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9章 极致秒杀

看着背着焰霞飞来的素影,北云霄笑了。

弧度完美的轮廓,纤长的睫毛在细细金光中煽动,如玉雕刻的脸上蕴含着一股惑人的妖冶魔力,平日平静如水的唇也也漾起波纹,挺拔的身躯透着无比的风华,随风飞舞的发丝飘落在银光猎猎的长袍上,俊美的笑容轻轻盈盈旋即出一团团火光。

这该是个多么妖孽惑人的笑。

屏息,大地沉静。

连景袖凌厉的气势似乎都消散不少。

只觉,万物都被这一笑融化了。

银色光芒中,素影疾飞已至,手心间的月刃就要飞离。

只见……

那人便在景袖落到身前的一刹,弯下了膝。

银衣拖在地上,化着流光,碧眸闪出无尽深邃的星芒,似要把万物都吞噬进去,青丝飞舞,如云袂翩扬,风姿绝华,俊赢若仙,双手平举着被誉为“天下之重”的血霄战旗。

他薄唇轻启,露出了个万物苍生都为之倾倒的浅笑:“袖袖,只要你想,我愿把这天下一切都送你。”

哗!

惊呼,哗然,每个人都震撼了,这是霄王,这是耀天战神,居然……对着女子下跪。

远处,高坡山头上,一袭黑衣飞扬,血红的瞳孔冰冷妖冶,清风吹拂起他的华丽锦缎黑袍,金龙在祥云里游走,凝望着那单膝下跪的男人眸光紧蹙,变的深沉森严。

他的身旁,一气息内敛的青衣男子望着远处沉声道:“主上,那人就是霄王妃。”

血红的瞳孔迸发出一抹金色,光芒冷锐冰寒,望着景袖的背影带着一抹铮铮的杀气。

居然让他的对手变的如此,该死呢。

悸动,慌乱,景袖心嘭嘭跳着,指尖的双月刃依旧寒光渗人,却怎么也飞不出去,无措,耳颊开始灼烧,清澈的水眸像是江南烟雨,朦胧,迷惘。

又是这种感觉,炙热,慌乱,她有些懂,却又不甚理解。

她知道这世上有种感情叫爱情,可是……歃血暗卫会有爱吗?这世界上的爱不是早就抛弃了她吗?

她隔绝了一切,麻木着一切,心硬的早就像快磐石。

她千里寻出,却被她亲手杀死的亲人说过:“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就是抛弃你!你这个魔鬼永远也别想得到爱。”

教了她无数本事,因为想占有她身子被她虐杀的那人说过:“你就是头养不熟的孤狼,活该一辈子活在黑暗里。”

觞情正在蔓延,心跳的却更快。

她眸色变得灼灼,灼灼的望着眼前的人,似要透过眼前的一幕看清生生世世。

佛曾经说过,生生世世循环而运,凝望千世,只换一世回眸。

是否哪一世,她与这人擦肩而过。

北云霄手心握出了汗,心嘭嘭的跳着,他是不是该捧束玫瑰花?是不是该先学学做饭?或许应该先了解了解她的淘宝楼?这样是不是太唐突?这样是不是太不够诚意?

他惶恐着,却不知,他捧的是银月旗,是代表着整个血霄军,是他所有的心血,更是这耀天的半壁江山。

他不知,因为这些都来不及眼前人的一眼重要。

“呜呜!王爷好帅啊!”角落里白峰感动呼道,粗糙大手抹着本不存在的泪花。

“是呀!是呀!”谷玉

点头,双手捧心。

“亲一个……”不知是谁低呼了一句,气氛有瞬间禁止,却像是连锁反应,整个校场的雄风血霄众人一声接一声的呼出。

“亲一个,亲一个……”

天翼蹲在地上,禁锢住将军四肢,抱着前爪猛摇,嘴里一起鼓着劲:“来,将军,跟哥哥一起加油,亲一个,亲一个……”

“汪汪!汪汪……”你丫放开老子,放开老子!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整齐,回荡在整个校场上空。

本是紧张至极的气氛忽地变了,北云霄瞪大着眼,色心暗起,向景袖的如樱花般的红唇望去,要不,先亲一个?

他念头刚起,面前的景袖动了。

双月刃一收,悠然的立在他的面前,眸光灼热的凝望着眼前单膝下跪的男人,忽地,她低下了首,一点一点……

四周起哄的声音瞬间消失了,连风声都消散了。

众人眸光灼灼,似乎都在期待着旖旎的画面。

谷玉的胳膊被白峰捏的青紫,却死捂住嘴不敢有分毫异声。

连咆哮的将军都住了嘴,瞪大着眼朝高台望去。

这一刻,天下凝望。

北云霄瞳孔放大,心涛瞬间翻滚起百丈,这是要……惊讶,不敢相信,他这会应该干啥?闭眼?主动?还是站起来?

