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75章 与岳父大人比家底

一看景袖关心,云景浩神色狂喜,连连点头:“嗯,好看好看,特别好看。”

景袖眸光闪烁,就想顺着对方话接下去。

一声暴喝响起。

“好看个屁,我家袖袖有我送她衣服,用不着你来关心!”飞掠而来,周身冷气的北云霄吼道,他刚来,就听着这老头子在**他家袖袖,别以为袖袖单纯就好骗了,有他在谁也别想把他媳妇骗走。

说着,对着身后一吼:“管家,给我把东西搬出来!”

苑里的管家一听,神色无语,这刚般进去,又搬出来,不过为了满足咱王爷那急切想要显摆的虚荣心,就再辛苦下吧。

景袖凝望着面前高扬着脖子的北云霄,只觉的这男人像极了正得瑟要不完的猴子,不过,搬出来?什么东西?

云景浩吓的连连抹汗,霄王这是干啥呀,他不过是来送个礼而已啊,没有想干嘛啊。

暗处。

“瞅瞅,王爷那样得瑟呀。”

“拽!”

很快,门里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出。

景袖起初还带着几分好奇的心思彻底变成了无语。

满眼绫罗绸缎,金饰银簪,连胭脂水粉精致罗裙都装了整整两大箱子,总之,所有女性用品齐具,若是堆在一起,怕是能堆一间屋子吧,更恐怖的是还有暗卫陆陆续续往外搬着东西。

这算啥?

跟岳父大人比家底么?

云景浩直接傻眼,再看着身边今儿自己带来的一箱首饰珠宝,这简直不够看啊。

可是……王爷你为嘛要这样啊!

“袖袖,怎么样,喜欢不?”北云霄喜滋滋的道,总觉的宠极袖袖的感觉真好。

景袖收起惊讶,指着面前的小山堆无语的道:“都是送给我的。”

“是呀是呀,怎么样?喜欢不?”

“你觉得这些衣服我能穿到什么时候?”成堆成堆的罗裙,各色都有,怕是穿到一百岁都穿不过来。

“袖袖,我想过了,你可以每天换一套啊,或者你早上穿一件,下午穿衣件,晚上也可以再换。”

景袖嘴角抽搐,心火暗生,当她走T台么,还早上一件,晚上衣件的。

忍着这败家子的气,又出声问道:“那这些首饰簪子呢?”

“这个啊,这个咱们可以每天换着戴呀,或者你可以每次多带几样,你看你这头上都没有花饰,就一个丝带子,虽然也挺好看的,可一点都不符合你霄王妃的身份,咱们就换着戴,每天都美美的。”

心底的火苗又蹿大了一截,每天一戴,这两大箱子得戴到什么时候,还多带几样,景袖一想到自己满头插着簪子的模样,又是恶寒又是怒火。

连身边谷玉几人也听的黑线高挂。

“王爷是脑子不好使了吗?”

“应该是青春期的问题。”

天翼抬首仰天:“反正他没有这么二了吧唧的主子。”

“那这些胭脂水粉呢?你别告诉我要天天里三层外三层的抹,是不是非的把这黑斑遮了,才能见人。”手心紧握,景袖忍着火气道。

北云霄眼珠子一抖,才想起袖袖从来不化妆,自己买这么多胭脂水粉,不是在她伤口上撒盐了。

顿时,立正站好:“不,给你养花的,听说胭脂养花喂

鱼特别好,要不袖袖,你试试?”缩着脑袋,北云霄小心翼翼的道,暗叹自己真是思维敏捷。

听的一旁的管家直接一个踉跄倒地不愿起来,养花喂鱼,王爷这可是花了咱们大半的库银啊,什么花有这么精贵呀。

景袖听的也彻底火了,她怎么就没看清,这是个败家男人呢,如此祸害,就算有金山银山也过不了一辈子啊,这日子怎么过?能过几天?

北云霄丝毫不知,自己在持家有道这个印象上被景袖打了个大大的叉叉,所以说,爱情呀,真的会让人智商变低呀,当然这还可能有青春期的原因。

“来人!”景袖厉声呼道。

“在!”暗卫们唰唰的飞了出来,连管家都从地上扒拉了起来。

北云霄在原处瞪眼,剑眉紧锁,这是怎么了?袖袖不喜欢?女孩子不是都很注重这些吗?

“管家,知道这些东西从哪买来的吧?”不搭理北云霄,景袖转首向管家问道。

管家一怔,迅速点头回道:“知道,知道,所有东西都有清单呢。”

“很好,天黑前,你们立马把所有东西给我退回去,该要的银子全部给我要回来,谁若不还,折价,就告诉他们,我霄王妃要请他到牢里喝茶。”

“是!”齐应,管家振奋,几乎是干劲十足。

“袖袖,这……”北云霄瞪眼,就要阻拦,这可是他花了一天置办回来的呢,全挑着最好的,怎么能换回去呢?

