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4章 妻纲,生事淘宝楼

三人偷偷瞥着北云霄的神色,果然,北云霄握着笔毫的手微微一顿,脸色阴暗了不少。

白峰憨厚点头:“貌似一天十二时辰都在呢,听说王妃要教他控制身体狂力的方法,还打算让管家给他安排个屋子长住呢。”

这话落下,北云霄的气息顿时再阴暗了不少,天翼偷偷朝两人打了个眼色,状似不安的道:“那小子貌似挺得王妃赏识的,不会就安在央未苑隔壁吧?”

剑眉一锁,煞气暗出。

谷玉仿若无意接口,添了道猛药:“这挨门挨户的,难保不培养出点特殊感情啊,那小子又图谋不轨,不会也玩什么浪漫跟王妃告白吧。”

话还未落,一阵风吹过,只留吱呀门房摇晃和端着新茶走进苑子的管家瞪眼。

这又嘛了呢?

央未苑。

北云霄周身煞气狂出,鹰眸狠狠扫着苑子。

苑子格外安静,依旧悠远静谧,还好,没有花,也没有蜡烛……

微呼口气,又陡然发现阁楼的房门大开,瞳孔一缩,迅速飞了进去。

没有,什么都没有,袖袖不在,木头不在,连喜欢哈呲舌头睡午觉的将军也不在。

北云霄下意识退出,忽又碧眸闪烁,步子停在原处。

喜欢一个人,应该先了解她吧。

心头迟疑,瞄了眼静悠的苑口,心底一横,抬步走了进去。

袖袖,我保证,不翻你东西。

一目扫过,再一目扫过,北云霄瞪着两大眼开始挨样一件件瞅着,袖袖用的凤月镜,袖袖的红玉梳,袖袖的兰花首饰盒……

忽地,剑眉紧缩,没有首饰,镂空精美的盒子里没有半件首饰,想起朝廷那些官家小姐成日金凤玉簪换着花样的带,北云霄心头一堵,浓浓的不悦,是他疏忽了。

偷偷向里再瞄了瞄,那里挂着两件换过的罗裙,北云霄没敢往里走,毕竟是闺阁的东西,屋子景袖的东西很简单,就七八样,一点都不像是长住家的感觉,心头暗暗思量,回头一定要给补齐了。

转身便要离开,清风一吹,窗户前案桌上,墨台压着的几页素纸沙沙作响,碧眸闪烁,袖袖,还练字呢。

抬脚走去,眸光随意一望,嘴角狠狠抽搐起来。

明晃晃的妻纲二字入眼,龙飞凤舞,偏若惊鸿。

怀着诡异的心情,北云霄修长的手指朝宣纸摸去。

满满两张蝇头小捞密密麻麻整齐的罗列着,北云霄浓眉狠蹙,顺着读了下去。

妻纲第一条:景袖说是时,不得有任何异议,必须立正站好,行恭敬之姿,态度诚恳,不得持任何怀疑态度。

妻纲第二条:景袖吩咐时,必须尽心尽力而为,天下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赖得做的人。

妻纲第三条:景袖发怒时,必须无怨无悔受之,不得有任何身体上及精神上的反抗意识。

……

一共十五条,一式两份,最后还加了条若有新纲,随时添加其内的附注。

北云霄瞪眼,一张俊顔千般万化的变幻着,他说给袖袖买夫纲看还没行动,这妻纲就来了。

这哪是什么妻纲,这简直就一卖身契呀。

可是……

瞄着最后一排的,若以上都能做到,可暂定为交往关系。

交往关系?这是什么?跟袖袖交往往?

北云霄的脸晦暗不明

的变化着,眸子又晶晶亮着。

央未苑外。

谷玉抠着下巴一脸不解:“王爷这是看啥呢,一会笑一会愁的。”

白峰挠着脑袋道:“不知道,但是看起来很神秘。”

“快看,快看,王爷动手了。”三人眼睛瞪大,好奇啊,好好奇啊。

“拿笔?这是干嘛?”

三人互望,一脸疑惑,就见坐在案桌前的北云霄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擒着笔毫认认真真的挥舞着银袖。

满意的看了眼,又好好的将宣纸压了回去,忽又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个锦盒放在上面,锦盒水晶透明,雕着玲珑花,看上去很是不凡。

忙完一切,云霄才心满意足的出门离开,不管怎样,袖袖理他便好。

南封长街,淘宝楼。

一阵喧闹大喝的声音,是皇城的侍卫围了淘宝楼,领头的却是千盛那个手掷凤椅的青衣护卫。

“我告诉你们!把刺杀公主的刺客交出来,否则今儿我要你们这破楼楼毁人亡。”男人厉声吼道,声正戾色。

随行的还有刑部主事,之前刺杀千盛公主的案子早就教给他负责,今日也是得了消息,专门来此抓人。

若是把这案子解决好,这千盛也可以安抚住,皇上一定会嘉奖封赏他。

男人眯着眼,一副精光算计的模样。

大门口,子马甲顶着那头爆炸红发悠闲的抠着耳朵,反正今儿谁敢动手,他这镇楼之宝就玩死他。

二楼。

红妖风扬站的笔直,眉羽紧蹙神色担忧。

“主子,要不我先出去?”红妖说道,神色寒戾,她就不相信凭她川澜菁华公主的身份,这些人还能动她不成。

景袖手腕微拂,做了个安抚的动作,右手食指在面前的案桌上一下一下的扣了起来。

“跟我说说,他是怎么发现你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上次去皇宫拿通办文牒的时候,还特意装扮了一翻,而且耀天皇帝是私自接见我的,并没有走漏任何风声。”红妖一五一十的道,姣好的面容纠结在一起,若是她的身份曝光,不管对于川澜还是淘宝楼都不是什么好事。