总之有成千上百个答案瞬间从脑里蹦了出来。

深呼口气,脸上挂起了一副要破釜沉舟的表情。

终于,低首的景袖停住了,眸对着眸,青丝交缠,近在迟尺的画面。

有的大睁着眼,有的紧捂着嘴,有的屏住呼吸……

“咳咳,袖袖……”北云霄干咳了一声,脸上升起涩态,这种事还是男人主动得好,可是……他竟该死的期待。

“我收下了哟。”宛如春风拂过的一句,交缠的青丝兀地分开。

翻起的惊涛骇浪犹如荧光幻灭般骤然消失,北云霄大瞪着眼,神情满满的错愕。

我收下了哟,我收下了哟,我收下了哟……无限循环。

就见那气质灵韵的素影转身,翩然离去,手里的银月战旗随着轻风飒飒飞扬,似乎在控诉被抛弃的命运。

走了,就这样走了。

四周静的可怕,晚霞洒满的校场上,静得只闻风沙声。

她依然走着,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过血霄军,走过雄风骑,眸光璀璨耀如星辰,一抹浅笑勾起在嘴角,素腕一扬,银月战旗准确的插进雄风这方的柱台里。

清风飒飒,银旗迎空飘扬。

“将军,走了。”

她轻唤,再没了声音,风华绝然的前行,徒步,素影永远刻在天幕上,背景是璀璨的云霞和一只急追而去的黑犬,在没回头。

美,一种超凡绝然的美,一抹浅笑流光映在卿瑟容华中。

似乎有什么变了,似乎又什么都未变。

总之,说不清,只是交缠着。

“那个……主子,你别伤心,王妃只是不好意思。”白峰缩着脑袋安慰。

“爷,还是有进步的。”谷玉小心翼翼道。

剑眉深深拧在一起,北云霄依旧凝望着那道背影,半响,似想起什么,脸色陡然一黑,身姿挺立,怒吼:“谁吼的亲一个!”

明明在告白的!

他明明要问袖袖,嫁给我好吗!

他明明要说,袖袖,我要你一辈子做我王妃的!

亲一个?谁吼的,谁打断他告白的!哪个王八羔子,哪个二百五,哪个起哄小子!

“谁!谁先吼的!”

狰狞,英明神武的战神青黑着脸恨不得杀人!

众人面面相觑,互相张望,谁先吼的?

角落里,方啸云缩着脑袋悄然溜走,神情哭丧,脸上挂着几欲飚走的泪花,呜呜,王爷,人家只是想你小两口和好呀。

云霞,暮光,月色从天边落下,风吹着晚林宛如浪涛。

这处气氛如冬月寒霜。

一道处罚命令颁布,谷玉白峰二人惊天咆哮。

“什么!我被降职了!”

“什么!我又被降职了!”

风瑟瑟,夜幕降临,这场告白是成功了还是未成功呢?

清风长街,一人一犬向着霄王府的方向缓缓而回。

大地像是入眠,只有些许虫鸣鸟语和城心里隐隐约约觥筹交错的寻欢醉语。

素裙飘扬着,月色中倒映着娉婷的仙人之姿,景袖明明没笑,脸上的神色却格外的明亮,连眸光都比往日鲜活。

那人的一幕幕控制不住的在脑袋里一一浮现。

初见,月夜惊华。

再嫁,萍水而语。

群芳阁的点芳,雍华馆的“有我”,皇宫的护她……一切一切。

正沉思着。

脚边的将军猛地停下,呲牙低唔,眸眼充满了警惕。

景袖一愣,回神,周身的气息骤然冷下。

风声停了,鸟声消了,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

若有若无的杀气从四面八方传出。

呼……

风声,霎时,十道光刃从匪夷所思的地方射出,淬着剧毒的刃镖,同一刻,黑影从各方涌出,长剑纵横,来势极快。

死士,一批没有表情,没有温度,只有浓烈杀气的死士。

清澈的双眸燃起了满天的火焰,嗜血的气息陡然张扬。

将军浑身凶气迸发,爪间上,牙口暗处特制的利刃伸出,此时,无需任何隐藏!

她动了,如鬼魅流光般朝着黑影迎去。

没有激烈的招式拼斗,没有满天曼舞的血花,她只飞身迎上,一抹白光射过,十道毒镖击碎。

月刃在半空划出道银光,就像死神在暗夜里收割着生命,一切都寂静无声,只是一瞬,最先扑上的十人已经诡异的气绝身亡,统一的咽喉一抹绯红,他们甚至不知何时伤中。

秒杀,极致秒杀,冰冷无情,一击毙命。

她半匐在地面,舌尖舔上双月刃角的血色,血腥味冲刺在口腔,景袖的双眸却变的格外兴奋,一股魔性的气息萦绕在周身。

一招,只是一招,简洁到极致,却犀利得谁都无法承受。

四周静谧,暗处血红的瞳孔闪过一丝诧色,半响俊顔上勾起一抹妖冶的诡笑。

他动了动手指,暗处又十几道黑影飞出。

一股阴寒之极的气息在这处迸发,冰冷的肃杀,把这处造成宛如血腥汹涌的炼狱,阴暗,几乎整个天地都阴暗着,这个掌管杀戮的死神正在行驶她的权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