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72章 峰回路转

只见地上的齐沐芯眼珠子大睁,还不停的转悠着。

“靠!诈尸呀!”谷玉吼道,吓的跳脚远离。

众人惊诧,齐齐大幅后退,连千盛众人都惶恐着。

活了,居然活了,这是……

“公主?”千盛使者小心上前,试探的道。

“大胆,见着本宫居然不下跪!”厉吼,地上一身鲜血的齐沐芯猛地跳了起来。

“唰唰……”

下意识的千盛使臣齐齐跪下:“公主恕罪。”

惶恐,大殿却诡异的安静着。

谷玉几人瞪着铜铃眼怔望着,耀天众人也是一脸审视。

忽地,白峰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惊呼起来:“你你你……”话声结巴,无语的说不出话。

顶着绝美的容颜,一个媚眼横抛:“公子,奴家可想死你了。”风情万种的娇嗔,像极了怡红院里的花魁。

“靠!哪来的妖孽。”谷玉跳呼,猛地扑了上去,手腕朝着“齐沐芯”脸上狠狠抓去。

没有扯下想象中的人皮面具。

“哎哟,放手放手,你这败家玩意。”“齐沐芯”娇嗔着,声音也是极致酥麻。

如果刚刚还没明白什么,这会要再不明白,那就是真蠢了。

假的,眼前的千盛公主绝对是假的!

铁青着脸从地上站起来,千盛使者的神色狰狞的恐怖,手心内力狂放,凝成道若有若无的白息朝“齐沐芯”猛地劈去。

“敢假扮我们公主,找死!”

“唰!”

水袖一舞,景袖扯过正被天翼三人**的“齐沐芯”,拳风呼呼直迎而上,便在对上的一刹,一道劲风先她而出,只见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握,千盛使者的胳膊猛地被擒上,一个极致反扭。

咔嚓……

骨碎的声音,扑上来的千盛使者被整个抛了出去,轰的一声撞上角落三丈高的香炉鼎。

“在耀天动手?谁给你的胆子!”声厉,银衣飞扬,挺拔的身形伫立金銮殿正心,琥珀色的眸子带着慑人寒光,气势威严!

一口鲜血吐出,地上的使者被人匆忙扶了起来:“北云霄,云景袖,你们好样的!好样的!”

景袖手腕的攻势收回,浅笑着:“谢谢使者夸奖了,公主,来吧,给使者见见你的真面目,也算给个交待了。”

被叫道,一旁的“公主”摇着曼妙腰姿款款上前:“哎哟,你们这些死鬼,非得看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

嗔道,众人只觉全身恶寒,鸡皮疙瘩抖了一地。

“给老子快点。”白峰舞着风云砍刀暴吼,虽然是自己人,可他就是见不得齐沐芯这张脸乱晃。

“不解风情。”低嗔,手指朝自己身上摸去。

脱了,居然是开始脱衣服,众人汗颜无语,千盛众人的脸更黑了,好似他们的公主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衣服。

“喏,吃个苹果消消火。”只见傲挺的胸塌了一半,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唰的扔到白峰面前。

下意识一接,又瞬间如烫手山芋扔了出去。

“不喜欢苹果?那来个桃子。”又是一扔,傲人的胸彻底塌了。

白峰脸黑,径直闪身立的远远的。

沾满鲜血的罗裙一脱,只余一件里衣,身姿依旧

纤细。

向看呆的众人抛个媚眼,手指终于向脖颈处摸去,不知涂了些什么,脸上一圈白烟冒起,轻微的嗤嗤声,一股刺鼻的焦灼味,就见一层透明薄如蝉翼的胶状物一点点从脸上脱落。

画面看上去实在渗人,众人却眼都不眨的定定盯着,终于露出本来的面目。

惊呼,错愕……为这诡异的易容术诧异着。

这应是个男人,因为刚刚还不见的喉结竟然缓缓涨大了起来。

瘦小的身材,浑身透着股精明的气息。

可是,这谁呀?

“报告主子,完成任务。”一个标准军礼,赤影露着一口白牙兴奋禀道。

嘿嘿,主子说了,任务完成就教他“鬼影迷踪”步。

景袖点首,浅笑,肯定的道:“很好。”

还不待赤影再显摆点什么,身形猛地被一拽,谷玉拉着他往殿外急步而去:“来,兄弟,咱们好好聊聊,探讨探讨易容与人生的意义。”

妈的,太逼真了,要有这技术,他简直可以谋朝篡位了,当然,他不可能谋朝篡位。

静,静的连远山上树叶沙沙抖动的声音都能听见。

不是千盛公主?那么没死?千盛公主没死?不,就算是也没死。

这是场戏,是霄王妃找人演的戏呀。

“好呀!好呀!”苍老的声音兴奋呼道,眼泪不自觉涌出,是位老臣,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耀天,瞧着耀天不会有事,忍不住对着景袖三拜九叩:“王妃英明,王妃英明,起先多有得罪,是老臣不是,老臣不是呀。”

他悔悟着,只觉的满心愧疚,这样一个女子他居然要她给千盛下跪,他居然怂恿着将她交出去,有她在,有霄王在,他们耀天有何畏惧。

像是连锁反应,大殿耀天众人唰唰跪了下来:“王妃英明,王妃英明。”

他们高呼着,声音随风落入云霄,这个女子的威名正一点点传遍三洲五国。

不是千盛公主,那真正的公主……

“霄王妃,还请把我们公主交还给我们。”压抑着胸口翻涌的心血,千盛使者阴沉着脸道,公主没死?那他就没什么能责问耀天的了?可是,不见着真正的公主,他怎么能死心?

