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3章 出师不利府先烧

牛家村。

“姑娘,就是这,我姨娘就是与这朱汉子有一腿,每次月末回家都会在这待上小半日。他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早被我发现了,而且我姨娘与这汉子早就偷偷生了一大胖小子送到卞城,她绝不可能舍了他们自杀的。”

透过泥墙缝隙看去,确实有一上身**满面虬髭的汉子正劈着材。

嘴里骂骂咧咧不知道说着什么。

“嗯,把这个吃了,走吧。”素指尖一枚月形花瓣递出,猩红色,散发着奇特的芳香。

臭九瞳孔骤缩,慌忙跪地求情:“姑娘你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发誓绝对不会乱说,绝对不会乱说。”

景袖回身,神色冰冷的俯视着他,道:“你是选择吃了哑一辈子呢,还是选择连哑的机会都没有呢?”

发誓?她从来都不会相信!

眼珠子瞪大,臭九赶忙点头:“吃吃,小的吃。”说话间便接过景袖指尖的东西慌忙扔入口中。

不敢耍花样,不敢有任何心眼,混的久了,这些眼力见还是有的,眼前的人惹不得,惹不起,哑了好,哑了好,哑了好歹还活着,还活着。

“滚!”冷色,眸光锐利。

“……”他想要说是,声音已卡在喉间,吐不出半字,转身慌忙逃入暮色。

云霞妖娆,红的诡异。

景袖抬步向着小苑走进,贵为相爷之妻的二夫人居然在外面偷汉子还生了私生子,呵呵,真够丑陋!

半响,有惊呼尖叫在小苑响起,吓飞了夜雁,扑腾落入天幕。

月夜,霄王府。

众人飞上飞下忙活,大干一场的架势。

“这真的能行?”北云霄皱眉不确定问道,心头莫名忐忑着。

“王爷,你就放心吧,这般温馨浪漫的气氛,只要你好好表现,王妃肯定心动……”谷玉拍胸保证着。

“回来了,回来了,王妃回来了。”放哨的管家大呼。

唰唰……刚刚还人头攒动的苑子兀地没了人影。

北云霄凝眉,眸光中一闪硬色,好吧,今儿他就豁出去了。

王府门口。

景袖刚迈出的脚步忽地停了下来。

静,太静了,而且还很暗,四周光线像是被故意掩住了。

事出异然,必有蹊跷。

低眸,向着脚边的将军看去:“喏,怎么看?”

“唔唔……”有鬼!将军猛点脑袋,犬眼警惕的瞄着四处。

“我也这么觉得。”

一人一犬暗声交流着。

翠松云竹的枝丫间,怀捧树枝以诡异姿势攀附各处的暗卫们忍不住探出脑袋:“怎么没动静呀?”

“是呀,这气氛都造好了。”

黑灯瞎火,只待一片璀璨。

角落里。

北云霄手心紧握出汗,眸眼紧盯着大门口,说不出的紧张。

终于。

一道微风缱绻拂过,影子从大门口缓缓走进。

刹那,只听谷玉一身暗哨吹响。

暗卫们齐齐肃色,无数火光打到各处,动作麻利有素,漆暗的霄王府大门口缓缓亮了起来,光芒璀璨,犹如无数的星子闪烁,美的迷离梦幻。

是烛火,无数的烛火,摆满了各处,挂在房檐上,绑在云竹上,摆满青石

地面上,心形,大大小小的心形,眨眼望去,怕是有上千成万。

只见烛火一路排成的小道上,北云霄翩然走来,穿着特制的心纹银袍,紫冠镶着心形红玛瑙,打扮的极为俊朗非凡。

他怀里还抱着玫瑰,玫瑰嫣红,足有99朵,风拂过,绯色的花瓣轻颤,芳香满苑。

一双深邃如浩瀚星空的眸子凝视着手中的玫瑰,眼波盈盈流转,心中的肺腑千言就要倾诉。

房顶上隐着的谷玉小眼瞪圆,兴奋呼道:“瞧着没,瞧着没,开始了,要开始了,气氛如此浪漫,一定能告白成功。”

旁边天翼管家白峰脑袋探出,猛点头:“嗯嗯,不成功便成仁,今夜必拿下王妃!”

勇气终于鼓足,北云霄的情绪完全投入,一双碧眸深情款款,似即将喷涌而出的岩浆,炙热压迫,不让逃脱,不让退缩,化成浓浓深情要与其缠绵。

“袖袖……”抬眼,缠绵肺腑的情素。

各处暗卫不自觉手心紧握,暗声呼道:“王爷,加油!”

出口的话戛然而止,只见俊美倜傥的霄王面上逐渐开裂,眸子风暴凝聚,煞气似在升腾。

角落里,正巧站立在青瓦落下的一片阴影里的将军眼珠子警惕瞪大,四肢缓缓后退,嘴里发出警告的低唔声:“臭男人,你想干嘛!”

“怎么回事?怎么没动静了呀?”谷玉探头,不解。

“是呀,难道气氛跑偏了?”管家抠着下额思考,眸光不经意的向着旁边一瞥。

眸眼顿时大惊:“火,火……”

“管家,别出声,破坏气氛。”

“火,火呀,着火了呀!”

