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78章 妖姬拂琴

“逗比啊?”景袖拉长声音。

“就是有点傻但是很可爱。”脸不红心不跳的解释道,眸光闪烁,向上前行。

“有点傻很可爱?”北云霄喃喃,心里怪异着,总觉得这词有其它意思,可是既然袖袖如此说,那就是吧。

矫健的身形攀附在千丈山壁上,即使一身狼狈,也依旧是气韵风华。

忽地,他微侧着头,看着景袖,神情款款的道:“袖袖,你也很逗比。”他眸光流波盈盈,俊顔专注,素白的衣角飞舞着。

嘎嘎……似有一排乌鸦头顶飞过,景袖嘴角抽搐,黑线无语,她这算搬石头砸自己脚么?

不过,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些话题的时机。

巧首微扬,径直向上爬行,这山是不可能爬上去的,只能寻个地方歇脚。

炎风闷湿,今日必是有雨,只要火势一灭,他们才有机会下去。只盼着这山下少些杀机等着他们。

否则,佛挡嗜佛,神阻屠神!

看着景袖居然没反映,北云霄微微失落,他这可是在告白呀。

“看那里!”

失落间,景袖惊喜声响起,顺势望去,眸色也是一喜。

半山壁上,一个凹陷的洞口,虽然不大,可足够容下他们。

“走!”铁腕使力,单手将景袖抱住,强行的单手横移,下脚极稳,力量极强,身上的青脉膨胀跳动着。

景袖看的震撼,这人好强悍的力量,被封了内力还能如此,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景袖才发现原来身边这个男人是如此的深不可测。

感受到景袖的目光,北云霄嘴角浅笑着,身体侧移,像是不经意间,嘴唇擦过景袖额头,柔软的触感让他心神一荡,嘴角掀的更起。

只是心咚咚跳快,气息提紧,袖袖会怎样,不会收拾他吧?

景袖瞪眼,错愕,她这是被占便宜了么?

眸光偏移,向着洞口看去,好吧,就当她不知道吧。

身后北云霄大松口气,眸子炯亮。

两米大的凹陷处,虽然挤了些,却也算有个歇身处。

北云霄迅速调整内息,景袖则是银针跳跃,帮将军缝着伤口,没有麻药,只能封了穴位。

纤细的手腕抚摸着将军脑袋,棕色的眸子微睁着,有气无力的喘息着。

“你放心,今日的仇一定帮你报了,不仅是你还有你那些兄弟。”景袖安抚道。

将军低唔,大脑袋微抬,眸眼充满信任。

北云霄一直觉得将军对景袖很重要,昨晚的事后才了解到这种重要到了何种程度,这只犬对于她来说,怕是已经比及亲人了吧,或者说更甚。

宽厚的大掌摸上将军脑袋,他嘴角轻启,道:“即做将军就要担起将军之名,骁勇英武,不屈不挠,可不能轻易倒下哦。”

棕色的眸眼轻转着,犬首一扬,对着半空咆哮:“汪汪!”没倒,谁说它倒了。

气氛极暖,温馨。

“轰!”一声惊雷凭空炸响,天边的云彩像是被墨渍涂染翻滚而来,黑压压一片,电火闪烁,像是要劈山凿地。

“来了。”景袖轻道,雨点下一刻便落了下来。

北云霄凝望远方,这场风雨后,又会是何种天呢?

此时,行走在山林间不断清扫着暗鬼的血霄军喜极而泣。

“下雨了,下雨了。”

“火能灭了,能灭了。”

……

他们欢呼着,天翼眸眼里的泪混着雨水落下,他们的王爷,他们的王妃,活着,一定还活着。

远山之上,血红的瞳望着天幕残虐嗜血:“你也不帮我么?”

