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6章 碰瓷坐车

正热闹间,楼道上忽地传出轰轰的动静,似有大队人马冲了上来。

景袖眸中一闪寒光,摸着面前小妖的脑袋轻道:“再多吃点,否则待会就没得吃了。”

红尘三仙妖娆红唇勾弯起,身靠在椅背上,悠闲的打量起自己的兰花指,哎呀呀,这么漂亮的手涂点什么颜色好呢?

“轰!”上好的梨花楠木门砰的炸开。

“嗤!”剑刃摩擦刀鞘的声音。

只是瞬间,众人的脖颈上齐齐架上佩剑。

来人皆是侍卫打扮,走在最中间的男人腰间配着枚剑令,这是耀天守城将的特有标志,一身官威十足,虎目厉眼。

四小妖瞪眼,又像是未见,小爪子还朝桌上的菜肴伸去,姐姐说要多吃点,否则待会就没得吃了。

“官爷,就是这几人,就是这几人呀。”起先的小二指着景袖等人急呼道,神情像是干了多么不得了的大事,隐隐透着得意。

守城将顿时寒色滔滔:“所有人带走!”厉呼,声威十足。

嗤嗤,刀剑摩擦的声音,一群下属就去拉众人胳膊。

“砰!”动手的侍卫飞走,哎哟痛呼声一片。

血霄暗卫齐齐站起,一身架势立在景袖身侧,眸色冰冷,嗜血杀意。

守城将的眸光微变,忽又腰间配刀一抽,指着景袖等人喝道:“还敢反抗?今儿我叫你们身首分家。”

冷,寒,一众血霄暗卫齐齐藐视,叫他们身首分家?还真是胆肥呢。

至始至终景袖都悠闲坐着,品着手里香茶,向身旁的风扬招了招手,对方心领神会,迅速站了起来。

一个闪身,一把匕刃已架在守城将的脖颈上,身侧连着酒楼的小二齐齐目露惊恐,这……

“走吧,咱们好好聊聊。”风扬冷语道,浑身杀气外放,也不等守城将同不同意,架着便向外拖。

本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彻底变的死寂。

景袖清澈的眸生着冰冷的寒意,向着已经目露惊恐的小二看去,红唇微启,一字一句的道:“你知道吗?我最讨厌有人嚼舌根子,尤其是这种胡说八道乱嚼的。”

顿时,那小二脸色苍白,竟吓的失禁。

景袖的眉拧起,神情厌恶。

“哎呀呀,恶心死了,恶心死了。”红尘三仙掩鼻呼道,似乎觉得那股骚味已经传开。

众人齐齐目露嫌恶,四小妖眉毛狠皱起来,啪叽扔了手里的东西:“姐姐,吃好了。”小脸皱在一起,这哪是吃好,是没了胃口。

“扔出去。”冰冷呼道,只见身边一血霄暗卫剑柄一挑,地上软成一滩泥的小二唰的从窗口飞了出去。

这种人景袖一见便知道什么货色,鼠目贼心,喜功好利,偏生又胆小如鼠。

轰!身体砸地,众人不知那店小二如何了,也懒得知道。

众人起身,准备离开。

酒楼门口,哄哄闹闹,不知何时聚集了大量百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齐齐指着他们大骂,手里拿刀拿铁,随时都有暴动的趋势。

身边血霄暗卫紧护。

景袖冷眼看着周围,四小妖也一脸茫然。

“主子,探听清楚了,近日这安阳城大量儿童走失,被挖心脏五官抛

尸,那店小二举报你是罪犯,路上口风不严,将消息放了出去,这些百姓都是来抓凶手算账的。”风扬一五一十的道,眉羽紧锁,眼前的这群百姓已经开始失去理智,连守城将的话也不相信了。

“你们相信我,真的不是他们,真的不是他们啊。”守城将急的大呼,头冒冷汗,神色惶恐苍白,他这是干了啥,干了啥呀。

“怎么不是他们?你瞧瞧那女童被挖的双目,是她,就是她。”

“还我们孩子,还我们孩子!”

“你个狼心婊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失去亲子,情绪崩溃,景袖很清楚不能跟现在的这些百姓计较,她应该刚刚毒哑了那小二的。

寒色间,红尘三仙慌慌张张从后面摇了过来:“哎呀呀,不好了,不好了呀。”

冷眼一扫:“说。”

咯噔,被吓的拍拍胸脯,摇着小手绢才一脸慌色道:“哎呀呀,咱们的马车不见了,都不见了呀。”

马车不见了?顿时众人齐齐锁眉,这又是怎么回事?陡然又目露惊恐。

景袖也似想到什么,瞳孔猛缩,马车不见了?那马车上的银虎血王……

“走!”一呼,抱起身边的妖妖飞走。

众人迅速尾随。

“天,快看她又抓孩子了。”

“快!抓住他们,抓住他们!”

