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2章 无人庄,双面阴童

这边驯犬进行时,景袖的队伍已到安阳城,无人庄便在离安阳城以南的一处山角地段,因着夜色,一行人考虑着要不要明天再出发。

“王妃,咱就明天再去吧,这夜黑风高也不好赶路啊。”白峰急劝道,脸色已经发白,呜呜,为什么他没有跟主子去军营呀。

“哎哟,夜黑风高才好办事啊,咱们这么多人一定得去逍遥逍遥呀。”红尘三仙摇着小蛮腰走过来,唇上的香味隔得老远都能闻到。

白峰脸神色更是煞气腾腾,办事,办你大爷的事,不就买个宅子吗?干嘛非得晚上去。

“喂,白峰,你不会害怕了吧。”没等景袖决定,一旁风扬忽然道。

周围连着景袖都侧目看了过来。

自尊心受损,白峰忽地正色呼道:“谁,谁怕了,我告诉你们,不就是个阴童嘛,我一脚都能踹死他。”

死鸭子嘴硬,景袖自是了解:“白峰你在这等着,把该补办的东西办好。”

话还未落完,白峰忽地风云砍刀一舞:“走!就今儿去!走,马上走!”

补办东西?他们就出来三天,管家准备了两三车东西,有啥好补办的,偶像这么说,不是给他找台阶下吗?他堂堂大男人,怎么能让偶像看扁了?

瞧着气势汹汹走掉的白峰,景袖摸摸下额喃道:“本来打算让你们先等着,我与风扬先探探情况的,既然这么有干劲,那就一起去好了。”

天渐渐暗下,道路越走越偏。

因为灌木丛生,将车物马匹都留在了郊道上,由一人看守,景袖与众人继续徒步向无人庄走去。

离开正道没多远,一块一丈高宽的青石板便立在灌木丛里,借着月色可以清晰的看见“禁地”二字,然后便是无数的桐香松木成圆圈形栽种,很明显是为了隔离这处。

“这地方官做事还挺靠谱,弄得这么清楚。”景袖赞道。

“主子,这可不是地方官弄的,传言无人庄每进入一个人,等他死去,这附近便会多一颗桐香松木,这些松木可都是鬼魂滋养的。”风扬轻声解释道。

一旁白峰的脸忽地又唰白了,脚步不留痕迹的后移了些。

“鬼魂滋养?哎哟,难怪长这么好呢。”芊指抚摸着自己脸蛋,红尘三仙嚷呼道,因为夜色,一口红唇格外渗人,看的白峰恨不得掐死他。

“小三儿,去,探路去,回头我给你制一枚荧光胭脂,若是涂在唇上,晚上会发亮哟。”景袖**道。

果然,红尘三仙眸眼蹭亮:“真的?会发光?那香不香?”

“香,保证香死你。”

“哎哟,来来,走罗,走罗,大家都跟着小三儿走罗。”

夜色中,便见一男人风情万种的摇摆,身上的粉袍像是绽放的桃花一路盛开,那个妖娆,那个多姿,简直亮煞人眼。

有了这活宝,本是紧张的气氛突然轻松不少,就连白峰的脸色也好转了些,就算有阴童,也一定先吃了这妖孽!

他想着,眸光随意朝着林间一瞥。

脸色陡然刷白。

“啊!”惊恐,尖叫回荡在整个林中,众人震耳欲聋,还来不及问啥,便见魁梧的身子后仰倒了下去。

诡异,寂静,面面相觑……

前面的红尘三仙忽地扭着腰肢冲了过来:“靠,大晚上吼屁呀吼,吓死奴家这小心脏了。”

他明明骂咧着,芊长的手指却在晕厥的白峰胸膛上一一摸过,玉指勾掀衣袍,偷窥着男色。

看的众人更加惊悚,银虎血王被占便宜了!

景袖嘴角抽搐,眸眼向着松林间扫去,没有气息,她确实没有感受到其他气息,那白峰看见了……

这一闹后,众人心里纷纷打鼓起来。

夜黑风高,还是小心的好,小心的好呀。

“奴家叫三仙,小三儿的三,小仙儿的仙,红尘有三仙……”红尘三仙歌声越来越小,桃花眼不断闪烁,瞪着四周。

待众人走后,松柏间突然探出个脑袋,咯咯笑着,明明精致的小脸却没有半点血色。

就这般行了小半时辰,一片庄园渐渐出现在眼前,似有挥不散的阴云笼罩在庄园上空,众人心跳更快。

澈眸扫过整片庄园,景袖眸眼逐渐亮起,好呀,真正的好呀。

虽被称为庄园,这地却是无数的阁楼,成片伸展开,晃眼望去,竟有三十几栋,借着月色还能看见庄园后的远山,听见溪河潺潺,依山傍水,若是将这片全圈起来,作为她的淘宝楼基地,必是极好。

