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4章 阁楼,九杀阵

一个白眼翻过,剥掉又一只蟹腿肉喂进嘴里,景袖打趣道:“你们这些大男人挺‘本事’的嘛。”

顿时,众人面色羞红,名震天下的血霄军,淘宝楼的第一副楼,被几个八岁小童放倒,这……简直太丢人了!

不过,谁也不敢小瞧面前的四个女童,昨夜,他们可能因为恐惧,变的心乱不够镇定,但是该有的实力和敏锐度,一点都没有少,如此这样,还被放倒,那只能说明她们四个绝对深不可测。

风扬微微上前,向着其中一个气质鬼灵精怪的小女童问道:“昨儿你不是有两张脸么?你怎么办到的?”

灵动的大眼眨巴眨巴:“大哥哥,你说这个呀。”只见小妖手腕在风扬面前一晃,风扬的瞳孔里兀地多出丝绿光,再看眼前的小女孩时竟是生了两张血淋淋的脸,吓的他一哆嗦,跌倒在地上。

众人愣怔。

“你呢,你呢,你不是有两个分身吗?”红尘三仙迫不及待的跳起来,向倒挂在房梁上的小女童问道。

因为两个分身,昨晚他可是追得头疼崩溃。

“这个啊。”只见房梁上的妖精一闪,地上兀地多了道身影,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清脆声,虽然时间短暂,却是真真实实的两个。

这一瞬,连景袖也看的惊讶。

分身术,古武中的至尊学术,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就用的炉火纯青,还有刚刚小妖的幻影术,这……

抽气,屏息,一血霄暗卫向着另一浑身冰冷的小女童望去,只见,桌前小小的手腕微抬,空气中兀地一阵沙沙作响,只是瞬间,一道利光破窗而入,众人望去,一枚柳叶落在她的手指间……

隔空取物!

惊诧,景袖这一刻才重视起面前四个小女孩的不同,她们……似乎天生力量诡异……

“你呢,妖妖,你什么力量?”偏头,对一旁吧唧吃着螃蟹的妖妖问道。

小身子一怔,对景袖洋溢了个大大的微笑:“姐姐,想看?”

“嗯。”看看吧,实在好奇。

半小时后,景袖站在一片废墟前,神情茫茫,无不后悔刚刚的那点好奇心。

你有见过巨力吗?就是一拳能够摧毁一栋阁楼的巨力?

如果见过,那一定是个怪胎,正好,景袖捡了四个怪胎。

山林间,几道流影飞蹿。

“姐姐,快,这边这边。”林间飞影急蹿,向着后山越来越近。

“咯咯,小妖我可以出去罗,出去罗。”

“哈哈,我也可以,我也可以。”

“……”欢呼,回荡在天空。

景袖怀里紧抱着妖妖紧随,眸眼温润。

身影唰唰落下,一片浅棕色的三叶林落在眼前,空气中飘着股淡香。

“姐姐,看这里。”小妖呼道,只见她小手在景袖面前一晃,眼前的景色陡然变化,一座五层高的阁楼落在眼里,周围是翠竹云松,哪还有什么三叶林。

这……

“姐姐,这里可是布了九杀阵的哟,冒然闯进应该会被射成窟窿的吧。”妖精晃着小身子,正儿八经的道。

九杀阵!景袖又是大惊。

阵法的东西,她曾经在现代研究过,那时是为了进古王陵

刺杀一位鬼王,因为古王陵阵法遍布,现代的电子设备进去也全部失效,而她这个路痴只有自行寻路。

不过,后来在研究了两三天后,景袖毅然放弃,鬼画符那么多,还让她记东南西北,玩死她呢!至于任务,闯不进去,那就逼他出来!

九杀阵,传言是九位天将为迎君归铺的帝王路,帝王若入,天兵叩迎,异者若入,九杀齐开,其中包含人屠、地鬼、箭嗜、沙风、水没……等九大杀路,每一路又是一道阵法,可谓环环相扣,有来无回。

景袖眸眼闪烁,忽地想到关于无人庄的传言。

“你们为了阻止有人进庄,真的杀了很多人吗?”

她话一落,空气陷入短暂的安静,只见面前的三个小女童脑袋低垂,死寂。

景袖心狠狠一颤,想要安慰些什么,杀人并没有错,只是看为了何事屠杀,她歃血暗王的手里还不是沾满血腥。

“姐姐,我们不知道哟。”怀里妖妖软糯的声音落出。

“不知道?”景袖惊讶。

就见怀里的妖妖面色悲伤,无助的道:“姐姐,那些事我们都不记得,因为每隔半月我们便会陷入沉睡,再醒来时,我们就会忘记曾经发生的事,只记得彼此,记得要一直留在这个地方,记得要好好守护这座阁楼。”

景袖听着她的一言一句,黛眉越拧越紧,忽地,她竟觉得自己陷入一个犹如漩涡的谜团里,而身边的四小妖不过是谜团里的几枚棋子。

漩涡越漩越深,搅的她寻不到方向。

“没事走吧,咱们去取你们说的‘魂’,等有了‘魂’,你们就可以离开了,以后说不定就不用沉睡,也可以记得事情了。”景袖安慰道,大步向着阁楼走去。

她不知道她们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她们身上确实没有生命的气息,这些诡异的东西,也许一路向前,所有的事情便会迎刃而解吧。

身后几双灵动的大眼闪烁,露出耀眼的光芒,她们可以记得?不用沉睡?

