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2章 杀戮之日

“风扬。”

“在!”

“红妖。”

“在!”不知从哪飞了出来,瞬间落到大厅中心。

“将军!”

“汪!”

“百变小金刚。”

“在!”

四声叫唤,威势十足。

景袖阴寒着脸,喝道:“今儿我就教教你们淘宝楼真正的规矩!”

三人一只对眼,齐齐应道:“是!”“汪!”

话落,忽地,她动了。

仿若一只力搏苍穹的黑鹰猛蹿而出,力挽狂澜横扫天下,砰!赤手空拳,狠狠朝地面砸下,只是一下,木制的地面轰的炸开,从门角延伸到最里边。

浓郁而狰狞的寒气在裂口森森缠绕,四根顶梁柱头开始吱呀摇晃,大块大块的楠木顶开始掉落。

“第一条,欺我淘宝之地,毁!”

几人眸光灼热,高应:“是!”

啊!惊悚的叫声,四处观战的赌徒抱着脑袋急急逃窜,这女子简直太恐怖了。

六爷及一群打手的双目齐闪惊恐,双股打颤,似乎不相信这是人力所为。

正惊悚着。

十几个打手犹如皮球被砰砰扔飞,素影身如银电游走,杀戮气息迸发,凶猛无惧,令人不觉惊寒却步。

“哎哟!”痛呼,粗狂汉子倒了一片。

“第二条,挡我淘宝楼者,灭!”

“是!”

拦她的人?挡她的路?她淘宝楼岂是随意就停滞不前了。

一切不过瞬间,局势完全逆变。

六爷的瞳孔猛缩,周身猛地爆发出凌厉煞气,他的风云赌馆,他的人手,就这么毁了?就这么败了?该死的东西!该死的女人!

双臂一具鹰爪赫然出现,利光森森,端着夺人咽喉的寒气,身如野熊,扑上!

景袖静站着,就那般静站着,双手抱胸,冷眼斜睨。

这一刹那,风扬红妖将军百变小金刚心脏突突跳快,眸光崇拜兴奋,这就是他们的主子,这就是他们的未来,这就是他们跟随的对象。

气定神闲之态,斜睨天下之姿,掌控苍生之力!

不屑冷笑,只见素腕一个鹰爪反犬,力有千斤之势的六爷脑袋狠狠被扣住。

这六爷,不说个中高手,却也是道上有名的混人,未想竟一招不敌。

玉腕反转,只听咔嚓一声骨拧的声音,扬腕一抛。

庞大的身子飞走,直接从一楼甩到了二楼,砰的一声,砸穿楼板,再轰的落在一楼。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死了,就这样死了。

面面相觑,众人惊恐后退。

红唇轻启,冷冽的声音如冰刀刺激每一个人心上。

“第三条,劝说不改者,死。”

话落,素白群角一扬,仿若死神之镰挥舞出夺命刃光,拍拍手,景袖大步迈出馆厅。

对视,红妖等人立马跟上,走的是气韵轩昂,骄傲无比。

便在几人刚出馆厅,一声巨响震天,烟尘满天飞扬,木屑满地,骰子牌九、无数筹码银子惨兮兮的散落一地,人群哎哟痛呼声,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废墟,倒了,整个倒了。

嚣张无比的风云赌馆,不容小觑的风云赌馆。

就这般,毁

的是一干二净。

拂袖散着鼻口烟尘,红妖几人感触颇深。

风扬还算淡然,像是早知道会有这种结果。

谷玉白峰一脸崇拜。

淘宝楼,这就是淘宝楼,帅呀!

金阳璀璨中,那身素衣背光而走,王者气韵,控天之姿。

霄王府,书房。

北云霄坐在宽大的案桌后满心苦恼,看着同样愁眉苦脸杵在眼前的管家天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沉声道:“你不是号称诸葛军师吗?怎么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不是老来人么?怎么一点想法都没有?”

天翼拧着眉,抱着手里的《三洲志》嗫嚅道:“主子,你这是追王妃,跟打仗排兵布阵不一样,这不是一个段数呀。”

管家探着脑袋,纠结道:“而且主子,你追的是景袖王妃,她可跟平常女子不一样,这寻常招数用在王妃身上不起作用呀。”

北云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我留你们商量干嘛,早知道就问那俩猴子呆子了?”

话刚落,两道身影唰的飞进。

“哈哈,爽,太爽了!王妃简直太厉害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偶像是谁!”

屋里原本三人顿时转头仰天。

沉默在彼此间蔓延,只有两人热论欢升。

“对了,爷,你们讨论啥呢?这关着门的,不是又偷腥了吧。”

此话一出,连着管家天翼齐唰唰的寒光扫去。

北云霄剑眉一拧,俊面寒霜,双目中暗沉的飓风汹汹狂啸,铁拳砰的一声朝案桌砸去,咆哮:“再说一遍,老子没有偷腥!谁再多说一次,我拆了他舌头!”

真是不发火震不住,一群兔崽子,有没有当他是主子?

