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5章 半仙和尚

刀刃划开小妖的手腕,血液顺流而下,血腥味顿时弥漫在这处,银白的颜色刺激的景袖眸眼生疼。

银血,真的是银血。

四小妖却没有半点反映,仿若自己的血液是白色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有点疼,忍着。”景袖轻道,将她胳膊上的袖子掀的更起。

“嗯。”懂事的轻应,乖乖的坐在地上。

密密麻麻的银针摆满布帛,细长的针尖浸泡在属于她的红色锦盒里,然后取出,一点点插上她的手腕。

似有万虫叮咬的痛感袭上,小脸唰的苍白,她却死咬着牙,不发一语。

有一种毒,它是以人来养,将身上种下乳白色的蛹虫,不断的蚕食自己的血液,等身上的蛹虫吃饱,它们便会死去,死在人的身体里,这些虫尸在人身体遗留三年,便会发生变异,产生毒素,此时这个满身毒素的人便称之为种子。

种子散播在不同的人身上,又通过不同的血液传播,千千缕缕,这些毒便叫做银血。

若是要解银血,不是没有办法,但是必须找到传播给自己的种子,种子对,便活,种子错,便死。

所以这一个个水晶锦盒便是她们的种子,是她们活命的东西。

银血,又是银血,如此熟悉的东西,让景袖心狠狠一跳,下针的速度越来越快,下针的力度越来越准。

风吹过,雁过天幕,暗夜再次来临,等黎明升起,天边刚刚泛白,一行人从无人庄彻离。

马车嘀嘀嗒嗒跑在郊道上,风铃在耳边清响,无人庄外的那圈松香木似乎长的更加茂盛。

马车里,景袖怔怔发呆,身边是熟睡的四小妖。

她面前的案桌上摆着样东西,是个锦盒,奇怪的雕花符文,似花似剑,像是某种特殊符号,白皙的手指缓缓打开,再一次将里面的物件取出。

顿时,马车里光芒闪烁。

这是枚玉佩,双圆里外包括,中心凤凰展翅,精致的流线,流光溢彩的光泽,竟与曾经嘉天宝下的单子要求在齐沐芯身上找的火凤玉一模一样,只是这枚玉佩是青色,与嘉天宝描述的火红色又大不一样。

直觉的,景袖知道这物绝不简单,否则,它不会放在精致阁楼的三楼,不会写上“动则死”的警告。

还有那间阁楼的四五楼到底还有着什么?嘉天宝卖了无人庄的消息给她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所图?四小妖又为何也身中银血?这枚青凤玉到底代表着什么?

一个个谜,压的景袖有些喘息不上,她似乎身在茫茫云层中,明明已经接近真相,下脚的每一下却都踩空。

“奴家叫三仙儿,小三儿的三……”怪异的歌声车外响起,景袖一怔,从迷惘中回神,眸光变的深邃,还有……这个男人,这个她从九杀阵一出来便见着的男人,嘴角缓缓勾起,像是黑豹寻着猎物。

出来找你,刚好就走到那,这世界上真有那么巧的事吗?

“小三儿,你最喜欢什么味道的胭脂呀?”悠悠一语,落进车外人的耳里。

顿时,只听娇声急呼:“哎哟哟,人家喜欢梨花,梨花呀。”兰花指高翘,车外的红尘三仙笑的春情荡漾。

霄暗卫齐齐恶寒,架马的手不自觉放慢,离远点,还是离远点得好啊。

“梨花么?”景袖喃喃,眸里一闪流光。

正思量着,马车突然停了下来,红尘三仙突然呀呀呀的嚷嚷起来。

“呀呀呀,奴家撞死人了,撞死人了呀。”

景袖凝眉,掀开车帘看去。

天蒙蒙亮,路边还有湿气,灌木丛生的郊道上,一个身影正躺在马路中心,他趴着脸,隐约可见满脸白胡,穿着一身白道袍,光头,头上十二个戒疤,右手里举着顶白旗,白旗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假半仙”大字看得景袖嘴角抽搐。

和尚?假大仙?这年头和尚也兼职了吗?

“呀呀呀!奴家不要坐牢,奴家不要吃囚饭,人家还要风情万种,人家还要梨花胭脂,把我小唇染的漂漂哒……”

“闭嘴!”景袖煞气腾腾,聒噪的声音戛然而止,嘟起染的血红的薄唇,红尘三仙一脸委屈。

景袖说话间已经出了马车,下车向着地上的躺尸者走去。

脚腕微踢,黛眉高挑起来,双手环胸,俯瞰着地上的半仙和尚道:“你是自己起来让开呢,还是我找人把你拎走呢?”

