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9章 真的死了

“放下!快放下!”惊呼,天翼完全慌了,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两边的血霄军慌忙飞起,急急去松绳子,便在手腕摸上绳索的一刹,三道尖锐的破空声尖着呜呜呼号突至。

是箭矢,灌注强大内力的箭矢,疾速而至,惊若龙吟,冰冷的煞气与空气擦出火花。

两支箭矢正对解绳的血霄军,一支正对悬挂的齐沐芯,端的是要人性命!

“闪开,快闪开!”白峰大呼,身如猛虎出山,陡然扑了出去,风云砍刀一舞,夹着劈山之力横挡在半空。

“叮。”

清脆的撞击声,嗡嗡回音,只见白峰健硕的身形竟被箭矢之力冲击了出去。

“轰!”箭入城墙,炸开道口子。

天翼谷玉对视一眼,就要飞身而上。

却是瞬间,呜呜呼号又至,竟是两根羽箭直逼面门而来。

两人瞳孔猛变,急急闪开,羽箭擦过两人衣襟蹭的一声射在城门之上,轰,半面漆木城门猛地炸裂,这力道可想而知。

“妈的,是天御军神弓手那王八犊子。”白峰大骂,身形已经飞回,手臂却依旧发麻。

天御军,千盛的精锐之师,虽整体实力比不过血霄,却有三大猛将,一神弓手,一双斧王,一鬼子拐,三人实力超凡,力可抵百,尤其是神弓手刹羽,简直让人防不胜防,不管大战小战都是令人最头疼的对象。

便在一刹,三大血王受损,十几道黑影各方涌出,目标刺杀千盛公主。

暗器,利箭,混着杀戮血腥已至,不过是几个呼吸间,这处已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街上早没了人影,有的只是无数森寒利箭,无数鬼魅暗影。

死士急剧增加,混着天边暮色,让这片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谷玉白峰身形如箭,向着天边,急射而出,目标,寻出神弓手刹羽。

天翼秦风等人死守这处,想要寻得空出将齐沐芯放下,却被缠得完全脱不开身。

连风扬和子马甲都靠近不了半分,这批死士显然是有备而来,子马甲的毒粉耐不得对方分毫,气得老头子吹胡子炸毛,下手一下比一下狠。

焦灼,场面似乎陷入僵滞的状态,悬挂的千盛公主依旧有猩红的血液滴下,周身素裙已经染的绯红,配着她垂下的头,像极了已经被吊死的死囚。

众人惶恐,甚至不敢去想象她是否还活着,若是死了,那耀天……

躁意,忽地一道破空声突至,就见一道银光横穿过众人,城门上悬挂的绳索猛地断裂,齐沐芯整个下落。

素白的身形已至,纤美的臂腕一舞,瞬间掐上冲上来的死士脖颈,咔嚓一声,首断气绝,月刃回旋,断了三人命脉。

看清来人,苦战中的众人眸眼大喜:“王妃!”

伫立城墙之上,俯瞰一切,素裙飘扬,王者之姿的不是景袖是谁,只需一站,众人似涌出无限力量,只需一眼,扑上来的死士竟不自觉发憷。

城门下,北云霄摸摸鼻尖,一脸无奈,貌似被忽视了,不过他家袖袖好什么都好。

银袍轻扬,抬步向地上的千盛公主走去。

瞧着猩红的

血液,剑眉微皱了皱,眸眼审视,就见地上的齐沐芯轻颤了颤,一直观察着的天翼等人大松口气,只要还活着就好,却是猛地瞳孔大变,就见倒地的齐沐芯手腕微动,一把锋芒森森的刀刃朝自己胸口猛地插去。

“嗤。”

众人甚至听见了刀刃没入心脏的声音,血肉擦过锋刃,格外冰寒,猩红的血液喷涌。

“你们……永远也别想赢主上。”决绝狠辣,虚弱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忠诚。

这一瞬,空气似乎静止了,扑上来的死士如潮水般退却,血泊中的齐沐芯彻底死去。

木槿花枯,再无生机。

天翼等人彻底呆了。

景袖望着地上的齐沐芯眸光变的深沉。

子马甲一个飞身上前,急急查看,却是眸眼更加惊悚,这女人还吃了毒,筋脉闭塞,气血倒涌,难怪会滴血,全身的血液全从耳腔和口里涌了出来,这毒叫美人残,是曾经花苑里一个小丫鬟所制,因为她耳聋口哑,受尽苑里美姬嘲笑,便研究了这毒,一夜之间毒残了所有美姬。

齐沐昭用这毒也属正常,注定要死的事物怎么还算美呢?所以最好毁了。

北云霄的眸子变的寒戾,浑身煞气不自觉涌出,冻的每一个人心惶惶,他们甚至无法想象接下来耀天会面临的局面。

千盛公主真的死了,死在城门上,死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于霄王妃的计策。

天暗了,风吹来,六月的风却生着冬月的温度,格外刺骨。

暗处。

阁楼之上,食指把玩着玉盏轻转,猩红的酒水泛起光色,滑入口中,染的红唇更加嫣然,像是饮了血液一般。

“哎,真是令人失望呢。”他轻叹着,黑袍上的金龙游走。

也不知道他失望着啥,或许是对于对手能力的失望,或许是对于这场戏就这般落幕的失望。

身边的青衣人眸眼发亮,掩不住的兴奋,他甚至可以看见千盛施难,耀天对着千盛俯首称臣的画面,战神?血霄军?再一战,你还能挡的住我们千盛之军吗?

