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8章 缠斗,将王出场

混战一片的校场上似乎陷入了一种凝固的战斗氛围,而没了天翼指挥的血霄军中间不知何时竟分开了道口子。

忽地,他动了,极致的速度向着中翼冲阵,他知道这是个机会,是个绝佳的机会。

“6,7,9,23……全部后退。”

“16,25,78……左动。”

“21,63,72……围拢。”

“3,14……靠近。”

……

一条条命令接二连三下去,冷冽,没有名字,只有数字,却已经了解了每一个人的特性,速度极致的,身体抗揍的,爆发力惊人的,精明滑头的……

他们确实弱,可是把每一个人的极致力量揉和在一起,那么将是怎样一个刀锋呢。

被传到命令的人并没有立刻动身,他们迟疑,迷惘,更加怀疑。

忽地,一道柔语飘在众人耳里:“被虐的这么惨,不想报仇么?”

明明是平淡无绪的语气,却让每个人心底一怔,似有一股力量从心底升起。

这话声带着种魔力,让他们前进,让他们信服,让他们热血涌动。

谁想当老鼠?谁想被欺负?谁想被虐揍?

动了,齐齐动了,所有的人摆脱掉血霄军的禁锢,瞪红着双眼开始遵照命令行动起来。

他们要揍人!要反扑!

偌大的校场像块棋盘,而景袖一方的白子在这一瞬开始整体移动。

什么?规则?

她云景袖就是规则!

刹那,只见整个雄风众人组成了道倒三角形的队伍。

队伍是由无数的小三角形组成,他们或三人,或两人,或五人,或十人。

景袖唇角勾起,眸光绽放出极致光彩,红唇轻启:“揍吧。”

刹那,动了!所有的人都动了!

他们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可是他们似乎充满了力量。

身边的人甚至还叫不出名字,却突然能伸出手揍敌,明明自己倒在了地上,就要迎上罡风强劲的拳头,却突然被身边的兄弟拉开。

反扑,来之组合之力的强悍反扑。

犹如蝗虫过境,开始席卷。

他们来的急速,去的突然。

也并不恋战,游走在整只血霄军里,寻找任何一个单人的机会,遵照着景袖所说的每个命令。

景袖视线微转,向着一直浴血在血霄军左翼的木头望去,本想吩咐点什么,却无语的住了口,尼玛,太凄惨了。

这群血霄军是跟这人有仇么?怎么专挑这人打。

二十人,还是三十人?似乎更多,好吧,兄弟你保重。

木头确实被揍的很惨,全身却异常的兴奋着,连呆木的眸子都起了些许光芒。

打,打……

冰冷宽厚的指腹摩挲着,一双集聚天地光华的碧眸凝视着,北云霄的唇似乎动了动,一抹泛光的银晖在他身上闪出。

一滞,整个战斗的画面似乎一滞。

死战的血霄军气势开始变化,仿若有一道隐约的银光落在每个人身上,身后的晚阳落出鲜红霞色,仿若簇簇火光正在燃烧。

被冲击的凌乱的血霄军开始变化,他们握住长矛,取下矛刃,化身为一个个暗者开始前进,只见大地似乎暗了下来,无数的行者开始在大地猖狂,连气息都变了,起初的浮躁

之气荡然无存,变的收敛,低调,变的更加深沉出奇。

这哪是军队,这明明是支暗夜杀者。

景袖眸光闪烁,心狠狠的跳跃着,这个人居然把军队练的如此。

军人,那必是拥有一种血性团结的荣誉精神,而暗者,却只有完成的目标的使命感。

他们看似麻木,却是更加的极致效率,因为没了顾忌,只有向前,成,便王,败,便死!

谷玉白峰心颤了,这便是他们的血霄军,这便是他们一直凝结在心底的动力,是他们所有的寄托,所以,绝不抛弃!

对视一眼,青影飞掠,落回血霄军一方,此时他们必须一起。

不出意外,雄风的三角锋刃被击碎了。

碎得很迅速,很彻底。

可是……爽,太爽了!

“妈的,老子终于揍了那白脸皮子一拳了。”

“哈哈,老子撂了那贱小子一跟头。”

即使倒在地上,他们也兴奋着。

弱者目标渺小,却很容易满足。

景袖眸光灿烂,轻笑着,这群即将成为她战友的人在享受他们的“荣耀”。

不过……澈眸向着已经冲过血霄阵营的黑影望去,还没结束呢,不是……

“回防!回防!给我回防!”高呼,是神色慌乱的天翼,他身子飞掠,朝着自己阵营急速追去。

“什么!”惊色,充斥在每一个人脸上。

那一人一犬何时到了那里?

连北云霄都是眸光意外,他明明一直注意着,刚刚下命令时还特意交代拦截方啸云,思索,眸色陡然微变,是将军!一直追着天翼的将军!

