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76章 暗夜血腥

这火止不住了,南封长街连着整个皇城,今夜风向转北,弄不好会毁了整个皇城。

至于她的淘宝楼,她的南封长街,她舍!

刹那,众人似明白了她的深意,天翼等人迅速安排着众人行动起来。只是看着房顶上的景袖眸光复杂。

什么都没有了,王妃的心血,一直在乎的东西,全化成了烟尘。

“袖袖……”

“北云霄,你帮我见证。”她青丝飞扬,红唇轻启,一字一句的道:“今日这里的每一栋楼,我都拿他的城池来换!”烧我一楼,我毁你一城,齐沐昭,这笔帐我为你好好记着。

寒色迸发,冷咧渗人。

“好!”北云霄应道,眸里同样是滔天的寒色。

敢动她的东西,就得付出代价!

暗处,妖红的血瞳闪烁,嫣然的唇勾着邪魅的弧度:“青爵,这里一共有多少楼呢?”

被叫到的青衣人立马躬身禀道:“主上,南封长街一共二十三栋楼。”

“哦,这么多啊,那不是二十三城池吗?”他悠然的道,飞扬的黑衣像是死神之袍,带着冰冷的光泽,忽地,男人眼睛一寒,宽大的黑袍一舞,一道深邃黑光猛地迸射而出。

拿我城池来换?那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

天暮火红,妖娆诡异。

“汪!”

一声犬吠惊天,冲破暗夜嘈杂,落进每个人耳里。

众人愣怔,还来不及反映,就见一道黑影从角落里如脱弦利箭唰的落进火色中。

“将军!”不知是谁大呼了声。

景袖眸眼大变,唰的飞身落下,直入火色,一切不过个呼吸间。

北云霄的脸色陡然一白,银衣扬起,直追。

“王爷!”

“王妃!”

惊呼刚落,夜色中三支带着妖娆火焰的羽箭突至。

羽箭杀光,附着浓郁的燃香。

“砰!”

巨大的爆破声,火舌冲天而起,拔至六丈高。

一众暗卫被火光冲开。

“主子!”谷玉三人大呼,脸色极致苍白,像是有风刀刺入了他们的眼,生疼。

城门上。

一身暗衣的刹羽再一次拉弓,他眸眼微虚着,似能穿过火色,看清楼里的情形,三箭造火,三箭杀人,要两人有进难出。

这便是他今夜的任务。

陡然,便在羽箭将要脱弦的一刹,两道身影从火色中冲了出来。

“天啊,没事没事……”

“快看,是王爷王妃。”

暗夜中,两道身影从半空落下,素裙银袍飞舞,沾染的星火熄灭,冰冷的寒息在两人周身流转着。

管家担忧的心落下,跌坐在地上,眼泪横流。

众人心急速跳动着,只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像是坐了场云霄飞车,极致的起落。

暗处,血色妖瞳闪烁,眉峰紧蹙,青爵也诧异着,未想到这两人反应如此快。

嫣红的唇角露出个嗜血的笑容,齐沐昭红唇微启:“既然没事,那就再继续了。”血眸向着某处扫去。

一直潜伏的身影收到命令。

“汪汪……唔唔……”将军挣扎的咆哮声又起,在夜色中格外清晰。

妖娆火色后,身影显出。

众人看去,眸色瞬间大变。

这是个身着黑衣的男人,身材魁梧,右手擒着把森芒拐刀。

“鬼子拐!”白峰惊呼,诧异。

他认得他,或者说整个血霄军都认得他,不是因为他非凡的实力,而是那张脸,那张特殊的脸。

这张脸的右面已被人削去了大半,伤口干瘪收缩使得他的五官都歪歪斜斜的长着,这人带着黑虎面具,可偏生这人把面具带在了完好的左面,所以一眼看去,就像是个长着半边脸的魔鬼。

“嘿嘿。”生锈般低沉的笑声从喉间发出,被削掉的半边脸不断抖动着,映着身后火色,让人激灵灵的打个寒颤。

“我家主上请众位吃狗肉哟。”他哂笑着,一直背在身后的左臂缓缓高举。

众人这才发现他的手上擒着什么东西,那是……

“将军!”

