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90章 站住,站住

初夏,炎风,几株金丝兰角落开得正艳,苑子四小妖嬉笑打闹着,小身子唰唰乱窜,时而飞上屋顶,时而落上假山,一苑红菊,青石,云松……到处乱飞。

看得一群血霄暗卫瞪眼惊呼。

隔空取物,分身术,毁石之力……天啊,这这这……

角落里,洗着衣服的红尘三仙嘟着红唇满脸哀怨:“呜呜,瞧瞧人家这芊芊玉指,瞧瞧人家这烈焰红唇,你个没良心的小袖袖,虐待,虐待人家啊!”

房间。

景袖看着桌上的圣旨皱眉。

“出使古临,三日后出发。”

直觉的景袖觉得这一趟古临之行必是一场血雨腥风。

“通知北云霄了吗?”

“王妃,通知了,长公主一早已经派人去了军营。”管家躬身回道。

“恩,那下去准备下吧。”景袖吩咐道。

管家应道,面色纠结,眉羽拧在一起。

“怎么了?还有事。”

犹豫半响,管家低声又道:“王妃,咱王府门口多了个怪人,一身煞气,我看像是来挑事的。”

“怪人?挑事?”景袖奇道,霄王府还敢有人来惹?忽又勾唇一笑:“去,让红尘三仙守大门去,告诉他,若敢放一只苍蝇进来,我就拔了他皮!”怪人?那就派个怪人对付罗。

管家眸闪,转念一想,似明白了什么,对对,让那妖孽守大门去,他可不算霄王府的人,就算出点事,也赖不到霄王府头上。

哒哒,管家很快踏着小碎步跑了出去。

不过半会,苑外一阵哀嚎声,那里面的怨气,委屈,似凝成了一道乌云,架在霄王府上空久久不散,隔得老远景袖都能听见绵绵不断的抱怨。

景袖白眼一翻,煞气,敢放她鸽子,那就得付出代价。

几丝清风吹进屋子,卷起桌上宣纸,沙沙。

打开抽屉,将格子里的东西取出。

是黑罗盘,那蛙人留下的东西。

素指摩挲着罗盘,一点一点,辨别着上面奇怪的符文,这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

妖兰血刃落在指尖,开始肢解罗盘,一片片犹如鳞片的黑色薄石逐渐脱落,景袖一边在宣纸上勾画,记录着每一个符号,一边不断分解着。

霄王府大门。

“哟,小帅哥长得还挺标致嘛,哟,这抱着两块木头干嘛呀,哟,瞧这高傲冷的气质,人家喜欢,喜欢……”兰花指高翘,红尘三仙嘟嚷着红唇风情万种的搭讪。

管家满头黑线,这男人还真是无耻,见谁都要勾搭,瞧瞧,那红唇恨不得都亲上去了。

布满血丝的眼微抬,冰冷无绪的光泽,里面迫人的寒光使红尘三仙心头咯噔一跳。

兰花指摸过嫣红血唇,桃花眼一闪深邃流光,红唇微启,刚想再胡诌点什么,街头哒哒的马蹄声由远渐近。

来人英姿飒爽,一身银衣,绝世风华之貌,可谓天神。

红尘三仙的脸陡然沉了,只见他红唇一咧,嗔骂道:“死家伙,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旁管家瞪眼,他没听错吧,这妖孽刚刚骂主子了?

一个翻身下马,北云霄扫过门口情形,瞧着红尘三仙一副当家做主的姿态,北云霄脸色微沉。

瞧瞧,翘高的烈焰红唇,兰花指叉腰的架势,得瑟不完的神情,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

不过……他懒

得搭理,见媳妇重要。

身形一闪,就待进府。

“站住!你不准进去!”也不知道红尘三仙哪根筋搭错,就见他芊芊细指高抬,指着北云霄猛地高喝。

大门口的气息瞬间凝固。

身后,谷玉瞪眼,对着天翼悄声耳语道:“我没听错吧。”叫主子不准进去,这人是脑袋锈逗了么?

“没有。”天翼点首,笃定道,眸眼扫过气焰十足的红尘三仙,直觉这人在找事。

煞气,北云霄眸色一沉,怒色滔滔:“你给我再说一遍!”他北云霄的地盘,叫他站住,皮子犯贱痒痒了是吧。

红尘三仙粉袍妖娆的一甩,兰花指高翘不怕死的道:“站住!站住!站住!站住……”叫我说?好啊,那就多送你几遍。

急切的心被怒火代替,止不住的煞气。

谷玉颤栗,脚步不自觉后退,他算是看出来了,今日必有血腥。

管家的心咯噔乱跳,这这……还来不及说点啥,就见眼前残影一过,粉影银身瞬间交手,煞风卷起一路烟尘。

“哎哟喂。”管家头疼大呼,转身急速朝央未苑奔去,这情形只有去搬王妃呀。

空中,北云霄与红尘三仙一个交手,翻身落下。

银衣猎舞,凛冽眸光,北云霄一个冷眼,暗声:“找事?”

