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7章 北云霄你赢了

“你给我等着!我早晚打败你!”咆哮,唰的闪身到青墙边上,无风剑拔出,煞气腾腾飞走。

堂堂“影刹”第一杀手,在一女子面前过不了三招,真是气死人了,还有,他一定要超过云景袖,成为淘宝楼第一金牌单手!

恐惧的心消散,又变的生机勃勃。

角落里。

“你们说咱们能在王妃手上过几招啊?”谷玉瞪着两铜铃眼道。

白峰偏头细想,貌似他上次挑衅偶像的时候一招就败下阵了。

天翼猛地想到那次清晨大战场的时候,无数次被虐的情形。

陡然,三人一个寒栗。

屋子里景袖浅笑,眉羽间道不尽的温柔。

“汪汪。”将军低唔,大眼扫视着屋里不断咆哮,袖袖,有坏男人的气息。

“嗯?”感受到将军异常,景袖疑惑,抬首的一瞬间瞥见桌上的水晶锦盒。

这是?

疑惑,向着桌前走去。

玉指轻拈起锦盒,还未来得及打开,一阵清风卷入,桌上的宣纸唰唰飞起,露出气势磅礴的三个大字。

北云霄。

错愕,诧异,这不是她写的……

北云霄,素白的宣纸上镌刻着清晰的三个大字,仿佛早已刻在上面,脑里猛地浮现那人端坐在这里一笔一画写字的场景,眸光变的深邃,一丝复杂的情愫浮现,北云霄,你到底知不知道签的是什么?

她只是随意执笔的,她只是故意刁难,想让他知难而退的,可是……他居然签了,作为一国王爷,耀天战神,居然签了。

暖意自心间散开,又慌乱着。

忽地,叩门声响起,便听见北云霄清哑的声音在门口唤道:“袖袖,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眸光一闪,回神,心跳还乱着。

微风吹过,月光散下,半响,门口的北云霄等的有些久了,觞色不自觉涌出。

“进来吧。”轻柔的声音,像是天籁,碧色的眸子涌出滔天喜悦。

便见北云霄有些手足无措的推开房门。

景袖坐在窗边,梨花楠木桌上的锦盒和宣纸放在一侧,素指正摆弄着什么。

北云霄开门的一瞬,脸色瞬间一青,不知何时,将军整个前爪立起,庞大的身子趴拉在门上,这一开门,北云霄直接与将军抱个满怀。

“死狗,滚开!”眸眼寒色,暗声警告。

“唔唔……”休想,呲牙,犬眸大瞪,气势汹汹,还一口叼起北云霄手中盘子里的油饼。

北云霄的脸更黑了,这是他专门为袖袖做的!

“哇呜。”一口咬掉,又立马吐了出来,将军一副呲牙咧嘴的嫌弃样。

银衣无风自起,煞气在北云霄周身萦绕。

将军不怕死的再挑衅,来呀来呀,敢打我?我让袖袖把你扔出去。

“将军,出去玩会。”轻柔声道。

瞬间房门口两双眼睛瞪大。

将军错愕惊悚,它听错了么?

北云霄眸色一喜,手里力道一带,身子转开,将将军整个让了出去,关门的一瞬,背地里小动作使个劲踢了一脚。

“砰!”庞然大物落地的声音。

景袖嘴角抽搐,视线转开,好吧,当她没看见。

被踢飞的将军暴怒,身形一跃,就要冲进去。

“来来,大黑,咱们去吃肉包了哟。”

管家不知从哪溜了出来,抱起发狂的将军急奔出了苑子,爷,奴才只能帮你到这了哟。

月色皎皎,这处总算清幽。

“会下棋么?”

一副打磨的圆润通体瓷光的黑白棋子已简单摆好,蛛网错盘的棋线代表着江山天下。

北云霄正为油饼被糟蹋纠结着,眉眼一亮,顿时放下手中的玉牒上前:“个中好手。”下棋?那就可以与袖袖多待会罗?

他自信的道,脸上掩不住的喜色,身形迅速坐在案桌另一侧,轻拈起盒里的黑子落下。

那里一枚白子已经落下。

素指轻动,又一枚白子落下,只听景袖柔声款款的道:“这一局,以你我为棋,若是我赢,从今以后你是北云霄,我依旧是云景袖,若是你赢,那么你是霄王,而我……便是霄王妃……永远。”

话落,连屋外各处的呼吸声都停止了。

北云霄落子的手僵滞在半空,神情错愕,心上翻起惊涛骇浪。

云景袖?霄王妃?这是……

景袖眸光深邃,定定的看着他,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北云霄,这是我唯一能走出的一步了。

似读懂了景袖眸光里的深意,惊涛骇浪缓缓压下,北云霄红唇微启:“好!”

这一字,从未有过的慎重,只有他才知道自己下了多大的决心,他不想用一局棋便决定袖袖与他的关系,他也绝对不愿,可是,他知道这是她给他的唯一机会,最慎重的机会,坚如磐石的心为他开了道口子,那么他必须闯进去,因为,他知道,若是失去,便再没有了。

景袖浅笑,像是夜合花开,道不尽的美丽,这一刻她竟觉得,北云霄比她更懂她。

“该你了。”素指拈起白子,景袖缓道。

“等一下。”剑眉纠结在一起,北云霄皱眉道。

“嗯?”