轰乱,安阳城的百姓齐齐暴走,时有人磕碰的哎哟声,却急速淹没在人群中。

身后,守城将面如死灰,忽又急急朝官衙奔去,不行,不行,必须的禀告大人,禀告大人呀,他们可是,可是……

天清云淡,风吹过。

等一群人摆脱百姓,已是离了安阳城近百里。

郊道上,众人面面相觑,这……怎么办?

银虎血王要是醒的,他们屁都不担心一个,可现在,银虎血王昏的,还是任人宰割类型,这……

“惊皓,你带六人立马沿路寻找白峰,霄王府的马车都有特殊标志,时间不长,应该也没走远,特别注意下各种交叉道的情况。”

“是。”暗卫应道,手腕一招,迅速带人飞走。

“风扬,你带六人立马返还安阳城,去了解下孩童虐杀的具体情况,想办法去检查下那些孩童尸体。”

“是。”风扬应道,忽又纠结道:“主子,那你?”他们都走了,不是只剩主子和四小妖,外加这口红男人了么?主子不认识路,还要回皇城……

“哎呀呀,放心,放心,奴家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们的啦。”小手绢扬扬,红尘三仙呼嚷道。

风扬嘴角抽搐,老子就是不放心你!

“没事,去吧,到时候你们直接回皇城。”景袖呼道,神色自信。

风扬纠结一瞬,便带人离开了,算了,主子那么强悍,这男人应该动不了主子分毫,至于赶路……郊道的分叉口都有官驿,随便问问便能找到方向吧。

金阳照在整个大地上,一行人瞬间少了大半。

原处。

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小袖袖,小妖妖……走走,奴家给你们带路。”

一摇三拽,粉袍在炎风中风情万种。

“姐姐,咱们真要跟着他走啊?”小妖偏着脑

袋,神色纠结着。

“嗯。”

“可是这怪叔叔好怪啊。”童言无罪。

摇的起劲的红尘三仙一个踉跄,嘴角抽搐,怪叔叔?

景袖生笑,对着四小妖浅语道:“你们要记住,有些人看起来怪,可是剥了那层皮还是四肢五官。”

这话说的有些血淋淋,四小妖偏着脑袋,似懂非懂,还是四肢五官?什么意思。

只有前方的红尘三仙桃花眼里一闪深邃。

炎风,五人走的虽快,却也赶不上马力,不一会便是满头大汗,四小妖虽然没喊苦,却也是小衣袍都沁上汗,脸色被晒的红彤。

“休息会吧。”景袖出声道,抱起妖妖向路边的树林走去。

几个小家伙迅速跟上。

“小袖袖,咱们不会真要走回去吧?”红尘三仙嘟起嘴道,瞧瞧都晒破皮了,他的烈焰红唇啊。

“不想走了?”

“是呀,想坐马车,人家想坐马车。”撒娇道。

景袖看了看身边四小妖期待的神情,半响嘴角勾起个别有深意的笑:“那好吧。”

荒郊野外找马车,若说方法,那只有一个了。

半响,当几人站在郊道边上。

“小袖袖,这是干嘛呀?不是找马车么?”

“别急。”景袖轻道,瞧着远处目露浅笑。

“小妖们,先自个藏好。”顿时,四小妖听话的一闪,没了身影。

红尘三仙瞪眼,望着越来越近的马车,直觉有些不好,脚步微移,就想后退。

芊芊细腕忽地拎上他领襟:“这马车每隔一个时辰才出来这么一趟,接下来的戏你可给我演好了,否则嘛……”一口凉风吹上,红尘三仙顿时额冒虚汗,小袖袖,你欺负人。

马车已出现在五十米外,两匹纯白大马扬蹄,马车雕花精致,只需一眼便能看出来者非富即贵,马车前生着精烁眼眸的老者望了眼他们,忽又冷漠的转过。

景袖唇角微扬,红尘三仙桃花眼紧缩,浑身紧张。

嘀嘀嗒嗒。

马车越来越近。

便在马车刚刚走过两人的一刹,景袖手腕使劲,红尘三仙瞬间整个摔了出去。

“哎哟哟,哎哟哟,哎哟死哟了。”烟尘肆起,马蹄惊乱,嘶叫不断,果然混乱到极致,本是安好的马车不断晃悠着。

等一切终于停下,车上黑衣老者怒目,还不等他怒喝,红尘三仙已经在地上开始打滚:“呜呜,完了,完了,奴家这腿折了,完了完了,你们赔奴家腿,赔奴家腿呀……”

呼喊,景袖目露满意,很好,表现不错,向红尘三仙打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的往马车又滚近了几步:“哎呀呀,送奴家去医馆呀,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快送奴家去医馆呀,人家要看病,要医腿呀。”

车上的老者浑身寒意,也不询问车里的人,五指生出金刚之力朝地上的红尘三仙猛地打去,同时马车一起,径直朝红尘三仙碾压过去。

景袖瞳孔猛地,忽地闪身,将还在吆喝的红尘三仙猛地拖走。

马车轰隆跑过,炎风卷起,露出里面的人影一闪,两两对视,这是两双何等气势的眼,一个如威虎之王,一个如苍鹰之主,同样的霸傲之气。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