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79章 比瞎掰,谁怕谁

翠竹沙沙作响,池中青叶伸展,粉荷露头,时有一两只红蜓稍歇而过。

前厅。

三把太师椅呈三角呈放,气氛严肃,像是三国会晤。

屋外。

谷玉瞪眼,向屋里呶呶嘴道:“你们这哪弄回来的怪癖男人呀,这么难缠。”一想到那人嘴上的胭脂,又是恶寒的搓搓手臂。

“别提了。”惊拓接声道,神色一言难尽。

“木头,进来。”

低议间,景袖声音响起,惊拓戳戳身边木头桩子,忙道:“快去,主子叫你呢,一定能还你清白。”

呆目的眸子闪烁,没有焦距,神情刻板,脚步微抬了抬,像是在迟疑。

“快去呀,你要不去,那家伙还成天跟着你。”

这话明显极有效果,只见木头脚步大迈,急速向屋里而去。

谷玉看的瞪眼,这木头桩子也有能治的法子了。

红木楠门一开,首先感受到是扑面而来的冷压。

景袖眸眼冷色,仰靠在最右边的太师椅上:“说说,那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头脸上的肌肉微跳了跳,呆目的眸子转呀转呀,半响才道:“误伤。”

“瞧着没,瞧着没,这人都承认了,误伤也是伤,打人了还想跑,我可是追了他好几条街,这人倒好,还不理人,连个赔礼道歉的话都没有,我这笔帐不算算,心口这气咽不下去呀……”聒聒噪噪,绣着精致粉桃的衣袍舞动着,兰花指高翘,随着他的一言一句,涂着血红梨花胭脂的红唇一张一合。

这人面相英俊,偏生一举一动都是娘气十足,反差太大,实在让人忍不住恶寒。

饶是北云霄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忍不住感慨,果然极品还是非常多的。

还是她媳妇有定力,瞧袖袖坐的,稳如泰山呀。

稳如泰山的景袖现在极想封了这聒噪男人的嘴,念念叨叨简直跟唐僧有的一拼。

“闭嘴,我没问你!”煞气,即使理亏,也不能输了架势。

“哎呀,这怎么能闭嘴呢,这事要不说清楚,我这夜不能寐,白不能食呀,瞧我这心窝子早就疼的麻木了,你不懂这痛呀,简直是钻心挖骨的,你说我一个瘦弱公子,怎么能承受这么大的痛呢……”

屋外。

谷玉由衷感言:“原来话多是这么惹人嫌啊。”

一旁的天翼翻了个白眼,你才知道啊!

“啪!老娘叫你闭嘴!”煞气,大厅的椅子全换成了结实的实心木,这一猛拍看的北云霄心疼不已。

“闭嘴!我家袖袖叫你闭嘴,听着没!”挽袖,就要武力镇压。

“哎哟,你们人多欺负人少啊,我告诉你,今儿你敢动我,我就把你们夫妻做的事公布天下,我跟你们说啊,你们可是霄王,是霄王妃,要大度,这天下人可都看着呢……”

北云霄手里的动作卡住,脑门的火却是蹭蹭上涨,真的好想掐死这丫的。

天干物躁,聒噪的男人最烦。

管家偷摸从角落溜进来,几杯清火茶满上,天干物燥,消消火消消火。

粉袖摇曳,端起满上的茶水砸吧砸吧牛饮:“哎,这茶太次,一点都不解渴,这

不是霄王府么?弄几杯山泉龙井来尝尝,招待客人怎么也得用点好的嘛,这要传出去,不是说霄王府穷困,连杯茶都泡不起吗?”

“那个……帅老头,来,再来一杯。”

屋里屋外众人黑线。

北云霄煞气暗出,你丫的不好喝还要!

景袖眸眼深邃,看着已经抢过茶壶自斟自饮的男人道:“这事你想怎么算?”

一问到正题,男人变的极其兴奋,放过手中茶壶便道:“好说,好说,就暗行规来就行了,一拳十万两,这木头桩子打了我十拳,外加横脚一踢,卖个人情价就一百万两了,另外加上我的心灵受伤费,三百万两,这几天的误工费,精神受创,食欲不振……”

薄唇霹雳啪啦翻涌,看的外面天翼等人嘴角抽搐,这人到底哪来这么多词。

“好了,算下来一共八千万两,给吧,然后咱们两清。”斜身一躺,二郎腿翘起,忽略掉嘴上绯红的胭脂,倒有几分气势。

似有电火在景袖额上闪烁,乌云翻滚,噼里啪啦,八千万两,好样的,比她云锦袖还会讹人。

北云霄的嘴微张着,又长见识了,原来被打了几拳可以要这么多银子。

二郎腿巅呀巅呀,神情那个得瑟,胭脂红唇翘的老高,一副给钱没商量的神态。

“非的这么算是吧?”景袖又道,眸光已冒出寒色。

“没错,必须的这么算,少一分都不行,我红尘三仙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主。”

