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2章 百犬驯人,长公主驾到

男人兴奋着,眸光异常明亮。

景袖嘴角噙笑,将目光收回,朝其他人望去:“好了,我也不跟你们绕圈子了,从今日起你们就是我云景袖的人,是我的王者之师。当然,这个名字只要你们带上,以后的生活必是血雨腥风,未来更是充满荆棘。现在,再给你们一次选择,最后一次选择。走,每人从我这取一万两离开,我云景袖不会有任何阻拦,你们后半生的生活也算有所依仗,不走,那么从此刻起,你们的命便是我云景袖的,没有自由!终生效忠!”

话落,身边的风扬取出怀里的银票,七十六万两,早已准备好。

哄闹,哗然,众声议论,一万两,这是什么概念,他们怕是当五六辈子兵也挣不来。

人群中有一人站了出来。

“王妃,抱歉,我只想和儿子媳妇过些平淡日子,他们需要我照顾。”是个看上去忠厚老实的汉子。

景袖点头,没有半点责怪,身边的风扬立马递上银票。

汉子有些无措,第一次见着这么多钱,有些心动,又不敢拿。

“拿着吧,过好自己的生活,若是你想再当兵,也可以回雄风。”景袖说道,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冲动跟来是一回事,选择生命效忠又是另一回事,选择不同很正常。

“谢谢王妃,谢谢,谢谢。”汉子终于下了决心,接过风扬手里的钱匆匆走了,有了钱,他当然不会再去当兵,随便做点小生意也能过好一家生活,只要媳妇儿子好,便足已。

有了他的带头,陆续又出来些人,他们的理由基本相同。

景袖不管真假,统统履行了承诺。

等所有人选择完毕,场上只剩了五十三人了,虽然少了近三分之一,景袖的信念却更加坚定。

因为她知道,这些选择留下的,定是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一个人若没有牵忧的,才能成为更好的强者,她的王者之师正需要这样的力量。

“选择好了?”

“是!”齐声,惊撼九天。

景袖想的没错,剩下的这些基本都是独身亡命天涯的汉子,要不是日子不好过,谁会跑去当兵。

此时,他们心里齐齐升起股信念,跟着眼前这人,一切将会改变,名誉,力量,尊重……他们通通会有。

多少年后,当这支队伍叱咤三洲五国的时候,他们无比庆幸今日的选择。

景袖唇角勾起,露出个风华无双的笑:“很好,那么就先来见见未来半月,训练你们的魔鬼教官了。”

她双手缓拍,随着清脆的掌声,山道尽头一个漆黑的身影傲然走了出来,黑毛,巨身,凶眼,长尾。

这……这是……

将军!顶着霸气侧漏“王”字威风凛凛走来的将军!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昨日见识过这凶犬的厉害,可训练他们的是只犬,这……

“主子,我们这么多人,它是不是训不过来呀。”赤影委婉的道,希望景袖改变用犬来驯他们的注意。

历来人驯犬,哪有犬驯人的呀!

景袖仿若未解,悠然的道:“所以我家将军还请了不少帮手呢。”随着话落,众人抬眼望去,瞬间瞳孔放大,满脸惊色,因为……

犬,密密麻麻的犬,五十只还是一百只?总之,很多,它们全部身材高大,獠牙锐利,尾

随在将军身后,走得是威风凛凛。

这……

“即日起,你们每日卯时都来此跑步,绕封正山三圈,每三日再增加三圈,依次后推,半月后,我亲自检验效果,若是到时候谁跑不过它们,那么就等着我亲自**好了。”

亲自**?众人听着这话只觉背脊发凉,冷汗直冒。

“汪!”

一声惊天犬吠,远处而来的百只狼犬齐齐动了,呲牙咧嘴,煞气汹汹狂奔而来。

“妈呀!跑啊!快跑!”

还未来得及再问些什么,一声大呼,只见五十三人撒了腿的开始狂奔。

烟尘肆起,漫了整个山路。

“主子,这能行么?”风扬疑道,用犬训人?这方法还真没听说过。

景袖眸光凝望着奔跑的队伍,她未出声,眸光却是满满的坚定,因为她知道行,绝对能行,她歃血暗卫就是这么跑过来的,只是……当时不是狼犬,而是真正血腥凶猛的豺狼。

“对了,你也跟他们一起,带上红妖子马甲和木头,明天卯时加入他们,要是做不到,呵呵。”景袖微笑着,手上却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风扬眼皮猛跳,只觉全身寒毛竖起。

完了,好日子到头了。

烟霞姹紫,云色妖娆。

等一群人跑完三圈,已是大喘着粗气累瘫在地,浑身凌乱不堪,衣服碎成一片一片,到处都是被啃过的痕迹。

但是,无一人说退出!