天翼大呼未落,便见手臂长的拐刀猛地刺入将军腹上,偏生那人铁拳紧掐着将军脖颈,凄厉的痛呼卡在喉间,将军不断的挣扎着。

眼前的男人像极了毫无人性的屠夫。

“王八蛋!”急速而出,景袖脸色阴沉的可怕,拳风带着杀戮之息急扑而上。

也是一瞬,城楼上的刹羽再次拉弓出箭。

“唰!”羽箭煞气而至,目标锁定。

“袖袖!”发现异常,北云霄惊呼,身如苍鹰,搏空而起。

一瞬,血霄众人皆动,千盛死士皆出。

飞舞,风刀寒光四起。

夜色中,流影纷飞。

“嗤。”

利器没入皮肤的声音,猩红的血液一点点滴落。

安静,安静的恐怖。

“哈哈……”猖狂的笑声在夜空中回荡。

众人看着眼前的情形神情呆滞。

夜色下,鬼子拐依旧掐住将军脖颈高举着,他狰狞的笑着,一支玄铁制的羽箭已经没入将军身体,血色从将军胸前涓涓流出,这一箭要的不是霄王妃的命,是将军,是他手中的将军。

“唔唔……”低唔

着,棕色的犬眸写满痛苦,它望着景袖,似乎在说着什么,那一眼,道不尽的意味,只觉得有无尽的酸楚涌上。

“霄王妃,我们主上说了请你吃狗肉,吃狗肉啊。”鬼子拐大呼着,丑陋的脸极致渗人。

他话落,飞身从死士身后退去,瞬间便没入暗夜中。

月刃从袖口落出,不断的在手心高速旋转,寒风搅起地上的青石屑,嗤嗤作响,不知何时景袖所立的地方裂开道三丈长的口子。

只见素影如魅,一瞬无踪。

“袖袖!”

“王妃!”

惊呼,只听北云霄一声冰冷的“杀”,身影消失。

“杀!杀了他们……”白峰大呼,朝面前的死士扑去,今夜要你们有来无回!

杀戮迸发,血腥不散。

快,极致的速度,几道流影穿梭在松林间。

风拂而过,树林沙沙作响。

冰冷的杀气已至身后。

前方的刹羽鬼子拐完全未想到景袖居然有如此速度,对视一眼,忽地一左一右狂奔,背上同样都驮着个巨大的黑物。

分叉口,追击的景袖忽地停下,冷眼一扫,身形陡然向左侧追去。

瞬间,北云霄又落下,毫不停歇的向着右侧而去。

未有任何交流,两人却默契到极致。

“嗖嗖……”就在一瞬,两道暗影凭空出现,朝着北云霄拦截而上,一身同样的暗衣打扮,杀气浓郁,手里竟不是握着死士常用的剑刃,而是戴着手套,雪色蚕丝手套,银光闪闪,寒气逼人。

手腕划空,冰冷的寒光竟将身边环抱粗的松木拦腰截断,那利度丝毫不失剑刃,浓郁的杀气像是要将北云霄碎成千块。

眸如寒雷,脸沉若冰,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北云霄飞在半空的身形不避不让,直迎两人。

空手而上,血肉直对。

没有想象着的血色四溅,反而是北云霄将两人手腕截住,劈空狠狠一拧,只听“咔嚓”一声,两人筋脉尽毁。

没有惊呼,没有痛吼,他们瞳孔放大着,喉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眸色陡然一戾,另一只手腕再逼而上。

北云霄眉峰微拧,一个闪身,动作未止猛地抓住两人手腕朝他们脖颈抓去。

其速惊人,攻势难挡。

“嗤。”

手套割断首级,血色横涌。

两人就这般大瞪着眼死去,来不及躲避,也无从躲避,从对方的瞳孔里,亲眼见着自己身首分家。

身形落地,北云霄看也不看命丧黄泉的两人,朝着前方的暗影继续穷追不舍。

区区一副“魔尸手套”就想跟他抗衡,简直是自找死路。

寒风呼呼,依稀有丝丝月晖落入林间,鬼魅。

忽地,一阵光亮平地而出,无数白光瞬间照射在北云霄四周。

光束极强,晃得北云霄睁不开眼,暗夜里待的久了,突然这么强的光束也让他感到眩晕,头疼,北云霄眉峰狠皱,干脆闭眼,寻着感觉,朝认定的方向继续追去。

光束四射,茫茫一片。

就在这满天强光中,一声轻微的摩擦声。

眉稍微微一挑,北云霄立刻身如黑鹰飞空而起,“嗤嗤……”就在北云霄飞空的一刹,无数道密如牛毛的暗器穿过光束,狠辣的钉上北云霄刚刚站立的一方三尺地周围。

“嗤嗤……”

