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1章 奴家叫三仙儿

清晨,天刚亮,北云霄就接了道皇令匆忙赶往军营,说是要处理边境军务,大概要忙活五六日,景袖想了想便没告诉他自己也要出门的事。

精致的楠木马车,物品一一摆上,管家立在门口千交代万嘱咐。

“王妃,你可千万早些回来呀,这出门在外哪好都没有家好啊,王爷回来若是找不到你,老奴可担不起责呀。”一遍遍的念叨,就好似景袖这次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似的。

景袖勾弯着唇,瞄了眼以白峰带头,骑在马背上的十几个血霄暗卫打趣道:“管家,你这已经派了十几个保镖跟着我了,我能走到哪去呢?”

管家神色一窘,讪笑:“嘿嘿,人多,安全安全。”他这不是不放心嘛。

“主子,可以走了。”一旁风扬禀道,这不就走两三天吗?居然弄这么大排场,瞧这两大车东西,跟要远走度假似的。

“嗯,走吧。”跟管家交代了下照顾将军的事,景袖便上了马车。

没有将军带路,多点人就多点人吧,要是她迷了路碰着熟人的几率也大些。

马车嘀嘀嗒嗒起行,门口管家还拉着白峰耳语:“你可千万要把人带回来呀,咱霄王府啥都能没有,就是不能没有王妃。”

“嗯,必须。”白峰硬色的道,眸子深处却闪着莫名的恐光,无人庄……王妃这是去无人庄啊,那里有阴童,呜呜,怎么办?怎么办啊?

等马车快消失在街道尽头,霄王府门口突然冒出一粉嫩影子:“哎哟,等等人家,等等人家呀。”掩口急呼,急的跺脚,扭着腰肢花枝乱颤急急奔去。

管家瞪眼,就去扯红尘三仙纤细胳膊,小样,衣服还没洗完呢。

“哧溜。”

被擒上的粉袖突然一滑,管家还没弄懂怎么回事,手腕突然一麻,就见眼前的人一个闪身竟没了踪影。

瞪眼,凝望着景袖离开的方向,喃喃:“这妖孽不会给王妃添乱吧。”

马车里,闭目养神的景袖红唇微勾。

“加快速度。”

“是。”风扬应道,流鞭挥舞,马车嗒嗒在长街上跑着。

“哟哟哟,慢点慢点呀。”纤细曼妙的腰姿风中扭动,小碎步踩的极快,众人只闻一阵香风吹过。

酒楼上,淘宝楼的临时办公地,几人探出脑袋。

“你们说这妖孽男人跟着主子到底有啥目的呀?”红妖挠着下额思忖道。

红发炸开,冒出几率白烟,子马甲哼道:“反正不是好事。”

“不会是想害咱们主子吧?”雷霆凝着眉猜测道。

他话声刚落,一楼突然一声巨响,密密麻麻的人从酒馆里冲了出去。

“啊!疯子,疯子啊。”

“打人了,打人了。”

“……”慌乱,呼叫。

红妖等人看去,便见一男人从酒馆歪斜成六十度摇摇晃晃走出,他穿着绣着剑纹的白袍,一身干净利落,与游魂一样的状态极大反差。

“这东西就敢称神兵,呵呵……”诡异的笑着,便见他食指中指一捏,明明很是轻柔,手里的青铜蛇纹剑却断成两截。

剑身飞起,向人群落去。

“唰!”血肉穿透,猩血喷出,就见一剑客打扮的中年人砰的后栽倒在地上,剑尖剑柄没入男人胸口,血色涓涓流淌。

众人瞳孔猛缩。

“是他!”子马甲惊呼,神情

露出恐惧。

“毒医,这谁啊?”惊拓惊色问道,指断青剑,好恐怖的实力。

“兵王,神羽阁神兵之王。”子马甲肃色道,并没有多作解释,神羽阁怎么将这人放了出来?耀天皇城出现神兵了?

直觉的,子马甲觉得这事极为不好。

“神兵,神兵……”喃喃,白影摇摇晃晃的从人群中消失在视线里。

“你们记住,在这人面前,千万不要露出自己的武器。”子马甲慎重的道。

神兵之王,若是见着任何次品武器,都会销毁,更重要的是,这人不只会毁灭武器,更会毁人。

任何一个不懂得善用武器的人,在这人眼里都该死。

摸着小胡子,子马甲拍着胸脯安抚着自己,幸好,他使毒,没武器,没武器。

惊色落进每一人心里。

此时,皇城外。

“嘿嘿,美男,新来的呀,我叫红尘三仙,你就我小三儿就行了哈。”抿着唇,兰花指连连在风扬劲上拨弄,红尘三仙抛着媚眼语道。

风扬架马的手哆嗦,噔着车框的脚几欲逃走。

“哎哟,美男,杂这么多汗呢,来,小三儿给你擦擦。”粉嫩的袖腕掀起,朝风扬脖颈摸去,细腻的触感使风扬一个激灵,冷汗大冒。

“哟,瞧这细皮嫩肉的,哎呀,这男人味,可香死人家了。”

透过帘缝,瞧着红唇向风扬脖颈伸去的妖孽,景袖摸挲着下额思量道,这男人不会是个gay,为了北云霄来的吧?

