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73章 遗者内容,她的母亲

众人诧异着,北云霄也剑眉凝起。

景袖眸光闪烁,心思转换,半响才应道:“好,走吧。”不是她不知道独身前去的危险,而是她直觉的选择相信,那只蠈伏的金龙也不过是个终生困于皇宫的天子罢了,另外,她有那个自信,即使前有洪水猛兽,她也能翻出重围。

“我陪你去。”北云霄下意识的道。

景袖微微摇首,旁边的方公公也接话道:“皇上让霄王放心,绝不会对霄王妃动手。”他沧桑的眸里闪过觞色,心头微叹口气,做为皇上他的主子已经失去了太多,只盼着以后一切都能变好。

北云霄未言,心头复杂的感觉涌上,那人是放开了么?

景袖最终还是独身随方公公一起离开。

亭台羽阁,鸟语花香,一切都是极致的美丽,若是没有那些皇权暗斗这个地方一定是人间仙境。

“王妃若是喜欢这里,可以常进宫坐坐的。”方公公道,神色慈祥。

景袖笑笑不语,景致虽美,却无人随,有何意义?再说了,外面的天那么漂亮,她为什么要局限在这里?她的淘宝楼可是要开遍这个大陆。

御书房。

青瓦红墙琉璃窗,浮雕书桌,红木藤椅,百十平宽,当得了现代的一件豪华办公楼了,而且屋里还有小阁间,茶香软榻横置,看上去很是舒服。

景袖赞叹着,寻思着要不也给自己的办公楼改成这般。

北昊风望着从进来就自顾打量着四周,丝毫未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景袖,这个女子当真的狂妄嚣张。

“大胆,见着朕还不跪拜!”拍着,怒喝,龙威十足。

还未退走的方公公手抹冷汗,皇上,你可别折腾了。

澈眸斜睨,景袖眉梢挑高,袖腕一扬,素裙在半空翩扬如蝶,转身就走。

“哎,哎……”见着景袖动作,正坐大红案桌后的北昊风猛地站起,急色,又说不清半句,皇帝当成这样也算稀奇了,可他就是拿景袖没有办法,或者说还有另一个原因,此时的他从心底已对这个女子没了敌意。

“王妃,皇上跟你闹着玩的,你别生气,别生气。”方公公急忙拉住,紧张劝道。

板着脸,景袖回首,看着举足无措的北昊风悠道:“如果是死人,我可能会出于礼节拜上一拜,活的嘛,那就只有杀死再拜了。”

北昊风一听,一口气卡在喉头不上不下,脸上更是青红紫白的变化着,普天之下当着他面咒他死的怕是只有她了。

“哼!”冷哼,拂袍坐下。

看着北昊风死硬的神色,再望着眼前方公公眼巴巴的可怜样,景袖深呼口气,好吧,她就跟这更年期的叔叔聊聊,身形一转,大步走回,径直坐在北昊风对面的椅子上。

方公公大松口气,想着应该不会再出岔子,退出书房,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掩上,去准备点膳食吧,折腾一晚上了,都应该饿了。

“砰!”

一声巨响突起,应该是拍桌声。

刚走到苑口的方公公一怔,这……

书房。

“臭丫头,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讨厌的人,狂妄,脸厚,目中无人,还长得绝丑,你说朕当初是哪只眼睛瞎了,居然挑了你嫁给北云霄,你这祸害,朕精心准备的一切都是被你破坏了……”滔滔不绝的“谩骂”,尽情发泄。

“你就是眼睛瞎了,你不仅眼瞎

还心瞎,你说你当了一辈子皇帝,成天算计这个陷害那个,连自己的亲哥哥亲侄子都在算计,你居然还给自己的亲姐姐用毒,你说长公主该对你有多失望呀,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死老头子,今儿你还坐这,这条命是你捡的,要不是看在长公主的份上,老娘早把你毒成一滩血水了。”毫不留情的反击,句句戳中北昊风脊梁骨,痛的他脸色苍白。

陡然,北昊风垂首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语,身体不住的颤抖,是呀,他到底干了什么?他算计了所有人,算计了所有对他好的人。

景袖双手环胸,神情冷漠的看着对面自个陷入伤情的北昊风,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可不会滥用同情心。

不过……

“砰!”

“喂,你到底找我干嘛?有话赶紧说,老娘赶着回去睡觉!”暴吼,伴着拍桌声惊得北昊风整个脸都裂开了。

这女人简直是在挑衅他的底线。

青筋暴跳,神色狰狞,龙威寒气嗤嗤。

可是……

呼,大呼口气,死忍住要暴走的冲动,从铺满凌乱折子的桌角抽出一样东西。

“看看吧。”

景袖瞪眼,错愕,这不是那先皇遗旨吗?

“给我看?”

“嗯。”

“确定不会株连九族?”

