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6章 风波出行

“随时都能醒来?”北云霄微微挑眉,那他到时候可得好好跟属下来个爱的教育,敢帮着外人追袖袖,臭小子,你最好祈祷你永远不要清醒。

正随着红尘三仙挑马车的小五只觉颈上一阵凉气,回望,眸光一闪茫然,怎么回事?这感觉怎么好熟悉?

天翼暗叹,兄弟,你可保重呀。

封正山古墓。

景袖用银针提取了大量“银血”后,一人一犬向着古墓中心靠近了些,寻了处安全的地方,景袖将身上的包裹放了进去,那里面是青凤,白凤玉,画轴以及当初那蛙人的罗盘。

关于凤玉的事景袖并不打算询问雍华馆,因为知道问也问不出答案,甚至可能还把自己暴露,陷入危险的境地,不管如何,那人将如此珍贵的白凤玉送给她一定有特殊的原因。

做好一切,景袖才与将军才离开墓室,向着皇城方向速回。

此时,耀天城郊。

忠老一片哑然之色,主子居然将“白凤”送给那女子了?这……

云战天眸光淡然,望着天际心中轻喃,只希望“白凤”能永不见天日,我的决定不会给你带来腥风血雨……

城门口。

“回来了,王妃回来了。”谷玉呼道,就见一群人唰唰向景袖飞去,大的小的,老的少的,女的男的,刚动作的北云霄瞬间被挤在人群外,太阳穴突突跳起。

这群兔崽子,这是老子媳妇!还有这只走狗怎么回事,也使个劲往里钻,妈的!

一一安抚好众人,景袖才走到北云霄面前。

“走吧,该出发了。”

北云霄又顿时傻笑起,瞧着没,你们跑再快,袖袖都会到我跟前,我才是最特别的。

众人似看出他的得瑟样,人群中一阵鄙夷声。

“王妃,你可早点回来啊,老奴会想你的。”管家忍不住上前道,神情伤感,都走了,就剩他守在王府了,还是一片废墟的王府,这感觉实在让人难受。

听着说居然会想他媳妇,北云霄煞气微出,板着脸道:“管家,你就先回去吧,把王府给我修好了,到时我回来一定嘉奖你。”

管家一听,不是感恩戴德,而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嘉奖,嘉奖个屁,你都欠老奴三十八次嘉奖了,哪次兑现了。

似感受出这老人家的怨气,景袖眸光微闪,向一旁风扬招呼了声。

对方迅速拿出一叠宣纸递上。

“管家,能帮我办件事不?”景袖轻道,管家迅速眼亮,连连点头应道:“王妃你说你说,老奴一定鞠躬尽瘁,万死不辞。”那神情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北云霄微微眼黑,选择无视,反正他霄王府的人都已叛变,他战神的名声在整个耀天也降低了不少。

与袖袖出门,现在人家都不是喊“瞧,那是战神的王妃”,而是朝他叫“看,这不是咱们耀天女诸葛的夫君么”。

好吧,他还觉得这感觉极好,他是袖袖的夫君,想想都开心。

在北云霄胡乱走神间,景袖已对管家嘱咐好事情。

那是个宏伟的计划,将在南封长街打造一个商业中心的计划,扩街,修府,招兵买马……建造她云景袖的天下,另外景袖还许诺了个执行总裁的职位给他。

管家虽然不懂那是

啥,却直觉是个很大的官。

一时间眼光灼灼,只觉热血沸腾,这么有干劲的事他已经好久都没有遇到了,连连点头保证办好,话落,也不哀春悲秋,踏着小碎步风一般的欢快刮走。

决定了,他不修霄王府了,他要给王妃打造天下,华夏楼,暗王府……你们就等着我吧。

身后的天翼早已听的心痒痒,好想留下啊,可是……忽地又眸光一亮,向景袖走去:“王妃,你的‘华夏风云’一定还需要人手吧,要不也封我个职位,属下一定对你尽心尽力。”不管怎样,先拿个官再说,跟王妃沾边的东西,一定是有利无害。

听着天翼出声,贼精的谷玉也出声:“王妃,我也要。”

“我,还有我。”

“汪!汪汪汪!”我,我也要。

“唔唔……”

众人围上,北云霄瞬间又被挤了出去,煞气直出。

城门上。

北昊风望着下方的情形眸光闪烁,他们……

身边北云岚露出浅笑,低声:“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

北昊风一怔,华丽的龙袍扬起,露出个浅笑:“是,很好。”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互相猜忌,他们耀天因为这个女子正在凝结成绳,忽地,眸光一怔,瞥过队伍最前面的队伍眉梢微皱。

“皇姐对云相爷主动请缨出使的事怎么看?”

北云岚一怔,杏目里一闪复杂流光:“希望他是真心有悔改之意,否则……”她无法想象这一路的风波。

虎毒不食子,云相,你可是亏待了她这么些年啊!