“什么?”一望。

只听一声咆哮,一道火光从屋顶落下。

“啊!救火呀!救火呀!”

手舞足蹈,谷玉直接开滚,就见一排烛火以排山倒海之势唰唰从房顶掉落。

“啊!你别乱动,别乱动啊!”

管家急呼,一个脚下不稳,直接栽地,那房顶的火光唰唰又落了一片。

白峰大急,无奈汉子手脚不利,本是去救火的身子直接倒进火堆里。

这下好,急得天翼不知该先帮哪个。

大门前瞬间乱成一团,烛火太多,夜风作乱,火势汹汹燃起。

央未苑。

从墙外直接翻进苑子的景袖正待推门进屋。

“汪!”一声犬吠惊天,便见“将军”全身大冒青烟从苑口狂奔而来。

“汪汪汪汪……”四肢不在一个节奏的奔跑,尾巴乱摇,犬眼急乱,像是快星火燎原,救命呀!救命呀!袖袖,救命呀!

“将军!”景袖眸眼顿时大惊,闪身上前,双月刃脱袖飞出,只见一道弧形流光闪过,月刃以高速旋转的速度落入苑子一侧的暗溪里。

哗!搅起道旋形水花冲天而起。

一个倾盆大雨从头到脚灌下,浓烟滚滚,水汽翻腾,灼烧的狗毛终于熄灭。

月色下,威风凛凛的将军变成落水狗,身上的毛发也像是被啃了一般东一块西一块的凹凸不平,大舌头哈呲,周身嘀嘀嗒嗒落着水花,那情形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实情很凄惨,可总觉得有些好笑。

景袖眉毛高挑,嘴角瘪着一股忍不住的笑意,问道:“谁干的啊?”

“汪汪!”那男人,那死男人,就是那死男人!咆哮,对着前厅发泄般凶猛的呲牙咧嘴,爪子在地上狠刨,瞬间挖出条坑缝,好像要埋了某人。

景袖眸光向着前厅的方向打望去,那里已是浓烟肆起,火光冲天。

看来没走大门果然是对的呢。

“走了将军,火烧浴后该睡觉了。”身形一转,回屋,布满风尘的素裙上添着疲惫,今夜她可没闲心陪谁闹腾。

将军瞪眼,大脑袋偏仰四十五度,不是应该要给它报仇么?这就完啦。

天干物燥,风向肆扬,谨慎玩火哟。

等北云霄铁青着脸救完前苑的火,抱着烤香的玫瑰赶到央未苑时,已是月挂头顶了。

苑子漆黑宁静,只闻呱鸣和时不时狼犬呓语。

“谷玉!”狰狞,几乎是崩溃冷喝的,却还压抑着语调,生怕惊了屋中人美梦。

只见鱼肠苑道上怯弱走出一人,脸黑发焦,周身衣袍被烧的东一块西一片的挂在身上,浓烈的焦灼味充满周身。

“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

谷玉讪讪,眉毛都在颤栗:“那个……今夜风有点大,计算失误。”

“哼!”惹着暴走的怒气,北云霄脸色黑的发青:“所有损失从你俸禄里扣,兵级下降三级!”

“什么!”惊呼,神色大慌,几乎是跪地扯衣哀求:“主子,你不能这样啊!”

冷色,北云霄恶狠狠的道:“老子就这样!”咆哮,转身便走,让你不把老子放在眼里,老子让你降职当兵卒子去!

身后,只闻风中怨泣低述:“呜呜……扣兵级就扣兵级嘛,为什么还要扣俸禄,这样我可怎么攒钱给王妃塞礼啊……”

晨色,天边像是划开道口子,光色涌进,复杂的一天。

景袖信步走在苑道上,眸光扫过一路场景,越来越惊悚,浓郁的焦灼味还未来得及散去,四处的暗卫仆人唰唰洗着各处烧焦的黑印,房顶上一批暗卫正在屋顶上来回飞着,搬木,敲钉,固定……忙得有条不紊。

是些新面孔,应是刚从哪调来,身上一股兵油子味。

瞧着景袖出现在苑子里,各个神色兴奋好奇张望着。

突地,像是被将军阅兵。

一声“起”。

人群唰唰立了起来,青衣一拂,一个标准的单膝下跪军礼:“见过王妃,王妃千岁千千岁。”

呃……

景袖瞪眼,不自在的点首,有模有样的摇起手:“好,好,你们好啊,同志们辛苦了,辛苦了。”

话落,匆匆出了苑子。

身后。

“瞧着没,是王妃真的是王妃呀!”

“王妃跟我们说话了,说话了。”

“三大血王不是说王妃很彪悍,不能惹么?这不是也挺好的么?”

“是呀。”

“……”

一路走过,景袖完全惊悚了,好好的亭苑连着烧了大片,连银沙苑都遭了宅,看来昨夜那人玩的挺大呀,还好,还好,她没冲动驯老虎。

正想着,身后一道呼声响起。

“袖袖,用膳了。”

是北云霄,男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脸含情脉脉的温柔笑着。

本是美好养眼的画面,景袖嘴角却诡异的**起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