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80章 要你双月刃

“想干嘛,你们想干嘛,我告诉你们士可杀不可辱,奴家是不会从的。”翘高着兰花指,摇着本不存在的袖帕,红尘三仙慌嚷着道。

“不会从?我今儿就非让你从!”寒声,只见景袖对着众人一呼:“来人,给我架出去,从今儿起,王府所有杂事都交给这人,没钱还债,那就苦力偿还,天翼,给他签字画押。”

“是!”严肃应道,前厅顿时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没人性啊,没人性啊,你们欺负我这么个弱公子,我不活了,不活了呀。”

“不活?爷今儿非让你好好活活。”白峰横眼道,煞气汹汹,拎起地上的男人就开始折腾,敢讹诈老子偶像,我今儿就让你明白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白皙的手指一割,鲜血涌出,男人哭哭闹闹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陡然苍白,冒出虚汗,像是晕厥一般,轰然倒了下去。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

“王妃,我还没拿他咋样啊?”白峰呼道,一脸莫名,不就割了个小手指么?怎么就倒了?

景袖黛眉微挑,朝地上的红尘看去,脸白虚汗,心率不齐。

“没事,晕个血而已,拖下去吧。”喜欢染红胭脂的人居然晕血,这倒是有趣。

众人诧异,晕血?靠!这么没用。

待这处静下,竹尖沙沙作响。

景袖与北云霄再次坐下。

“说吧,怎么缠上的?”看着雷霆几人,景袖轻道。

“主子,当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批黑衣人袭击木头,然后木头就与他们打起来了,中间好像误伤了这男人,就被缠上跟回来了。”雷霆说道。

“被袭击?什么人?”景袖凝眉道,这雷霆们的行踪可是故意隐藏了,有谁还能查出他们,袭击他们,齐沐昭?不可能啊,如果他发现她布的局,朝堂对峙的时候也就不会发生那些,可谁还会对她的人下手呢?

“不知道,对方来得匆匆,而且各个是绝顶高手,除了木头能交上手,我们根本耐不得分毫。”雷霆又道,他与那些人交手过,根本是完全碾压,若是那些人真动了杀意,他们绝对逃不了。

景袖眸光突然变的深邃,轻抿茶盏,对着北云霄道:“你怎么看?”

北云霄琥珀色的眸子一闪深邃,神色严肃:“必有蹊跷。”

嘴角生笑,景袖满脸兴味,一个实力跟她与北云霄都有的一拼的男人居然为了点银子赖上木头,这事显然不符合常理。

不过不管他因何而来,又有何目的,他若要玩,她就好好陪他玩玩。

金阳照射大地,天气生热。

盥洗苑。

等男人醒了,已是午过三刻。

嘟嚷着红唇,扭着小蛮腰:“哼哼,这群不友爱的臭男人,简直太不会怜香惜玉了。”从地上爬起来,就待出门。

唰唰,门口忽地落下两道影子。

“王妃吩咐,今日的盥洗间的衣服你都要洗完。”谷玉冷眼道。

白峰风云刀直接横在门口。

“什么!我洗衣服?”瞪眼,怒目脸红,芊芊手指直指两人。

只见谷玉白峰两人挑眉,竟不是武力威胁

,一左一右让开了大门。

“那好,你走吧,王妃说了,你要实在不愿意,就当她做个好事,一千三百万两打发叫花子了。”

“哼,走就走,叫花子就叫花子,想让本公子干苦力门都没有。”扭着小蛮腰,嘟翘着红唇,风情万种的就要出门。

“不过王妃还说,你若是出了这门,要再想进霄王府,就只有横着进来了。”

“哎哟,茅坑在哪呀?人家先去拉个屎,拉个屎。”嚷嚷道,小蛮腰一步三垫的向侧苑走去。

身后。

“偶像的方法还真有用。”

“哼,王妃说了,这人就得反着治,不过我倒是想他赶紧走,这整天大红唇你见着不恶心啊。”谷玉哼道。

“也是。”白峰接道,一想到那妖娆的红唇就是鸡皮疙瘩一身。

苑口外。

手腕捋着粉袍,桃花眼生出淡粉流光,芊白的手指拂上,男人指尖不知从何落出一枚圆形的膏状物体,梨花香,嫣红色,竟跟现代的口红生的几乎一样,摸过红唇,嫣红色更加灼眼,薄唇轻抿,满口梨花香。