嗯,很有可能,赖上她只是为了迂回战术。

正思量着,就见风扬神情崩溃,啾的一飞便没了影子。

“呀,美男,别跑别跑啊,奴家还没给你擦完呀。”摇着小绢帕,嘟嚷着道,一脸不解风情的媚态。

“马儿,好好跑哟,奴家可不会驾车哟。”芊芊细手摸上缰绳,一舞,就见马车轰地一摇,加快了速度。

一个趔起,景袖栽碰在车背上。

“不好好驾车,就给我滚回去洗衣服。”阴测测的一句,马车忽地平稳了。

“奴家叫三仙,小三儿的三,小仙儿的仙,红尘有三仙……”怪异的歌声回荡在道路上,小蛮腰使个劲的在车上扭,时不时还站起来换个方向,闻者纷纷侧目。

霄王府的众暗卫遮着脑门,一头黑线,他们不认识这人,真的不认识这人啊。

景袖眸光轻闪,坐定下来,取过案桌一旁的锦盒打开,里面摆放着些东西,或拇指大,或指尖小,或柳叶宽,或芊眉长,形态各异,但每样东西都极其精致。

这是套巧匠之物,景袖从封正山古墓里淘出来的,东西年代久远,若是硬算,怕是能说成上古之物,十寸大小,三层隔板,里面的东西极致齐全,其中的一枚放尺镜甚至比现代的工艺还来得精致。

一块透明晶石落在手里,景袖细细雕刻起来,明明是堪比磐石的硬度,落在景袖手中的刃片上,却软的犹如块豆腐。

“要我双月刃,呵呵,那我怎么也得再造出更精致的不是。”

一路歌声一路清风,马车向南不断赶路。

此时,军帐里。

批着大小军务的北云霄满心躁气:“哎,袖袖现在在干嘛呢?有没有想我呢?吃午饭没有呢?要几天不见,能不能习惯呢……”

大帐角落的案桌前,谷玉啃着干饼对一旁的秦风叨咕道:

“瞧着没?咱们王爷又想王妃了呢。”

“哎,小夫妻刚结婚没多久就分开,我懂我懂。”秦风点头道,手里整理折子的动作加快,给王爷收拾好,早点处理完就可以回去了,只是……这两大桌子得弄到什么时候啊。

正念叨,外面天翼忽然走了进来,手里还牵着十几条大犬,神色兴奋:“王爷,你看看,你快看看。”

他一走进,帐篷瞬间变的拥挤不少,一只大黑犬还呲牙咧嘴对着谷玉凶狠咆哮起来。

“靠,天翼,你玩啥呢?”一个激灵跳到桌上,谷玉大叫,被群犬围攻可不是好事。

天翼一个白眼,理都不理,牵着一手大犬又向北云霄靠近了几步:“爷,怎么样?你倒是说句话呀,这些犬要训练成军犬,对血霄军绝对是如虎添翼,这可是王妃的主意。”

执笔处理着军务的北云霄终于有了反映,抬头看了看:“主意是好的,可是你能训练出来?”

“呃……”天翼瞪眼,又听北云霄接着道:“袖袖训练犬的功夫是一等一的,你们不行。”

顿时,天翼满头黑线,主子,有你这么贬低下属抬高王妃的么?

眼珠微转,又道:“主子,我们是不行,可你一定行啊,你想想,到时候你把这些犬训练成功了,然后让其中一只去勾引将军……”

天翼的话没有说完,北云霄的眼忽地亮了起来。

勾引将军?少了只灯泡,那他与袖袖单独相处的机会就更多了,他替将军找了个媳妇,袖袖还会高兴……

脑袋唰唰转着,一想到他与景袖单独待在一起甜甜蜜蜜的画面,北云霄心里就喜滋滋的。

“唰!”

银袍一挥,站起:“好!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训犬的本事。”

屋里人纷纷看去,天翼喜色道:“好,王爷,那你赶紧的。”

于是,十来只大犬齐齐望向北云霄。

被一群犬盯着,北云霄微微别扭:“先驯一只吧,东西不在多,最精的就行。”

天翼想想:“也是,爷,那你赶紧挑一只,这只怎么样,瞧这大长腿,一定很能跑,这只也不错,体型魁梧……”

挑瓜看花,琥珀色的眸子冒着精光扫过众犬,黑的,黄的,白的……站立的,坐着的,一进来就睡觉的……

“既然是勾引,那怎么也得选个漂亮的吧。”

北云霄思忖道,忽地眼珠子一亮:“它了,就它了。”

像是知道被点中,帐篷门口本趴着的狗脑袋忽地抬起,微微泛蓝的犬眸看的北云霄又是一亮,他果然有眼光,瞧这与众不同。

犬是黑白色,背皮黑色,四肢纯白,额上有一小剑锋一样的图案,尖耳长嘴,跟现代的雪橇犬极其相似,长得毛光身亮,确实像好品种。

天翼迅速递上绳索,拉着挑剩下的又出了帐篷。

谷玉瞅了一眼,飞身追了出去,他也去弄只驯驯,不能成为第二个将军,怎么也得是名猛将。

秦风凑了凑,也跟了上去,就算驯不成功,养只大犬还是可以的。

身后,一人一犬对视,闪呀闪呀。

北云霄蹲下身子拍着大狗脑袋,语重心长的道:“我不需要你多厉害,你只要把将军勾引到手就行了哦。”

犬眸眨呀眨呀,忽地,哇呜一口,咬手。

北云霄脸微微裂了裂,“没事没事,才开始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