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1章 戏耍模式

月刃妖娆,白衣男人随着景袖的每一次出手,便魔怔般的去追撵。

只是月刃出势奇快,他每一次都来不及反应,而且月刃总以不同的角度飞旋,男人看得兴奋,灼热,神情异常明亮,就像是狗见着骨头,那里面的期盼不可用言语形容。

渐渐,景袖也看出些端倪,这男人对她没有杀意,只是对她的月刃感兴趣,清澈的眸子一闪,露出个诡笑。

回旋,妖兰新月再次出手。

极致的速度,极端的角度。

哪边远扔哪,哪边障碍物多扔哪,就像是逗狗的回旋骨,开启戏耍模式,一时间只见一道白影不断的上蹿下跳。

北云霄红尘三仙停住攻势,望着眼前诡异情形,嘴角不断抽搐。

门口,将军摇着脑袋不断晃悠,这场景,好熟悉好熟悉啊。

眸笑,指尖聚力,景袖手中的“妖兰新月”朝着府中的云竹再次扔去。

唰,月刃寒光,断了一片青竹。

男人唰的便飘了过去,兴奋到极致,顾不得危险,力量聚集到五指,唰的擒住分解成一半的月刃,猩红的血液顿时留下,妖娆红梅绽放,他却像是未觉,猛地飞身,又去抢已经回到景袖手里的另一半月刃。

忽地,景袖一个闪身飞走,手中的血刃没有再急着扔出去,她摇一摇手腕,将食指中指间的月刃暴露在众人视线中:“想要?”

抢夺的身影一滞,眸光异常灼热,也不回答景袖,飞身就去抢。

“给我,给我……”

唰,身如鬼魅,景袖再次闪开,眸色陡然一寒:“再抢!我毁了它!”

威胁,**裸的威胁。

气氛瞬间寂静,北云霄满头黑线,刚想上前劝说景袖把武器给他,这男人可是个不正常的主。

只见,景袖指尖忽地升出一点尖锐白光,像是某种特意镶在指甲上的利石,它在只余一半的“妖兰新月”上轻柔一划,月刃上顿时多出道细长的白线。

血丝鹰眸一缩,恐惧,就见男人脚步一抖,大大的后腿了一步,更重要的是,他是用走的,不是飘,即使身子依旧歪斜。

北云霄顿时惊恐,这……

景袖唇角一掀,扬起个大大的笑:“乖!”

“……”众人无语。

青天薄云,阳光流纱,醉美。

当一场霄王府大门戏剧落幕时,已是傍晚天色。

书房。

景袖冷眼扫过跟屁虫的两人,没有半点好脸色,别以为事情被打断了,她就忘记这两祸害干的事了,霄王府又的修了,这次连街道也要算在内,指不定还要花多少银子。

唰的坐下,浑身冷气,眸光扫过角落正专注研究着“妖兰新月”的白衣男人,又是神情玩味。

“它是不是做的很好?”

景袖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是个武器狂,就像现代某些有特殊爱好的收藏家,他们喜欢邮票、古董、军舰……而这男人喜欢武器,喜欢极致的武器。

不同的是这男人已到了魔怔的态度,甚至不惜生命。

白衣男人自顾研究着手上的月刃,并没有意识到景袖是跟他讲话,眼里的痴狂已经极致。

“好,好,好……”他自顾念叨着,手心猩红的血液流到白袍上,染红了大片。

“袖袖,这人就是个怪人,不能正常交流的。”北云霄轻道。

“不能正常交流?”景袖轻喃,嘴角轻勾,手心的半枚月刃在身边的案桌上划过。

嗤嗤的声音,上好的实木红桌瞬间开了道口子,男人果然眸子一亮,抬眼看来,急急就要去抢。

景袖指尖晃悠两下,白光森森。

他动作一滞,僵在原处,血丝鹰眸竟流露出一丝委屈。

“对对,听话,听话知道不?小袖袖问,你就老老实实答,不可以不理知道不?”红尘三仙摇着曼妙身姿,正儿八经的教育道,芊芊素指就要落上男人脑袋。

唰。

身斜,轻如洪羽,脚下似生着跟,身子歪斜着七十度,血丝鹰眸里一闪煞气,冰冷无泽,看着红尘三仙的神色漠然到极致。

别碰!

红尘三仙动作僵在半空,满脸尴尬。

琥珀眸眼一闪光芒,北云霄嘴角生笑,只要是这妖孽的不爽,他就很爽。

红尘三仙自是看出北云霄的高兴,桃花眼一闪,唰唰的寒光,死家伙,高兴死你。

瞬间,暗潮涌动,风云变化。

“出去!”

