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8章 戏前序幕

天边依稀翻起鱼白,央未苑才陷入沉寂,水晶锦盒依旧搁置在桌角,被人遗忘。

而银沙苑,四人对弈。

“爷,你就放我们去睡会吧,咱们睡醒了玩行不?”谷玉苦丧着脸道,这是作了什么孽啊,大早上就来折腾他们。

眉峰微挑,依旧满脸生机:“今儿你们不赢我一局,谁都别想睡了。”这些个蠢笨手下,跟袖袖简直没法比,一点脑子都不涨,不提高下棋术他还怎么赢。

话落,屋子里此起彼伏的哀嚎声。

天翼头疼的揉揉太阳穴,他待会还要去趟血霄军营呢。

白峰瞪着熊猫眼一脸傻愣样,他不会下棋,为毛也要叫他留下,呜呜……

最后滴蜡油流尽,盏台里的火苗缓缓熄灭。

今日的霄王府一片沉寂,像是安睡未醒,一点都不觉外面的腥风血雨。

朝堂之上,霄王妃捆绑公主一事终于爆开,太子一方势力及霄王一方拥臣闹的不可开交,时过午时,早朝依旧未退,圣上也未发表任何言辞,便在午时一刻,芸芳宫突地传来长公主病痒消息,众人哗然,皇宫人心慌乱,早朝暂退。

芸芳宫。

“皇上驾到。”一道尖鸭子嗓呼出。

屋里正低议的两人迅速散开。

漆红楠木门一开,混杂的药香味扑面而至。

深沉的棕眸环视四周,看见只有绿娥一人立在榻前,剑眉微皱了皱。

“皇姐,怎么样?”大步流星上前,龙延香飘散四周,神情看似关切却是不达深处。

北云岚本是靠在软榻栏上,这一呼,微微侧头,几许青白发丝随着转动飘曳,唇无血色,神情疲惫无力,看起来像是病了好久。

北昊风眸子几不可查的颤了颤,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如此,神色间一闪慌乱:“来人,怎么回事?长公主怎么病的怎么厉害?”

这一呼,带着点怒意,焦急和真真切切的担忧。

北云岚眸光轻颤,一丝暖意心间滑过。

“陛下,御医已经看过了,长公主是心劳生疲,需要静心修养。”绿娥上前,轻声禀道。

“看过了还病的这么重,你是怎么照看的,我皇姐就被照看的这副模样!”戾气吼道,吓的绿娥迅速跪地求情。

“昊儿,不怪她,是皇姐身体不中用了。”有气无力的道,声音沙哑像是干涸了好久。

这一声昊儿,使得北昊风眸光颤栗,仿佛回到小时候皇姐带他游御花园的场景,一幕幕在眼前轻闪而过。

“什么不中用?皇姐放心,朕一定要人治好你。”北昊风笃定的道。

命令颁布,御医苑的顶级御医很快前来,一一看诊,一一布药,得到的结果基本相同,长公主心劳成疾,这是心病,导致长久夜不能眠,身体乏力,需要静心休养。

御医很快退下,北昊风在苑芳苑再留了一会,期间想要撤了绿娥换个新婢女的意思被长公主拒绝,最后只得嘱咐绿娥一翻才离开。

待这处静下,屋子里只留绿娥和长公主两人。

北云岚望着漆门的方向喃喃低语:“还好,他还是有我这个皇姐的。”

话落,门口呼声响起。

“长公主,皇上特意吩咐御膳房煮的莲子百合粥好了,长公主用点吧。”

一怔,绿娥迅速上前,

漆木门一开一合,便见绿娥端了碗清粥上前:“主子,先吃点吧,这下午还要养精蓄锐呢。”

“嗯。”点头,葱白玉指接过,就要用下,忽地,凤眸陡然大变,瞳孔急剧变化。

涂着药末的指甲盖上,本是透明的颜色迅速变的深黑,这……

绿娥也看见,眸光微闪,迅速站在长公主身前,刚好阻了门口与这处的视线。

“主子,你用好了吗?”她呼道,这声音刚好传到门外,向长公主打着眼色,对方心领神会应道:“嗯,好了,撤下吧。”

碗勺轻碰的声音,绿娥迅速撤下,开门一看,那小太监果然还立在原处,看着绿娥出来,立马恭敬的道:“绿娥姑娘,还是我来吧。”

绿娥也没客气,交给他,别有深意的看着他急匆匆离开了苑子。

关门,转身的一刹,便望见北云岚坐在床榻一副觞色。

“哎。”轻叹,款款上前,想要说点什么,却无从开口,皇宫,何来亲情?

北云岚也似想懂了什么,脸色露出个凄凉又决绝的笑。

“绿娥,这药粉还真有用呢。”

“嗯,霄王妃说了,这东西能维持你三天病态的样子,也能帮你验毒检毒,三天,长公主病痒,这后宫可是会翻天的呢。”绿娥轻柔的道。

精神恢复,凤目里一丝硬色戾寒闪过:“翻天,我倒是看看她们怎么翻!”

