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61章 木头VS战神,收兵招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只见一道滔天煞气周身狂啸而起,北云霄就要飞身杀人。

尾随而来的谷玉白峰大惊失色,几乎是用瞬移的速度猛地冲了出来,两人一左一右,死死抱住北云霄大腿。

“爷,你别冲动啊!”

“爷,情敌身份不明,有待斟酌啊!”

一闻情敌二字,北云霄一张脸再黑了几分,头顶更是冒出已经结成实质的冷气,噼里啪啦作响,滚滚天雷就要砸下。

情敌?他今儿就灭了这居心叵测,道貌岸然,装傻卖呆的愣头子!

他动了,拖着谷玉白峰二人向前,那气势宛如是座泰山移动,极致的压迫,极致的煞气。

只是……

棕色的眼珠木然的盯着苑子,不知道焦距在哪,反正就呆目的盯着,面无表情。

这……

北云霄眸光一寒,彻底火了,还敢挑衅老子,还敢无视老子!今儿老子就跟你探讨探讨花儿为什么会红!

只见,风声呼呼,竹林吹的沙沙作响。

左右手一拎,抱大腿的谷玉白峰二人直接呈抛物线甩了出去。

他气势恢宏,一股龙卷风似的气流绕在周身。

飞起,铁拳,猛扑,直逼面门。

大木头是木,可是不代表就傻,感觉到拳风呼呼揍来,狂力骤出,气势猛地升起,打架?很好。

轰!瓦砾纷飞,飞沙走石,残枝枯败一地。

刚端着乌骨参汤走进苑子的管家一瞅,瞳孔猛缩,兔子般奔了出去。

拿着折子刚到苑口的天翼直接嘴里一抽,转身,走。

两人一前一后,逃也似的出了苑子,只有些不怕死的顶着锅盖蹲在墙角暗观“人与自然之花儿红的意义”。

“砰!”猛虎战猎鹰,墙垣倒塌,凉亭露出窟窿,花台砸的粉碎……

屋里。

“妈呀,太暴力了。”红妖缩在窗口,瞧着不断从窗缝飞进的沙石瓦砾一脸惊悚。

风扬神色惊恐无语,果然有主子的地方就有暴力。

手心一握再握,景袖阴黑着脸,强忍着没冲出去削人,情绪调整,转首对着一侧的风扬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从惊惧中回神,风扬立马恭敬回道:“主子,那些人的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午时就会来报道,但是啸云大将军打算组建个冲锋团,把昨儿参战的人全编制到里面,薪水饷银翻倍,至于是否有动摇的,我就不知道了。”

“嗯,没事,若是动摇了,不要也罢,不过我相信答案一定让你很吃惊。”景袖笑笑,一脸无所谓。

“对了,这大木头你怎么哄来的?”她还打算亲自去劫人呢。

说起这个,风扬瞬间黑线无语:“主子,我刚去军营就被这人发现了,听说我是你派来的,就一直跟在我屁股后边,最后直接跟着出了军营,哪需要什么哄呀!”

他风扬就没见过这么傻愣呆木的人。

他送了七十六封信出去,这人就跟了七十六圈,问话也不说,最后只能带到霄王府来了。

听着解释,景袖眸闪意外,半响又唇角勾起,不管怎样,跟来了就是她的人了。

想法刚落。

“砰!”

头顶一声炸响,大片青瓦轰的掉下,好好的阁楼,一个环抱大的窟窿明晃晃顶在头上,两三片青瓦嘭嘭掉下,溅起一屋子烟尘。

青灰尘砾落在裙边

,一袭飘逸白裙满是沙尘,景袖的神色逐渐由青到黑到青乌再到黑紫。

风扬红妖瞳孔猛缩,瞪着脸色变化的主子,几乎是用蹿逃的方式飞了出去。

屋外噤了声,整个霄王府都诡异的安静了。

暗卫唰唰飞走,鸟兽扑扑奔逃。

谷玉两人隐息功夫大涨,早就不知道缩在何处。

北云霄只觉一股寒气入体,身子僵硬发木,心神发憷,脚下似生了铁一般定在原处,偏生对面的愣头小子还一脸战意汹汹的架势大开,朝他挥舞着拳头。

尼玛!谁还要跟你打!

尼玛!没看见老子媳妇出来了吗?

尼玛!再跟老子比划比划试试!

……

万千尼玛,都比不上那一眼。

清澈的水眸一扫,整个苑子瞬间结上了三尺寒冰,冷,极致的冷,还充满煞气。

“袖袖,是他干的!”几乎是瞬间,北云霄脱口而出,事实也真是大木头干的,北云霄哪敢动手毁了景袖住的地方。

不过落在他人眼底,便成了对情敌蓄意污蔑。

尤其是再配合着大木头那一脸呆木刻板的表情,这简直是欺负老实人啊!

又见,那本是架势齐开的木头手脚一收,呆木的眸子转呀转呀,半天对着北云霄吐出一句:“不是你要跟我打架吗?”