浓烟冒出,腐蚀的味道,那暗器上竟被涂了剧毒。

满天毒雾中,北云霄的神色更寒了,拿这些来对付他,那么袖袖也……

就见,光束中,北云霄杀气闪动,身影疾奔而起,五指成抓,朝各处光束狠狠抓去。

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不断响起,每一下,便有一道光束消失。

“咔嚓。”最后一人脖子错裂,那人就似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轰的软倒在地上,四周再次暗下。

反手扔开手里的人,北云霄身形如电,再次穿梭在暗夜里,得快点了,他还要去找袖袖。

身如暗鹰,北云霄的速度提到极致,刚刚赶到的天翼等人只看见一道银影在暗夜中一闪而过,那速度怕是连飞豹也难以比及,焦急的同时也兴奋难言着。

这才是他们的主子,是真正的耀天战神。

“锁定这方树林,今夜来的暗鬼我们都要他有来无回。”天翼冰冷的命令声响彻整个树林。

“是。”整齐划一的应答,血霄暗卫各个杀气腾腾,敢烧他们王妃的楼,敢伤他们的将军,今夜这场帐不好好算算,简直是辱没他们的血霄威名。

夜风吹过,杀气腾腾惊飞鸟兽。

身影跳动,前方的暗影再度出现在了北云霄视线里。

鹰眸冷色,北云霄紧锁住前面那人,敢毁她心血,去死!

脚尖在松叶上临空几点,银衣扬起,北云霄身如猎鹰扑食朝着暗影猛地扑去。

“唰!”

铁臂擒着飓风之力,瞬间便捆住暗影肩肘,狂力迸发,就要碎了他整只肩肘。

“咯咯……”诡异的声音,便见一道红光一闪,猛地附在北云霄手臂,湿湿凉凉,让人顿觉毛骨悚然。

赤狱蛇,剧毒之物。

速如利箭,獠牙大张。

猛地就朝北云霄咬去,它快,北云霄更快,顿时就铁腕一翻。

蛇打七寸,北云霄却是用尖利如刃的五指直接朝它整个身上划去

,狠辣,精准,奇速,还未来得及看清,便见火红的赤练蛇竟被剥成两半,头,腹,尾,每一个部分。

平整的切口,不差丝毫,让人忍不住怀疑是否精量过。

火红的蛇尸在地上扭动,嗤嗤声不断,沾染上蛇血的草木瞬间枯死,周身还凝挂着浓郁的能滴出水来的黑液。

天翼等人飞落而下,看着眼前恐怖的情形忍不住后退。

“主子。”

北云霄凝望着再一次消失在林间的暗影:“你们继续追,这条道上来送死的今夜全满足他们。”话落,身形飞起,向着景袖方向追去,刚刚那一下,他已断定那人不是鬼子拐,也不是刹羽,既然两人都不是,那么,袖袖那里……

“是!”应声,血霄翻天。

月色西沉,天边依稀露白,晨风更是寒色。

景袖双眼血红,狰狞的杀气透体而出。

尸体,全是尸体,满眼的犬尸,断首的,断脚的,剥腹的,挖眼的……景袖认得,这全是将军的伙伴,曾经还在封正山帮她训练雷霆他们的伙伴。

手不可遏制的颤抖,景袖深处,漫天的火焰燃起,嗜血的灵魂开始张扬。

别人无法明白犬对人的忠诚性,可是她明白,这些生活在世界底层的动物往往拥有比人类更真诚的性情。

冰冷,极致的冰冷,肃杀的神色像是死神降临。

“吱!”

一截树木弹起。

“轰!”

