兔叫花鸡上各撕下半只腿,就要品尝。

“小袖袖,先吃我的,我这叫花鸡清香,可不能混了味了。”

“袖袖,我的,先尝尝我的,这兔子肉嫩,吃着一定胃口大开。”

“……”

一句一句的争吵,景袖太阳穴突突跳起,两胳膊被来回拽着。

角落。

正喂妖妖吃着烤肉的谷玉教道:“哥哥跟你们说啊,这以后嫁人一定要慎重啊,这弄不好一辈子就搭进去了。”

四小妖懵懵懂懂,搞不懂这吵嘴怎么就跟嫁人扯上关系了。

天翼淡扫了眼忽悠

小孩的谷玉,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正打瞌睡的将军脑袋,看着茫茫天色,只叹这一路定是万般曲折呀。

“袖袖……”

“小袖袖……”

“滚!”终于忍不住爆发而出,就见景袖裙角一扬,站起,气冲冲的向林间走去。

“袖袖,小袖袖……”

“谁敢跟来,我剁了他!”咆哮,聒噪的两人瞬间噤声。

待景袖身影消失在林间,北云霄红尘三仙对视一眼,傲娇冷哼,互看不顺眼。

这方。

夜晚繁星闪烁,咕虫不断鸣叫着,耳边能听见溪水沙沙的声音。

离了两人,景袖终于感觉耳边清闲不少,微呼口浊气,望了眼身后队伍的星星火源,确定不会走失,又向前走了段距离,果然,青草拨开,一湾浅河落在眼前,映着天上皎月,波光粼粼,让人感觉几分舒心。

裙角一撩,景袖随意仰趟在地上,望着天上星子,眼前飘过前世今生的几个画面。

这一路,像是过了好久,又好像是昨天才开始。

耳边隐约还是那两人的争吵,不休不止不让,嘴角微勾,景袖忍不住生出笑意,曾经黑暗的世界已经淡去,这才是真正的活着。

“咚咚……”耳边忽地响起清脆的声音,像是和尚敲打着木鱼,这声音格外清脆,似乎能传的好远。

从思绪中惊醒,景袖抬首向着四周望去,没有,想法刚落,就见河面突然划开波浪,再望去,一弯竹筏便出现在眼前。

明明河水静悠,竹筏却从河道尽头急速驶来,景袖却无心研究这异象,看着竹筏上的人影眸眼发沉。

白袍,光头,十二戒疤,手里敲着破木鱼,腰背白旗,龙飞飞舞“假半仙”三字。

这不是那乌鸦嘴和尚是谁!

半仙和尚也似看见了她,又像是没认出来,对着她一个弯腰鞠躬:“施主,天黑夜重,万不可脱离群众,心火燥动,否则定是天灾人祸,防不胜防啊!”

他一念叨完,景袖的脸色彻底沉了,阴暗的恐怖。

诅咒她,又诅咒她!

“天灾人祸,防不胜防?老娘今儿就让你防不胜防!”只见景袖猛地抓起身边一截枯木枝,分成五六段,唰的朝水面扔去,瞬间景袖飞掠而起,就像蜻蜓点水,在水面上接连四五个起落就追上了竹筏。

半仙和尚瞪眼,望着眼前煞气腾腾的女子还来不及说点什么。

空气忽地轻微波动,连水面也不平了。

景袖凝眉,身影摇晃着,只听耳边半仙和尚呼嚷道:“哎哟,老朽都告诉你不要脱离群众嘛,咋就不听话呢。”

他话未落,几道水柱猛地从河面拔起。

来者是十几个深谙水性的水鬼,他们身穿和尚道袍,光头,戒疤,手执长棍,就像是少林武僧一样。

“杀!”

谁说和尚不杀生,这十几人一出水面便是杀意森森。

陡然,一股金刚之力搅起,十几人凌空朝竹筏劈来。

景袖凝眉,心头又是怒气又是无语,她这是赶上别人挑梁子,撞枪口上了。

“轰!”擎天水花溅起,竹筏翻在半空,景袖与半仙和尚飞掠而起。

“咚咚……”依旧是木鱼敲

打的声音,也不见半仙和尚怎么动作,一个翻身,在河道上轻盈飞了起来,宽大的白袍一拂,翻起的竹筏冲破十几人朝前猛飞,再一晃眼,半仙和尚已经落在竹筏上了。

竹筏扬起水波,急速远去。

正与人交手的景袖一看,顿时火气,这……妈的,妖兰新月出手:“给老子滚!”

血刃旋舞,刚刚回手,景袖周身全猛地一滞,熟悉的痛感涌上,全身僵硬,不好……

看着临头劈下来的长棍,景袖瞳孔发红,妈的,栽阴沟里了。

“唰!”

千钧一发之际,身子猛地被人拖起,竟是那半仙和尚回来提着她飞了起来,嘴里还念念叨叨呼嚷:“哎呀,说了天灾人祸嘛!”

夜月皎皎,景袖在昏过去的一刹发誓,醒来,一定要毒死这丫的!

茫茫水色,竹筏急离,杀戮仍旧未歇。

这方。

正睡觉的将军忽地抬起脑袋,像是心电感应,一个跳跃,急急朝河道方向寻去。

“汪汪……”犬吠落在夜色中。

正好吃好喝的众人莫名,北云霄眸光猛地一变,急追而去。

茫茫水色,将军和美人不断在河道边嗅着,看着空无一人的水道,众人似意识到什么,脸色变得凝重。

半响。

“主子,河面有打斗的痕迹。”天翼肃色禀道,神情凝重。

“找!”挥袖,北云霄煞气腾腾离开。

不过半响,一批血霄军从队伍里分离出来,以北云霄为首,沿着河道将军寻到的气息一路追踪而去。

深邃晚色,红尘三仙红唇的胭脂似乎淡了不少,望着无际河道,不由凝眉。

能让强悍如斯的景袖,来不及呼告一声便消失,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炎风呼呼,顺着河道向古临方向已寻了三日,不免不休的三日,众人神情满是疲倦。

此时,郊道交叉的驿站口,一群人稍作歇息,饮茶的饮茶,浅眠的浅眠,补充着体力。

“主子,先吃点东西吧。”递上糕点,天翼劝道,主子神经紧绷已经三日了,再这样下去,还没寻着人就倒了。

“恩。”北云霄微微点首,却没有立马动作,眸光打望着来往车辆,期待能发现点什么。

“吱呀吱呀……”车轱辘转动,笨重的声音像是压着重物,果然一只装满馊水的大木桶便出现在众人眼里,刺鼻的臭味瞬间弥漫这处。

众人不觉后移了移。

“马三,这是准备回家了呀。”茶水铺的老板招呼道。

一身邋遢面貌普通的中年男人连连点头吱呀道,看样子像个哑巴残疾,那腰身躬弯的恐怖。

架子车继续前行,缓慢走着,离的近了,北云霄才发现那馊水桶后面竟铺了块白布,凹凸不平,像是遮掩着什么。

琥眸一闪,北云霄忽地站起,向着架子车走去。

还来不及出声,就见那哑巴男人像是受了惊吓,架子车猛地放下,桶里满满的馊水因为这一动作溅的到处都是。

他跪倒在地上,对着北云霄连连磕头,一把夺过车上白布遮掩的东西紧抱在怀里。

因为他这一动作,白布微微掀开,一头银丝哗的散开在众人眼里。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