被**威震住,四人嘟嚷瘪嘴,也不再提,反正心里明白,他们主子是个有前科的男人。

北云霄面色更沉,就要呵斥。

天翼眼见极快,先一步开口:“好了,好了,我们这研究帮主子追王妃呢,你们有没有办法?”

“追王妃?有,肯定有!”谷玉兴奋大呼,这么有趣的事,怎么不参与。

白峰拧眉,不解:“偶像不已经是王妃了么,为什么还要追?”

天翼管家白眼一翻,暗道:“果然是猴子和呆子。”

碎石幽深的小巷里。

景袖拧眉立在十字巷口。

身侧的将军左嗅嗅又闻闻,脚掌翻着地上碎石,像是在确定什么。

“唔唔……”将军摇尾,大眼示意走这边。

微呼口气,景袖立马跟上。

一人一犬,便在巷子里胡乱转悠着。

终于。

“臭九,今儿手气怎么样呀?”

“别提了,被一娘们毁了。”

“呵呵,是娘们毁了心呢还是手气呢?”猥琐的哄笑声,嘴上不干不净的调笑着。

景袖眯眼望去。

是五六个混混躺在巷子里,周身粗帛麻衣,脚上挂着破草鞋,嘴里叼着半截草烟,吞云吐雾的瘾君子样像是泡在污水沟里的死老鼠。

恶心还脏!

正哄笑着忽地发现巷口的景袖。

“哇,哪来的丑八怪!真是吓死人了,还遛着狗呢,真是闲情逸致。”

“嘿嘿,不过是个女人哦,兄弟们有没有兴趣,正好干一泡,吃炖狗肉补补。”一满口黑牙的瘦弱痞子搓着手缓缓站起,脸上挂起**笑。

“**三,你这辈子是不是就知道娘皮子啊。”旁边一宽耳猴腮的男人哄笑道,眼冒绿光,身形也站了起来,既然有货,怎么也的玩玩了。

“今儿怎么玩,一起还是分开,快点,我都等不及了,要不我先上,你们杀狗。”

景袖眯眼,冷眸扫过眼前这群猥琐的男人,最后停留在最中间一脸惊恐欲绝的刀疤男身上。

刀疤男惊恐着眼,脸色苍白,身子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喂,臭九你抖什么啊?”

“是啊,不上就滚一边去,少在这碍眼。”

“……”

“啊!是她,就是她啊!”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额头淌下,景袖杀死九爷的画面还在眼前,唇色变得青乌发紫,脸上苍白的透明,恐惧在眸眼里放大。

“你是跟我走呢,还是我带你走呢?”景袖冰冷的道,像是地狱锁魂的使者,让人不禁寒毛竖起,瞳孔放大。

突地,就在旁边几人摸不清状况,颤栗的臭九猛地向巷子另一方狂奔。

他不知道为何要逃,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身体不自觉就做出了反应。

“妈的,孬种玩意。”**瘦痞子呸道,却是一瞬,话声戛然而止。

“骨碌!”头颅滚落的声音,猩红的血浆涓涓在脚下流淌,还来不及惊呼,还来不及恐惧,那佝偻的身子依旧站立着。

“轰!”像是放大的死亡之景,缓缓倒下。

血色蔓延,腥风作呕。

“啊,魔鬼!魔鬼!”

惊喊,恐惧,齐齐后退。

巷口的景袖嘴角忽地勾起,像是千尺寒潭里的冰兰,美的寒骨。

呵呵,魔鬼么?真是个美丽的称呼呢。

指尖的双月刃滴着猩红的血色,景袖缓缓向前,每一步都走的妖娆,就那般从血液中走过,素白的裙角却未沾上半点猩红。

风吹过,小巷里只余惊呼犬啸。

利齿化着獠刀,锋爪直破人心脏。

犬中神王,将军之名,必是有逆天骁勇的本事。

尸体横陈,血色猩风,这处异常恐怖。

出了小巷,景袖就不闲不淡的追着,享受着猎物惊慌逃窜的模样。

城郊,破庙。

许是猎物跑的累了,猛地瘫倒在泥地上大喘粗气。

洁白无瑕的雪白长裙在轻风中飘起,少女悠然前来,嘴角噙着薄笑,走的仙袂翩翩。

一只棕黑的大犬尾随身侧,呲牙咧嘴,嘴角还沾着血腥。

臭九只觉头皮骨猛地炸开,大脑生疼的像是就要猝死一般,他惊瞪着眼,口里不自觉发出凄厉的惊叫声。

惊飞了云雁,扑腾落入天幕。

指尖双月刃露出,森寒白光闪耀,景袖朱唇轻启:“闭嘴,否则,你也死。”

话落,尖锐的惊叫戛然而至,男人紧捂着嘴,因为使力,手背上的学脉凸起,生怕泄出一丝声音。

景袖清澈的水眸里一闪满意:“我问,你答,知道吗?”

慌忙点首,生怕应的慢了,脑袋分家。

云散,雁过,细语声落入轻风中。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