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7章 诡异蛙人,杀戮

待车影消失在眼前,天边只余流影,红尘三仙拍着小胸脯一脸受惊:“哎呀呀,原来有人跟你一样没人性啊。”

景袖眸光微闪,还沉寂在刚刚那人的气息中,好强,好深不可测,景袖发誓,她从未见过如此气势的人,像是一方霸主,浑身不可撼动的威严。

马车里,男人眸光怔怔,刚刚那眼……

“云主,再过半日我们就到耀天城了。”老者恭敬禀道,里面带着用生命效忠的血誓。

男人回神,面前的车帘随着炎风拂起,映着烈日青天,露出他刚毅清晰的轮廓线条,目光凌厉如电,双眸炯光。

景袖说的没错,这是个一望就让人忍不住臣服的霸主。

他望着天幕,几不可查的轻“嗯”,眸色里写满期盼,手心紧握,不可遏制的轻颤着。

这方。

“怎么办啊?还继续拦呀。”红尘三仙拍着粉袍娇语道,幸好刚刚没有脸着地,瞧他这小容貌,还是这么天生丽质。

景袖红唇微启,刚想说“当然”,眸光瞬间变得森寒。

“呱呱。”诡异的叫声耳边响起,浓郁的杀气扑面。

红尘三仙也变了脸色。

瞬间,空中唰唰落下十人,五男五女,身上是奇怪的服饰,有些像现代的苗疆一族,短袖短衣,身上挂满了铃铛,可这些铃铛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他们像只青蛙一样匍匐在地,嘴里发出悚人的哇叫声,腮帮子不断的胀大缩小,脸上的皮肤就像气球一样不断撑开变化着。

当胀到最大时,皮肤已经变得透明,能清晰的看见他们口腔的牙舌,让人忍不住怀疑它随时会爆开一般。

他们的眼是红色,血红,看不见瞳孔,似乎不能看见东西,可是,偏生他们每一个人都正对着她。

如此诡异的来人,让景袖黛眉狠狠锁在一切,心神提紧。

“怎么看?”

红尘三仙哆嗦的揉揉手臂:“我讨厌青蛙。”

黑线,景袖正当无语。

就见十人最中心的一男一女蛙口大张,如血盆的牙口暴露在空气中。

漆黑,圆形,犹如盘子的物件随着他们口里的腥液吐出。

圆盘落在地上,竟是两张罗盘,碗碟大,奇怪的雕花符文,还不待细看。

那一男一女,血瞳一闪红光,两张罗盘竟在地上高速旋转起来。

渐渐,它们像是感应到什么,身上竟闪出一青一白的浅光。

“呱呱……”诡异的蛙叫声突然激烈起来。

就见眼前的五男五女血口大张,浓郁的尸气,恶心的腐蚀味道从他们口中涌出。

五女飞身而起,瞬间消失在天边。

剩下的五男身子蜷缩成球。

“轰隆隆……”像是大地的轰鸣的声,竟像滚皮球一般朝他们猛撞而来。

呜呜呼啸,地上竟被磨出森森大壑。

“闪!”景袖惊呼,一把推开红尘三仙,两人一左一右急避。

轰,巨大的冲击力,内力四冲,风刀肆起,刮的地上沙尘漫扬。

看了眼自己断掉的粉袍,红尘三仙气的跺脚:“呀呀呀,你们你们……别以为你们捉害虫老子就不杀生了,逼急了,老子把你们做成青蛙蒜泥肉

。”嚷嚷,不断颤抖的兰花指显示出他很生气。

“呱呱……”

拂开面前烟尘,景袖神色严肃。

面前的蛙人血色眼珠子齐齐扭动起来,他们像是寻找着目标,竟齐齐面向她。

膨胀,脸上的皮肤变的透明,嘴里像是要喷出什么东西。

景袖眸眼一深,心叹不好,身形如魅,飞掠到半空,也是一瞬,蛙人齐跃,瞬过三丈齐朝她袭来。

“轰!”腥液喷出,景袖刚刚落脚的地方,一个半米大的黑坑落出,嗤嗤作响,浓郁的黑烟冒出,腐蚀的气味瞬间烧死周边草木。

“敢动姐姐!”一声稚嫩脆呼,声小却是力大。

就见林中四小妖浑身煞气外放扑来。

妖妖双手成拳猛地朝地上砸去。

“轰!”烟尘翻滚,犹如巨浪袭卷。

小妖妖精一上一下飞掠而上,小小眸眼冷色,手腕对着半空发力,四周的青石瞬间飞起。

“轰!”烟尘中巨大的撞击声。

“小妖,妖精……”

惊呼,此处瞬间一片混乱。

身如闪电,景袖指尖血刃落出,流影穿梭在烟尘中,杀气滔天。

“呱呱……”

交手,致命一搏。

血刃飞向蛙人,惊若游龙,本要袭上的一刻,眼前的蛙人居然猛跃而起。

其势之快,身如魅影。

落空的血刃回手,景袖的眸眼变的深沉,若是刚刚没看错,这蛙人是用了“缩骨残影”。

缩骨残影,整个人能如橡皮一样伸缩,即使力量碰到,也会被回弹,古武中的高级功法。

眸深,看了眼附在树枝各处,死盯着她的五个诡异男人。

景袖眸色微沉,忽地,转身朝着密林间急奔而去。

“呱呱……”蛙人瞬跃,急追。

“姐姐……”

