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8章 拔了鸡毛,被丢

溪水潺潺,不远处便是一处崖谷,溪水流向崖谷,水花挂成银色瀑布,哗声滔滔。

“呱呱……”悚人的蛙叫声回荡,四周一片寂静,只余铃铛脆响。

景袖半匐在地,右手反犬,血刃在指尖旋转不断发出呜呜声,猎杀之姿。

妖兰新月,怎么也得喂点血不是?

红尘三仙站立在溪边,因为晕血,他眸上缚着粉色纱布,桃花折扇在手里轻曳,因为沾过血腥,散着复杂的香风。

一身闲态,只待捉蛙。

四小妖匍匐在各处,手里铃铛猛摇,不断的换着位子,这蛙人靠声音气息而动,她们必须扰乱。

辨声,感应,血色眼珠机械的扭动。

终于,一声鸟兽叫起,便见溪边两侧的密林间无数白雁飞起。

“呱……”

形如滚石,势如破竹,轰隆的声音,朝景袖猛袭而来。

“砰!”流影飞起,水花渐起三丈高。

一侧的红尘三仙动了,桃花折扇飞出半空,极致的速度,锋利的光刃直面蛙人双眸。

“唰!”

那蛙人竟是一个遁地,消失在水面。

景袖瞳孔猛缩,不好,蛙遇水,这是他的天下。

“上!”

景袖刚刚呼出,便见一道流光射过,溪边的红尘三仙猛地一倒,瞬间被拖进水中。

“啊呜,噗噗……”呛水的声音,粉嫩的身影不断在水里挣扎。

“小小。”景袖大呼,一头扎进水里。

树上的小小手里铃铛顿时一收,对着河空使力。

灵动的大眼光芒闪烁,就见河里流水被吸开成到漩涡,水里被蛙人擒住的红尘三仙渐渐浮起。

“啊啊,人家不要跟青蛙洗鸳鸯浴,不要跟青蛙洗鸳鸯浴呀!”

“啾。”血刃过水而去,五指成爪朝红尘三仙抓去。

“唰!”血口大张的蛙人顿时不见。

脱身,红尘三仙还来不及松口气。

两人身影又是一倒,猛地被拖进水里。

“姐姐!”四小妖惊呼。

“啊呜,噗噗……”

“shit!”大骂,景袖胸腔燃火,偏生连四肢都稳不住,这蛙人遇水的速度居然比岸上快了一倍。

岸上他们都不能轻易耐他,到了水里,更加劣势。

“小三儿,给老娘拔毛!”暴喝,景袖彻底火了。

动不了你身!老娘动你毛!

蓄力,脚踩水中流石,借势,一个翻起,五指擒上蛙人头发。

“嘶……”似头皮活生生被撕扯下来,诡异的声音让人毛发直竖,血腥味顿时散开。

红尘三仙也是发狠。

只见他身形陡地一匐,一个急冲滑到他身下,五指成刃,狠狠的朝蛙人体下抓去。

“嘶……”

让人头皮发麻的撕裂声,只见眼前尸气汹汹的蛙人血瞳凸大,全身颤栗。

趁机,景袖血刃寒光森森,就朝他血瞳刺去。

“轰!”

蛙人力量猛地膨胀,血肉透明,轰的炸开,被力量冲击,两人飞起。

“砰!”

风过也,水声潺潺,除了猩红的血液恶心的肉块急速顺流而走,河面再没了动静。

“死了?”景袖错愕,身形还站在溪中,难道被拔毛拔漏气,自个炸了?

正思考着,身边红尘三仙猛地惊叫起,就见他颤抖着手腕惊恐大呼:“呀呀呀,鸡毛,奴家居然拔了他鸡毛。”

一块青红色的异装布料,一大撮黑森森的毛发,本是湿漉漉,风一吹,几根稍干,迎风飘扬。

景袖心头陡然一恶,这人……

“姐姐……”四小妖急急飞来。

景袖眸眼温润,正待说些什么,耳边诡异的蛙叫声陡然又起。

瞳孔收缩,两人向着发声处望去。

溪水潺潺,一只黝黑的肉蛙正在溪水中的一块青石上轻叫着。

红尘三仙大呼口气:“没事,没事,是真的青蛙,真的青蛙。”

他话还没落,眸光陡然变色,那肉蛙身上的纹路居然一闪血红。

“回去,都给我回去!”暴呼,急切,景袖瞳孔变色,一把擒住身边的红尘三仙朝岸上猛地甩去。

“轰!”

也是一瞬,河面炸开,冲天而起的水花,河中的青石都已炸成粉末。

水花碍眼,等一切平静下来,河面上哪还见景袖的身影。

呆滞,四小妖神色茫茫。

红尘三仙呆坐在地上,浑身泥土,因为泡的太久,唇上的胭脂早已冲淡。

寂静一瞬,红尘三仙陡然嚷嚷起来:“啊啊啊,小袖袖,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眼泪鼻涕横抹,呼天抢地。

“叫什么叫!”冷寒声落出。

嚷嚷声戛然而止,就见红尘三仙一脸惊悚的回头。

水花一身,素裙贴紧在身上,虽然一身狼狈,可她依旧挺立,不是景袖是谁?