煞气萦绕,血红的气息散落在周身,地上涓涓流淌的雨水像是被煮沸一般,嗤嗤作响,冒着浓浓红烟,草木枯萎。

夜再一次来临,雨色依旧。

皇城南封长街的血腥早已随着风声传进各处,皇上下旨,皇城御林军开始铺天盖地的顶雨搜山。

耀天不能没有战神,也不能没有战神王妃。

暗夜。

子芳阁。

不知为何本有妖姬公子拂琴,却临时取消了。

山壁上。

星子满天闪耀,天空美如画布。

雨势已歇,空气中弥漫着股药香味,那是北云霄冒雨采来的,将军已经睡去,伤口也已缝合。

两人依山望天,若撇开一身狼狈,倒也是惬意悠然。

“你笑什么呢?”景袖偏头道,从刚刚她就觉的这人一直在偷笑着,如此情形,有什么值得乐的事?

北云霄神色收敛:“没笑啊。”眸子却是晶晶亮着,袖袖今晚不用去子芳阁了,嘿嘿,也就是不会听那男人弹琴了,好呀,好呀。

景袖白眼一翻,睁眼说瞎话,当她没看见啊。

“叮……”

却有一声飘渺的琴音落入耳里。

景袖一怔,诧异,有人弹琴?

北云霄也似听道,眉梢深拧起来。

“叮……”

琴音徐徐,娓娓道来,清亮悠远,回荡在整个山间。

绝曲独奏,如此妙音,只有那人能弹出。

景袖愣怔:“是他?”

北云霄琥珀色的眼深沉了,面色发黑,能将琴音弹得这般,他当然知道是谁?该死的男人,居然追到这来了。

琴音极美,犹如仙乐,勾勒出一副山水间惬意悠然的画面,在这风夜里,星子布空,景色极美,人心也不觉舒畅。

景袖微靠着头,闭眼欣赏,她喜欢听他的琴,也是一次游湖船舫间意外听了他的琴音才沉醉上。

那时她初来异世,满心浮躁,是一曲琴音让她决定在这个世界好好活着。

看着景袖安详的神色,北云霄也不忍打扰,只是内心浓浓的不悦及醋意,该死的幺鸡男人,早晚剁了你。

月从云中落下,琴音依旧微歇。

“走吧,下去了。”景袖呼道,那人既然在下面,这腥风血雨怕也过去了。

北云霄想说不,夜黑路滑,明天再下去吧,可将军还伤着,两人也一天未食,再待下去,体力就更差了。

便在他纠结的这会,景袖已经重新将将军绑缚在身上向下爬去。

“走啦,想什么呢?”景袖呼道。

“哦。”应道,也动作起来,只是怎么看怎么慢,像是乌龟慢爬,故意磨蹭时间。

不知道他在玩什么,景袖眸眼无奈,手里动作加快,喜欢待着就待着吧,她可先下去了。

瞬间便没入黑夜,没影。

北云霄一瞅,更是心情复杂,袖袖居然不管他,那他待在上面啥用啊?不行,幺鸡还在下面,危险,太危险了。

顿时,手里动作加快,哧溜便向下去。

暗夜,山壁雨水未干,极滑,一路不断有些小状况,也还算有惊无限。

琴音依旧,一曲接着一曲,也越来越近。

终于,一道暗影出现在山壁上。

等得焦急的血霄军众人眼亮。

“看,看那!”惊呼,众人望去。

“王妃,是王妃!”

琴音微滑了一下,又稳稳奏着。

便在惊呼间,景袖已稳稳落下,众人瞬间围上,喜极而泣。

“王妃,老奴见过王妃,见过王妃。”管家激动呼道,躬弯的身子不断颤抖。

“呜呜,偶像,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白峰呼道,粗犷的汉子脸上居然挂着泪花。

天翼风扬未言,眸光说明一切。

谷玉激动的手舞足蹈,说不全话来。

子马甲不知怎么表示,抱着受伤的将军使个劲的亲。

红妖抱着景袖,眼泪鼻涕横流。

景袖眉色温润,也是高兴着。

身后北云霄也已落下,却是神色青黑,煞气腾腾,惹的管家等人喜悦迎接的话卡在喉间,不敢冒出半句。

只见,北云霄甩着已经不存在的袍角,大步流星上前,走的是气韵轩昂,风华无双。

“幺鸡公子还真是雅兴,大晚上居然在山谷弹琴。”

妖姬未言,十指依旧拂着流琴,曲已起,必要终。

他穿着大红的曼珠沙华袍子,随意坐在沁满雨水的地上,“长生”琴搁置在腿间,身侧是几具死士的尸体,明明极不和谐的画面,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像是有昙花绽放,宁静舒心。

谷玉等人倒抽口凉气,王爷这是刚下来就要找人茬么?