“呀呀呀,来打我呀,你们来打我呀,人家也会吐盘子啊。”小手绢猛摇,红尘三仙急声嚷嚷。

粉袍在半空划出流光,朝林间景袖消失的方向急追而去。

与此同时。

刚刚走远的那辆精致马车,五个女蛙人猛地落下,匍匐在地,胀大着腮帮,呱呱吠叫。

血色的眼珠,口腔翻涌的黑液,浓郁的死气……

“云主。”老者轻呼道,眉羽微锁在一起,腰间的马头刀随时要抽出。

眉羽淡然,浑身气息冰冷,只听他冷哼一声:“杀!”冰冷无情的神色,凝眉顾盼间威慑十足。

金阳当空,血色渲染着大地。

“轰!”又是一道黑液,景袖素裙沾上,嗤嗤作响,黑烟冒出。

唰!血刃一划,毫不犹豫的截断。

瞬间,凌空后翻,向着追来的蛙人猛扑。

这天下容不下异种,给我去死!

五指如刃,直逼蛙人血眸,那是“缩骨残影”的唯一死门。

“呱……”

血色瞬间涌出,凄厉嘶喊,身后痛感却猛至,竟是一蛙人抓开了她的血肉。

钻心的痛感,景袖额上冷汗,五爪反犬,朝身后撕去。

果然,诡异的软度,手上的力道竟使不上分毫。

正当恼怒,半空

猛地一道粉光。

“哗!”

只见眼前的蛙人眼睛猛地飞出,身形陡然被撕裂成两半,浓郁的血腥,死掉的尸体不断在地上**,身上本是无声的铃铛竟发出清脆的声音。

另外四个男人猛怔,身体不断颤抖起来,像是再发生什么变异。

景袖瞳孔猛缩。

“怎么样,怎么样,死了么?死了么?”身边红尘三仙嚷嚷,他眼上蒙着快粉色纱布,手里摇着把粉色折扇,一副情况不明的神情。

“走!”景袖厉呼,拉起他的手腕向着林间飞掠而起。

身后四小妖紧随。

血霄军营。

北云霄手里举着块肉骨头,头疼的揉揉太阳穴。

面前妖娆的大犬匍匐着脑袋,大眼珠转呀转呀,盯着外面来来往往的士兵,时不时抬抬脑袋。

“爷,咱美人是不是不喜欢吃肉骨头啊?”谷风小声道。

“不喜欢吃?”北云霄瞪眼,剑眉紧锁,狗不都是喜欢吃骨头么?

“好像将军就喜欢吃大肉包,要不咱用大肉包试试?”天翼建议道。

北云霄瞬间眼亮:“去,去后营多拿些过来。”

“是!”瞬间两人飞身而出。

摸上“美人”脑袋,北云霄语重心长的道:“美人呀,咱要多吃点知道不,体态丰腴才有勾引人的本钱啊。”

犬脑袋抬起,瞪眼,似懂非懂。

一犬一人暗声,正在进行深刻的情感交流。

半响,北云霄望着手上又多了的几个牙印,脸黑了黑。

河道,溪水潺潺,身后是绿水青山。

红尘三仙仰躺在地,大喘着粗气,精致的粉袍尽是尘泥。

“人家跑不动了,跑不动了呀。”嘟翘着红唇,一脸委屈:“呜呜,以后奴家见到半仙和尚,一定绕着走,这乌鸦嘴,简直太厉害了。”

河面上,一身湿透,正给妖妖清洗着脸上污泥的眸光一闪寒芒,和尚?她下次见到他应该会一刀剁了他吧。

城道上,正躺尸的和尚一颤,打了个大大喷嚏,捋了捋身上的衣袍,将身边的男人摆正,拍了拍男人昏厥的脸。

“大块头,今儿你可给我表现好些哦,等和尚我赚到十两银子保证把你搬回去,放心,放心哈。”

话落,身形一倒,躺下,于是青天白日下,宽敞的城道上,多了两个躺尸者,只是一个是真昏,一个是假睡。

“呱……”诡异的声音又出现。

红尘三仙顿时哀嚎,草丛间唯一一个蛙人瞳孔血红,紧缩着他们。

此时他身形已经胀大一倍,身上的铃铛不断发出清脆响声,随着声音,他周身的皮肤一点点膨胀,力量一点点加剧。

眸寒,煞气直逼,指尖的血肉在溪水中滑过,猩红的血液顺着溪水淡去。

四小妖瞬间飞身而起,她们落在各处,手里擒着个铃铛,不断摇晃,身影急速移动着。

“小三儿,起来吧,这锅青蛙蒜泥肉可还差最后一只呢。”景袖悠语道,身形已经冲溪水中站起,一步步向上,水花不断。

“好吧,那奴家就只有再辛苦辛苦了。”红尘三仙悠语道,袖里的胭脂一点点抹上红唇,男人顿时又是风情万种。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