“姐姐!”四小妖陡然眼亮,喜极而泣,飞扑。

“你你你……”红尘三仙一脸惊悚,这都没炸死?这女人怎么上来的?何时上来的?

“怎么?见着我很激动。”抱着身边四小妖,景袖悠然语道,映着天边暮色,一身气势。

她云景袖,岂能这么容易死了。

“你你你……”实在太惊悚了,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呀。

“还是很感动,我刚刚救了你呢?”

“你你……奴家不会以身相许的!”嚷嚷,忽地冷哼一声,红尘三仙扯过自己粉袍,一副严正以待的神情,哼,别以为救了他,他就要献身,做梦!

“……”无语,黑线,只听景袖红唇微启,冰冷讽道:“救你?老娘刚刚只是嫌你碍事而已。”敢挡在她前面,找死。

顿时,空中一阵咬牙切齿声,红尘三仙气的脸上青蓝红绿紫的变化着。

红霞渐渐渲染在天边,金阳也变的血红,夜晚正一点点来临,还好一切安然。

星子布满天空,街上的灯火早已暗去,细雨唰唰挂满整个天幕,已是子夜。

霄王府门口。

管家依旧不断的在门口来来回回走动,眸眼微虚着,不断打望着街头,怎么还没回来?还没回来呀?

“嗒嗒……”马蹄声从街口传来,在夜色中格外清晰。

管家眼睛一亮,急急看去,果然……霄王府的马车……

带队的惊皓翻身下马,六人依次驾马而至。

还不带管家出声。

“怎么样?王妃回来了吗?”他急切问道,眉羽紧缩着。

“什么!王妃没回来!”管家惊呼,不带他细问,街口忽又传出嗒嗒声。

众人眼睛一亮,齐齐望去,果见

风扬带着六名血霄暗卫驾马急至。

“风副楼,王妃……”

“主子呢,我家主子回来没有?”风扬急切的道,神情慌张,像是有急事禀告。

“什么!王妃没跟你一起!”管家惊呼。

瞬间,此处一片寂静,众人瞳孔变色,面面相觑,还没回来?这……

“嗒嗒……”忽地,街口声音又出,还有星星细语,熟悉的声调让众人眼睛一亮。

一个头,两个头,三个头……一大四小……

却是陡然,风扬惊瞪起来。

一个飞身而上。

“我家主子呢!主子呢!”

被吼,红尘三仙脸微微变色,忽又摇着小手绢呼嚷:“哎哟,马上就回来啦,瞧瞧我这新衣裳好看不?”他撩起新粉袍,优雅的转着圈,还让身边四小妖也转起圈。

“怎么样?看看,这可是我刚在凤锦阁挑的,那老头子也真是的,敢不做爷的生意,人家就是喜欢夜购,真是不解风情。”

夜购?风扬脸黑了一分,这男人把主子扔了,自己跑去购物了?

“扬哥哥,姐姐回来了吗,小妖也给姐姐选了礼物哟。”童真的语气,让管家微微侧目,看了看眼前的四个女童,好精致的孩子,只是那个为何……心狠狠一痛。

风扬没有出声,而是煞气腾腾的瞪着红尘三仙。

众人莫名,既然这妖孽都在凤锦阁挑衣服了,那王妃应该也在皇城了吧,这妖孽回来了,王妃是不是也……

“你把我主子丢到哪了?”冷声,煞气,风扬语气不善。

红尘三仙瞪眼,急声嚷嚷:“喂喂,什么丢,我不过是让她在城门口等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丢了!”

风扬冷眼,讽道:“你既然让我主子在城门口等你,那你干嘛自己先回来?”

红尘三仙瞬间哑声,搅中手帕嘟嚷道:“人家只是想先回来泡个热水澡嘛?还有他这烈焰红唇可是半天没抹胭脂了,人家急着好好打扮嘛,那么大的人了,还能走丢不成?”

只见风扬一个冷眼,忽地蹲下身,对着四小妖温柔语道:“小妖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接姐姐回来。”

四小妖偏头,大眼忽闪,姐姐还没回来?那当然要了。

“好!”齐声。

风扬一脸温柔,抱起地上的妖妖就准备离开,眸眼扫过还嘟嚷的红尘三仙又继续冷声道:“小妖们,你们要记住,做事必须要有责任心,说到就要做到,等你们长大了,像眼前这种不守信的男人,即使他给你们买金山银山,也不要嫁给这种人。”

话落,飞身消失在夜幕中。

原处,红尘三仙气的头冒白烟跺脚:“什么叫这种人?死羊癫疯,气死奴家,气死奴家了。”小手绢不断煽动,散着躁气。

此时,城门口。

景袖指节捏的咔嚓作响,浑身忍不住的煞气,眸中是滔天的寒光。

“小三儿,今儿老娘回去,非得把你碾成人肉胭脂。”

敢放她鸽子,敢丢她一个人,好样的,真是好样的。

正气愤着,身后忽地传出马蹄哒哒声。

回望,眸眼微变,是他们。

身形一闪,落在暗处。

“哒哒……”马车哒哒前行,车轱辘上染着腥血。

“云主,我们现在就去云相府么?”老者恭敬道。

“嗯,现在。”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