琴音缭缭,终歇。

只见妖姬公子白皙的手指拂过长琴,缓缓站起身来。

“今夜这曲如何?”

他说这话时,眸光是直看着景袖,连眼角都未给北云霄半分,瞬间,北云霄一张脸沉下,极黑。

景袖一愣,下意识的点首回道:“极好,依旧是千古仙乐。”

瞬间,似有千万朵曼珠沙华在男人周身绽放,只见他唇角勾笑,绝色的顔风华展露。

若说北云霄的气质是尊是傲,拿剑峰来比,这人的气质便是柔是魅,如暗夜沙华,偏生,他又极冷,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很好。”他点头道,身形微转,长袍在地上拖曳流光,就待转身离开。

曲已赏,便好。

纤美身姿,满是风景。

“等一下。”北云霄呼道,声音黯哑,听不出情绪。

前行的身影一滞,微转,那意思是有事?

只见北云霄薄唇轻启,肃色道:“妖姬公子的琴音也不甚极佳,曲谱一般,太过俗气,没有一点新意……”

他说这话时头头是道,却不知身后的景袖微微变的脸色。

“你是说这曲子写的不好?”妖姬重复道,眸光向景袖方向微微一瞥。

“对!简直难听,跟催眠曲似的,你这曲哪是用来欣赏的,就是用来催眠人的,你当世人都喜欢听呀,麻烦以后别弹了,更不要大半夜弹……”

“走!”脆呼响起,是景袖出声,沾满泥土的裙角一拂,大步流星便向林间走去,瞬间便没了身影,风扬等人立马跟上。

呃……

这是咋滴了?

不仅北云霄,众人也瞪眼,王妃怎么就走了?还气呼呼的。

只见。

妖姬公子手指拂过长琴,款款轻道:“谢霄王点评,妖姬受用了,他日景袖再做出新曲,定先让阁下重新一闻,希望到时霄王有所改观。”

华丽长袍随风拂起,步入暗林,一举一动皆是风景。

静,极致的安静。

半响……

“喂,我没理解错吧,这曲子是咱们王妃做的?”

“没有,妖姬公子是这么说的呀。”

“天啊,那刚刚王爷的点评……”

顿时,众人惊恐,只觉王爷捅了马蜂窝,麻烦临头。

“咔嚓。”骨头错位的声音,只见北云霄神色阴沉,狠盯着暗夜妖姬的方向。

“管家,从明日起,给老子每天往子芳阁

送只鸡去,妖姬公子体弱,好好补补!”他咆哮着道,大步离开。

谁会想到,不会弹乐的景袖居然能写出如此绝佳的曲谱呢。

夜色绽放依旧,管家脑袋里唰唰算着,要送鸡,那王府开销又得多一笔了。

血霄军众人惶恐,心里思量着主子与那强悍的红衣男子杠上会是什么后果?

主子,那人可是会以音驭兽啊,瞧瞧这满地尸体,可都是被那人收拾掉的呀。

回府,修整,等一切妥当,已是第二日,这翻折腾,众人都极致困乏,收到两人回府的消息,皇宫也安心下来。

蝉鸣在耳边吱吱,风已炎热,即使满苑栀香,也掩不住空气中的灼热感。

央未苑。

一片繁茂的青竹种下,掩着阳光,生着凉意。

床榻上,景袖浅呼依旧,不管何事,都要睡醒再说。

管家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时而望央未苑跑跑,看着红妖朝他摇头,又迅速离开。

一切都很美,只觉生活惬意悠然。

忽地,只觉一道粉色影子天空划过,来势极快,暗卫们都来不及反应。

“轰隆!”一声,砸下。

静,极致的安静。

红妖瞪眼,错愕,颤颤惊惊的站起,她没看错吧,刚刚是有东西飞过?她没听错吧,刚刚是有声巨响?她没理解错吧,那东西是掉在了主子房顶上?

