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3章 老娘没那个闲心

澈眸一眯,寒色暗生。

瞧着景袖一副你在说谎的表情,北云霄心头“咯噔”一跳,匆忙补充道:“是我派人补的!”

话落,苑子此起彼伏的鄙夷声。

北云霄脸色骤黑,指着木头就要控诉:“袖袖,他也没有……”北云霄想说他也啥都没做的,可现在正埋着脑袋,勤勤恳恳的男人是谁?

银牙一咬,煞气暗涌,北云霄心血翻滚,恨不得杀人喝血。

该死的愣头子,敢陷害老子!

“嗯?”双手环胸,景袖面无表情的看着,气势却极其凌厉。

敢无视她?敢对她说谎?好大的胆子呢。

“王爷,长公主说你给王妃挑的礼物送来了。”管家呼声关键时刻响起。

北云霄瞪眼,礼物?脑袋急转:“对对,袖袖,我刚刚去给你挑礼物了,这不是想赔罪嘛。”

说完也顾不得再看景袖,转头向着前厅飞掠而去。

干啥?准备礼物呀。

原处,景袖瞄了一眼,再看了满苑瞪眼的暗卫:“太阳落山前修好。”话落,转身回屋。

礼物?倒有些期待呢。

前厅,携着雷霆之势就要冲出王府挑礼物的北云霄被猛地拉住。

“站住!急什么急。”是长公主,手臂拉着他,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北云霄心急,却也只能被她拉住,二人拖拖拽拽的向书房走去。

细细低语,一点一滴的传授着追女经验,听的北云霄一愣一愣,却老老实实记着。

央未苑。

苑子敲敲打打的声音小了,该种的新竹已种上,该补的墙已修好,不说十分原样也有九分了。

星星烛火点亮,苑子的凉亭里不知何时摆上了珍馐美酿,鲜红的妖姬围绕四周,气氛浪漫。

房间里,景袖执笔的手迅速游走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布满宣纸,墨香溢人。

“袖袖,用晚膳了。”忽地,门外清亮声响起。

景袖执笔的手一滞,悠然放下,素腕门房打开,入目的情形让人一怔。

只见平日从来都是一袭银袍的北云霄居然穿了件华贵紫色祥云缎袍,精致的襟纹,水纹刺绣的腰带,轻盈如烟的外衫,紫云冠束发,发丝如墨绸,整个人气韵尊贵,风华万千。

他噙着笑,不似往日的冷傲清俊,浑身透着邪魅张扬,偏生碧眸里流光盈盈,又温柔的醉人。

景袖水眸轻闪,心不可遏制的嘭嘭跳了两声,不得不承认确实很帅,只可惜……

身子从侧走过:“走吧,不是用膳么?杵着那干嘛?”平静无绪,面色与平日无恙。

第一招,女人都是喜欢帅哥的失败。

珍馐酒酿,景袖眸眼放光,万般时刻吃为大,景袖不诩好吃,却也极致享受美味,看着一桌子精心准备的菜肴,心情大好。

自然,无数嫣红的妖姬在心里一滑而过,未扬起半点清波。

北云霄蹙着眉,低首打量着自己一身,不是说很有魅惑力么?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

角落里。

死抱着大木头左胳膊的谷玉暗道:“行不行啊?”

白峰按着右胳膊,轻道:“再瞅瞅。”

长公主眉一扬,笃定道:“肯定有效果了。”

一侧,管家抱着将军眸眼

笑眯:“来,来,大黑吃肉包了吃肉包了哟。”

将军呲牙,可是……肉包好香。

花前月下,气氛甚好。

“袖袖,来尝尝这个。”北云霄笑的魅惑风华,悄无声息的将一牒油饼往景袖面前送了送。

掷筷的手伸出,看似向油饼落去,却刚刚挨到便偏离一寸,翠香小菜,味道咸香,很是不错。

北云霄期盼的眸色微僵:“袖袖,这是聚福楼新做的油饼,据说是个名厨,味道一定很不错。”修长的指节微动,又送前了半分。

仰首饮尽一杯清酿,满齿留香,香味灌入内腑,浑身都透出一股舒爽感,景袖眸亮,大赞:“这酒真不错,想不到聚福楼还有这般珍品。”

正喂肉包子的管家神色一听,悄声嗫嚅道:“先帝在世时留下的贡品,当然不错了。”

“袖袖,快尝尝这个,这个也很不错。”直接一端,放在景袖面前,俊顔上透着股急切。

偏生……

“霄王,你的礼物呢?”玉筷随意在油滋滋的饼上轻点,景袖问道,她可是还期待着呢。

北云霄浓眉狠狠皱了起来,依旧盯着那盘油饼,不是让藏在最喜欢的食物里么?怎么这么不靠谱。

瞧着北云霄纠结的神情,景袖终于意识到什么,玉筷戳戳面前的油饼,扒拉扒拉,十几个叠到一起的油饼挨个下落,北云霄眸眼瞬间一亮,紧紧盯着。

景袖的眉渐渐皱紧,到第六张的时候彻底失了耐心,玉筷一掷,端起一旁的清酒再次品尝了起来。

“不好意思,晚上我不喜欢吃的太腻。”清冷,微带着点躁意的语气。

羽眉狠皱,俊顔上写满失落,只见耀天战神试探的道:“要不就吃一个试试?”

