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2章 烈焰红唇一族诞生

“呃……”桃花眼闪烁,红尘三仙尴尬望天,忽地又低头咧嘴一笑:“哥哥今晚给你们讲个战神与小三的故事好不好,很精彩,特别精彩,有没有兴趣……”

四小妖面面相觑,纠结,要不要听啊,可是还想去找姐姐啊,可是他又说故事很精彩啊……

树梢上。

谷玉戳戳身边天翼:“瞧着没?唬弄小孩子呢。”

天翼点首:“恩,简直无耻。”

两人心里一阵同仇敌忾。

半响,谷玉转头又道:“你有没有觉得少些什么啊?”

天翼一脸严肃:“好像是,可我一直没想起来,只觉得怪怪的。”

半响。

“算了,不想了,走走,去看看王爷那边怎么样了?”

“恩,也是,走。”

央未苑。

“收养就收养吧,我王府养的起,这事同意了。”北云霄豪迈的道,反正那四个鬼精灵异于常人,放在景袖身边还可以起点保护作用。

轻抿口碗中甜汤,景袖瘪瘪嘴,暗自誹腹,我只是通知你一声,可没说让你同意,即使我云景袖决定做你霄王妃了,这当家做主的事也得我说了算,知道不?

“好了,睡去吧,也不早了。”景袖轻道,就开始赶人,看着这人还活蹦乱跳的就好,说明两祸害都没出啥大事。

“袖袖。”北云霄忽地紧张起来,他这刚回来,话才说了一会,怎么就能去睡觉了呢,不愿,又找不到理由,忽地眼睛一亮:“袖袖,我们来下棋吧,正好进行上次的赌局怎样?你赢做云景袖,我赢当我霄王妃。”

下一局棋,赢了最好,要输就耍赖,反正他就是想赖在这。

本还心情甚好的景袖忽地眸子一黑,下棋?上次的教训可是历历在目。

“不下,哪凉快回哪去。”

“袖袖,来嘛,来嘛,就一局一局。”

“不来!边上玩去,还没用晚膳吧,自个找吃的去。”

“不饿不饿,就一局,我保证不耍赖,不毁棋。”信誓旦旦,就差跪地拜天了。

景袖狐疑的望了一眼:“真不耍赖?”不耍赖倒是可以玩玩,她也很想知道他们棋艺到底谁厉害呢。

“嗯嗯。”点头,只要能多待会,一切好说。

凉风生起,棋盘终于还是架了起来。

房顶。

“你信咱爷不?”谷玉道。

“不怎么信。”要是以前可能还有点可信度,现在嘛,一点没有。

果然,一盏茶功夫不到,景袖的咆哮便已经落出。

“北云霄,你给我再磨叽试试?”

“这这,下这,对对下这,就是这,袖袖该你了,该你了。”

“唰!”棋子落下:“快点!”

半响。

“袖袖,我刚刚那步……”

“出去!”咆哮,掀桌,景袖心火澎湃,她真是缺心眼才会相信这男人的信誓旦旦。

夜月凉风,北云霄立在门口一片惆怅:“哎。”

忽地,大门一开,就见景袖立在门前。

北云霄顿时大喜,就见景袖瞪眼凶狠的道:“以后再敢跟我半夜提下棋,你试试……”

“呃……”

房顶,

谷玉两人扬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漫漫长夜,不知何时,霄王府安静下来,众人皆已安睡。

银沙苑。

北云霄辗转难眠,一片焦躁,难受啊,难受啊,他这回来都没好好跟袖袖聊聊天,貌似还惹袖袖生气了,都是那家伙,那该死的妖孽。

忽地,北云霄翻身坐起,眸子一闪诡光。

不过半会,便见无数血霄暗卫唰唰落下,不知道接受了些什么命令,又匆匆飞走。

寅时一刻,只是睡梦当盛的时候。

盥洗苑突地一阵鸡飞狗跳,衣服满天飞,老鼠四蹿,一众血霄暗卫开启夜追老鼠模式,东西逐渐被毁,搅的一屋狼藉。

终于半会后。

霄王府大门口。

“小三儿,不好意思啊,这老鼠太多,动静闹得太大,连院子也被毁了,你还是自己赶紧找个地方住下吧,我家爷说了那银子也不用你赔偿了,就当他做件好事,接济下有些图谋不轨的伪君子。”谷玉有板有眼的道,一副苦口婆心劝慰。

嚯嚯,咱爷说了,今儿把你赶出去,我的薪银就翻翻啦。

天翼立在一侧,未语,双手环胸的架势已经说明一切,肖想那么多年的“百子玉简”,爷终于舍得送他了。

妖艳红唇闪过嗜血流光,红尘三仙一脸阴暗,好样的,死男人你真是好样的啊!赶我,居然敢大半夜赶我,煞气暗涌,嗤嗤作响。

“唰!”刚安上的王府新门一关,众人回去睡觉。

空空街道,顿时只留小三一人,粉袍扬起,怎么看怎么凄凉。

得到回禀的北云霄心情终于一片通畅,好啊,真是太好了,心情好,睡眠也好了,不过半会便是呼声渐起。

“唔唔……”低唔声拉回红尘三仙的神识,转眼便看见一只大狗趴着脑袋望着他,黑白毛,淡蓝眼,模样很是俊美,只是有精无彩的样子。

眉梢微皱:“谁养的狗,这么没有公德心,大晚上居然丢大马路上。”身形微蹲,芊芊素指摸上大狗脑袋:“你也被哪个黑心王八蛋丢出来了是吧?”

