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5章 绝色女子

将军急急追去,等找到景袖时,已是浅月挂在云中,一片晚景之色。

“唔唔……”将军低唔,拱着景袖手腕,想要拉回主人注意。

“将军,你知道吗?他可能是……”景袖颤声道,又没有说完,因为期盼越大,失望就来的越来,清澈的眸子望着画卷上的绝色女子,怔怔,舍不得移开。

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容颜,是她,这就是她,可是景袖又知道这不是她,是一个与她黑斑退去时一模一样的女子,画上的女子是温柔如水的,她身上的气息优雅宁静,这般气息,与那幅《宫廷盛宴》她的母亲来的一模一样,她终于知道,那个女子隐藏了什么?

容貌,这副倾国倾城的容貌!

可是,为何她要隐藏?为何她身在相府?云战天又为何找她?还有自己身上为何会中银血?她刚穿越来的那夜,为何会有人杀她……一个个秘,理不清,道不尽。

“唔唔……”将军低唔,递上嘴上的锦袋。

景袖一怔,对啊,这是他留下的,或许会有些线索,急急接过,慌忙拆开袋子,入眼,又是让景袖一愣。

凤玉,又是凤玉,只是这枚是通体白色,这……

云相府外。

“主子,没有消息,府里所有人都没有主母消息。”忠老躬身禀道,神情略显疲惫,引术用的太多,这是后遗症。

“还是没有么?”云战天喃喃,神情满是失望。

“恩,没有。”忠老道,他连一月前死的相府二夫人和二小姐尸首都查过了,没有丁点消息,忽地,又眼睛一亮,似想到什么:“对了主子,相府半年前死了个老婆子,尸体下落不明,只有她还没有查过。”按理说一个下人死了很好查,但他去挖坟的时候,居然是座空坟,相府绝不会给一个下人移风水,所以,这事有些诡异。

“下落不明?”云战天拧眉,青袍一扬:“走!”即使是座空坟,他也要一探究竟,只要有丁点消息他都不会放过。

皎月深深,霄王府已是一片废墟,众人坐在废墟上,一片唉声叹气。

“白峰啊,你真不认得我了呀。”谷玉扯着白峰胳膊,好奇的道。

憨直汉子拧眉,身上还穿着粉袍,茫然的摇摇头,他不是叫小五么?怎么又多了个名字。

“你以前的事情记得不?”天翼问道,眉羽纠结在一起,血霄军的“银虎血王”失忆,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以前的事?”眼珠子微转,摇头。

“哎……”管家叹气,也不知道是为眼前这一片废墟还是白峰?

央未苑,这怕是整个霄王府唯一还完好的苑子了。

煞气,依旧是冰冷的煞气,两人气息微喘,显然是内力消耗的太厉害的后果。

芊芊素指涂抹起梨花胭脂,薄唇瞬间嫣红,美煞旁人。

北云霄满脸寒气,恨不得把这人脸上开几道花。

“汪汪……”犬吠声响起。

针锋相对的两人瞬间一怔。

“哎哟,小袖袖,你可回来了。”娇呼,瞬间便没了影。

北云霄脸色漆黑,手心一握再握,老子先哄媳妇。

前厅。

景袖望着一片狼藉深深震撼了,好样的,还真是好样的,毁的如此,果然没让她“失望”呀!

“姐姐姐姐……”四小妖上蹿下跳,紧紧围着景袖,下次一定跟姐姐走,再也不要留下来看热闹了,现在肚子都饿着呢。

一一摸过四个小脑袋:“还没吃东西吧,跟红妖姐姐去,她带你们吃东西去。”

身后红妖立马上前:“走,小妖们,姐姐带你们吃大餐去。”

顿时一群血霄暗卫眼巴巴望着,他们也还没……

“你们也一起去吧,聚福楼,告诉他们今夜霄王妃包场。”

顿时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谢谢王妃,谢谢王妃。”一声接一声的感谢,人群唰唰飞走,就连谷玉天翼都拖着白峰美人走了,天大地的,没有吃饭是大,这王府弄成这样,指不定又要被王爷怎么奴役,赶紧吃饱了先。

人群唰唰离开,这里顿时空旷,只余飞来的北云霄红尘三仙瞪眼。

“袖袖。”

“小袖袖。”

“闭嘴。”景袖冷声。

北云霄顿时条件反射的双手捂嘴之姿乖乖站好,妻纲第十四条,必须牢牢遵守。

景袖冷眸扫过,还算满意,又冷眼看向红尘三仙,对方一脸茫然,感受到景袖眸里的锋刀忽地依样画葫芦学北云霄动作乖乖站好。

“谁敢给我多说一个字,试试。”指尖妖兰新月露出寒芒,景袖警告道,她现在很烦躁,不想搭理这两幺蛾子,所以最好别惹她。

“自己吃饭去,别来烦我。”冷声吩咐,转身便走。

两人似感受到景袖焦躁的情绪,红尘三仙纠结半响,唰的飞走,算了先吃饭,晚点再收拾这家伙。

北云霄琥眸轻闪,并没有立马跟上,剑眉微拧,半响抬步向着央未苑跟去。

景袖刚刚坐下,便瞧见北云霄进屋,眸子淡望了一眼,并没有出声赶人。

“袖袖。”