夜一点点来,整齐的行军声在街道上响起,肖虎领着大片的耀云骑从长街尽头赶来,随行的还有雄风军营的兵将,带队的不是方啸云,是位新提拔起来的将军,两人面色严肃,眸眼冷色。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霄王妃肆意妄为,狂妄自大,心妒恶毒,以计谋害千盛公主,破坏两国关系,现将其捉拿法办,送交千盛,任由处置,另霄王纵容其妃,现剥去霄王头衔,收回兵符……”

冰冷的声音在夜空中格外刺耳,一字一句,暴露着天子之心。

长街上不少百姓已经走了出来,他们口耳交接,议论着眼前的情形。

血霄军众人冷眼,兵器唰唰抽了出来,谁敢动他们王爷王妃,兵符?在他们血霄军的观念里早没了那东西,有的只是终生效忠。

新上任的雄风将军冷眼一横,手腕一招,身后将士也唰唰亮出了兵器,他们雄风可是打败过血霄,会怕?

“霄王妃,霄王爷,我劝二位还是跟属下走吧,这打起来惊扰的可是皇城百姓。”肖虎轻道,眸眼肃冷之色。

不得不说,这人心思聪慧,抓住北云霄等人不愿意伤民的心思。

白峰等人的神色更加难看了,恨不得冲上去剁了这皇帝的狗腿子。

“云霄,走吧,皇上都请我们了,怎么也得赏脸不是?”景袖轻道,身形一跃,已从城墙上落了下来,明明没有半分内力,却落的极稳,轻盈的像是片树叶随风飘下。

城门口,北云霄从阴影里走了出来,银衣猎舞,周身狂傲之息,一双眸子像是要焚尽天下,捉拿霄王妃?好大的胆子!

肖虎二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皎月高挂,冷风吹起地上血腥,看着地上将士抬走的千盛公主尸体,百姓惶色,千盛公主死了,真的死了,那他们耀天岂不是……

咚咚……

皇宫大殿前,一声声钟鼓之音敲响,回荡在整个皇城,这夜本就难眠,朝廷百官齐齐穿戴整齐匆忙向皇宫赶去。

皇钟响,那必是有极其重要的事发生了。

其实不说,他们也知道,必是千盛公主的事,只盼着能还耀天安宁,能让千盛息怒呀。

行宫使臣也齐齐向着耀天皇宫而去,他们已接到命令,现在该是他们发难的时候了,死了我们公主,耀天我看你这次怎么办。

硕大的夜明珠照亮整个大殿,纱满悬挂各处掩住冷风,金镶色的楠椅安置,无数婢女太监候于各处,龙椅上的五爪金龙依旧张扬,刺眼的金瞳俯瞰着众人,昭示着它不可侵犯的龙威。

等所有人齐聚大殿已是子时一刻,皎月已过头顶,正是睡意浓郁的时刻。

大殿众人却是颤颤惊惊,一脸惶色,不见丝毫困意。

大殿最左角的情形却是完全不同,众人身后,一张软榻横置,蚕丝软被置垫,素影斜躺在上面,雪白裙纱随着轻风轻扬着,掩着容颜的青丝轻曳,浅呼声一下下响着。

大殿格外安静,众人大气难出,千盛使臣也在北云霄一次暴怒出手中吓的噤了声。

他眸眼寒色,挺身立在软榻一侧,眉眼扫视着众人。

屏息,谁也不敢叨扰,连呼吸都放慢着。

千盛众人憋屈,却也不得不迫于**威,眼里的凶色也更加浓郁。

谷玉白峰几人缩在角落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瞌睡,早知道要等这么久先回去睡一觉好了。

想法刚落,尖鸭子嗓音突至。

“皇上驾到。”

一瞬,众人齐齐松一口气,他们宁愿面对天子之威,也不要面对霄王恐怖的眼神呀。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万岁万万岁……”一声声呼起,声势浩大,众人叩首。

北云霄眉梢皱起,软榻上的景袖果然动了动,巧首微抬,星眸望着众人一闪迷茫。

“要不再睡会?”北云霄轻道,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像是某种魔咒,景袖迷迷糊糊,竟点点头,再靠在了软榻上:“那教给你了。”

似呓语,语气里带着种绝对的信任。

北云霄微呼口气:“好。”轻声,唇角微微勾起。

将军卧在椅底,瞪着大眼警惕的看着四周,谁敢动它主子,它咬死他。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