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5章 给你个凶手

绝色的沐芯公主娉婷走来。

侍女,护卫,依次排开,排场极大。

惊叹声,抽气声接连不断,众人沉醉着。

瞧着来人,景袖冰寒的眸子更寒了,连屋里的风扬红妖也紧张了起来。

齐沐芯浅笑着,脸上挂着纯美的笑容,周身气韵似乎变化了些许,不在纯美,多了些道不出的韵味,像是晨日被蜜蜂采拮的木槿,多了些诱人的甜香。

只听她款款的道:“那女子身着红裙,容颜姣好,腰间拴着枚青玉,使着荆棘长鞭,脾气暴躁……”

一字一句,将红妖的近乎所有的特征都描述了出来。

听的屋里的红妖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抽她两大耳瓜子。

这么一说,不少百姓倒是反应过来,他们确实经常在楼里看见过这么个女子,感情那就是凶手,不过……那女子长的挺漂亮也很有礼数,实在不像要刺杀公主的人。

齐沐芯的眸里透着得意,定定的看着景袖,挑衅冷色,霄王妃,今儿我就是找你茬了,怎样?

澈眸锐芒闪过,景袖樱唇忽而勾起:“公主倒是描述的挺清楚嘛,连刺客脾气都知道,敢问公主可是与刺客聊天喝茶来着,怎么才刺杀时见过一面就了解的这般透彻呢。”

讽刺的话听的齐沐芯脸色一僵,还未等她出声反驳,又见景袖脸色猛地一戾,大喝:“还是你千盛公主自导自演了一出刺杀戏,想要栽赃嫁祸我耀天起兵作浪!”

轰!

哗然,三两句,锋头立转。

众人面面相觑,连刑部主事也瞳孔一缩,眉峰紧缩审视起千盛众人,他该不会被当枪头使了吧,若真是如此,以千盛贼人的险恶用心,迫害耀天,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远处,阁楼顶上的气息变的暴戾,血瞳中嗜血寒光一闪而过,把玩的妖兰月刃划过指尖,猩红的血梅开了一地,清风一吹,血腥萦绕。

一旁的青衣人吓的眸露恐惧,唰的一声叩首在地。

似感受到那迫人的气息,齐沐芯神色一闪慌乱,自觉说错了话,忽又话峰一转,问道:“敢问霄王妃与这楼里有何关系,为何这般维护?”

“关系?这楼主与我相识,好友不行?”轻松拨开,神色悠闲。

早先单挑风云赌馆的事曾传出霄王妃是淘宝楼的主人,不过人多嘴杂,没有亲眼所见说也说不清楚,就算亲眼所见传的多了,有些事也变的模糊了。

转移焦点不成,齐沐芯气的脸色昏暗,偏生还要摆出端庄纯美的姿态。

景袖目露鄙夷,这女人就是个装货,从头到脚都在装,城府深沉,蛇蝎心妒,若是放在现代,兴许是个能翻起大波大浪的绿茶婊子,在这,遇到她云景袖,就只有俯首闭嘴的份。

“瞧着没,脸都气绿了。”红妖戳戳身边风扬,笑道,心里一阵舒畅,总之,这装公主不爽,她就大爽。

“最好气死。”风扬冷漠的道。

红妖惊恐瞪眼,仿若第一次了解这冷面男,原来还是个毒舌。

“我告诉你,霄王妃,是不是自导自演你心里清楚,你耀天的用心我们也看个明明白白,今日你不交出凶手,我就劝公主回国,降兵耀天!”青衣护卫大喝。

说不赢,那就直接武力威胁

周围一片此起彼伏议论声,满心愤恨,偏生还拿这些人没有法子。

景袖眸中寒光炸开,一道白光飞出,只见那跪下的几人身前齐齐一道口子炸开,烟尘肆起,森森的缝口冒出嗤嗤寒光:“找凶手是吧,好!我就给你个凶手!”

寒声,戾色。

只听,景袖一声冷喝:“来人,把千盛公主给我绑了!”水袖一拂,素指直指齐沐芯。

要玩是吧,今儿我就陪你们玩!

若不是碍着这贱人的身份,依景袖的脾性早就一把月刃封喉,现在……因为岚姨,因为霄王府,她要玩,她就好好陪她玩玩!

一听这话,众人齐齐目露惊恐,什么?绑公主?

只有暗里的风扬与子马甲对视一眼,一个飞身,急速闪了出去,绑公主?这事他们乐意。

睡午觉的将军眸眼一亮,一个纵越兴奋飞扑了出去,汪汪,我也要玩!

红妖咬着唇,死抠在窗边上,呜呜,人家也好想玩。

瞧着这架势,青衣护卫六人错愕一瞬,暴喝:“臭娘们,你敢!这是我们公主,是千盛公主!”

