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7章 狂猛战士,嗜血神犬

不过……

向旁边的将军打了个眼色。

犬眼忽眨忽眨,明白!

“啊,这怎么打啊?”

“妈的,谁给老子一拳,我先晕了躺会。”角落里,一自暴自弃的声音传出。

景袖转首望去,是个身材健硕的汉子,代号13。

“躺?怕是你躺尸也会被**,我说干脆咱们就把旗子送过去怎么样,早送早结束。”一肤色黝黑,长了一副精明猴样的男人说道,代号71。

“嘿嘿,我看这办法靠谱,顺便瞻仰下血霄军光辉。”另一身材细高的男子接话道,代号19。

听着几人的丧气话,守在旗帜旁边的方啸云耷拉下脸,心血大吐,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把几人遣退的折子批下去。

“13,71,19,你们三守旗帜去。”高台上景袖语声落出。

“什么!王妃,你让这三兔崽子……”话出一半,颤颤噤噤收了口。

只见景袖冷冽慑人的眸光流转,冷道:“从现在起,我只需要你们执行我的命令,谁若置疑,直接给我滚!”

威慑,压迫,直蹿众人心底。

惊惧,只觉双股瑟瑟,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被点名的三人神情错愕,只是一遍,王妃居然已经记得他们的号码?还让他们去守旗?

对视一眼,老老实实的向着旗帜走去,似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悸动在心底萦绕,至于是否叛变,潜逃,一切看看便知。

“轰轰……”震天鼓敲响,铺天盖地的杀气氤氲在整个校场,眼前的血霄军像是从天庭降下的神兵,整齐的步伐,极致的煞气。

烈焰战魂,强者之威!

颤栗,最前方的雄风众人不自觉后退,脸色苍白胸腔压抑的几欲逃走。

风吹过,沙尘卷起,草色幽幽。

“杀……”伴着战鼓长枪,血霄军开始冲阵了。

霎时,雄风阵营也动了。

两道炫光,从雄风阵营最后冲出,是大木头和将军。

他们宛若脱弦的利箭,带着狰狞的汹气直迎敌营。

“杀!”

“汪!”

长枪飞舞,搅起沙尘,利爪獠牙,咆哮威慑。

一个狂猛战士,一个嗜血神犬。

这一刹,惊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怔。

雄风居然有如此气势!

木头将军飞奔,便在靠近队伍的一刹,陡然转向,宛如两把破晓的擎天巨剑,将要拦腰断掉这八卦行军阵,目标,两翼!

左右分袭。

站台上的北云霄眸闪意外,忽地又勾出绝世无双的浅笑。

八卦行军阵,看似固若金汤,未临四面受敌时,却是把整个力量前调,两翼变得极为薄弱,特别容易撕碎。

不过……这是令五国闻风丧胆的血霄军!是他北云霄亲手打造的神兵!

果然,瞧着来敌变向,咚咚的踏地声急速响起,宛如从苍穹落下的暴雨滴落在雨蓬上,嘭嘭嘭嘭……奏出节奏急促的行军曲。

八卦行军阵开始变化,只是几个呼吸间,两翼彻底分离了出来,各自二十人,成锥形开始截杀。

宛如隐藏杀场的伏兵,极致的速度,极致的杀气,同时,被单调出的十名精兵血霄军也动了。

目标,木头!

两方靠近,长枪锋芒已经擦过。

呆目的双瞳陡然血红起来,只见大木头手里的长枪反舞,身上的肌肉急速膨

胀起来,咔嚓的声音,似乎能听见骨头扭动。

狂力迸发,周身猛力聚上双拳,呜呜呼号,只闻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大轰声。

轰!是铁拳打在了地面,地面像是块被震飞的铁板,整个跳起,狂化巨力!

三十名血霄军只觉脚下宛如银电蹿上,麻,麻的连握着长枪的手都僵硬。

校场的尘灰严重,如此狂力一下,直接搅的沙尘扑起,风色一吹,视线完全阻隔。

而这位擎天巨人,开始在沙尘中扫荡了。

青丝飞扬,景袖眸光变得深沉,她终于明白这人大口定下二十的原因了。

有一种人,他们是天生的狂力者,这种狂力诡异强大,却极难控制。

战斗,是他们消耗身体力量,得到平衡的一种极好方式。

当然,这种人极其危险,因为他们的冲动神经总会无时无刻的传给大脑,身体会不经意间控制不住的做出暴力行为。

简单点说,这类似一种身体精力极致旺盛的多动症表现。

这样的人用得好是个狂人战士,用不好便是一疯魔屠手,一个血性勇猛,一个嗜血残忍。

这样的人,她淘宝楼要定了!

北云霄的脸色青了,心底滔天的煞气狂放,居然敢耍威风,居然敢引起袖袖注意,居然敢抢他战神魅力。

一旁。

“瞧着没,咱们爷,已经整个乌云罩顶了。”没有上场的谷玉暗道。

“嗯,咱们缩远点。”白峰点头暗道,是非之地,最好远离。

谷玉小鸡啄米般猛点脑袋:“走,走,咱们去王妃那边去。”

于是……

战火汹汹中,两只小鸡仔就要悉悉索索开始换战场。

“过来。”冷冽寒声,带着风霜冰刀。

谷玉眨眨眼再眨眨眼,终于再冷冽气息稍逝时:“咦,你有听见啥吗?”