是它突然反身,撕开了阻击。

千平的校场上,此时的血霄后方空无一人,两道流影急速狂奔。

“大狗,加油加油!跑,快跑!”方啸云咬紧着牙大呼,脚下几乎把每一分力都使了出来。

“抢,抢旗,他们的!”有人反应极快的大呼出,血霄军离雄风阵营更近,优势更加明显。

夺旗便胜!

只是……

看见居然有获胜的希望,一群雄风兵卒子们整个血脉都狂涨了。

“妈的!守住!守住!冲冲!我们冲!”

“缠死,缠死这群兔崽子!”

恶斗,现在才真正开始。

想飞过去,妈的给老子下来!

想冲过气,先揍死老子再说!

“你妈!揍啊,来揍你爷爷啊!”反正都挨了那么多,还怕再多两拳。

“快点,揍我啊,老子欠揍,快点!”

“……”

咆哮,挑衅,怒骂,纠缠,怎么火怎么来!此时的雄风完全忘记对面是血霄军,完全不惧这支烈焰战师。

发狠,发狠的缠斗,他们要赢,要赢。

咬人的狗不恐怖,咬人却不松口还耍流氓的疯狗才是最恐怖。

此时,眼前的雄风彻底疯了。

脱人裤子,扯人头发,咬人屁股,抓人兄弟……怎么损怎么来,这么缠人怎么来。

“太惨烈了。”谷玉喃喃,暗自庆幸没有上场。

“太悲壮了。”白峰咧牙脸抽,森森觉得那被扯住兄弟的同胞性福危险了。

景袖眸光变的灼热,果然……最底层的人才是最狠的角色。

受的白眼多了,发起狠来便没有任何原则。

哀嚎遍地,撕心裂肺。

胆寒,连凶猛无敌的血霄军也忍不住目露胆寒,这哪是兵,这就是群疯子!

“妈的,拼死老子也要把旗子给守住了!”13呼道,眼泪横飙。

“妈的,谁要来抢老子旗子,就从老子尸体踏过去。”19咆哮,狰狞发狂。

“给老子来呀,来呀!看老子今儿不弄死你们这群王八犊子!”71挑衅。

画面很悲壮,旗子却一直迎风飘扬在雄风阵营上。

“赢了,赢了,我们要赢了……”方啸云心狂跳着,眸眼兴奋大凸,带着劲风之力的手腕已经朝“银月”战旗伸去。

这一瞬,整个场面似乎都禁止了。

众人注意着,注意着那迎风飘扬的战旗。

注意着已经落在啸云将军背后的天翼。

注意着呲牙狂啸的将军。

云飘渺,大地寂声,云雁似乎永远刻在了天边。

便在一刹,似有银光从云层散下,整个天空变得耀眼刺目。

银月战旗飞了起来,带着银光向着九天飞去,像是道彗星,将银晖洒满整个战场。

久久……落了下来,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稳稳的握住了它。

北云霄站在那里,俊顔上落出道让人目眩神迷的光彩,高挺的鼻梁,飞扬的银袍,绯花般鲜红的薄唇轻启:“啸云大将军,这半刻到了呢。”

余晖金阳,银月战旗的光辉正在绽放。

那人,天神之姿。

“这,没有,没有被夺……”血霄的人狂喜着。

雄风的人精力全泄,他们神色喃喃,眸光遏制不住的失望:“没有,没有成功。”

方啸云的面色死灰,从没有过的挫败感充斥,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再快一点就好了,再快一点就好了。

将军唔唔,眸子暴虐着,死男人,死男人,该死的男人。

可是……

半刻,确实已到半刻,场边的红香只燃着星星之火,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失败,冲刺在雄风每一个心里,他们知道会败,可是却不知道败的这么难受,他们有机会的,有机会的不是。

弱者容易满足,可是失败时便会更加痛苦。

便在场上一片萎靡的气氛中,一道白光冲了出去。

长裙飞舞,脚下的动作快的任何人都看不清,浑身的煞气惊怔了每个人。

景袖眯眼,宛如猎鹰,狰狞的杀气聚起道飓风同她一道前行。

或许开始,她并没抱着非赢不可的心态,可是现在,她改变了想法,赢,必须赢!她必须带给这只即将成长的王者之师最强大的信念。

“王妃,霄王妃……”

每个人都望着,每个人都瞪大了眼。

来不及惊呼,来不及说些什么,那只猎鹰竟已冲出了血霄重围。

是一个呼吸,还是一瞬。

说不清,总之,极速。

冷酷与杀戮的双重气息迸发,指尖的双月刃开始露出。

她知道,对付这个男人只有全力以赴。

边上的谷玉不自觉手心紧握:“怎么办,怎么办,好紧张。”

白峰握拳,额上虚汗,觉得似乎要天崩地裂一般,龙凤斗看了不少次了,可每次都来的惊心动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