“啪!”火辣辣的一下,只见那骂人的护卫一口血水混着三个牙齿吐出,左脸急速青肿,膨胀了三倍大。

“公主,你这护卫太不懂事,我帮你教训教训。”揉着手腕,景袖轻松的道。

齐沐芯心底的火蹿起,就要怒斥,才发现声音卡在喉间竟出不了分毫,不仅如此连地上的青衣护卫六人也失了声。

他们怒瞪着眼,面色狰狞的涨红,却耐不得景袖分毫,而那些个婢女侍卫直接在景袖冷眸一扫中噤了声。

便在几个呼吸间,绝色美人齐沐芯已经被风扬子马甲捆成了粽子。

“主子,好了。”子马甲急急禀道,神色迫不及待。

风扬目露兴奋,很是暗爽,这种女人,就是得武力治治。

被绑成粽子的齐沐芯身上凌厉气势一闪而失,仿若春风拂过一般,让人来不及察觉。

景袖水眸流光一闪,眸光变的深邃,看着齐沐芯的神色变的玩味生趣。

“走吧,咱们去给公主抓凶手。”景袖悠悠的道,转身向着城门口而去。

身后的子马甲与风扬架着绝色美人立马跟上。

被绑成这般抓凶手?

众人惊恐,诧异着。

待景袖离开,地上的刑部主事一个哧溜蹿了起来,慌忙向皇宫赶去,完了,完了这下要出大事了。

青衣护卫六人依然跪在原处,他们想要站起,却使不了半分力。

突地,一道青影落下,冰冷刻板的道:“主上说了,办事不利,你们这次回去统统进魔窟吧。”

六人齐齐颤栗,面如死灰,魔窟,那不是……

霄王妃捆了千盛公主抓凶手一事随着风声传遍整个皇城,等到霄王府得到消息已是一个时辰后。

霄王府,书房。

“什么!王妃把千盛公主绑了?还挂城门上了?”谷玉惊悚的道,神色凌乱无语兴奋,总之,很复杂。

“嗯,刚刚暗卫传来消息,确有此事。”天翼言道,神色极其严肃。

北云霄敲着桌面的指尖停下:“说没说王妃为何那般做?”

天翼像是早知道会问到这问题,立马一五一十禀道:“据说是千盛公主要在淘宝楼抓上次行凶的刺客,惹恼了王妃,王妃一气之下绑了千盛公主,但是王妃扬言要帮千盛公主抓到刺客。”

“哦,这样啊。”碧眸一闪深邃,北云霄忽而勾唇道:“那咱们也得帮帮忙啊。”

天翼眨眼,疑惑。

芸芳宫。

“公主,消息确认无误,霄王妃真的绑了千盛公主。”

说话的是个身着绿裙女子,正当妙龄,一双灵动的大眼写满智慧。

“什么,是真的!”北云岚惊的站起,脸上急切,就要冲出去,这千盛的事可是非同一般,如此作为,定会被千盛借机发挥向耀天施难。

一方动,天下乱,三洲涌出,五国分羹,她耀天一定不要成为众矢之的。

还未走几步,身形忽地被身边女子拉出去,急道:“长公主,你可千万不要插手呀。”

“绿娥,我怎么不可能插手,这事关耀天,我不能让景袖胡来啊。”北云岚急道,急的心都在烧。

忽见,绿娥露出个明丽的笑:“长公主,你这是急糊涂了啊,霄王妃是会胡来的人吗?”

这一反问,心急的北云岚一滞,忽地凤眼大瞪,对呀,景袖怎么可能胡来,就算北云霄那小子胡来,景袖也不可能的。

绿娥又道:“长公主,你要相信霄王妃,而且,你现在该管的不是霄王妃,而是皇上啊。”

这话说的有些大逆不道,女子的眼里却是丝毫无谓,作为长公主的心腹军师,这个女子必是拥有极大的魅力。

反应过来绿娥所指,北云岚眸眼猛地一沉:“来人,摆架御书房。”

只是命令一前一后颁布,已经错过。

皇城。

嗒嗒的行路声,整齐,迅速,一排排身着铠甲的御林军朝城门口急速而去,他们手执金刀,气势汹汹,行在最前面的金刀御将更是威严十足。

忽地,两道身影从长街上一左一右闪出。

“呵呵,肖虎将军带这么多人,这是准备去哪呀?”

看着来人,行路的肖虎一滞,手腕一招,身后的御林军停下。

“玄武血王,银虎血王,今日我奉圣上旨令捉拿霄王妃,还请不要拦着。”他拱手道,神情严肃威势十足。

“呵呵,不知我们王妃犯了何罪呢?”谷玉悠道,身上冰冷的气息微出。

“滋扰生事,破坏两国关系,狂妄嚣张,实属大逆不道!”肖虎一字一句的道,颇有声威。

“呸!敢污蔑老子偶像!”风云砍刀一舞,白峰煞气腾腾的道。

肖虎的脸陡然僵硬,青黑着脸冷喝道:“难不成两位血王还想违背圣旨不成?”

青玄剑一抽,不退反进,谷玉轻笑,摸着寒光粼粼的青剑悠哉的道:“没有啊,只是瞧着今儿天气好,想跟肖虎将军和众将士切磋切磋呀。”

肖虎一声冷哼,看着两人杀意汹汹:“切磋?玄武血王你未免太高看得起自己了,我带了一千御林军,就凭你一人,也想拦了我们。”他手腕一招,身后将士齐唰唰亮出了武器。

剑拔弩张,局面陡然紧张。

“呵呵。”谷玉轻笑,还未说话,后面陡然大笑传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