“天啊!不好了,不好了!”

有暗卫大呼,慌慌张张,吐字不清。

“王,王妃……王妃……”

“不好了,不好了。”

哄闹一触即发,红妖几乎是用瞬移的速度慌忙向着房间而去。

楠木门推开:“主子,你……”

入眼的情形,让红妖怔在原处,更加惊悚了。

煞气,惊天撼地的煞气。

赤脚踩在地上景袖浑身凝结着一层仿若实质的寒冰,红妖几乎是下意识的闪身,啪的关了房门。

她没看错吧?刚刚那是个男人?

她没想错吧?有个男人躺在主子**?

天啊!太惊悚了。

“怎么回事?”冷喝,北云霄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苑口,红妖脸色一变,慌忙上前:“没事,没事,霄王你等会再来,等会再来。”

被人发现霄王妃闺房里多了个男人,这要传出去,怎么得了,还有更不能让霄王爷觉得自己戴了绿帽子啊。

去禀报的暗卫瞪眼,怎么没事?这房顶都砸了个大窟窿还没事呢?

北云霄显然也不信,只是女子闺房他不好乱闯,正纠结着,忽地一声惊天炸响,就见,上好的梨花楠木门砰的碎裂,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冲了出来。

“唰!”

顿时,苑子只见两道炫光飞舞。

“哎呀,说了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呀,别冲动,别冲动啊。”急呼,因为身形急速,看不清样貌,只能辨出,这是个男人。

红妖面如死灰,完了完了,曝光了。

这一会,苑口走进几人,是雷霆北云岚等人。

就见北云岚风风火火冲在北云霄跟前,哇哇呼道:“听说你们跳崖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能跳崖呢?这要命的事怎么能做?景袖呢?她有没有事?有没有事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担心,惧怕,再次涌上。

“长公主,没事没事呀。”不等北云霄出声,旁边管家立马上前呼道:“你瞧,王爷们都好好的啊。”他都已经解释过了,长公主还是这般情绪激动。

“没事,岚姨。”北云霄出声道,手心握住北云岚手腕,以示安慰。

北云岚激动的心情终于压制下去,泪眼婆娑的怔望着,才发现苑子有人正打着架,这一望,火气蹭涨。

“靠!这男人怎么在这?”这熟悉的身形,这令人发指的声音,不是那家伙是谁?

尾随而来的木头呆目的眼睛转了转,竟悄然后退几步。

北云霄凝眉,猛地飞身而上,帮忙。

“靠!你们人多欺负人少啊!有没有脸?还要不要脸?还长不长脸……”一串串词语蹦出,全围着脸发表。

狰狞的杀气迸发,景袖指尖月刃飞舞,火色在胸腔燃烧,偏生这不知从何而来的男人居然速度极快,北云霄与景袖的围攻都能钻到空子。

打斗越来越精彩,瓦砾沙岩飞舞。

终于,两人一左一右,将男人擒住,只听砰的一声,男人飞走,砸进青墙里。

“哎哟……”凄厉的痛呼,众人不觉颤抖。

煞气,依旧有增无减的煞气。

只见景袖一步步上前,恨不得把人碎尸万段。

北云霄这才注意到景袖的异样,居然只穿了件里衣,凹凸的身形完全暴露空气中,更重要的是居然没有穿鞋,三寸金莲暴露,晶莹剔透的肤色,玲珑小巧的脚踝。

“袖袖!”惊呼,众人只觉一阵风出过,便见北云霄抱起景袖便往屋里冲去。

砰砰!

接二连三的噼里啪啦声,只听屋里:“袖袖,等下再打,等下再打,先穿衣服,穿鞋,快快……”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众人不知道发生着啥,总之,声音很惊悚。

苑角,轰隆声传出,就见一只手腕伸出,顶着一身墙灰,男人爬了出来。

灰色很重,扑满一身,看不清面貌,却依旧能清晰的看见男人涂着嫣红胭脂的唇。

涂着口红的男人,天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