冷冽寒光一扫,煞气直逼,红唇轻启,两字。

“闭嘴。”

霎时,北云霄脑里猛地蹦出排字,妻纲第十四条,景袖说闭嘴时,万不可有任何异声发出,双手呈捂嘴之姿乖乖站好。

事实上,北云霄也真的这么做了。

被北云霄这一搅合景袖也懒得跟门口的云景浩玩心眼,径直踏门而入。

身后云景浩一见,立马就要出口呼出。

旁边一声咆哮:“还不快滚回去!没见我家袖袖不欢迎你么?”

估计天下对岳父大人的也只有北云霄一人了。

云景浩蹙着眉,胸口一腔浊气,哪是景袖不待见他?明明是霄王你吗?

心思转换,也知晓今日怕是没有多用,行了个礼,便告退走了,当然,那箱礼物也带走了,这会留下,指不定被霄王爷扔到哪废堆里去,还是他带走的好,好歹也是他府上一月开销。

待云景浩离开,北云霄眸光瞬间沉了下来,浑身戾气森森,云相,你最好别招惹她,否则我可不保证你下次还有命离开。

无缘无故送礼,谁信?袖袖有心情跟你玩,我可没有。

这天下,你们算计谁都可以,唯独她,不行!

衣袍一拂,转身朝央未苑追去。

身后,谷玉眨眼:“瞧着没,咱们王爷还是挺有魄力的?”

白峰扬首回道:“那是,除了对待偶像,咱们王爷还是英明神武的。”

天翼挠着下额:“不过,咱们王爷怕是永远栽在王妃手里了。”

两人瞪眼,抠脑袋:“也是。”

不过……

“明晚杂办啊?这子芳阁王妃说了要去啊。”

“拦!誓死也要拦住!”谷玉硬色的道。

火霞从天边升起,央未苑时有低语响起,不过还好,没有

激烈的暴吼声。

暗夜悄声而至。

管家领着一众暗卫满城奔波,还好,王妃的名声很好用,银子终于换回来了。管家总算安心,寻思着以后花钱一定要先问问王妃。

“管家,那地方不对啊,怎么有火光?”一暗卫说道,望着天边眸光深沉。

“哪?”管家回首,下意识望去,眸眼顿时大变。

“不好,是淘宝楼,快,救火,去救火,你们立马回府禀告,快快!”急声,领着一众暗卫又唰唰往南封长街跑。

与此同时,央未苑一道身影落下,是红妖。

她神情慌张,红裙凌乱沾满灰尘,焦急呼道:“主子,淘宝楼起火了。”

“什么!”惊呼,猛地从凉亭椅子上站了起来,景袖眸眼寒色。

几人身形飞掠而起,向着天边急去。

南封长街。

火,滔天的火色,不止淘宝楼一处,是整个街道。

焦灼味扑鼻,火光映亮了半边天,这火来的急切,来的汹汹,空气中还混着奇怪的香味。

子马甲眸光惊色,居然是燃香,大量的燃香,这东西平日无色无味,只有遇火才显露出来,也能加剧火势,整个南封长街居然都被布了这东西,什么时候?什么目的?这……

管家带的暗卫已经赶到,可南封长街上的每一栋房子都已经燃起。

吆喝声,救火声,扑水声……四处响起。

“快,救火,救火!”管家大呼,六旬的身子居然也如个壮年般急速奔走起来。

起先景袖手里的五十三人有一大半都随着长公主执行任务,淘宝楼人手不够,急得赤影满头大汗。

“兄弟们,快快!”他大呼着,身形急速穿梭在街道上,还好,今夜他们去急训了,楼里没有兄弟,还好,还好。

皇城侍卫也到,看着霄王府的暗卫居然也在,也立马行动起来。

不少百姓也聚集到此处,众人忙碌着。

火光,依旧滔天,浓烟,弥漫上空。

水声不断。

“天啊,扑不灭啊,扑不灭啊!”

“燃了,全燃了。”

“轰!”

不断的有房屋倒塌,火星飞溅。

“躲,快躲呀。”

惊呼,慌声……

伫立淘宝楼前的风扬面色白如死灰,完了,主子的心血,他们的希望,全完了。

不知何时,火色映入深邃的瞳孔里,她立在唯一一栋还没烧上的房顶上,星眸俯瞰着满天火光,周身不断有火苗蹿上,像是浴火而立,煞气,惊天的煞气。

北云霄立在身侧,银衣张扬,眸光异常冰冷,像是冬日里的冷风寒刀,要嗜血而舞。

终于有人发现两人的存在,心底涌出希望。

“是王爷,王妃。”

“楼主,楼主。”

赤影飞身而上,急切的道:“主子,这怎么办啊。”

景袖未言,素裙在空中狂舞,极致的高温侵蚀着周身,这里却冷,极致的冷,她水袖一舞,似有强烈的飓风呼啸而出。

“所有人给我停手。”

这一声带着特殊的频率传到每一个人耳里,救火的众人纷纷怔住,只听冷冽冰寒的声音道:“以南封长街为中心,划出隔离圈,迅速!”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