就见北云霄指着棋牌上一黑两白的棋子道:“这几颗不算,重来,而且我要先落子。”

话落,屋外众人齐齐崴脚。

景袖额上挂起黑线。

三颗棋子能改变多少局面?还要先下子,围棋上先落有优。北云霄,你真的是耀天战神吗?

不过……

“好。”她就让他重来。

北云霄硬色点首,管他什么战神,管他什么名声,他今儿耍赖无耻都要赢!

烛火摇曳,窗前上两道身影映出。

“你们说王爷能赢吗?”白峰问道,从理智上来说他是希望王爷赢的,从情感上他又是希望偶像赢的,真纠结呀。

“王爷的棋术已经神乎其神,连棋翁都自叹不如,赢面很大的。”天翼分析道。

“可是你忘了这是跟王妃下啊。”谷玉驳道。

天翼眉色又纠结到一起,对呀,这可是跟王妃下。

一时间,几人探头探脑,恨不得把那窗户戳出个洞来。

月落头顶,芸芳宫。

北云岚坐立不安的来回走动着。

“云霄他们真的会送消息过来?”不确定的再次问道,黛眉纠结在一起。

绿娥上前,柔声宽慰道:“长公主,你就放心吧,肯定有消息的。”

“这有消息也该快点啊,再过会都天亮了。”

她话未落,门口突然传出轻微的摩擦声。

两人对视一眼,这是……

闪身上前,漆红楠木门稍开

,一个大黑影瞬间蹿了进来。

“将军!”长公主惊呼,连绿娥也是意外,居然让只犬送信,这……不过瞬间又眼亮赞叹,用犬送信,即使被御林军发现,也不会太在意,当然,她也相信这只犬有潜伏躲过皇城守卫兵的能力。

将军甩着尾巴使个劲的摇,眸眼晶晶亮着,仿佛在等待任务完成的夸奖。

摸摸将军大黑脑袋,北云岚喜色赞道:“将军,好样的。”

傲娇仰首,大黑爪子对着北云岚刨着:“唔唔……”爪子里,爪子里。

不出意外,两人很快从将军的大黑爪子下找出张小纸条,让两人赞叹的是,那纸条居然被一层类似皮肤的东西覆盖住,若不是将军提醒,她们绝不可能发现,当然,她们还不知道,若是将军任务失败,它只需要舔一下爪子,这层所谓的皮肤连着信笺,便会自动消失。

星空如水,美轮美奂。

宣纸上蝇头小字落入眼里,两人对视,细细低语,连风声也不曾闻见。

央未苑。

两人身影依旧倒映在窗户上,似乎有些久了,空气中不断有打哈欠的声音传出。

“哎,还要下多久啊?”白峰虚着两困盹眼道。

“不知道啊,王爷太墨迹了。”谷玉垂着脑袋无力的道。

天翼站立起身子,再瞄了一眼窗户上两人,眉梢微挑,笃定的道:“走吧,今晚不会有结果了。”话落,一个飞身离开。

“你怎么知道……”

“砰!”

陡然一声巨响,惊飞竹林间夜鸟,扑腾扑腾落入暗夜。

就听……

“北云霄,你到底下哪里!”咆哮,戾气,寒息,屋外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这是……

“袖袖,你别急别急,马上想好想好。”

“快点!”

空气又安静了,竹林间沙沙声响起,半响……

“袖袖,我刚刚那步下错了,能重来吗?”

“砰!”

炸桌声伴着一声“滚!”就听屋里一阵噼里啪啦,楠门一开,北云霄瞬间被扔了出来,没错,是扔出来。

景袖黑刹着脸大力的一抛,北云霄便呈抛物线飞走。

一个翻身站稳,北云霄还未来得及说话,屋子灯火唰的熄灭,安静,安静的像是里面的人早已入睡。

北云霄摸摸鼻尖,一脸无奈,眸光里却是大松口气,他以为他能赢的,没想到袖袖棋艺那么好,被他那般搅浑都能步步杀锋困敌。

这样好,至少没输,满意笑笑,大步流星踏门而出,心情倍棒。

“王爷,这是当小人了?”

“肯定呀,落棋不悔才是真君子,王爷居然悔棋。”谷玉一声冷哼,满脸嫌弃,他这是认了个什么主子,越来越不像样了。

讨论完,两人唰的飞走,四周的暗卫也隐去了。

房间里,景袖并没上榻,而是定定站在桌前,透过窗缝落进的月色看着棋盘上错综复杂的黑白子。

那里已是大杀四方,一片混乱,看起来势均力敌,像是盘死棋。

素指轻拈,黑白棋子包围的后方,一颗白子微微左移,棋局陡然逆变,黑棋鲜活,白棋全部陷入死境,而此时不管黑棋走哪一步,白子将会全盘覆没。

唇角勾起一抹妖冶浅笑,眉目温润的像是晨日的杨柳沾着雨露,尽是美好:“北云霄,你赢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