“咯咯……”忽地,诡异的稚嫩童声传进耳里,便见庄园上空一群莹白的的夜魂蝶飞了起来。

夜魂蝶翩跹,朝着他们而来,空气中洒下荧光粉末。

“完了,完了,是夜魂鬼蝶,来招魂了,招魂了。”血霄军中一暗卫惊恐声音落出。

抽气,惊恐在每个人脸上逐渐展现。

景袖凝眉,袖口一拂,银针飞出,一枚夜魂蝶落在脚边,还来不及查看,耳边诡异的童笑声又出,众人只见一道虚影从庄园的宅子跑出,蹦跳着向他们而来,时而在他们身前,时而在他们身后,时而又跑到左边……

因为太快,看不清面向,只能瞧出是个穿着粉嫩衣裳的小孩身形。

耳边渗人的笑声不断,虚影出现在四周。

“啊!阴童,是阴童。”惊呼,连风扬也不自觉后退。

红尘三仙咬着小手绢,神色僵硬,呜呜,他讨厌小孩。

“咯咯……”笑声,不断。

景袖拧眉,感受着空气里,确实没有生息,一点生命气息都没,难道真是阴童,不可能吧。

她思量间,虚影的阴童忽地落到她面前:“姐姐,来玩呀,来玩呀。”

众人这才看清她的样貌,是个女童,长得极为精致,灵动大眼,梨漩酒涡,一身粉嫩罗裙,像是小仙童。

众人却惊恐着,因为他们竟看见这女童的背面竟有着同样的一张脸。

双面,双面阴童。

景袖也是一吓。

脚步微微后移,眼前的女童却突然消失了。

再出现时,竟落在了风扬背上的白峰身上。

“咦,这大哥哥怎么睡着了,来玩呀,大哥哥来玩呀。”小手拍在白峰脸上。

景袖瞳孔猛地一缩,暗叹不好。

果然,白峰悠悠转醒,比起先更惊悚的尖叫落出,像是被吓,阴童精致的小脸

因为这一呼,竟变得血淋淋起来,血液从五官里流出,恐怖渗人,还有两张脸不断交替着在白峰眼里晃悠。

景袖拧眉,五指成爪,忽地飞身上前,看似要抓到,眼前的阴童却瞬间消失。

“不跟我玩,呜呜……你们不跟我玩。”

童声消失在夜空里,竟像是在极远的地方传来。

银针落在白峰人中穴上,一点点替他恢复着气息,景袖眼里变得慎重。

人被吓死的案列还是很多的,这种恐惧若是不消除,甚至会留下精神后遗症。

“主子,这,还去吗?”风扬打鼓道,或者他们白天再来行不。

“去,今儿我非得抓只小鬼玩玩。”景袖硬色道,忽地一拎边上的红尘三仙飞起:“你们在这等,别乱动。”

话落,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哎呀,哎呀呀,哎呀哎呀呀,人家不要去嘛。”叫嚷声消失夜色里。

原处,风扬等人皱眉,主子留下他们是考虑他们安全,可是……

夜色,皎月,十几道身影飞起。

行走在庄园里的小道上,景袖挨着打量,身边红尘三仙蹂着手绢一脸情不愿心不甘的样子。

“不就是要宅子嘛,你带着人住进来就行了嘛,瞧这里,这么空,随便住哪间都成啦。”

无数的宅子,看上去有些年头,却都是造工精美,这里的过去会是怎样的呢?

“原则,规矩,懂吗?”

“呸!”摸着红唇,红尘三仙哼哼,你做的那些事早就传遍了三洲五国,哪件讲规矩了?狂妄嚣张,随心所欲,你云景袖就是个张扬跋扈不讲理的主。

这话他当然不敢明着念叨,只是在心中腹诽。

“走!”景袖呼道,像是发现了什么,忽地闪身飞起。

“喂喂……”急忙跟上。

几个飞跃,便见一个小女孩站在庄园的另一条小道中央看着他们。

“你你……”红尘三仙举着手指惊呼,这面相不是刚刚那阴童吗?

景袖一巴掌拍下去,笃定的道:“不是同一个。”虽然细微,可她还是能看出区别,诡异的是这小女孩也没有生息。

“姐姐,你们在找什么?这里是不能随便进的哟。”稚嫩的声音,与刚刚的近乎一样,只是稍显成熟,友善一些。

“我找这里的主人,你能告诉我在哪吗?”景袖道,丝毫不觉自己可能与只小鬼在对话。

身后,红尘三仙缩着眼打量,明明一样啊,这就是刚刚的阴童啊。

小女孩忽地咯咯笑了起来:“主人,主人在后苑哦。”

景袖微微拧眉,又道:“后苑,哪里?”

小女孩道:“后苑就在后苑呀。”

一声细微的磕碰声至身后响起,景袖两人回头,便见风扬等人唰唰落下。

“主子。”

景袖微微蹙眉点头,也没说什么,回首便想再问些事,眼前却已没了女童身影。

“主子,你们站这干嘛呢?我们都看你好久了,这里又没人,在这干嘛呀?”风扬不解道,他们隔得老远,便见着主子一直站在这里,以为在观察什么,又发现主子对着空气说话,讲什么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