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70章 抨击皇权

众声呼后,大殿再次安静了下来,这般紧张时刻没有一人愿意当出头鸟将矛盾挑开。

角落里的情形自是落在北昊风眼底,眸眼里几不可查的一闪戾气。

太子随行在侧,眸眼深处满是兴奋,他有把握,这一次一定能扳倒了霄王府。

后宫不得干预政事,皇后不知为何也随行而来坐在上首,凤冠华服一身,十足的威慑力,仿佛少了长公主,这女人也鲜活了起来。

短暂的安静,千盛使臣猛地大喝起来:“耀天,这次你不给我们个交代,我千盛绝不罢休。”满眼阴霾,气势汹汹,看着景袖神色似要把她抽皮扒骨。

气氛瞬间紧张,耀天众人神色变得惶恐起来,该来的始终来了。

北昊风的面上一闪僵硬,向下方肖虎方向递了个眼色。

肖虎立马上前道:“千盛使者,公主之死实属意外,当然,我耀天的确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将霄王妃交由千盛,任其处置,王妃换公主,这样也算一命抵一命可好?”

气氛开始波动,哗然,将霄王妃交出去了,一命抵一命,这……

众人虽心生异议,却无一人出口反驳,若真的能用霄王妃换得耀天安宁,这也算值得,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他们耀天女子就该有如此奉献精神。

琥珀色的眸子微动,北云霄周身一丝戾气生出。

“哼,交由我们处置?那就先让这女人给我们千盛磕头认罪!”手腕一抬,直指景袖方向,声色严厉,浑身傲慢狂妄。

嘶……

抽气声出,众人皱眉,这千盛的人一点都不像会和解的意思啊。

肖虎剑眉微动,也看出这些人的刁难,可是如今这事都是谁惹出来的,一时间,只得转首向着景袖方向看去:“霄王妃,你……”

他话还没说全,北云霄动了,银衣在地上拖出一抹森冷寒光,浑身气息沉敛,一股泰山压顶的压迫感瞬间袭上众人,呼吸不畅,胸腔难受。

“你是什么东西?让她磕头认罪。”

明明是极其平淡的语气,却给人一种极致嚣张的感觉。

这一瞬,众人发现霄王似乎变了,原来的他站立朝堂之上,一身冷傲气势,接受着任何皇命,征战沙场,力抗四国,即使心有不满却从不会出口异议。

民间早有传言,若是霄王有夺位之心,怕是一夜就能改了耀天局势,可是他却从未有过异动,让人觉得,这人怕是普天之下最忠诚皇上的人,可是,现在他站了出来,这意外着什么?

这一刻,角落的天翼等人不自觉站直了身子,望着上首的北昊风眸光讽刺。

皇上,我们的主子有了逆鳞,若是你动了,你知道后果吗?

北昊风拢在皇袍里的手不自觉紧握,眸光深邃,果然变了……

软榻上的景袖微动,呼声缱绻,周身一股温柔的气息溢出。

千盛使者脸色青黑的恐怖:“霄王,你别太过分了,这耀天治不了你,不代表我们千盛就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呵呵,治我……”

北云霄话还未说完,上首的太子站了起来,一身明黄金龙华服,神色极其严

肃:“云霄,这事确实是霄王妃有错在先,你做为耀天战神,难不成想包庇她,罔顾耀天安危吗?”

这话说的大义炳然,直接上升到国家之危。

可是,现在的北云霄再不是往日的战神了。

“罔顾耀天安危?这耀天安危与我何干!”戾色,冷声。

哗然,此话一出,一群大臣急忙跳了出来。

“霄王爷,你断不可为了一女子不顾耀天啊。”

“霄王爷,男儿必承国家大事,儿女情长不过是过眼烟云呀。”

“霄王爷,使不得使不得啊……”

众人惶恐,他们甚至不敢想象若耀天没了北云霄会是何等状况,乱战横起?贼国踏来?总之,这根耀天之柱,绝不能没有。

北青煦的眼里一闪狂喜,他只知道这人已经威胁到他的继承之位,他只知道有这人在,耀天众人就绝不可能发现他青煦太子的魅力,兵可以练,将可以选,而这人必须铲除!