“北云霄,我今天认识了一个人。”北云霄刚刚出口,景袖就已开口说道,语气间淡淡,却带着一种至深的疲倦。

北云霄一怔,还未接话,景袖已继续道:“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可能认识我,可能跟我有很重要的关系……”细细滴语,倾诉着心中的感觉。

“很重要?”北云霄心喃,并没有出声打断,他知道景袖藏着秘密,一个很重要的秘密,如果这个人对她很重要,他就算穷山尽水也要为她找到。

两幅画卷落出,景袖并没有出声点明其中的深意,就让北云霄看着,告诉她他心中的感受。

果然。

“这个女子跟这人……感觉好像。”北云霄低喃道。

一个从未见过她母亲的人都能看出这两人的相同之处,这还仅是画卷,仅是寥寥几笔,瞬间,景袖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这个女子是她的母亲,就是她隐藏了绝色之容的母亲。

“袖袖,这人是谁呀?”指着《宫廷盛宴》图上的女人,北云霄问道,其实心中已有答案,只是想更加确定。

“母亲,我的母亲。”景袖喃喃,指尖抚过女子脸颊,神色不自觉露出温柔。

这一幕,北云霄心中狠狠一痛,他的

袖袖比他还来的孤独,他至少还跟父王母后有过一段回忆,而袖袖,从来都没有。

忍不住双手张开,圈上景袖,他们本来就坐的较近,这一下,直接像景袖依偎在北云霄怀里。

景袖一怔,不自在的动了动,北云霄手里的炙热更浓,一瞬,似有道暖流生出,涌进景袖心里,月色皎皎,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情况下的相拥。

对于两个初尝爱情的人来说,这个举动其实来的慌乱无措,两人的心都咚咚跳着。

北云霄只觉得这感觉极好,舍不得放开,舍不得。

烛火前,景袖脸颊控制不住的生出嫣红,眼神慌乱。

画面静好。

“砰!”门房突地炸开,两人慌忙闪开,就见一道白影冲了进来。

“这个,这个,这个……”他疯狂的呼着,似未见两人的尴尬,眸子里是魔怔的血红。

北云霄脸上唰唰的降色,这群男人,这群该死的男人!

五指成爪,忍不住削人。

白衣男人一个斜身避开,再朝景袖急急扑去:“这个,我要这个,这个……”

“这个屁,老子不弄死你这死疯子!”暴吼,他好不容易跟媳妇来点情感交流,这群死男人,全被他们祸害了。

“唰!”一个凌空飘起,白衣男人唰的飞到景袖身后,毫不搭理狂躁的北云霄,朝景袖急呼:“这个!这个!我要这个!”他的神兵,给他神兵,神兵……

“妈的……”无法正常交流,那就武力解决,顿时只见屋里两道身影飞舞。

景袖头疼的揉揉太阳穴,只觉得生活很是烦躁。

夜月当空,聚福楼一群人佳肴用的正盛。

一场月夜后,晴空万里,马车逐一备好,血霄军整装随行,出使的文官武将慌忙整理着,本是三日后的出行,却突然提前一日,有些忙不过来。

队伍从城门口绵延排开,浩浩荡荡。

五国交流会,岂能失了排场。

城门前,北云霄不断四处打望,袖袖说有事离开一下,怎么还没回来?

“王爷,已经准备妥当了。”天翼禀道,身上已换上了一身英姿飒爽的精练短袍。

“嗯,等下就出发,那酱肉饼的老头子带上了吗?”

说起这个,天翼就脸黑怒火,一万两的雇佣费,还是他们好说歹说劝来的,更可恶的是那老头子居然把每张饼涨到了一千两,他血霄军师就没见过这么会坐地起价的黑心商贩。

偏生,他们还不得不同意,王爷说了,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让王妃每天有张酱香牛肉饼吃。

“带上了,安排在最后的马车里。”

“哎呀呀,哎呀呀……”两人正说着话,一阵嚷嚷声响起。

红尘三仙妖娆走来,兰花指高翘呼嚷道:“来小四小五,喜欢坐哪一辆,咱们选选,选选,这长途跋涉的,可得好好挑挑……”

北云霄眸眼微黑,意外的没有上前削人:“白峰的记忆怎么回事?”昨天光顾着跟这死妖孽算账了,倒忽略了白峰的事。

“主子,王妃说了,是重击造成的短暂失忆,没有多大的事,应该随时都能醒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