中心火光猛地冲天,小山高的柴火霹雳啪啦燃烧起来,将这处的情形照的更是清晰。

这是处山壁,六丈外便是悬崖,不知道有多深,总之能要人性命。

一道黑影站在悬崖边上,他凝望着她,一双血红的眸仿若沉入烈焰中,似能将天地万物都吞噬进去,这一双眼,火红中泛着残虐的光泽,静静的在浅月下燃烧,青丝飞舞,黑袍飘扬,额心挂着一枚同样血红的花佃,似剑似锋,冰冷光泽。

他挺身站着,修长白皙的手腕轻轻将黑袍拨弄,冰雪精致的容颜宛若天然雕刻,如此完美的面相实在让人难以相信他便是千盛的齐沐昭太子,可是,他的眸子却异常阴狠嗜血。

目光淡望着景袖,邪恶的笑容勾起在嘴边:“霄王妃,别来无恙啊。”他的声音清哑,独特的磁性,让人一听就忍不住迷醉,甚至比妖姬公子的琴音还勾人。

凤眸微眯,景袖指尖的月刃寒色更浓。

“呵呵。”轻笑,就见齐沐昭缓缓上前,他举止闲赖悠然,墨丝披垂,俯身在火光一侧蹲下,身边置放着三两头犬尸。

泛着黑泽的华丽锦缎裘衣拖曳在地上,如丝如绸的五指在火苗上翻动:“这狗肉可烤好了,霄王妃不用点吗?”

明明是极淡的语气,却给人一种在饮血吃人肉的惊悚感。

景袖瞳孔深处猛地一颤,才发现那火堆里不知何时扔着只犬尸,黝黑的匹整张剥在齐沐昭脚边,星火时而跳跃在上面,毛皮被烤,焦香味飘散着,火堆里的犬肉更是油滋滋的冒着香气。

明明是极香的味道,景袖心头一翻,极致恶心。

躁气迸发,神色极怒,飞掠直朝齐沐昭而去,眸子带着嗜血疯狂。

夺命之势,焚魂之怒。

端的是要嗜血屠魂的杀意。

没有复杂的攻势,没有鬼魅的身影,狰狞的杀气,伴着风吹过,只闻树梢微动。

“砰!”

王者见王,力量之击。

只见山崩地裂,星火飞溅四周,像是腾空的焰火,焚烧着整个山壁。

呼呼……

力量狂放,粗重的喘息声,冰寒的煞气狠刮。

一地星火,一地焦灼。

身落树梢的齐沐昭手腕微抖了抖,猩红的血液顺着衣袖滴落,又是一招,一招便伤了他。

半匐在地上的景袖未动,澈眸里火焰燃烧,初夏炎风一吹,猩红的血液顺着指尖留下,高速旋转的月刃依旧煞气未收。

密林里,一直观察着这里的刹羽鬼子拐齐齐目露惊悚,好强悍的实力,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做到的?

一击过后,心头的怒火释放,心智也变的清明起来,景袖缓缓站起,冷声:“将军呢?”嗜血的寒意,让人只觉有把利刃插进心膛。

妖红的血眸轻眨,齐沐昭从暗处走了出来:“呵呵,霄王妃当真是聪慧过人,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景袖缓缓闭上眼,暴虐的冲动压下,理智恢复,她立在一地未灭的星火中:“你不过是想引我来,不会这么快杀了它。”

“呵呵。”嫣红的唇像是饮过鲜血,血红的眼异常妖冶,他依旧神情闲散的轻笑着:“我对结果早有把握,还要它干嘛呢,不过是只狗,死了还能吃不是。”

景袖澈眸微眯,瞳孔掀起滔天巨浪,锋芒闪动见,嗜血的煞气涌出:“若是那样,我要你为它陪葬!”

鱼白泛起,天已蒙蒙亮。

邪恶的笑容转瞬间变成了温雅谈笑,齐沐昭语道:“来吧,将霄王妃的宝贝带出来,本太子可不想给一只狗陪葬。”他话落,林间悉悉索索声音传出。

刹羽和鬼子拐走了出来,手腕各拎着样东西。

景袖看去,眸光一变。

不是将军,是两个男人,一个已死,一个还喘着虚气。

“砰!”刹羽鬼子拐手腕一扔,手里的人砰砰落在景袖旁边,景袖的眼更沉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