犬眸转呀转呀,微微抬起,口里一阵唔唔,也不知道在交流着啥。

红尘三仙皱眉,思考着这低唔声可能代表的意思,纠结的盯着犬眼半响,忽地从怀里掏出口红胭脂:“来来,你是想漂漂哒吧,来来,哥哥给你抹哈。”芊芊素指扬起,就朝犬嘴上抹去。

被他动作惊住,“美人”眼里一闪惊恐,忽地又安静了下来,香甜的味道,梨香飘满,犬眸一闪兴奋光彩,意外的居然没有张口。

完美的唇线,完美的弧度,姹紫嫣红的颜色,红尘三仙眸光灼灼,兰花指高翘,忍不住卫自己的作品赞道:“完美!”

“从今儿起你就是我的了知道不,奴家叫三仙,来,握个爪,你呢就叫小四了,从现在起,咱们就是烈焰红唇一族了知道不……”聒聒噪噪,对着新宠物不断进行着感情交流,顺便畅想下打倒战神的美好未来。

“嗤……”轻微的响动,像是瓦片翻起的声音。

红尘三仙抬眼看去,就见墙角的大黑影动了动。

“这乞丐睡醒了?”疑道,抬脚上前,就见地上的人影坐了起来,依旧忠厚老实的模样,睡眼朦胧。

看清

人影,红尘三仙面色大惊,一个闪身跳开,兰花指哆哆嗦嗦的急速颤抖,这……找了两天的重要人物怎么落这了,什么时候落这的?他们居然一点没发现?

忽地,拍拍胸脯,脸色一沉,哼道:“趟舒服了?还不赶快回去睡大觉!”那男人的属下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些死臭的汉子。

憨厚老实的脸抬起,眸光呆滞的转呀转。

半响:“你是谁啊?”

“啊!”一声尖叫从霄王府传出,刚准备睡觉的谷玉一个翻身从**坐了起来,神色慌张的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大块头不见了,银虎血王不见了,白峰不见了呀!”

天翼瞪眼,满脸惊色,对呀,回来一天,连那人一个影子都没见着。

“会不会王妃派他去办事了?”天翼猜测道,这大活人不见了,王府不可能会这么淡定吧。

谷玉皱眉:“对哦,有可能。”

纠结半响,两人又翻身躺下,算了,明天再问。

望了眼身后的霄王府,红尘三仙桃花眼一闪诡光,嘴角轻掀,身子蹲下,勾起个妖娆诡异的笑:“我啊,我叫小三,你叫小五,是我烈焰红唇一族,想起来了么?”

“小五?”喃喃,似懂非懂。

皎月美幻。

本安睡的北云霄忽地睁眼,剑眉紧锁,他好像忘记什么事了?

只是,青石大道上,妖娆的小三已经领着一人一犬风情万种的离开,那摇摆的身姿,真当是春风得意很妖娆。

天明,云雀在树上叽叽喳喳,声音落在清风里,平添几分惬意悠然。

一桌子美味佳肴,全是新品,管家一早就从聚福楼张罗来,油饼依旧三只,酱香牛肉味,散着极香的味道,花了三百两,管家虽然肉疼,却也很是满足,每天早早就去守着摊子买肉饼,生怕把王妃的爱好没照顾好了。

“咔嚓咔嚓……”两只肉饼各分一半,四小妖吃得满嘴油渍,小脸却很是满足。

很快,消灭完,四双眼齐齐盯上最后一只,北云霄琥眸不留痕迹的皱了皱。

唰!四只小手齐动,争抢而上。

唰!银衣一挥,北云霄宽厚的手掌抢先端起盘子,眉羽严肃,就要教道。

“他果然是坏人。”

“三仙叔叔说的没错,他专抢小孩子东西。”

“还是个喜欢破坏小三幸福的坏人。”

“就是就是……”

一句接着一句,齐齐声讨,北云霄脸色瞬间黑了,这都是哪来的三观不正的认知。

“王爷,昨儿红尘三仙给她们讲了个小三与战神的故事。”谷玉探身解释道。

“对,而且故事很精彩。”天翼点首肯定,他都没见过如此能瞎掰的人,融合了三洲五国千年大事迹,各种牛马蛇神,飞禽走兽,没有最瞎掰,只有更瞎掰,偏生还串连的极好,更重要的是故事主人公永远都是不可战胜的小三,坏人永远都是居心叵测的战神。

北云霄脸色更黑了,又是那该死的家伙,他昨夜应该先削他一顿的。

“对哦,红尘三仙呢,我这胭脂做好了,叫他来拿吧。”景袖疑道,一手取过北云霄碟中的酱香牛肉饼,撕下一小撮,便将油饼放在四小妖面前:“吃吧,姐姐今天吃一点就可以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