是呀?还有真正的公主呢?众人面面相觑,凝望着景袖,静待答案,此刻耀天众人也不在着急,最大的风声已经过去,剩下的不过是小浪了。

“公主啊?”景袖拉长着声音,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果然,门口一道身影兀地出现,青纹衣云帛靴,标准千盛的侍卫打扮。

只见来人一脸凝重,小心的将一张信笺递到千盛使者手里。

与此同时,远处的殿楼顶上,一道黑影突然落下,单膝下跪凝重禀道:“主上,刚接到消息,沐芯公主已经到了千盛边境,昭阳王亲自前来迎接。”

风暴,一道无形的风暴突然在血红的妖瞳里生出,到了边境,已到了边境,三天,只是三天,齐昭阳居然也得了消息出动了。

嗤嗤……

寒气外放,殿顶上瓦片不断颤抖,无形的煞气犹如风刀刮的身边人全身生疼。

金銮殿内。

景袖把玩着手指,悠闲语道:“使者,可有找到你家公主呢?”

男人青黑着脸,手腕颤抖,神情一片呆滞,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被对方的反映弄的好奇,白峰忍不住闪身上前,一把扯过对方手里的信笺看去,一目十行,信里的内容清晰落入眼里。

“哈哈,回国了,你们公主居然已经回国了。”

什么?

他一呼,大殿众人齐齐惊了,身边的武将也忍不住探头瞅去,瞬间,书信内容彻底曝光,一传十,十传百,众人皆知。

千盛公主回国了,已经到了边境,千盛的昭阳王亲自前来迎接的,咱们的长公主亲自相送的,这是昭阳王传回的感谢耀天款待公主的信笺。

一切看似难以置信,却真真正正的发生了。

长公主不是病痒了么?原来,原来不是病痒啊,是咱们长公主与霄王妃演的戏啊,好啊,好啊。

让你狼子野心,让你千盛责难我们,对我们兴师问罪,让我们王妃下跪,你千盛的贼心彻底没戏了吧。

众人兴奋着,只听一道柔语缓缓落出。

“污蔑我朝战神王妃,随意谩骂侮辱,还让其当面向你千盛磕头认罪,现在,千盛,你是不是该给我耀天一个说法了!”

“轰!”巨大的金镶楠木椅猛地炸开,景袖怒目凶瞪,威严的气势狂放,煞气冲天,直向千盛一方压去。

端的是不容置疑,要的是绝无反抗。

气势,这才是真正兴师问罪的气势!

砰!

跌倒的声音,被吓时脚下惊慌不稳,不只倒了一人,是一片。

“哈哈……”

哄笑至耀天众人口中响起,他们兴奋着,脸色红润的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

白峰风云砍刀一舞,指着起先叫嚣的最凶的千盛使者吼道:“陪罪!给老子偶像陪罪!”

气势完全改变了。

这场局到底套了谁进去?

远处,血红的妖瞳深邃无边,如罂粟般嫣然的薄唇闪过嗜血寒光:“她,所有的一切查清楚。”

“是!”青衣人应道,眸眼凝重。

如此心计的女人,摆了一场局,算计了他们所有人,不仅如此,还有那彪悍恐怖的实力,这个意外出现的女人,绝对不能属于耀天。

她,要么死!要么归顺主上!绝无第三种可能!

晴风暖阳,到底谁向谁发难自有文臣使官去详算,等景袖一群人打算出宫时,已经是艳阳高挂头顶了。

天翼几人兴奋着,一点都没有一夜未睡的疲倦感,聊着这场戏,聊着这场峰回路转的惊天大戏。

“王妃,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掉的包呀?居然连我们也不知道,还有才三天时间,你是怎么让长公主把那女人送到边境的呀?”天翼兴奋呼道,眸子晶晶亮着,只觉得有好多好多问题,在景袖面前,他这个血霄军师脑袋也变的不够用了。

“对呀,对呀,我也好想知道。”谷玉接声道,只觉得一切都不可思议,那千盛公主挂在城门上时,他还亲自去检查过呢。

被众人围着,景袖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红唇微启,就打算一一解释,身后一道低哑声意外响起:“霄王妃,皇上有请,还请随老奴去一趟吧。”他六旬年纪,躬弯着身,神色格外恭敬。

众人认得,这是方公公,自小便随在北昊风身边,算的上宫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了,可是,皇上召见王妃,这……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