炎风,金阳。

通体凉玉打造的软轿,精致,宽敞,里面物件应有尽有,八匹血红大马不断哼哼,就要扬着蹄子开道,一身气势。

马车里。

瞧着瞬间蹿上来的四小妖,北云霄眸眼微黑了黑,心中又迅速安慰道,没事没事,不就四小鬼嘛。

“唰!”一个跳跃,将军蹿了上去。

没事没事,袖袖的爱犬得带,得带。

“嗷呜……”唰,美人瞬间溜了上来,哈赤着舌头喘气,犬眸提溜转圈,忽地趴在凉玉上,打着滚的欢喜,舒服,还是这舒服。

北云霄黑脸咬牙,这走狗!

“哎哟喂,小袖袖,奴家要与你一起嘛……”

“唰!”银衣一挥,北云霄脚腕一伸就要送上一脚。

“唰!”只见粉影闪过,红尘三仙哧溜便蹿了进来,北云霄挡在正门,这男人居然从后门翻了进来。

也是一瞬,轿子里忽又多了个人影,竟是那白衣疯子。

瞧着瞬间涌进的几只雄性动物,北云霄手心紧握,忍不住的煞气,内力凝聚,就要动手削人。

巧首微转,景袖澈眸淡扫过去,未言,却是格外冰冷,意思“你试试。”还没上路,就把轿子毁了,她一定会暴走。

北云霄一怔,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身气势唰唰消散,只是脸色漆黑,死盯着对面两人。

红尘三仙桃花眼翻白,无视,兰花指整理着鬓角青丝,手里拿着枚铜镜自顾照着:“瞧瞧奴家这天生丽质,可怎么得了哟。”

白衣疯子静坐在角落,不言不语,只是眼光灼热的盯着景袖,一直盯着。

轿帘

忽地又掀开。

就见穿着粉衫口抹胭脂的白峰立在轿前,脚腕抬起,一副我也要上来的动作。

说时迟那时快,三只脚唰的伸出。

北云霄:“下去!”

红尘三仙:“小五乖,骑马去!”

白衣疯子:“挤!”

动作整齐,训练有素,于是只听“啪”的一声,眸人栽倒。

“哎哟喂,小五乖,走走,跟天翼哥哥骑马去。”天翼头抹冷汗,急忙把人架走,这傻大汉子真是活腻了,这轿子也敢闯。

“小五,来哥哥给你回忆件事,以前你还欠我三两银子记得不……”谷玉絮絮叨叨,开始忽悠。

队伍终于在小插曲后缓缓上路了。

瞧着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景袖头疼抚额,深深觉得这一路有的受了。

案桌下。

美人瞪着两大眼珠子,刨了刨前爪,开始搭讪:“嗷呜,嗷呜……”

将军呲了呲牙,转头,睡觉,高冷。

美人顿时瞪眼,牙口一痒,嗷呜一口。

“汪汪……”

顿时只听轿内一阵犬吠。

“汪汪汪汪……”

“嗷呜嗷呜嗷呜呜……”

天依旧晴空,轿子四周却莫名多了黑气,一众血霄暗卫主动离的远远的。

风吹大地。

古临国,耀天西南方向,紧邻川澜,千盛,像是华夏大陆的天府之国,物种齐全,文化底蕴浓厚,其中便孕育出才学出众的“古临四公子”人物,另外,这个国家主学识,礼仪,不论男女,老少,皆是拥有德体之仪,他们没有精兵大将,却是最让人愿意以礼相待的国家。

若是用现代所谓的“幸福指数”来考证下五国,这个国家应该是五国最高。

民善国安,便是道,只要没有战火硝烟,这里便可谓一方净土。

景袖看着手上的《古临志》,眸光越来越赞叹,这文贤皇,看来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明君。

“袖袖,咱们来下棋吧。”瞪得累了,北云霄也懒得跟这两人计较,还是陪袖袖来的重要,正好秀恩爱。

听着下棋,景袖脑门微黑了黑,虽然这不是晚上,可是……她实在很不想跟这人下啊。

“下棋?我也会,来来来。”红尘三仙粉袍一撩,兴致勃勃。

清澈的眸子一闪诡光,景袖生笑,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画面。

“死男人,看老子不弄死你。”红尘三仙芊芊细指一闪妖红,气势汹汹的抓过白子。

“弄死我?看老子不玩死你。”北云霄剑眉一挑,冷笑。

黑子白子落盘,开杀!

景袖微呼口气,取过一旁的巧匠工具盒子。

白衣疯子瞬间凑了上来,血丝鹰眸兴奋:“这是……这是要……”

景袖揉揉太阳穴,解释道:“我给妖妖做副眼镜,不是做武器。”做武器,她也想啊,那也得有那个条件吧,光枪口精度这古代技术都跟不上,她怎么做?

鹰眸一闪失望,眸光又是疑惑,眼镜?什么东西?

景袖揉额,也不多做解释了,反正做出来就知道了。

各种各样的水晶石,专门让风扬去雍华馆换来的,花了她淘宝楼近三个月的进账。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