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3章 邀你一统江湖

爱好不能丢,稍微维持下就可以了。

四小妖顿时面面相觑,像是明白了什么。

小手一推,妖精乖巧笑道:“姐姐,这个给你吃哦,小妖们吃够了。”好东西应该分享,姐姐就是这样做的,她们也要学习。

顿时,其他三个脑袋也唰唰点了起来,小手晃动,便去拿其它的吃,没在肖想那油饼半分。

景袖笑笑,神色格外温柔,这四个小家伙总是让她感受到十分贴心。

也不再推让,取过剩下的酱香牛肉饼分成两半,给北云霄面前放了一半,享用剩下的一半,对着管家再一次问道:“管家,红尘三仙呢?”那人平日可是一早就开始嚷嚷,怎么今日这会了还不见人影?

管家面露难色,眉毛都纠结在一起:“这……”他可怎么答呀,人都被赶出去了,偷偷向北云霄望去,主子你倒是给个话呀。

琥眸一闪流光,北云霄就要开启忽悠模式。

“汪汪……”一声犬吠惊天,将军咆哮声从苑口传来。

众人齐齐一怔。

北云霄脑中猛地一惊,想起,对哦,他家美人呢?

谷玉天翼被这一吼也突然想到,对哦,他们还没问白峰去哪了呢?

“汪汪……”苑外将军的犬吠声更盛。

“咦,大狗狗叫啥呢?”小妖偏头疑惑道,嘴里啃着大肉包子。

“我去看看。”管家呼道,就要溜走,正好逃脱王妃的问题。

步子刚到门口,整个人怔在原处,一脸惊恐,像是见了多么诡异的事。

“管家,这是看着啥了呢?”谷玉呼道,也转身瞧去,瞬间犹如雷劈,整个人定在原处。

天翼狐疑,忍不住抬眼看去,似有道闪电从他头上劈过,雷的嗤嗤冒白烟。

“咦,大哥哥们咋滴啦?”妖精疑道,小身子一翻,瞬间便飞了出去,只见灵动大眼猛地睁大,樱桃小嘴逐渐张开:“哇呜……”

惊住,苑里苑外一片犹如定海神针的人,他们脸色呆滞,瞳孔放大,口大张,头顶噼里啪啦闪电作响。

景袖北云霄对视一眼,神色莫名,这群人咋滴了?

耳边娇呼传来。

“将军哟,来奴家给你介绍个美人,小四,这是小四哟。”

“惊皓,来瞅瞅,这是我家小五,帅不帅,俊不俊,瞧瞧,是不是很性感?”

“哎哟,管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来来,可让奴家好好抱抱……”

呼呼嚷嚷,众人只觉一阵香风吹过,晃花了眼。

青天薄云,映着身后金阳三只身形终于露在景袖眼里。

“噗……”

小米粥喷出,只听一阵噼里啪啦。

景袖面前的碗忽地打翻了,北云霄手上的筷子忽地折断了。

景袖瞪眼,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门口,一脸激动:“你你你……”

瞧瞧她看着了什么,看着了什么。

三个极品,三个身穿粉衣,口抹胭脂的极品!

华丽的衣袍裹身,精美的玉冠,流云锦靴,一切都是极致完美,显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翻,可是粉,明晃晃的粉嫩色,像是桃花绽放,开了满眼。

这妖孽穿粉色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白峰这傻大汉是从哪里冒出来,这汉子居然也穿着粉色,瞧

瞧那壮硕肌肉上开着的桃花,景袖只觉得眼睛正在被毒瞎,还有这整了件小粉马褂的大犬,天啊,这是在走时装秀么?

北云霄整个脸都抽搐着,无法直视,真的无法直视,瞧瞧这憨厚汉子的红唇,妖娆的红,梨花香,粉嫩的华袍,多么春光明媚的打扮,可是……这是他血霄军的“银虎血王”!

还有他家“美人”红艳的唇,这这……

粉嫩口红三只组,这一瞬,彻底征服了众人。

“来来,跟着小三,见见你们未来的族母。”像是不见众人的惊色,红尘三仙曼妙的腰肢开始摇摆,一晃三扭的向着景袖摇去。

顿时,众人只见身后的一人一犬也跟上,可是……他们居然也扭了起来!

扭了起来!扭了起来!

天翼一拍脑门,唰的趟地,完了,完了,世界观彻底塌陷了。

管家嘴角已经抽搐的麻木,整个脸上肌肉僵硬,再也找不出其他表情。

谷玉瞪眼,瞪眼,瞪眼,再瞪眼。

只有四小妖兴奋的左瞅瞅右摸摸,小嘴大张,一副惊奇的表现。

“小袖袖。”一个媚眼横抛,兰花指掩唇红尘三仙娇呼,风情万种。

景袖只觉周身突地闪电打过,酥麻,几欲逃走的冲动。

“额……”景袖喃道,不知道此刻该作何反应,她其实很想问你从哪把白峰捡回来的?怎么让他穿粉色衣服?还让他涂口红了?可是万千问题都来不及眼前突然出现的这束玫瑰花来得诡异。

景袖瞳孔放大,眸子不停的颤抖,这是玩啥呢?要玩啥呢?准备玩啥呢?