手心微握,心头躁气狠狠压下,瞪着对方那期盼的眼神,玉筷再次掷起,扒拉开面上一个,很好,什么都没有,玉筷再一拈下面一个,很好,依旧什么都没有。

她玉筷拈起油饼,忍着躁气往口中送去,翻不出来,该吃的到了吧。

只听,战神一声急呼:“不用吃,再看看下面的呀!”

“啪!”玉筷拍桌,暴走:“要看你自己看!老娘没那个闲心!”

第二招,准备惊喜失败。

震的暗处几人哆嗦,互望。

“谁藏的?站出来!”谷玉暗哮。

一侧天翼望月,说啥呢,没听见。

失望越多,惊喜越大,他只是藏在了最后一层啦。

北云霄也是煞气冲天,一群混小子,给老子怎么办事的!

“袖袖……”

“霄王,还有事吗?没事我就休息了。”景袖冷冷的道,身形就要站起。

什么!北云霄惊瞪,慌忙的道:“有事有事!”

清风一吹,竹林沙沙,鼻尖芳香萦绕,躁气稍减了不少。

瞧着对方迫切的神情,景袖心口一声轻叹,动作停下,水眸波光流转,一边浅酌一边望着天边月色。

北云霄微呼口气,碧眸深邃灼热,满腔肺腑之言逐渐涌出:“袖袖,你嫁到王府也有段时间了吧?”

望月的水眸轻闪,景袖几不可闻的轻应:“嗯。”

“当初咱们没来得及拜堂吧?”

是没来得及拜吗?是你不拜好么?心中鄙夷,景袖依旧轻应

道:“嗯。”眸光收回,望着手中酒盏水波浅浅。

“那袖袖我们重新……”

周围顷刻屏息。

北云岚手心猛地拍上被钳制的木头大腿:“好紧张,好紧张。”

谷玉白峰瞪眼,两脚一伸,压住激动的情敌。

肌肉缓缓膨胀,狂力正在涌出。

“来,大黑,再吃一个,这可是红烧牛肉馅的哦。”管家诱哄。

声音越说越小,几不可闻,浅尝了手中薄酒,景袖柳眉微皱:“你说什么?”

“就是你愿不愿意……”北云霄很想直接问出口,可长公主的教导犹如警钟长鸣:“对待女人万不可操之过急,一定要有耐心,尤其是告白的事要慢慢来。”

就这样景袖一杯杯品着清酒,北云霄便一直吱吱呜呜的憋着。

终于,暗溪里两条红鲤扑腾翻起圈水花,吃饱的将军不雅的打了个饱嗝,暗处的人差不多昏昏欲睡。

急得北云岚使个劲掐人,臭小子,磨叽屁呀!

清澈的水眸变的冰冷,耐心彻底失去。

“砰!”素裙一扬,拍桌站起。

“袖袖!”北云霄慌忙大呼。

“若没事就闪远点,少在这碍眼!”景袖斥道,压抑不住的怒火,该死的家伙,给机会不珍惜,玩毛呀!

第三招,耐心告白失败。

“砰!”巨大的一声炸响,震的整个王府都在颤抖。

只见狂化的木头一个翻挺,横腿一扫,谷玉白峰齐齐飞走。

“嘭!嘭!”

砸地的声音,翠竹云松又断。

呆木的眸子煞气一扫,飞身直袭众人,狂力暴走的局面。

景袖斜睨了眼,转身,走。

月色皎皎,掩不住的凶色。

书房,小山堆一样的军务褶子堆着,北云霄浓眉紧缩,食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面,未有丝毫想动的意思,内心不住的纠结着,一连三天,他已经没跟袖袖说上话了,每次想要再继续告白这个话题,都被景袖一个冷眼横扫。

告白没成功,关系反而越来越差了。

随手端起旁边的香茶一抿,心口的气没下,这一喝直接呛喉,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哐当!”

手腕重重的将茶盏一掷,风华无双的俊顔阴雨密布,大喝。

“这什么茶,王府没钱买茶叶了么!”

房外,管家嘴角抽搐,小心翼翼的道:“王爷,这是长公主前几日送来的泉香茶,你前些日进芸芳宫喝过的,说是味道很好。”

北云霄一闻,脸色更加难看,不提长公主还好,一提便想到那日的事:“难喝!给我换回去。”

“是是。”管家惶恐,匆匆去泡新茶。

门外三人暗暗互换了一个眼神,瞅瞅,王爷这又青春期躁动了。

天翼朝两人眨眨眼,意思是:“咱办?总不能一直这么躁下去吧。”

谷玉朝央未苑的方向努嘴示意,喏,白峰眨眼:莫非要偶像出马?

天翼耸耸肩,偷偷瞥了眼屋里战神一眼:谁去?

谷玉抬头望天,白峰低头找蚂蚁,齐齐假装没看见。

天翼黑线挂额,无语!

天翼望了望央未苑一眼,状似无意的道:“好像那大木头一直在央未苑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