“没泄露就找上门来了。”景袖喃道,眸光冷寒深邃,看来有人是盯上她了呢。

“告诉你们,要是再不出来,老子就要烧楼了!”青衣护卫吼道。

烧楼?呵呵,清澈的眸子锐光滔天,水袖一拂:“走!”

青石大街上,即使店铺已经改名换主,也依然聚满了人群,淘宝楼的事情也算人尽皆知。

小有名气,做事靠谱,里面的人也很有本事,唯一不好的就是那神秘楼主脾气暴躁,三天两头动怒。

“来人,给我点火,烧!”刑部主事吼道,手腕一挥,身后的士兵就要动手。

子马甲眸中寒光暗生,拳头黑气伸出,就要放毒。

“谁敢动手试试。”悠声,却让众人齐齐一怔,仿若无数霜冰血刃射来,冻的人整个身体颤栗,心神发憷。

一道白影翩然立在门前,雪白长裙,青丝飘扬,极致丑顔。

她身姿娉婷,浑身气质超凡。

这……这不是……王妃,霄王妃……

瞬间,众人反映过来,齐齐对着景袖叩首:“王妃千岁千千岁,王妃千岁千千岁……”

声呼齐整,恭敬有礼,这可是他们耀天的功臣

,是耀天的女诸葛,白衣神医。

刑部主事一见,也是吓了一跳,慌忙叩首请礼,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战神王妃。

景袖未语,眸光带着森森寒气扫向唯一没有叩首的几人。

那群千盛的使者,齐沐芯的护卫。

以青衣护卫为首,一共六人,看着景袖齐齐目露挑衅。

水眸猛的一寒,只见雪白袖腕一拂,一道强劲罡风直朝六人膝盖招呼而去。

“砰!”

膝盖跪地的声音,六人整齐划一,磕的地面青石碎裂。

只听:“不懂规矩,那我就好好教教你们!”

戾色,寒声,仿若又一个战神降临,那身威压容不得任何反抗。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众人惊悚。

千盛使者是臣,这几人更是以公主护卫的身份前来,见了战神王妃不行礼,确实说不过去,不过他们是千盛的人,是代表着千盛,即使不行礼也不敢有人非议,如今却直接被教训。

这霄王妃果然与近日传言的一般狂妄霸道,不可一世。

不过……

爽,真爽!千盛的人就该臣服他们耀天,这是种强国之情,众人虽然知道不妥,却没有一人出声异议。

在他们耀天的地盘,就该听耀天的。

刑部主事吓得大气难出,他近日都是陪着千盛这群使臣巴结讨好,如今成了这般,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跪地的六人错愕一瞬,脸色陡然狰狞青寒,内力调动,想要站起,膝盖上却像被压了两座青铜巨鼎一般动不得分毫,就连那掷凤椅的青衣护卫也震的青筋凸起,眸红脸青。

隐在暗处的风扬眉色一扬,神情自豪,哼,这就是他的主子!

红妖眸光闪烁,心头的担忧放了下来,她知道,只要有她在,所有的一切都会解决。

子马甲捋着并不存在的小胡须,小眼笑眯一脸得瑟,哼哼,敢找楼主麻烦,作死!

“霄王妃,你别太过分了,我们是来抓刺杀我千盛公主的凶手,你凭什么阻拦,难不成是你霄王妃与凶手勾结,嫉妒我千盛公主绝色之貌,想要杀害,或者说你耀天用心险恶,毁我联姻沐芯公主,欺我千盛没人,若是这样,就等着我们千盛的雄狮踏平你耀天边境。”声正力竭吼道,青衣护卫脸色阴沉的可怕。

这话指责的别有深意,到底是你霄王妃的不甘?还是你耀天的别有用心,总之任何一个都足以损耗耀天威名,引发战争爆发。

百姓最怕的是什么,就是打仗,如此一闹,他们心思转换,只求着现在把凶手交出去,还耀天清白,休生战事啊。

百姓不懂这里面的深意,景袖怎么会不懂?怕是就算交出凶手,千盛也不会安临。

凶手在你耀天找到,随便一个理由便能引起两国开战,甚至,不需要理由……

“凶手?你哪知眼睛看到这楼里有凶手呢?”景袖双手环胸,斜睨道。

咆哮的青衣护卫一噎,神色晦暗莫名的变化着。

刑部主事抬头疑惑看去,他是听了这人的消息匆忙就带兵赶来了,至于凶手?他还真没看到。

冷嗤,景袖眸光冰寒的恐怖,这青衣护卫的神色完全证实了她的猜测,居然真的有人盯上了淘宝楼,还真是豹子胆呢。

“不知我可否证明这楼里有凶手呢。”轻柔声从众人身后落出,宛如春风沐浴。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