黑线,无语,北昊风牙齿咔嚓作响。

白眼一翻,景袖悠闲接过,随意扫去,澈眸微微变色。

黄帛上其实也没表达过多的东西,景袖却为里面的深意震撼着,先皇,那个曾经云苍王北云岚的父王,居然把以后会发生的所有局面都料想到了。

“云苍为将,辅助耀天,等耀天之基稳健,功成身退,若三洲犯难,侵犯耀天,吾儿云苍意外,传其子嗣忠守耀天。耀天为强之时,吾儿昊风必是心邪乱生,长公主云岚永留耀天牵制。同为手足,虽是皇室之脉,劝共念亲情,另告知吾儿昊风,其父其母甚爱……”

不过寥寥数语,却布局好了整个耀天。

先皇怕也是想到,这封遗帛一定能让北昊风有所触动,才选择在迫于无奈的时候显世,这也不是遗旨,这不过是家书一封。

不过……

“这最后句什么意思?为什么先皇要让耀天与凤冥结盟?凤冥不是在银月洲么?那里地偏又是隐族之地?你们耀天什么时候与凤冥国有联系了?”景袖疑道,实在难以明白。

“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北昊风轻道,眉羽微锁,据他所知,他们耀天与凤冥从未有过联系,那个神秘的国家极少在两洲显世,就算是五国交流会,也不过官信一封,可是……父皇居然特意交代三洲若是战乱,耀天与凤冥结盟,这什么意思?难不成凤冥国与耀天还有什么关系?

“找我?我有什么办法?”景袖毫不在意的道,通常这种越神秘的东西,她都选择敬而远之,否则定是麻烦一身。

“你不是开了个淘宝楼无所不能吗?这事你去查查。”北昊风接口道。

景袖瞪眼,上下扫了皇帝一遍,冷笑道:“你倒是什么都知道啊。”

北昊风微窘,也不避讳的道:“你以为川澜公主在我这拿个通办文牒那么容易?这皇城的事我都不了解清楚了,那我这皇帝还管个什么?”

“喲,这么能耐啊,那你倒是说说岚姨什么时候去送的千盛公主呀?”

昊风一怔,脸青,是,这事他还真没想明白,昨儿半夜上朝前他还去看过皇姐,明明好好的,一早上过去,居然就传皇姐在千里之外送公主去了。

“皇姐的毒没事吧?”

“来,要下单,先给钱。”景袖话题一转,毫不搭理,敢给岚姨下毒,还好意思问。

北昊风青筋又跳,忍着气:“你贵为耀天子民,替皇上办个事怎么了?还要钱,北云霄是没给你银子花还是咋滴。”

景袖眸眼转动:“对哟,我当了这么久王妃,你侄子一文零花钱都没给我花过,来,咱们算算,顺便把霄王府的俸禄再涨涨。”

御花园口,依旧等在原处的北云霄猛地一个喷嚏。

“都这么久了,不会出事吧?”心底想着,忍不住就要抬脚去看看。

“主子,你别急啊,这才半刻不到呢?”一看北云霄神情,天翼就知道主子要干嘛,急忙上前劝道。

“半刻不到?”

“嗯嗯嗯。”谷玉三人慌忙点头。

剑眉狠皱,为什么他觉得过了半天了呢?

御书房。

一阵讨价还价,北昊风只觉得心都在吐血:“凭什么一张铜级的单子,你收朕八千万两!”咆哮,怒目红脸,当他冤大头,不知道行情啊。

“因为是替皇帝办事啊,我这要收底了不是把你面子拉没了么?”摆正面前的宣纸,景袖递上手中笔毫:“来吧,签吧。”那神情好像在说,怎么滴,我就宰你了,爱签不签。

端着梅豆点心到门口的方公公惶恐着,只觉得一阵阵冷息正从屋里飘出。

沙沙声传出……

就听景袖一声“好咧,合作愉快,下次继续哈。”

起身,收好单子,转身便往外走,忽到门口时,又转身看着北昊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语道:“其实你找我来,是还想忏悔下吧,你不知道怎么面对北云霄,岚姨?你更没有勇气,皇后太子?你本就没有感情,只有我这个算的上还有点关系的‘亲人’能听你说上两句。”

北昊风一怔,全身僵硬,脸上似乎露出一抹红晕,是,景袖完全说对,他苦恼,他需要发泄,他更需要救赎,可是他找不到人,只能与这个嚣张狂妄直言不讳的女子一道,因为他知道,她不会对他留情,她会对他肆意妄为,这算是一种寻求宽恕的方式么?

“你与你母亲真的很不一样,她那么温婉的女子,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狂妄的女儿?”

被提到母亲,景袖微微一怔,眸子里闪过莫名的光色:“你知道我母亲?”

看着景袖感兴趣,北昊风眸闪,才想起这个相爷的三女儿一出生就失了母亲,没人管教:“你过去的事情都是真的?云景浩真的把你关在偏苑从来没让你出府?一日三餐你都是讨着吃?”

景袖的事他听暗卫也回禀过,这样一个极致狂妄女子怎么也不可能忍受那般的生活吧,陡然,脑里似有什么闪过,却极其模糊,抓不住。

景袖没有回答,再一次灼眼问道:“你见过我母亲?”

“呃……”被景袖的态度怔住,北昊风也认真答道:“见过一面,你母亲是个让人一见就很难忘记的女人。”北昊风感慨道,忽地似想起什么,又语道:“对了,上一次的国会交流宴上,有画师留了画的,朕就是那次见过,你去画苑看看,让他们给你找找,兴许还能从上面找到你母亲……”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