这不是指控,这就是陈述事实,棕色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只有呆,更呆,非常呆。

瞬间,似有千把小刀唰唰朝北云霄飞去。

北云霄神色一咧,只觉心血大吐。

暗处。

谷玉探出头来:“高啊,杀人于无形啊。”

白峰点首:“主子要惨了。”

果然,景袖看北云霄神色更寒了,她红唇轻启,就要说话。

北云霄神色陡然大慌,急忙指控:“可是房子真的是他打坏的!”

“你找我打架。”呆……

“是他自个飞你房顶上的!”

“你找我打架。”呆……

“他用了狂虎如山那招,一点情面都没留,丝毫都没考虑你的感受。”

“你找我打架。”呆……

“他……”

“闭嘴!”景袖暴喝,寒气森森的看了两人一眼:“若是我回来之前,这苑子没恢复原样,你们就给我等着!”

唰!水袖一拂,气走。

风吹过,两片残叶飘起。

暗处的明处的所有人齐齐大松口气。

房顶的风扬抠着下巴思索:“主子居然没发作?奇哉,怪哉。”

北云霄也大松口气,只觉自己捡了条命一般,没动手就好,修房子简单,简单。

他正思量,忽见一侧的愣头小子居然朝景袖方向跟去,铁腕之力迸发,劲风猛生,狠狠朝他抓去,手臂一捆,狰狞咆哮:“听没听见袖袖说的,给老子修房子!”

无视他就算了,连袖袖的话也敢无视,找死!

烈日皋呆,金阳似火,盏菊,粉牵,茉莉……争艳萦香,开满整个山脚。

此时的雄风军营,啸云大将军急的一头热汗,桌边的退役折已经堆的小山一样高,雄风军营一挑血霄军获胜的事已经在整个皇城流传,他们雄风的名声更是水涨船高,可是,现在这群人都在跟他玩啥呀。

“将军,木头副尉不见了。”禀告声至帐外响起。

正焦头烂额的方啸云只觉的

眸眼发黑。

封正山脚下,七十六名兵卒子挺身而立,头顶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一个个汗流浃背,脸上却异常兴奋。

一道白影泰然步来,华丽锦缎长袍,边角绣着妖冶的血兰,妖娆鲜艳的开满周身,轻盈如烟的金色外衫,青丝高束,镶着琉璃月石的紫红玉冠闪着璀璨红光,玉色的兰花面具遮住大半张容颜,眸色如星,红唇如樱。

仿若画中走出的仙人,浑身超凡脱俗的气息,凛然傲气,清冷无双。

众人齐齐一愣,不是说霄王妃吗?这是……

疑惑,没有贸然出声,只是定定的看着跟随而来的风扬静待答案。

风扬严肃着脸,没有出任何声音,他只是静静站着,站在那人身后,仿若从九天下来的天界之柱,撑着半边苍穹。

终于最前面身材健硕的汉子,曾经的代号13,忍不住蹙眉问道:“阁下是……”

景袖视线微转,唇角轻扬,语道:“怎么?不认识了?”

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声音,众人齐齐一愣,忽地七十六人整齐划一的单膝跪了下来:“见过王妃,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没有声音,空气似乎禁止了,若有若无的寒气至景袖身上飘出。

终于,一道明朗的声音忽地呼出:“见过主子。”

是那个精明猴样的男人,之前的代号71,男人望着凝望着景袖,眸光灼灼。

寒气稍失,深沉的水眸有个光彩:“很好,你起来吧。”

她话一落,角落的71便站了起来,神色兴奋期待。

这话一落,不少人面面张望,忽地。

“见过主子。”

“见过主子。”

“……”

一声接着一声,响遍整个山脚。

她悠然接受着众人的瞩目,仿若浑无所觉,神色未起半点变化,等到七十六人统一呼出,清澈的眸光才露出满意的光彩。

“很好,从今日起,你们给我记住,这里没有王妃,耀天,战神,只有我云景袖!只有你们的主子!”她一字一句的吐出,带着令人颤栗的威慑力。

“哗!”人群开始沸腾,没有王妃?没有耀天?没有战神?这是什么意思。

只有三人从人群中陡然站了出来。

“是!”肃穆,敬意,眸光毅然,正是13,71,19三人。

冷冽慑人的光华流转,面上一闪满意。

“名字。”

三人对视一眼,知道问的他们,最左边的猴样男子抠抠脑袋不好意思的道:“主子,我们三都是胡乱混生活的,名字不太好听。”

其实他们三人早在荆州就认识,家里因为洪难全死了,偶然混到一起,迫于生活无奈又一起大老远跑到皇城来发展,结果被欺得差点落草为寇,迫于无奈,花了所有积蓄混到军营,结果实力太差,一直都是要被遣退的对象。

至于名字,大狗,二狗,三狗,能好听吗?

“不太好听?那就……你,雷霆!”芊腕一抬,向着最健硕的粗狂汉子点去。

“是!”男人眸子一亮,兴奋应道。

“你,惊拓!”

“是!”高呼,瘦高的汉子兴奋的眉色飞跃。

“我呢,我呢,主子,我呢。”最精明的瘦小男子急急问道。

“你啊……”嘴角一勾,周身风韵绝然:“赤影如何?”

“赤影?好,我叫赤影。”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