地上的躺尸者眉毛微动了动,依旧没有反映。

景袖声音继续落出:“或者说,你选第三种,让我碾尸过去。”

她话落,红尘三仙手里的缰绳微动了动,黑风大马踏着蹄子开始哼哼向前。

地上的尸体微抖,又没了反应。

景袖眉色一冷:“继续赶路。”冷声,闪身便落到马车上。

黑风大马哼哼,蹄子瞬间扬起。

“哎哟喂,哎哟喂,疼死人了呀,疼死人了呀。”只见地上的尸体忽地坐了起来,嚎啕大呼,精炯的小眼,贼眉白胡。

景袖黛眉高挑,呵,碰瓷的?冷哼,眼都不眨的吩咐道:“碾过去。”

顿时,风扬及众暗卫齐齐扬鞭,红尘三仙嘴里嚷嚷,虚着眼,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挥舞着鞭子。

架势骤起,没有半点会停下的样子。

只见,地上的小眼惊悚大瞪,便在马蹄就要踩上的一刹,啾的没了人影。

尘烟肆起,扬满整个郊道。

身后,扇着一脸烟尘的半仙和尚破口大骂:“奶奶的,你个没心没肺的臭丫头,敢碾人,不尊重老人,不尊重老人呀。”拍腿抢地,说着还从怀里掏出两半月牙的东西往地上一扔:“哈哈,大灾,血劫,让你个死丫头不尊重老人,今儿倒霉死你,倒霉死你……”

马车奔跑在郊道上,隔得老远都能听见半仙和尚的诅咒,马车里景袖眸眼一闪寒芒,倒霉死我?我倒要看看怎么倒霉死我?

车外,红尘三仙翘着兰花指端看,嘴里喃喃:“听说和尚的诅咒是很灵验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回事呢?”

暖阳落在大地,风吹过,马车向着耀天皇城的方向一路前行。

辰时三刻,马车终于进了安阳城。

“主子,先用点早膳吧。”车外风扬声音落出。

“嗯。”景袖轻应,叫醒身边的四个小家伙,折腾了两日,确实没有好好吃点东西,反正晚上便能到,也不急

于一时。

“姐姐,我要吃红烧鱼。”

“我要香辣豆腐。”

“我我我要鸡腿鸡腿……”

嚷嚷,四个小家伙特别激动。

景袖轻笑:“好。”看来得多待会了。

虽只跟来了十几个人,却是有十几匹大马,光是马匹便得安置好一会,一血霄暗卫迅速去办理。

十几人还未走进,眼尖的店小二便出来迎接。

“客官,里面请里面请。”挨个邀请,看着景袖怀里的妖妖微愣,忽又躬身热情招呼起来。

“客官,上面,上面,雅间,大好的雅间。”

上好的梨花木桌,别致的双凤窗,茶水一一满上,极致热情。

“我怎么觉着有些不对啊。”袖帕轻掩红唇,红尘三仙俯身对着景袖轻语道,这一个个小二都守着他们干嘛。

景袖眸光一闪,看了眼交头低语的小二,对方眸光一闪,迅速移开。

“好饿好饿呀,大鸡腿,我的大鸡腿,大鸡腿。”小妖不断在椅子上晃悠着身子,手里的筷子使个劲在桌上戳。

八九岁大的孩子,本该有些礼仪常识,四小妖却活得随心所欲,甚至有些是非观都还缺乏。

不过,景袖并不在乎,她们,只需活得开心就好。

“马上就好,别急。”景袖轻声道,转首又对着门边的几个小二呼道:“若是今儿这饭菜没上上来,你们这酒楼就别开了。”

冷声,招呼他们上来的小二猛地一抖,脑袋微垂,迅速的出了雅间。

警告显然很有效果,不过半会,一盘盘精致的菜便端了上来。

珍馐罗盘一桌,极致奢靡。

小小的鼻子不自觉皱了皱:“姐姐,这菜里……”

手腕摸上小小脑袋,另一手在桌子上的汤盅上拂过:“没事,吃饭前都先喝口汤,给小妖们乘点。”

似懂非懂,闻见汤里的味道又陡然眼亮:“好的,姐姐。”小胳膊挥舞起来,一一乘满。

四小妖也很听话,先砸吧着嘴喝了起来。

“哎哟哟,奴家也要,奴家也要嘛。”砸吧着妖娆红唇,红尘三仙嘟嚷起来,纤细的兰花指拿着勺在汤盅里搅动。

众人看的奇怪,难道这汤很好喝,一时间纷纷举着汤勺去分。

脸大的汤盅,迅速见底,看着红尘三仙一副享受的表情,众暗卫无语,也没有什么好喝嘛,冬瓜排骨汤,还不就这味。

虽是早膳,点了一桌子菜,众人也当正餐吃的起兴,到后来,干脆还喊了些小酒,喝的意兴。

“王妃,咱们银虎血王什么时候醒啊?”这都在马车睡了一天了,就算被吓也该醒了吧。

“精神刺激,估计明天吧。”

“呵呵,这回出门,银虎血王的脸算是丢尽了,回头跟咱爷说说,让银虎血王下来,让我上。”一血霄暗卫打笑道。

顿时,众人笑了起来。

景袖也是面露浅笑,跟这些人在一起,景袖的感觉极好,就像有了一大帮兄弟,他们的主仆观念很强,却又不会过于生分,有时候还会调侃主子,不得不说,北云霄与这些下属的关系处理的极好。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