“哼,不懂欣赏。”他轻哼道,摇着芊腰消失在苑子里。

角落里管家探出脑袋,王府多了个问题人物,他可得看紧点。

此时。

南封长街。

景袖一路走着,一场风雨已过,这片的烟火味却依旧弥留在空中。

“主子,惊拓他们暂时搭帐篷住在城外,整条的东西全毁了,没有余下。”风扬禀道,神情间有些疲惫。

他们人手太多,想要立马安排到住处,实在太难,虽然血霄军有提议过他们先去军营一段时间,但是他拒绝了,既然是主子的王者之师,有些东西还是划清楚些好。

淘宝楼不少单子又被毁,为了让一切恢复轨道,他已经忙活两天两夜了。

“嗯,先委屈下他们了。”景袖轻道,转身向着另一条街去。

雍华馆。

“什么?找我买宅子。”嘉天宝瞪眼呼道,他这卖宝贝收宝贝拍宝贝,可没说还卖房子啊。

“没说买,是让你卖我个消息,地偏,楼多,安全……何处有这么个地方,作为雍华馆,我不信你连这么个消息都不知道。”景袖倚着椅子道,买消息,还是得这个开遍大陆的雍华馆来的快速。

嘉天宝眸光一闪,胸前的金元宝晃悠着:“这么回事呀,可我雍华馆也不做空手买卖呀。”

景袖的眸色一闪深沉:“说!”敢跟她收中介费,好样的。

“呵呵,能交易这就好说了,我雍华馆不管做啥?问啥?拿宝贝来换就行了。”嘉天宝笑的精明,平日和蔼可亲的脸现在整个都透着股奸商的味道。

“宝贝,好!七龙争穹瓷怎样?”反正是死人东西,送你又怎样。

嘉天宝的眸里一亮,惊的几乎站起,七龙争穹瓷?这女人居然还有这东西。

惊讶一瞬,神色又忽地平静下来,只见他竖着中指轻摇:“不不不,这次我不要那些,我只需你身上的一样东西。”

景袖凝眉:“我身上?”

“对,你身上!”就见嘉天宝薄唇

微启,道:“月刃,我要你的双月刃!”

景袖澈眸里瞬间迸发出滔天寒色,寒光流转,怔望着眼前的男人。

嘉天宝面色无恙,心头却是打鼓,主子啊,你这是交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任务啊!

“好!”景袖应道,指尖流光一现,月刃飞出,唰唰唰在面前的案桌上打着旋,双月刃本有两枚,一枚在齐沐昭手里,另一枚现在交出,就等于景袖再没了武器。

“主子,这……”一旁风扬出声就想阻止,景袖微招了招手腕:“东西已给,若是你卖给我的消息让人不满意,加多宝,你就等着我把你泡成凉茶吧。”

阴森森的话,听的嘉天宝一个哆嗦,不过,凉茶什么东西?

等景袖出了雍华馆的大门,手上已捧着一张宣纸,上面一共记录了五处符合景袖要求的地方,一处在千盛的金陵山,一处是古盛的幽云谷,另外三处分别是川澜的一个地方和耀天的两处。

最后景袖将视线落在了手中宣纸的最角落。

“无人庄,这倒是个有趣的地方呢。”

“主子,这地我听说过,听说是耀天的一处禁地,离皇城到也不远,行路一天就到,可那处据说是有去无回,从来只进不出。”

“有去无回?只进不出?”

“嗯,据说那里有个阴童守护庄子,所有去的人都被吸食了阳气。”

“阴童?你还相信这事?”景袖不以为然的道,虽然她自己是穿越而来,可这种鬼神说她下意识就不信。

雍华馆既然敢卖这处地界的消息给她,那么必是有原因的。

被问道,风扬面露难色,他是不相信啊,可这各国都忌惮的地方,不会没有点道理吧。

“好了,你去休息下,明早我们就出发,盘算下东西,把该带的都带上。”

风吹过,云霞升起。

待两人离开,嘉天宝把玩着手里的月刃使个劲研究。

眸眼越来越惊:“奇迹啊!这简直是奇迹啊!”难怪主子点明要收这东西,这简直是鬼斧之功呀,如此神器,怕是神羽阁的精匠都比不上啊。

他说这话时,不知道耀天皇城暗巷里正游走个人,来人如鬼魅游魂,身影歪歪斜斜的走着,一步下去,斜着六十度,却猛地身形回起,再落一步,又倒向另一边,嘴里如梦呓般低念着:“神兵,神兵……”

他双眼通红,像是久未安睡,像是魔怔般,浑身散发着让人惊悚恐怖的气息,只需一望,便知这人深不可测。

待来人走出暗巷,身后两人身影落出。

“主上,你诱引这人来,能有效果吗?”青爵凝眉道,神情严肃。

把玩着手里的月刃,齐沐昭诡笑道:“被这人盯上,可是件有趣的事呢。”云景袖,北云霄,我没时间陪你们玩,怎么也得找个人陪着你们不是。

黑袍扬起,一瞬无踪。

千盛皇上颁布御令,分虎兵之力于昭阳王,赐九汉城于其,他不在的这段时间,看来千盛倒是演了出好戏呢。

待景袖与风扬从街口离开,巷道里鬼魅人正好走出,彼此一前一后错过。

喃喃声在风中回转,悚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