六月天,冬月温度,忽见,一只红蜓误入厅中,蒲扇着翅膀飞了两圈落在角落盆景上。

“好,算,我今儿就跟你好好算算。”斜身一靠,景袖也倚在太师椅上,手指转玩着茶杯,二郎腿不用翘,已是一身架势。

屋里气氛瞬间凝固,两国开战,闲杂人等静观。

北云霄不自觉的移了移椅角,向景袖这边靠了靠,他这个小国必须的表明立场啊。

“天翼。”景袖呼道,门外,天翼唰的飞身落进屋子。

“算术不错吧。”

天翼迅速点头,毫不谦虚的道:“精通。”他血霄军师的算术能差了?这派兵布阵什么的最讲究人数,即使千万人他也要了然于心,随时做好变幻准备呀。

“那好,我说,你算。”

“行!”

顿见。

“擅闯霄王府,引暗卫动身,每一暗卫算三百两,一共五十人,共一千五百两……”

“等一下,你这是干嘛,要跟我算账,算什么帐?还有什么暗卫三百两,我告诉你,你别讹我啊,小心我报官。”对面的红尘三仙坐起,瞪眼呼道。

只见,景袖一个冷笑。

“你没有擅闯民宅?你没有引暗卫动身?你没有砸了央未苑?你没有打扰我睡觉……这一桩桩事不该算?”

她每说一句,红尘三仙的脸都黑上一分,擦,碰到行家了。

“行!你算,可这暗卫动身也要赔钱,这算什么鬼?还要三百两,你当我吃白米饭长大,不知道行情啊。”

“呵呵。”冷笑:“算什么鬼?这叫出场费!三百两?你问问这些暗卫一天的奉银是多少?天翼告诉他。”

被叫到的

天翼面如难色,他怎么说?他该说实际上他们每个月只有一百两么?

北云霄知晓实情,面色汗颜,还不等他出口。

景袖已经接道:“霄王府给了他们住的地,给他们建立了名声,他们哪一个人走出去不是受百姓尊敬,这些东西,若是用钱衡量,还不值三百两?”

她话刚落,便见天翼接口道:“对!我告诉你胭脂小子,我们霄王府暗卫是无价的,算你三百两,已经极少了,你知道我出场费多少吗?是一百万两!”反正自抬身价是没错的。

角落里,谷玉突然吱声:“我一百五十万两!”他必须比天翼高!

“一百五十万两又咋滴,能比得我?老子三百万两!”白峰霸气的道。

顿时,一句句提价声出,就连管家都不甘心的在一侧嘀咕两句:“你们都没我贵,我是八百万两,黄金,哼!”

北云霄扶额,这些个兔崽子,典型的吹牛说谎不打草稿呀。

三百两比八百万两,小数小数呀!

红尘三仙贝齿轻咬的红唇好像乌了,他这算载到土匪窝里了么?

“一片青瓦,十两,我这青瓦是从南封坞城运来,期间运费,人工费,搬运费……你砸下的那处,一共一百三十六块,落下的床榻是红松木制的,一寸红松木八百两,那床是标准规式……砸坏的那床蚕丝被,是天竺云婆所制,一针九千两,千千针,万万线……”

随着一字一句,众人脑袋里唰唰唰转着,天翼脑门冒出虚汗,脑袋里全是数字翻滚,景袖只报着数,算的活还得他来。

北云霄看着那一张一合的红唇,只觉心神荡漾,袖袖就是厉害,这么多事都记得清清楚楚,还能算的这么详细,真是持家有道。

红尘三仙的眸瞪大着,瞎掰他是行家,今日也有点甘拜下风的感觉了。

半响,茶都生凉,景袖口干舌燥,终于停歇,取过一旁的茶盏轻抿。

“怎么样?算了多少了?”

天翼脑袋唰唰跑着,最后一个数字落下:“七千八百万两,王妃,七千八百万两了。”

一阵松气声出,是红尘三仙,还好,比他少,否则今日出不了这霄王府门了。

只听。

“这样啊,那把他刚刚喝的茶水也算上,这是霄王府,没经过同意,居然擅动王府的东西,茶叶是蓬封山采,茶水是琼山寺的仙泉,这其中的费用依照我刚刚的方法再算算。”

顿时,天翼脑袋又唰唰跑了起来。

“雇工费,采摘费,意外伤险费……”

“王妃,八千三百万两,八千三百万两。”兴奋呼道,神情激动,总算是折掉了。

“很好。”景袖点首,手中茶盏放下,看着对面已经呆掉的男人道:“给钱吧,我这是实打实的,可没讹你,我俩不熟,也就不给你打折了,一千三百万,不多,给吧。”

景袖VS红尘三仙,完胜!

“哈哈,给钱,给钱!”角落里,谷玉跳了出来,兴奋起哄道。

白峰风云砍刀露出寒芒,威胁,哼哼,敢讹诈老子偶像,你惨了。

众人相逼,北云霄身上的气势也凌厉起来,就连木头呆目的眼珠子也亮了起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