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5章 雄风与血霄,谁挑衅谁

这方刚走,北云霄与白峰两人便立在紧闭的淘宝楼大门口张望。

“怎么回事?怎么没人呢?”白峰抠着脑袋不解,王妃不是来上班了吗?

“哎哟,小伙子,这淘宝楼这几天歇业啦,说是要扩楼什么,你们过两天再来呀。”一老妪说道,佝偻着身子,杵着拐杖蚂蚁一般在街上缓缓移动着。

北云霄蹙眉,扩楼去了?那他还怎么展现战神魅力?

正思索着,就听旁边白峰问道:“那婆婆你知道这里面的人去哪了吗?”白眼一翻,北云霄暗自诽腹,你问一个虚着老花眼连他战神都看不清的老婆子不是瞎搭么?

“知道啊,去雄风军营了呀。”呶呶嘴,佝偻的身子继续移动,这么半响才动了两三拳头的距离。

北云霄眼皮一抽,好吧,当他没说。

“王爷,太好了,太好了,咱们赶紧去呀。”白峰兴奋跳脚,像是听了多么令人兴奋的消息。

“嗯?”眉毛一挑,疑问。

白峰立马兴奋解释:“王爷你想啊,这王妃去了雄风军营,那雄风军营不是啸云将军的地盘么,就离咱们霄云军营不远,王爷你这会去,正好带着咱们血霄军杀过去,与雄风军骑进行场友谊竞技,大展你战神领军魅力呀。男人魅力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血性勇猛的力量呀!”

碧眸发亮,俊顔上赫然绽放出灿烂光辉,他兀地想到上场苑子打架时,自己金戈长枪一舞,景袖愣怔的模样:“好好!走走!咱们走!”

兴奋,大呼,银光如鸿晖滑过半边天幕,黑影尾随。

身后,老妪依旧缓慢移动着,嘴里嗫嗫:“哎哟,年轻人就是暴躁哟,淘宝楼主要领雄风骑横扫血霄军,血霄军要大杀雄风骑,暴躁,暴躁哟。”

金色的阳光落在头顶,洒满大地,花香,鸟语,别是一番初夏。

雄风军营。

宽大的案桌前,啸云大将军躬弯着身子,脸上挂着极其热忱的笑容:“王妃,你说,小的一定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这个耀天的荣耀,这个救了他命的偶像,此时不效力更待何时。

单翘着二郎腿,随意坐在铺着虎皮的太师椅上,景袖悠闲的把玩着素指,道:“没事,就是来找几个人干场架去。”

“干架?”方啸云一闪惊疑,这么彪悍的霄王妃还有被欺负了的时候?不过双拳难敌四手,王妃怕是遭了茬子,一时间热血突地沸腾起来:“哪个不要脸的敢欺负我们霄王妃?你说我立马带人杀过去。”气势汹汹,连腰间的佩刀都抽了出来。

“这么说是同意了,那好,我先去挑人了。”直接忽略对方话意,大步流星向帐外走去,刚刚来的时候,她可是已经看中几个了,挑多少好呢?一百还是两百?

被扔在原处的方啸云一怔,立马跟上,他必须给王妃弄几个精壮厉害得兵王去。

“你,过来。”

“你。”

“还有你……”

随着点兵,方啸云的脸色越来越诡异:“王妃,要不换些吧。”

“为啥?”随口一问,继续在队伍里挑捡着。

身披银盔铠甲却是士气全无,连站立都是腰板不正。

方啸云急忙上前悄声解释道:“这些都是马上要被退回的兵蛋子,实力差极,拉出去弄谁也是被一撂一个倒。”

景袖却像是置若罔闻,继续挑拣着。

周围的士兵早已在听说此人是霄王妃,齐齐探着脑袋观看,耀天诸葛,白衣医仙,这可是个名人。

“王妃好。”

“王妃好。”

“……”

不断的有将士出口问好,景袖时不时点头,时不时轻应,路过一身材伟岸,浓眉挺鼻,粗矿俊面上没有丝毫表情的男人,眸光陡然一亮。

“我是王妃,你怎么不请礼?”

棕色眸子空洞深邃转悠着,像是飘荡宇宙中的漩涡,寻不到支点:“为什么?”

他声音黯哑,语调刻板,身上汹汹的血性阳刚之气却压不住的狂出。

这人只需站在那里,便能让人感觉到无尽的压迫,尤其是那双铁拳像是随时会挥舞出去一般。

“王妃,你别跟他计较啊……”

啸云大将军急急上前解释,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景袖下令砍了这木头小子。

景袖眸眼越来越亮:“呆子?狂战士?老实人?很好,很好。”

她淘宝楼就是需要“老实人”。

“你,跟我走。”吩咐,带着点强势占有的口吻。

旁边方啸云立马劝道:“去吧,大木头,跟着王妃去好好表现。”

深邃空洞的眸子没有半点起色,刻板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他如沙漠之地里遗失千年的一座古城,存在,却死寂。

陡然,一道清悦的声音在脑里回旋:“有架打哦。”

