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6章 迎战,布阵

冲进来的景袖,瞧着整军待发的血霄军先是一愣,眸光轻闪,忽地发现队伍最前面的北云霄,这男人也在?

眉梢一挑,下马,悠闲的打起招呼:“哟,霄王爷你也在呢?这架势是要干嘛呢?”

北云霄眸光发亮,忽又板着脸正色的道:“军营重地,女子休得入内。”

其实北云霄是想说:“呵呵,袖袖,你来啦?”出口的话却莫名变成了这种,他的威严,他的魅力,此时不展更待何时!

清澈的水眸一冷,寒光嗤嗤。

忽地,两道身影急速飞过。

只听……

“王妃,不关我的事啊!我啥都没参与。”天翼谷玉急声宣道,那态度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百名血霄精兵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银虎,青龙血王这是玩啥呢?

北云霄额上青筋直冒,双眸煞气滔滔。

谷玉天翼一个寒颤,却像是未见一般,继续勇表决心。

莫名的白峰抖了,他今儿是来陪王爷展示战神魅力,可是没说要得罪王妃呀!

这会再不表明心迹,怕是要……

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白峰几乎是用瞬移的功夫上前:“王妃,也不管我的事,我啥都没做,王爷要挑衅雄风军营的事真的跟我无关!”

白眼,天翼谷玉齐齐两道白眼,哼,啥都没做?今儿这事谁挑起的?

眸光扫过架势汹汹的百名血霄军,挑衅雄风军营?

景袖澈眸眯起,一股岔气至脚底直蹿脑门,北云霄,你是专挑我事是吧!

轰!突地,又是一声炸响,是气势汹汹的大木头,没走正门,直接挑起粗木栅栏冲了进来。

那气势,凶猛无敌!

景袖点头,面上带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北云霄鹰眸陡然寒戾起来,哪来的蛮汉子?敢在他地盘耍威风!

大木头架马冲进,瞬间闪身立在景袖身侧:“打谁?”目色汹汹,蹭亮的油光像是见着群羊羔,随时要冲上去。

“等一下,这打架也得讲规矩不是,先站着,待会全挑。”拍拍对方肩膀,景袖像哄小孩子般吩咐道。

这个动作却看的北云霄眸色陡然寒戾起来,酸味嗤嗤大冒,他都没被拍过!

大木头凝望景袖半响,像是懂了景袖意思,手上长枪一舞,乖乖立到一边,只是周身凶猛煞气的寒息只增不减,只待一声令下。

眯眼,景袖双手环胸,高喝:“全部给我进来!”刹那,似有金戈铁马征战天下的威严霸气扑面而过。

一人之势,喝江山天下。

正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的啸云大将军只觉头皮一麻,躬着腰板小心翼翼走进,他们是从景袖毁掉的正门进来的,而且是下马而入。

以方啸云为头,像是刘姥姥入大观园,使个劲的到处打量,这就是霄云军营啊?这就是血霄军啊?

景袖眸子微眯,寒气不自觉外放,不过……

一眼扫过百人的各自神色,有兴奋的,好奇的,也有毫不关心的,落在最后面有几人骑着马匹走进,很好,精不在多,有那么几个就行。

“霄王好呀。”方啸云讪笑道,真心希望这两口子已经合好。

“啸云将军很闲嘛,居然跑到这里来了,怎么有事?”阴阳怪气的语调听的方啸云脑门发凉,全是寒颤的起鸡皮疙瘩,完了,被霄王爷惦记上了。

“有!打架!今儿我雄风骑挑战你血霄军!”未等方啸云出声,景袖

高声呼道,气势滔天,威严十足。

只是,这一刻,在充满血性勇猛之气的血霄军大营里显的渺小至极。

“什么,挑战血霄军?就这些混小子们?”

“哈哈,这是在讲笑话吗?”

“雄风?我一人就能让你们成为熊风……”奚落声出。

景袖打望着这群所谓的血霄精兵,嘴角缓缓弯起,血霄军?不过如此嘛。

北云霄的脸色则变的青寒。

骄兵必败,这是个亘古不变的道理,被冠以神兵的血霄军却因弱者的挑衅暴露了如此大的弊病。

他们或许可与千盛的天御军一较高下,甚至以一骑之力便能灭了古临川澜的联合攻击击,现在,却在一些微不足道的势力面前自大放松。

贵冠戴的久了,便忘记了本性。

天翼蹙眉,也暗自反思起来,作为血霄军师,他居然忽略了这么严重的问题。

方啸云神色难看,心头略微不适,他们雄风是比不上血霄,可好歹也是京城的第二云骑,不至于被说的这般不堪吧。

“强者不是永远的。”一道淡声落入耳里。

方啸云一怔,抬眼看去,就听身边的景袖缓缓轻道:“所谓强者,是有坚韧不屈的意志及不惧失败的精神,实力没有可以磨练,意志却从始至终都不能倒。他们,血霄军,以赫赫战功名闻天下,拥有着绝对强悍的实力,今日若战,你雄风必败,但是挑战勇者,你不觉得热血沸腾吗?有时候我们无惧输赢,惧的是面对强者的勇气。”

她这话不轻不重,却落到身后每人耳里,像是种催化剂,复苏着众人心底潜藏的热血。

挑的是百名最差者,可是谁说他们没有目标,没有雄心,最底端的人往往拥有最强烈的渴望。

方啸云一怔,眸光里迸发出光彩,像是明白了什么。

“而且,今日一战,对你雄风是百利而无一害,败,理所应然,赢,名声大振,你们挑衅的是谁?是名震天下的血霄军!”