兰花指把玩,粉袍流华微斜,红唇嘟起,那意思:“就找事,咋滴嘛。”

陡然,飓风又起,北云霄止不住的怒意,找事,看老子不收拾你。

风卷残云,战况激烈,霄王府大门不断有青石卷起,狂炸惊天。

谷玉天翼早就遁走,蹲在墙角,静观形势。

门口,白影微动了动,血丝鹰眸瞥了眼两人,无视。

央未苑。

景袖瞧着盘心的五色图案瞪眼,这图案不是跟凤玉……眸光微变,像是发现了什么,急急去掏怀里的青凤玉。

“王妃,不好了,不好了,打起来了,打起来了。”管家急喘着粗气,声音激动,慌乱。

景袖一惊,瞬间便闪身出屋。

“怎么回事?说清楚。”

“红尘三仙,红尘三仙……王爷王爷……”气息不稳,难以说清。

景袖清澈眸子一怔,王爷?北云霄回来了?想法一起,也不再细问,飞身向前厅急去。

王府大门口。

“对,小妖,给我缠死这丫的。”

“妖妖,砸!砸死他丫的!”

“小小用毒用毒……”

红尘三仙一边与北云霄交手,一边急声指挥,典型的欺负小孩子不明事,拿人当枪使。

谷玉青玄剑一舞,唰的后退,满脸惊色呼道:“主子,顶不住呀!”哪来的小孩,这么非人类,瞧瞧这一拳,街道直接炸了一半。

瞧着满天飞舞随时要落下的青瓦,天翼也是一脸肃色,隔空取物,还有漂浮之力,这……哪来的诡异力量。

一个翻身避开红尘三仙的“摘花飞舞”,望着瞬间移动到眼前的又一个小身影,北云霄满脸惊色,分身术,这……

“呵呵,看我的。”小妖咯咯笑道,身如魅影,从天翼谷玉眼前闪过。

绿光在两人眼中生出,两人只觉天地忽暗,一条擎天高的巨蟒突然出现在眼前,青纹血口,毒牙就要落在两人身上。

眸变,吓的陡然后腿,一个脚下不稳,踉跄,等

抬眼再看,青天白日,哪还见刚刚的巨蟒。

“这这……”

惊愕,只觉得出门几日,这世道都诡异了,天下小孩全成精了。

寒光飞旋,打的飞沙走石,蹲在王府门口的男人至始至终都未动过,他依旧一身白衣,不见任何尘埃,那些本要落上的碎石在接触的一瞬,像是碰上屏障,轰的弹开。

“住手!”怒喝,景袖看着眼前的情形,脸色彻底黑了,这两子幺蛾子,给她整啥呢。

“姐姐。”听见呼声,四小妖瞬间收了攻势,闪身,落回景袖身边。

红尘三仙一怔,却是手里的攻势不减,还回身对着景袖猛地嚷嚷:“小袖袖,你放心啊,我一定不放一只苍蝇进去。”

瞬间,北云霄周身杀意涌出,小袖袖?苍蝇?

“给老子去死!”气势突升,战神之力迸发,端的是横山千军的杀意。

桃花眼一闪流光,平日嬉笑打闹的神情忽地一收,浑身寒气,像是变了个人,竟有着毁天灭地的气息。

“想我死?那我怎么也得先送你一程。”桃花扇手心一出,高速旋转,利刃寒光,生的是削魂夺魄的诡光。

飞起,直上。

看出这两人的攻势之厉,景袖眸光大变。

“住手!”

掠空,扑上,妖兰血刃出手,妖娆血光,分解成四,浓郁的寒气,称的是霸者天下的王风。

三人之力,惊空。

“轰!”只见满天烟尘弥漫,霄王府门前被力量冲击成一片废墟。

火,足可燎原的心火。

清澈的寒眸扫向烟尘中依旧两不相让的北云霄和红尘三仙,樱唇微启,道:“好样的,你们真是好样啊!”

本气势汹汹的两人齐齐一个哆嗦,心恐。

“袖袖小袖袖……你听我说。”慌道。

唰!话未出口,一股彻骨的凉风突兀出现。

两人脸色惊变:“袖袖,小袖袖……”

景袖正恼怒着,危险的气息突至身后,眸光一变,翻身而起。

她快,白衣男人也快,只见他整个身体倾斜,忽地就向景袖飘去,他就是飘的,身体轻盈的就像是阵风吹过,气息异常诡异,像是暗夜里的鬼影,无声,噬魂。

“哈哈,它,就是它,给我,给我……”男人怔笑着,眸光兴奋,魔怔,疯狂……极端的炙热。

交手,就在一刻。

眼看就要袭上,男人却如不倒翁般猛地反弹开,就向古武中的太极术,阴阳兼备,一柔一刚,随着对手的攻势而变化着。

一击不成,空气中只余残影不断追击着景袖。

“是他!”终于看清来人样貌,北云霄猛地惊呼,神色变得异常深沉,这人怎么在这?怎么可能在这?是他,一定是他!齐沐昭,你还真是让我们一点都不安生。

景袖已经来不及去思考这人到底是谁。

对方攻势奇快,惊如闪电,尤其是他修长白皙的五指,流美的线条,明亮的光泽,明明是一件极美之物,却让人不敢靠近分毫。

仿佛只要沾上,便休想再脱身。

“唰!”

妖月新兰再一次分解,呈三角锥形,每一半上都有一瓣兰花,血色妖红,当组合在一起,便是朵开的奇艳的妖兰。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男人呼着,魔怔,布满血丝的眼极致灼热。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