“走!”大喝,手里长枪一舞,立马站了出来。

像是金辉照在了古城之顶的碧玺瑰珠上,血红的颜色开始落在古城各处,这座文明古迹开始一日复苏。

景袖嘴角微掀,眸光迸发出璀璨光彩,很好。

身后,方啸云嘴角抽搐,抠着脑袋疑惑不解,王妃怎么知道这大木头的死穴呢?这大木头啥都好,就是一听着有架打十八头牛都拉不住,这是个特殊的刺头,总是给军营里造成一片惨不忍睹的混乱,却也是名猛将,只要上阵杀敌,那必是所向披靡。

霄云军营。

百名血霄军正整装待发,鳞片状的青盔,玄铁制的软甲,雕着虎纹的金枪……一一备齐,战神说了,今儿要大杀雄风一展血霄之威,今儿要将他们男儿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队伍最前,北云霄身上也套上了银色刻着游龙的软甲,阳光一照,迸发出刺目的炫色。

配着冷峻俯视天下的气韵,像是伫立九天的天神,让人忍不住臣服,颤抖。

“很好,把你们的士气都提起来,我血霄军血杀天下,力镇九霄!”高喝,琥珀色的眸子迸发出威慑天下的魄力。

“血杀天下,力镇九霄!”

“……”

齐喝,气势滔天。

人群前,不知什么时候赶来的天翼嘴角抽搐,神色无语。

王爷,你会不会太过了?

那是雄风军营,你居然挑了一百名精将过去,这哪是去友谊交流,这简直就是以势压人呀。

队伍左侧,谷玉缩着脑袋暗自思索着,决定了,待会见着王妃,首先摆明立场,与其被虐死,不如先叛变,很好很好。

正想着,地面猛地颤抖起来,似有铁马金戈踏地的嗡嗡声。

众人对视,不解,有队

伍朝血霄军营来了?

“怎么回事?”北云霄凝眉呼道,暗处的侦察兵立马飞出,轻功绝迹,不过几个呼吸间便飞了回来。

“禀王爷,是雄风军营的人踏马而来,目测有一百人。”

“什么!雄风军营的,他奶奶的,怎么先杀过来了?”白峰高喝,浓眉拧到一起,这都还没挑衅出去,怎么反杀了过来。

北云霄剑眉凝起,似乎也在消化这个消息,这么说他威风凛凛领兵空降雄风军营的画面没有了?

帐外百米处。

方啸云的脸色越来越诡异,摸头擦汗,小心翼翼问道:“王妃,你是不是走错了?”这地不是……

“没错啊,我家将军就是往那跑的。”一指马匹前猎日中撒了疯狂奔的将军,景袖笃定回道。

她家将军可是她的活地图,这皇城百里,指哪去哪,不得不承认养只“导盲犬”还是很靠谱的。

以为景袖没弄明白他的意思,方啸云再道:“那是霄云军营的方向,是战神霄王的地盘,也是你……夫君的军营。”

“嗯,知道,走吧走吧,今儿老娘就是要干架那里。”话落,一声喝道,马肚子一夹,气势汹汹而去。

身后一众士兵茫然对视,只有大木头呆目的眸子一闪亮光,马肚一夹,立马跟上,听说这里的人很厉害,他早就想来打一架了。

“哎哟喂!”吆喝,方啸云只觉今日出门没看黄历,他这是干嘛来了?人家小两口吵架,他居然带着人马来掺和。

马匹扬蹄,轰轰声不断响起。

这方,血霄军依旧站在空旷的练兵场上,全神贯注的紧盯着军营门口。

听说,带兵来的是他们的霄王妃,是那个聪慧机智,医术超凡,耀天荣耀的战神王妃。

“唰!”一道黑影从军营大门上空飞进,气势汹汹,宛如流光黑羽划破苍穹。

众人心底齐齐一呼:“来了。”

金阳光辉中,只见一道黑影疯魔般的朝练武场狂奔而来,毛发炸开,呲牙磨爪,气焰铮铮的咆哮着。

“汪汪!”谁上,谁先上,看我弄死他!

本应是令人神恐胆寒的画面,众人却忍不住嘴角抽搐。

哪来的犬?造型这么诡异。

“将军,你这造型很霸气啊!”角落里,谷玉首先呼道,脸色憋不住的抖笑,眼泪横流,尼玛,谁干的,太有才了。

毛发蹭亮,只是长一块短一块的布满周身,晃眼望去可以大致断定这是个马甲的形状,这却不是最诡异的。

诡异的是那黑黝的大脑袋上,一个“王”字赫然顶在脑袋上。

“王”字龙飞狂舞,毛发被削的整齐无杂,每一处字锋都锋芒大绽,真正的是威风凛凛,霸气侧漏!

“嗷呜……”独特!老子让你独特!

怒火,咆哮,今儿的将军别惹,否则……

凶猛扑上,犬王第一式“断魂斩”驾到。

谷玉惊呼,慌忙逃蹿。

两只瞬间杠上,众人看得正热闹。

一道炸响突起,军营环抱粗的滚木栅栏门突地炸开。

木屑飞溅,棕黑的火云马冲出,威慑十足的架势,宛若罗刹驾临的狂妄霸气,就那般冲了进来。

北云霄只觉心胸一堵,满腔郁闷不已,这出场不是该他展现的吗?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