是景袖出声,异常冷冽,只见冰冷的眸子扫过两人,没有一点光泽。

陡然,两人大慌。

“袖袖,小袖袖……”

“出去!”冷声继续,只见景袖手心的半面月刃在手里兀地开始打旋,寒风嗤嗤,直接搅的案桌上一层层红树脂脱落。

两人一个哆嗦,还来不及再出声,就见本是歪斜的白衣男人一个反弹而回,五指聚力,猛地朝两人抓去。

只听轰的一声,北云霄红尘三仙竟被唰的扔了出去。

“出去,出去……神兵……出去,出去……”他嗫嚅道,语意不明,看着景袖手里回旋的月刃眸光异常灼热。

这一手来的突然,两人都没反应,等落到苑子,书房的大门碰的一声关上。

紧闭,不留一缝。

顿时,北云霄只觉滔天的不爽,他这急急慌慌赶回来,居然跟媳妇话都没说上几句,都是这家伙,都是这可恶的家伙。

“哼!”红尘三仙仰头,一脸傲娇:“奴家叫三仙儿,风情万种的小三……”

“死妖孽,老子剁了你。”见着这男人要不完的样,北云霄顿时狂躁。

桃花扇一出,红尘三仙兰花指高翘:“来呀!人家怕你啊!”

剑拔弩张,就要杠上。

“这苑子要毁了,你们今晚就给我睡茅坑去!”景袖冷冽的声音从房中落出。

两人顿时齐齐一个哆嗦是,睡茅坑?这怎么行?

眼神交流:“走,敢不敢?”

芊指抚过红唇,一身妖娆:“怕你啊!”

只见两道身影唰唰飞走。

待苑中静下,再没了动静,景袖头疼的揉揉太阳穴,这小三儿不是喜欢北云霄么?怎么竟跟他抬杠,难不成是欲擒故纵?景袖心思弯弯绕绕,脑袋竟冒出两大妖孽的**四射的画面,一个恶寒,景袖搓搓手臂,什么时候她也

变得这么兴趣奇特了。

“这个……给我……”暗哑的声音落出,是眼前的白衣男人。

期盼的可怜样,竟让景袖生出些不忍。

“好。”她轻道,指尖的月刃忽地放下,男人几乎是瞬间一扑而上,那急抓的样,看得景袖一阵身疼,这妖兰新月她可是打磨了九度锋利。

瞧瞧那被划开的口子,又是一道鲜血,不疼么?

白衣男人抢到血刃,瞬间就要飞走。

景袖却斜身一靠,悠闲的道:“还有更好的哦。”语气透着无尽的**,仿佛伊甸园里勾引夏娃坠落的苹果,红的香甜,只要一抬头,便能得到。

而他,只需回首。

果真,白衣男人僵滞了,他身子机械的回转,魔怔的道:“还有更好的……”

景袖未语,却是取过一旁案桌的宣纸笔豪默默勾画起来,她一言未发,宣纸上的图型逐渐成型,白衣男人紧握月刃的手忽地松了,不知什么时候月刃落在地上,他却不知,只是怔怔的望着宣纸上的图案,似乎陷入某种奇怪的意境,无法自拔。

天渐渐暗下,妖娆红霞璀璨,像是红色的银河,给人一种宁静悠远的感觉。

王府门口的角落,倒地的身影依旧一片死寂,头上不知什么时候砸下块青瓦,也不知道是晕厥未醒还是再次砸晕。

“唔唔……”低唔,浅蓝色的犬眸不停转动着,美人大脑袋望天不解,时而咧着牙在白峰身上吱唔两口,无动,仍旧无动,犬眸转悠两圈,忽地匍匐在地,哈赤着舌头,睡觉。

夜渐起,望了眼呆滞不醒的男人,景袖勾唇一笑,出了书房。

对待痴狂者,那就得用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

“血色猎鹰”,暗者的武器之枪。

痴狂者,不知道你能经受住它的**吗?还有……诡异的守器者,我的淘宝楼很需要你呢。

清风缱绻,皎月已是高挂。

景袖倚在窗口坐了许久,依旧不见动静,望了眼茫茫天色,算了,不等了。

起身,就要休息。

唰!眼前忽地落下一道身影,快速的连景袖都未来得及反应。

“袖袖。”只见北云霄一脸委屈,张开手臂,就要跟景袖来个爱的抱抱。

嘴角抽搐,景袖嫌弃的一闪,看着北云霄一身泥土碎屑无语的道:“打赢了?”

“呃……”

怀抱落空,北云霄微微失望,忽又抬头,一脸傲娇:“那是!”

这个动作与正在洗衣坊里与四小妖夸夸其谈的某人一模一样。

“我告诉你们,那家伙就不是我小三儿的对手,我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

四小妖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忽又道:“怪叔叔,那哥哥是谁啊?怎么姐姐好像很心疼他一样啊。”小妖偏着脑袋,一脸不解。

听着此话,红尘三仙忽地激动的跳了起来:“什么哥哥,那就是个大灰狼,专抓小孩的,还有你们哪只眼睛看到小袖袖关心他了,小袖袖关心的是我,是我,知道不!”

妖精灵动的小眼忽闪,追问道:“怪叔叔,你还没告诉我们他是谁呢?还有下午你为什么叫我们打他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