白峰眨眨眼再眨眨眼:“没有啊。”

于是,只见两道青影光速穿过校场。

一侧的血霄军副尉只觉寒风吹过,周身冷汗,妈呀,这银虎,玄武血王也忒大胆了,连王爷的命令都敢违抗。

“从今日起,银虎,玄武两人兵降三级,派为后勤兵,所有职务俸禄全部扣除。”

他的话特别平静,却似有惊雷翻滚的画面。

同一刻。

景袖这方。

“嘿嘿,王妃,你淘宝楼还需要人么?我们可以当单手么?”殷勤,灼热,讨好。

只听,景袖望着场上,头也不抬的道:“抱歉,淘宝楼不接受一人多职。”

呃……瞪眼,一人多职,是指他们血霄军身份么?

凝眉,思索起来。

便在这小半会,血霄军的右翼已经被冲散,是将军!

没有章法,没有套路,只有凶猛的力量和狰狞的气势。

看似疯魔,却在每一下都能准确击中对方要害。

没人知道一只犬为何有这般力量,没人知道景袖是如何把一只犬养的这般恐怖。

獠牙,利爪,极致的速度,矫健的身手。

明明下口方向在这,却猛地回扑,来得措手不及,来得心惊胆寒。

站台上的景袖双手环胸,很是满意,他们又哪知此时看上去凶猛无敌的将军之力才爆发了三分之一而已。

这只犬倾注了她整个心血,是她的伙伴,更是她的救命恩宠。

当它拖着浴血骨裂的她从枯井爬出来的那刻

,她便认定了它,所以,对待伙伴,她当然会教会它极致的力量。

只有力量,才能更好的守护好自己,风扬,岚姨,红妖,子马甲,所有她认定的人,都会如此!

天翼眉锁,瞧着眼下情形,就要开口变化阵型。

突地,人群中的将军飞掠了起来。

它是踏着人头前进的,气势汹汹的飞仆,目标很明确。

他,青龙血王,天翼!

“嗷呜!”利齿,尖爪,咆哮,没有半点留情的样子。

天翼大惊,出口的话戛然而止,急急飞身避开。

他快,将军反映也快!

瞬间,校场便见一人一犬追击战般到处飞跃。

“将军,你不至于吧!”天翼大呼,神色凌乱,好歹相识一场,不至于这么凶狠吧!

没错,就是凶狠,因为那伸出的利爪间居然藏有寒光粼粼的刀刃!

这……

“妈呀,以后一定要多买大肉包。”谷玉颤颤道。

“嗯,还得多买。”白峰点着脑袋附和。

站台上,瞧着疯魔狂化的将军,北云霄脑里不自觉蹦出个问题,若他和将军同时掉到河里,袖袖会救哪个呢?

他想这话时已经不觉念出,听的一旁的副尉秦风眼睛大瞪,神情布满恐惧,这真的是战神霄王?不会是谁假冒的吧。

局势看似对雄风极好,其实不然。

惨!只能用惨形容!

薄力难敌众威。

一排排倒地的伤兵,一摞摞被虐的兵卒子,就连方啸云都陷入苦战中,这群雄风的兵蛋子们正被无休止的虐揍中。

冲上来的血霄军并没有立马冲锋夺旗,他们在享受这场猫捉老鼠的刺激感。

敢挑衅血霄军!敢自称雄风!

今儿就让你们好好体会体会何为雄风!

吆喝声,痛呼声,四处便是。

轰轰!战鼓密密麻麻一直敲响着,每一下都在催动血霄军的力量,每一声都带给雄风极致的痛楚。

许是被虐的惨了,有些人不再前进。

许是被虐到极致了,有些人不再站起。

许是被虐的怒了,有些人发狂的想要反击。

许是知道这是场没有悬念的竞赛,有些人退出了阵营圈。

景袖眸光一一扫过场上,每一个人的动作记住眼里。

至于那些退出阵营圈的,他们,将直接在云锦袖的世界里出局!

倒地可以,退却可以,甚至自暴自弃可以,可是,那道阵营圈是最后的底线!

一个人可以输,但绝不是自己出局!

守旗的三人仍旧在原处,他们没有冲上去,却也没离开半步,更没有叛变送旗,只是颤栗着双眸警惕着注视着场上每一处异动。

“不对啊,怎么这么诡异呢?”谷玉戳着白峰暗声喃道。

“你也这么觉得啊,我也觉得不对劲呢。”白峰缩着脑袋回应,小心翼翼的向景袖瞄去。

实在是那勾弯的嘴角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果然,想法刚落。

眼前的景袖缓缓动了,她背对着他们,缓缓向台下走去,嘴角好像动了,却听不见声音。

战斗中的方啸云正为那些退阵的兵卒子失望着,忽地,一道,清悦的声音传入耳里。

“一号,中翼冲阵。”

一号?一号他不是一号吗?中翼,中翼,陡然,方啸云的眼里迸发出了极致的光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