南封长街已经全部腾空,里面东西虽然不一,用来简单安置这五十三人已经足够。

剩下的只等景袖改造一翻,把各家掩人耳目的生意做起来。

若是要建势力,真正的基地当然不会选在皇城,那必是一个极致隐蔽安全的地方。

只是,景袖现在还没找到。

霄王府,央未苑。

四处敲敲打打声音,谷玉白峰天翼连着管家都被拉来使活,搬着砖瓦,砌着亭台,补着青墙……毫不停歇。

而他们的主子,北云霄却站在苑子中心死死盯着大木头。

木头一动不动,一站就是几个时辰,北云霄便置气的死死盯了几个时辰,眼睛发酸,脚腕发麻,暗里气得牙痒痒却不动分毫。

“爷真是毅力坚强。”扶正小盆栽,管家感慨道。

“哼!坚强有屁用,就知道奴役下属。”谷玉哼道,拿着砖头猛敲。

“就是!”白峰接道,神情愤愤,还是跟着偶像轻松,跑单子就好了,哪用的着三天两头干苦力。

种着新竹的天翼瞄了一眼,一看就知道这傻汉子想什么,摇头轻叹,太单纯啊!

“哟,你们这玩啥呢?”苑口奚笑声传出,是长公主,穿了件翠云烟裙,梳着流云髻,显得风韵十足。

瞧着来人,北云霄眸眼一亮,大呼口气,抬脚便迎了上去:“岚姨,走走,我们去书房说。”行色匆匆,许是站的久了,走路的姿势怪异着。

瞧着这般热情,北云岚啧啧称奇,她哪次来不是被这小子嫌东嫌西的。

待两人走后,苑子一群人齐齐放松了下来,聊天的聊天,说笑的说笑,反倒是一直呆着未动的大木头脚步一摞,干啥?竟然搬着废瓦片,忙碌了起来。

这……

众人瞪眼。

“这人有病么?”

“是呀,居然都不知道偷懒。”

话出一半,戛然而止,众人眸眼大瞪,瞳孔急剧收缩。

苑口,不知何时景袖立在那里,素裙迎风扬起,面上冷色,一眼环视苑中情形,看着那人不在,清澈的眸子眯起,寒光一闪而过:“很好,居然敢无视她的话。”抬步,径直向屋里走去。

身后,沙沙风声,众人望着勤劳刻苦的大木头一片惊悚。

“好有心机。”

“好腹黑。”

“王爷又惨了!”

呆目的眸子依旧呆木,刻板的来来回回。

书房。

刚进屋子,北云霄便一屁股坐下,歇脚歇腿,没有半点要邀请北云岚的意思。

凤眸一眯,北云岚寒气嗤嗤,感情她这是被利用了。

不过……

“听说你在追景袖?”寻到案桌一侧的太师椅坐下,北云岚随口问道。

北云霄眸色一滞,忽又勾唇一笑:“岚姨消息真灵通。”

哼!

冷哼,北云岚一脸不爽,她当然消息灵通,当她这么多年暗卫白安的呀。

北云岚却不知,她所谓的暗卫早已叛变,现在早就是霄王府的人了。

北云霄若不想,这世上任何人都休想查探出霄王府的消息,不过……她是长公主,也是他的岚姨。

“你说你,连追女人都不会,还耀天战神呢……”噼里啪啦一串教导,北云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急色,她这两天听着消息简直就要暴走,又是烧房子,又是做点心的,最后连血霄军的名声都输了,告白的话还没说全过。

碧眸闪烁,北云霄觉得脑袋生疼,袖袖就是他的死穴,他有什么办法。

“啪!”敲桌声猛地响起,就见长公主巧首一扬,双手叉腰信誓旦旦的道:“这事就教给我了!”

北云霄没有吱声,定定的望着北云岚,眸里明晃晃的怀疑加嫌弃。

不是他不相信,好吧,他就是不相信。

“臭小子,你那什么眼神!”柳眉一竖,长公主暴怒拍桌。

砰!又是一声巨响,是白峰从门外慌张冲了进来。

“王爷,不好了,王妃回来了。”

“什么!”惊呼,身形一起,飞掠了出去。

被彻底无视的北云岚气的胸腔起伏,就要暴走,忽又嘴角微勾,露出个别有深意的笑,臭小子,你这是彻底栽进去罗。

央未苑。

瞧着一众暗卫别有深意的目光,北云霄心头咯噔一跳,直觉有什么难事临头。

果然,门房吱呀打开,正是景袖立在门口,身边将军还捂着嘴偷笑。

凉气至脚底蹿上,北云霄讪笑道:“袖袖,你回来啦。”

景袖眨眼,瞄着对方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忽又觉得好笑,这男人真是耀天战神?怎么这副没有气概的样子?

双手环胸:“我这屋子是你补的?”

还好,这屋子大窟窿已经补齐,否则她今儿定要削人。

“是是,袖袖是我补的。”此话一出,连正在葺花台的大木头都抬眼望来。

呆木的眸子转呀转呀,明明什么表情都没,却能看出**裸的嫌弃。

那些个暗卫没有什么表情,气氛却怪异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