绿娥眸光露出笑意,这才是她所认识的主子嘛。

风淡云轻,如蚕丝几缕挂在蔚蓝的天空上。

接连两日,霄王府无异,皇城更是诡异的安静,朝廷也在两日的争吵后无果而终。

第三日。

天气依旧极好,阳光毒辣着。

被血霄军禁于行宫的千盛众人开始暴动,什么抓凶手,什么三日后,霄王妃就是借题发挥,陷害他们沐芯公主。

焦灼,朝廷众臣与行宫千盛众人掀着口水战,甚是热闹。

此时,另外一个热闹的地方便是城门口。

近乎整个皇城的人都围到这处,即使有血霄军施压也挡不住这些人要看热闹的心情。

霄王府,央未苑。

下棋的下棋,喝茶的喝茶,吃点心的点心,训犬的训犬,看上去格外悠闲。

秦风刚进苑门,便看见如此情形,额上不觉挂出黑线,外面都快翻了天了,这些人居然这么悠闲。

“王妃,你快想想办法啊,在这样下去,城门口都要塌了。”直接忽略跟天翼下棋的北云霄,秦风径直上前,对着景袖焦急语道。

摆弄着将军刚长出的新毛发的手停下,景袖转首问道:“怎么了?”

“还不是那些百姓,赶都赶不走,全聚集到皇城要等凶手,这样下去,到时候发生暴乱,这后果怎么得了。”

“这样啊。”挑眉,景袖悠悠语道:“颁布消息,说刺客早已混于人群中,若是谁不要命就留下看吧,另外,制造场小杀戮,吓唬吓唬就成。”

秦风陡然眼亮,对呀,这么简单的事,他怎么就没想到,转身,唰的飞了出去。

危言悚人,实招惊人,两招齐放,谁要再留下看热闹,那就是纯粹的不要命。

“王妃,那刺客什么时候出现啊?”从棋盘上回首,谷玉眼巴巴的道,其实是手痒了,想动手了。

“若是你,你会什么时候动手呢?”不答反问,景袖喜欢让身边人自己思考,这是种锻炼思维能力的方式,大脑还是得随时用,不用会生锈。

“我啊,我肯定晚上,黑灯瞎火,好办事。”谷玉扬首道,脑袋思考起来,那人也会晚上动手?

“对,你会晚上,可是你觉得依千盛太子的脾性会什么时候动手呢?”

“那人会什么时候动手?”谷玉再次思考起来,千盛太子是有名的心思狡诈者,可是他更有个癖性,美,喜欢极美的事物,据说是爱美成痴,那么,他会……

不等谷玉想通,一道清声响起:“傍晚。”

是天翼,他眸光轻眨,面上极其平静,那人喜欢暮色,他知道的,他们每一次任务都是在暮色出动的,而且,据说齐沐昭太子在幕色时整个人会发生改变,具体什么,他也说不清。

“傍晚,那不是只有一个时辰了。”谷玉惊呼,连一侧天翼落棋的手也停了下来。

角落里,白峰正擦着砍刀的手停下,唰唰一舞收好:“王妃,我去打头阵。”话落,唰的飞出了苑子。

“我也去。”谷玉尾随。

“走走,我也要去,正好先放点毒。”子马甲撮着两手也飞走了。

“我也去。”

“……”接二连三,众人唰唰离开,连管家都跟着去了,整个霄王府连半个暗卫都不见。

修长的手指收拢棋盘,北云霄眸光变的流光盈盈,跟袖袖独处了,有木有?

“袖袖,咱们……”

“走吧,可别把王府毁了。”

“嗯?”眸闪,疑惑,什么意思?想法刚出,接二连三的杀气已隐约显出,眸子陡然寒戾起来。

素裙一舞,飞起,身形瞬间落至府外,北云霄尾随而至。

暗处。

青衣人看着一地猩红忍不住道:“主上,这批死士绝对不是霄王妃两人的对手啊。”主子这是何意,为何要让他们送死?

“这只是点序幕而已,先上点色,鲜血,才更美丽不是。”没有理由,因为想便做了,战神,云景袖,今儿咱们可要好好玩玩哟。

黑袍随风扬起,天边火红的金阳高挂,云霞妖娆的璀璨,一双血瞳缓缓变化,更加妖冶,更加鬼魅,如血色罂粟,毒且妖。

踏过一地血色,幕辉中一银衣一白衣相携,气韵绝然。

此时的城门口,人群终于驱散,只有稀稀拉拉两三人在角落走动。

城墙上众人挺立,宛如几道雕塑,眸眼时刻注意着四周。

三日悬挂,温婉动人的千盛公主早已虚弱不堪,一头青丝披散,绝色的容颜变的苍白透明。

幕色一点点至,太阳正从天边消失,众人手心不觉紧握,四周静的连针尖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兀地。

嘀嘀……

似水滴落的声音,此时格外清晰,众人面面相觑,怎么回事?哪来的声音?

突地,一声大呼。

“快看,千盛公主,千盛公主!”恐惧,惊慌,似发生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众人抬首望去,瞳孔陡然大变。

悬挂城门的千盛公主一身雪白精致罗裙正缓缓变的嫣红,猩红的血液正从嘴角滴下,一滴一滴,开城妖冶的血梅在青石瓦地上,清风一吹,血腥飘散……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