陡然,像是夜空里焰火绽放,眸光璀璨之极。

“对,我们是来挑战你血霄军!”高喝,威气十足,雄风尽露。

啸云大将,必是有狂啸风云的力量,这一刻,这个男人的热血猛地爆发,即使今日会被虐的很惨,他却充满了期待。

血霄军,我方啸云早就想会会你了!

望着眼前振奋的男人,北云霄眸光变的深邃。

袖袖,你果然很有本事,不过是寥寥几语,便能让人气势迸发,不过……袖袖,这是血霄军,是我亲自打造的神兵,可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哦?

像是看懂了北云霄眼里的意思,景袖勾唇一笑,水眸寒光一闪,藐视!

不简单?我倒要看看怎么不简单了!

眼神对视,王者对弈,争锋的气息在彼此间萦绕。

谷玉三人互换眼色。

“这看啥呢?”

“不知道,不过看上去很缠绵,很深情。”白峰点着脑袋回道。

话刚落,两声冷喝惊空。

“战!”

银衣一拂,飞身落上右侧站台,华服银袍猎猎飞舞,周身狂傲霸气,战神之姿!

袖袖,今儿我就拿我血霄军的名声陪你玩一场!

素裙飞扬,一个飞掠落上左侧站台,三千青丝风中肆扬,冰冷酷色,王者之势!

血霄军,今日就让我看看你名动天下的能耐?

王者之息迸发,陡然,千平的校场上似有两股高

至百丈的飓风呼啸,卷起惊沙骇浪飞扬,飓风中一个银龙狂啸九天,一个白凤戾涅苍穹。

狂神之息,杀伐天下。

咚咚……宛如雷鸣的战鼓声敲响,一声一声,震的大地颤抖。

两军排阵,布兵血战。

统一的步调,统一的握兵之姿,血性的气息在周身萦绕,地面被踏的嗡嗡作响,凶猛的气息让人不觉寒栗,当然这是血霄军一方的气势。

反观景袖这方,缓慢的移动排阵,未见半点气势,连手中武器都是胡乱拿着的,有些甚至连盔甲都未穿戴整齐。

本来就是要被退回种田的,未想居然临时被调来打架,这准备完全没有啊。

方啸云连连抹汗,神色极为不好,这也太丢人了,不比不知道,一比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景袖凝望着气势汹汹的血霄军,眸光欣赏赞叹,未战,先起势,不错!不过……

“喂,大木头,你能干掉几个?”瞧着队伍里唯一个气势腾腾,磨拳霍霍的兵卒子景袖悠哉问道。

偏头,呆目的眸子木然盯着景袖,呆板的道:“二十。”

呃……

二十?这可真是出乎她的估算,半响,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翻,嘴角噙笑:“好,你说二十,就给你二十。”

“嗯。”周身汹汹战意迸发,呆木的眸子木然盯着对方阵营,似乎已经在寻找下手目标。

另一方,北云霄指尖握的咔嚓作响,哪来的臭小子,居然跟袖袖靠那么近!

“主子,这战怎么打?”天翼偏头问道,或许王妃有出其不意的致胜方法,可这好歹是团体战,面对的又是血霄军,不是他不相信王妃有力挽狂澜的本事,是这差距实在巨大。

“打!给老子使个劲的打,那小子,就那小子,把一组的精英血霄军全用在他身上!”青黑着脸,北云霄指着对方阵营狠狠的道。

天翼错愕,顺着指尖望去,脑门黑线无语,主子,你这是算借机徇私么?

“王妃,我们怎么打啊?不会出去就死绝了吧。”方啸云哭丧的道,说是一回事,可真正的要动起手了也不由胆怯。

“没事,随便打,到了战场我再给你们指挥,下面依次报数。”

众人面面相觑,总觉得今天是被骗来挨揍,心中颇有微词,却迫于景袖的王妃身份不敢出声反驳,一时间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报数。

“一、二、三……”从一到一百,再加上将军和方啸云,一共一百零一人加一只,北云霄和景袖两将王并不立马出场,只允许最后半刻上场,一局定胜负,抢旗制,夺得对方阵营的旗帜为胜。

“从现在开始,记住你们所报的数字,它便是你们的代号,上场后,再没了名字,只有数字,记住了吗?”

数字?众人对视,这有什么用?疑惑,却也稀稀拉拉的应道:“是。”

景袖斜睨,对于众人的士气低落并未多说什么。

血霄军一方,天翼开始做最后的布兵鼓舞,一系列不得松懈等话。

“轰轰!”击鼓声再起,排兵布阵时间到。

虽然面对的是雄风这群小罗罗,天翼却摆出了八卦行军阵,攻击,防御,补力……成循环的铁壁铜墙前进,另外专调了十名精兵呈刺袭状态隐在各处,负责满足战神的小私心。

景袖眸闪赞赏,很好,天翼的诸葛神翼之名确实当得。

不以敌小,便松,不以实弱,便懈,谋勇相呈,堪为大将之才,作煞魂之音,控整军气势。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