刹那,北云霄的脸唰的黑了,并且逐渐加深的趋势,浅黑,中黑,深黑,黑黑,黑黑黑!

又是一个媚眼,只见红尘三仙忽地单膝而跪,嘴角轻掀,温柔一笑:“小袖袖,海可枯,石可烂,奴家邀你做我烈焰红唇一族的当家族母,咱们一起一统江湖可好?”

“砰!”

有人倒地。

众人惊恐,桃花眼一闪流光,对着身后的小四小五呼道:“来,表演一个,给咱族母看看我们烈焰红唇一族的强大实力。”

收到命令,一瞬,小四小五齐齐动了。

只见背上风云砍刀一抽,小五一个破海惊天的招式,脚夸弓步,双手大开,双目如虎,一身狂妄傲气,走的是雄风霸气路线。

小四前爪一抬,身子唰的倒地,来了个翻滚,两前爪握到一起,来了个“恭喜发财”,走的是卖萌打滚求包养路线。

嘶……

抽气声此起彼伏,众人看着眼前的这两人一犬彻底惊呆了。

“小袖袖,怎么样,奴家再给你表演个……”

“轰!”桌碎,某种气压划过地面,青石地板上忽地开了道口子,只见北云霄五指成爪,朝红尘三仙猛地抓去,眸中的火色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一统江湖?表演?老子今儿就让你看看谁才能称霸武林!”敢给袖袖献玫瑰,敢邀请袖袖当族母,敢肖想他的袖袖,死男人,老子今儿不收拾收拾你,你就不知道战神两字怎么写。

粉袍唰的一扬,地上的红尘三仙眉色一肃,瞬间闪离三丈,只见他兰花指抚过妖娆红唇,嫣红的色彩沾上芊芊素指,桃花眼斜睨:“称霸武林?哼,霄王爷,你这是觉没睡醒,做春秋大梦呢

。”死男人,敢大半夜让我流落街头,这帐我不跟你好好算算,老子就不叫小三儿。

剑拔弩张,只听整个屋子都在嗡嗡发抖。

战火来的猛烈,完全无法控制。

“轰!”内力相撞,屋里东西唰的飞起,撞击,毁灭。

一击再起,只见两人手腕强大的内力凝聚,屋子脊梁开始颤抖,嗡嗡之声,随时要炸开。

景袖大惊,一手拦过身边四小妖,大呼:“走!”

飞身而出,瞬间屋里众人齐齐飞起。

“轰!”只听巨大的一声炸响,整个阁楼炸开,两道身影冲天而起,只见银光粉色交缠,巨大的内力碰撞声传来,两人打的发狠,谁都没有留情面。

“砰!”青石瓦掀起,站立苑心的众人只觉一阵瓦片雨下下来。

黑,景袖瞳孔里深邃无边的黑。

苑里众人以景袖为中心,忽地唰唰远离,就连四小妖都被架走。

煞气正在凝聚,四周的碎瓦不断飞起。

就在众人以为景袖要大开杀戒时,只见周身煞气忽如潮水般退去,景袖转身,朝着角落的将军一唤:“走!”裙纱起舞,向着王府大门而去。

打!打死你两丫的!老娘看你们能祸害到什么程度。

夏风炎炎,空气中的温度格外燥热,勿惹。

酒楼。

纱幔挂在四角,吹起,随风而舞,仙袂飘飘,像是天上银袖。

红妖戳戳身边风扬,悄声道:“主子这是咋了?气的这么厉害。”瞧瞧那浑身冰冷的样子,简直是谁也勿入。

风扬微微抬眼,转身低语了几句,红妖眼睛逐渐瞪大,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很闲?”

交头接耳的两人瞬间一个哆嗦,急急坐下:“不不,不闲不闲,瞧,这不是处理单子么?”两人慌张的道,一副千万别惦记我们的表情。

景袖眼皮微掀,冰冷扫过:“雷霆他们怎么样了?”

风扬立马禀道:“已经转移了,昨日晚上到的无人庄,正在进行清理工作和扩建。”

“恩,很好,让他们将接单的事安排在各大城里,无人庄作为隐蔽基地,不对外暴露。”

“是,主子放心,我已经交代过了,另外安阳城杀童案子的一些发现我已经传到皇帝御书房了。”

“恩,很好,甚得那人吃饱了没事瞎算计,让他好好看看这就是他治的国。”景袖冷语道,一副挑事的表情,安阳城的杀童案,景袖直觉会是个很复杂的案件,这里面说不定还牵扯到其他国家,以景袖的势力不好入手,现在交给官家正好起个打草惊蛇的作用。

若是蛇出了便好,若是没出,那也给对方一个警告,可能他也没想到一个虐杀几个儿童的案子居然这么快就传进皇帝耳里,还大动干戈了。

虐杀儿童,这种看似简单的案子,实则是引起民众恐慌和愤怒最好的方式,失去孩子,亲人伤,被取五脏,就会引起愤怒恨意甚至恐慌,这就像有一个变态的杀手潜藏在暗处,随时都会跳出,更重要的是这个变态不仅杀人还会虐人。

当人长久处于极致紧绷的状态,便会引起对现状的不满,对皇城,国家,权力者的讨伐。

若失民心,国还怎强,所以这案子对于北昊风来说即是考验也是积攒君王威誉的时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