“哼,好个与你何干,云霄,你简直令人失望!”他佯怒道,忽又转首向着北昊风躬身禀道:“父皇,霄王已经深受蛊惑,迷了心智,绝不可能再胜任战神之名,还请父皇收回兵符,削了其兵权。”

他话刚落,角落里谷玉接声道:“不劳太子费心,我家主子已经被削了兵权,连霄王头衔都被废除了呢,这耀天安危与我们主子还有什么关系?就算想管也管不着啊。”

这话说的阴阳怪气,里面的暗意直讽着某些人,不得不说,跟景袖待的久了,各个胆子都变大了。

“什么?已经被削除了。”

还不待北青煦心喜,劝声接二连三落出。

“皇上,不可啊,霄王战功赫赫,就算犯点错误也用不着剥夺兵权呀。”

“就是呀,霄王征战沙场多年,受百姓爱戴,万不可失了民意。”

“还请皇上收回成命呀……”

北青煦的神色瞬间阴沉的可怕,北昊风神色无痒,眸光却变得格外寒人。

“哼!我管你们削不削除,今儿你耀天必须给我们千盛个说法,否则就等着我们天御精兵踏过边疆,灭了你耀天吧!”狂傲,戾色,他千盛今儿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外有贼子野心,内有权力争斗,一时间,朝廷百官急的冷汗连连,焦躁不安。

“来人,让霄王妃下跪!”冷呼,至北昊风口中呼出,龙威外泄,势不可挡。

肖虎及一众侍卫唰的抽刀上前,天翼等人闪身而出,挡在前方。

瞬间,大殿剑拔弩张,气氛极致紧张。

北云霄眸色彻底寒戾了,银袍一拂,带着极致的内力罡风,肖虎一群人唰的飞走,狠狠撞在殿柱上。

“谁敢!”

“砰!”

巨大的一声拍椅声,上首的北昊风猛地站起,胸腔气的不断起伏,铁青着脸大喝:“来人,给我抓了霄王!”

他一呼,大殿四周猛地冒出批青衣人,各个遮面腰配锋剑,气息寒冷,杀气浓郁。

暗卫,耀天皇权特有的暗卫,只尊皇命,忤逆者死!

瞬间,大殿更加乱了,历来功高压主,他们知道皇上

对霄王有异心,可从未想过皇上会在这般时刻动手。

千盛使臣的眼里一闪流光,唇角勾起冷笑,耀天战神,被舍弃的滋味是不是很好呢?

便在这般混乱的时刻,软榻上的景袖缓缓坐了起来。

月色依稀,星子悄消。

她的身影单薄,气息却很是独特,让人完全无法忽视。

对呀,这事因霄王妃而起,他们可以求求霄王妃呀。

“王妃,你就跟千盛赔礼道歉吧。”

“王妃,你就随千盛去吧,这事终归是因你而起,也该你担当责任啊。”

“王妃,我耀天断不可失了霄王爷呀。”

众声求情,看似大义,却是最没有人性最无知的时候,他们只看了眼前的局面,完全忘记了千盛贼子的用心。

赔礼道歉就能安生了?笑话!

无视,无视众人的话,这种时刻见的多了,心早就麻木了。

“是不是很吵?要不你先回王府,这些我来解决。”北云霄已立在景袖身侧,温柔语道。

纤细的身形缓缓站起,澈眸凝望着北云霄,还带着点困意缱绻的迷茫光色,她樱唇微扬,轻道:“我来吧,你舍不得的。”

琥珀色的眸子微变,像是有无数圈水波在瞳孔里滑过,她知道?

北云霄还愣怔着,就见景袖巧首微扬,浑身气势外放,变的狂傲不容侵犯起来,对着上首北昊风语道:“北云霄手握令五国闻风丧胆的血霄军,深得民心,若是他想要反你,你现在绝不可能坐在上面。”

此话一出,大殿彻底安静了。

连千盛使臣也未再出声,凝眉看着眼前情形。

北昊风的眸光闪烁,手心狠狠握紧,一股肃杀之气涌出,对,他就是知道北云霄若反他极其容易,他就是知道这个人已经彻底威胁到他,所以,必须铲除。

瞧着北昊风眼里的愤恨,景袖就明白这人完全未懂她的深意,轻叹道:“北云霄远走他乡,长年驻守边疆,你觉得以他的势力会注意不到这朝中格局的变化吗?他那样精明的一个人,会想不到你迫害他的心思?你觉得他威胁到你的权力,皇位,就隐忍想尽办法的设局让他往里跳,那你是不是对所有觊觎你皇权的人都怀有异心?五皇子,七皇子,太子?甚至长公主,这位置你能坐多久?你觉得你永远都不用下来吗?还是那上面杀人的感觉特别好,让你夜夜‘美梦’。”

这话随风落进每一个人耳里,从没有一个人敢如此抨击皇权,众人震撼着,却不得不承认她说的事实。

皇权诱人,却是沾满血腥,会有美梦吗?

远处的楼顶上,血红的妖瞳闪烁,黑衣呼呼飞舞。

“你有没有想过当年的云苍王为何会自愿为将辅佐你?”

北云霄猛地抬首,眸光深邃怔怔的看着白衣飘舞背对他的景袖。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北云霄会子承父业,甘愿为你做将?”

“你有没有想过长公主为何会知道你的心思?却从没有迫害你。”

一连三个有没有,众人震撼,北昊风薄唇紧抿,神色变的苍白,尘封的旧事一幕幕在眼前显过。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