飞身,急追。

“姐姐,这里,这里……”招呼,引路。

离得近了,景袖为眼前的精致羽楼更加赞叹,吊勾羽角,琉璃金栏,垂木风窗……哪一样不是极致的工艺,这里的主人以前一定很懂得享受,她似乎都能听见远山上风铃草的摇曳声。

不仅匠心独运,连风向,五行,天水……每一样东西都考虑在内。

“真该让疯子来看看呀。”景袖感慨道,为眼前的一切震撼着。

“疯子?姐姐谁是疯子啊?”小妖凌空翻了个跟斗,古灵精怪的问道。

“一个大姐姐,脾气很怪异。”

“怪异?怎么怪异啊。”妖精倒挂在门梁上,懵懂问道。

“呃……”一想到疯子,景袖的心情就极端复杂,她总是在那人的摧残和折磨下茁壮成长。

“她呀,特别喜欢**我,摧残我,曾经为了块破木头,把我饿了三天三夜,还有……”一点点讲诉着曾经,一点点打量着四周。

半响,众人立在阁楼二层的大门前。

“你们一定很在乎对方。”忽地,立在门前冰冷的小小突然转身道。

景袖愣怔,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这个孩子总是

有着最敏锐的观察力。

摸摸她的小脑袋,景袖温柔的道:“嗯,很在乎,不分彼此的在乎。”

精致的小脸一愣,对于景袖的靠近显得无措,温柔的语声又落在耳边:“以后也会那般在乎你们哦。”

灵动的大眼抬起,四人皆是愣怔。

半响。

“姐姐,我也会在乎你,在乎你。”小妖猛地抱上她大腿呼道。

“还有我,我,我也是,我也是。”妖精扑在她的脖颈上。

怀里的妖妖搂的更紧,小小僵硬在原处,想要上前,又无措。

轻巧蹲下,景袖手臂张开,抱住小身子。

“小小,也是,对吗?”

她的声音极致温柔,只觉像春风吹过,漾起心间的垂柳。

埋在景袖的小脸忽地笑了,几不可闻的一声轻“嗯”让彼此间的气氛更加温暖。

景袖的唇角勾起,露着极致美丽的浅笑,清澈的眸里闪着浅浅的荧光。

银血生觞,身化白雪,断魂亡,北云霄,若是哪天我走了,让她们陪着你好吗?

“姐姐,这个,就是这个。”恍惚间,她的身影已被小妖拉进了屋子。

一楼空旷,并无多少物件,二楼稍微多了些东西,却也并没有很拥挤。

一张精致的梨花雕木案台,四周便是简单的物具,摆着些装饰物和宣纸,屋子最醒目的便是小妖所指的这四个锦盒了。

锦盒放在梨花雕木台上,木台上雕刻着四个方格,锦盒端正的放在方格里,水晶,透明,分红黄蓝紫四个颜色,散着浅光,里面的东西看不太清。

“怎么做?”景袖问道,这里所有的东西她可不敢乱来,九杀阵里,任何一样东西都可能成为引动阵法的原因。

被问道,四张小脸齐齐露出茫然,她们不知道啊。

“呃……”景袖瞪眼,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你们不知道方法?”

摇摇脑袋,妖精懵懂的道:“我们只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我们每隔半月就必须闻上一次,否则就永远无法醒来,而这四个锦盒是九杀阵的杀门,不能移出锦盒下的四个方格。”这就是她们不能离开这里,也不敢离开这里的原因。

“闻?杀门?”杀门,以控制她们的东西做杀门,那么设阵法的人确实要留她们在这里,留四个力量怪异的小女童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景袖脑中什么一闪,直觉像是抓住了什么。

思考间,耳边声音响起。

“姐姐,看,就是这东西。”小妖指着其中一个打开的锦盒道。

思路打断,景袖转眼望去,陡然,瞳孔放大,怔在原处。

水晶盒子,如水银般的**静躺在里面,微风一吹,些许起伏,匐在锦盒口的小妖像是吃了鸦片般,神情极致享受。

景袖的眸眼却深深灼热了,身体遏制不住的颤抖。

“姐姐,怎么了?”趴在胸口的妖妖喃道,景袖的情绪她感受的最清楚。

其他几人也看了过来。

“姐姐,你怎么了?”

“……”

“没事,姐姐知道怎么做了,知道怎么带你们离开了。”她轻道,眸里是复杂的光芒。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