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1章 谁说上赌坊就是赌钱的

她惶恐着,不敢一语,因为知道或许下一刻她就……死了。

“过来。”忽地,沙哑的声音继续。

淡漠的语调却让齐沐芯整个鲜活起来,她知道,若是他要她死,不会这般繁琐。

几乎只是一个呼吸,齐沐芯娇美的身子已立在床榻边上。

男人未动,似乎聆耳听着屋外风吹云竹的沙沙声。

半响。

他动了,左手圈上齐沐芯芊腰,香柔的身子被一带,半匐在他身上。

“还是挺香的呢,怎么就**不了人呢?”他埋在女人胸前,沙哑的话声像是种催情剂。

齐沐芯的脸瞬间红了,她懂他的意思,她们都为了这一刻,即使失败,却还有他采拮。

“主上。”她轻喘着,只是瞬间便情欲翻涌,她们早已被磨练的如此,只是今夜才是她真正的绽放。

雪袍褪去,裙纱落下,这是她头一次一日内第二次做这翻动作,却依旧销魂诱人。

**的人缓缓笑了,淡白月光下,只见一双血瞳如罂粟般绽放,暗夜里,这多少有些鬼魅骇人,对于齐沐芯来说却像是诱人犯罪的毒药,她们甘愿为魔鬼献祭。

“嗯……咛……”

夜色,纯美的木槿花开,尽情的释放着美丽,翻转荡情,搅的花心香液溢人。

天边泛起鱼白,晨风还透着寒凉。

珍馐阁,满桌的香粥油饼,各类各样,景袖挨个尝着,逐一品鉴。

“这个以后别买了,不好吃。”玉筷一点,管家迅速点首撤下。

“袖袖……”

“这个也不行,都隔夜了,味道差了。”

“是。”管家上前,迅速摞在一边,心头暗暗记着。

北云霄身子时不时前倾,眸光急切,似乎在找说话的机会。

“袖……”

“这个还不错,留着吧。”

话声N次打断,北云霄剑眉都纠结到一起,他要表白的,他已经决定要**心意了,不管景袖如何,他都要表白心意。

鼓足勇气,再一次开口:“袖……”

“王妃,这个味道怎么样,这可是聚福楼新研究的。”

北云霄额上似凝出一团实质乌云,黑云翻滚,气息寒重,鹰眸一瞪,暗声警告。

管家却像是未见,依旧探讨着哪个好吃。

只见乌云嗤嗤,雷电噼里啪啦翻滚。

“袖袖……”

“唰!”一道身影落下,是青衣风扬。

他还来不及说话,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玉筷折成两截,案桌上香粥肉饼跳起,油屑汤渍飞溅四处。

景袖下筷的手一滞,清澈的水眸变的寒戾。

玉筷啪的一扔,起身便走。

“汪!”一声吠叫,将军叼着大肉包跟上。

风拂过,鸟声叽喳。

“哎,偷腥就算了,脾气还这么暴躁。”

“就是就是,坏男人。”

管家和边上候着的谷玉三人齐齐斜睨一眼,一声冷哼,飞走。

告白?不是个好的开始呢。

淘宝楼。

“主子,你看看,就是这么回事?我挡都挡不住啊!”一摞纸放下,风扬大倒苦水。

短短几日,就接了无数差评,投诉,他头都快炸了。

素指翻动,看着手里的单子,景袖眸色越来越沉。

“差评!没有礼貌,单手混蛋,王八蛋……”

“可恶,无耻,歧视客人,没用的糟老头子,差评!”

“……”

“啪!”手腕拍桌,窗户上浮雕楠窗咔嚓掉了一半,景袖眸色阴寒,戾气汹汹:“那老头呢!”

“毒医前辈说接了风云赌坊一张单子,怕是已经去处理了。”风扬吞咽了一口唾沫才惶惶说道。

“走!”

风云赌坊,东封街上最大的赌坊。

厚重的布帘搭在门外,金棕色的门匾,镌刻着四个龙凤飞舞的题字“风云赌坊”,左右门柱边各站了一个粗狂汉子,青衣虎纹,架势汹汹。

景袖素手掀开门帘,大步流星迈进。

乌烟瘴气,呼声吵嚷,处处都弥漫着纸醉金迷的气息,这才不过早上。

微呼口气,景袖随着将军穿梭在吵杂的人流中。

吆喝声吵闹声银子堆砌声骰子摇晃声不绝于耳,闹哄哄的像是个集市。

看着一女子走过,众人微愣一瞬,忽有转头高嚷道。

赌鬼,就是赌钱最大。

一楼望尽,并没有看见子马甲的身影。

景袖向着二楼走去。

二楼是些包厢,单独的赌厅,各种玩法,牌九,骰子……供私人娱乐。

“哟,臭九,靠山都死了,还来玩呀?”

“玩呀,死个娘皮子还不准爷乐了不成。”

满嘴粗俗的话,景袖偶然一瞥,微开的房门里五六个三教九流的人物正摇着骰子,说话的是一脸上划着条刀疤的瘦高男人。

视线转开,径直向里走去。

“唔唔……”将军低唔声,应是发现了目标。

“呵呵,那相府二夫人摊上你这么个侄子真是倒八辈子霉了,不过还好,人家自杀解脱了。”

景袖前行的脚步一滞。

“呸!自杀?那云相爷死了,老子都不相信她会自杀,我可告诉你们哦……”

声音渐渐小了,像是再说着什么惊天秘密。

“臭老头子,赶紧给老子把银子吐出来,否则我今儿废了你。”

“吐你爷爷的,敢在淘宝楼下霸王单,知不知道我们楼主是谁,今儿你不废了我,我就把你风云赌馆拆了!”

惊天的吼声突然响起,正前方的包厢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汪汪……”将军大叫,示意目标出现。

景袖眸眼一黑,瞬间闪身上前。

“轰!”还来不及推门而进,就见一道黑影从窗户上猛地被扔出。

“哐!”桌子碎裂的声音,大厅瞬间安静,皆都瞪大了眼睛屏息瞧着。

嘶……

当看清被扔出的人影,瞬间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六爷,你还好吧!”

“六爷……”打手匆忙上前扶起。

屋里正得瑟的子马甲闪身出屋,看见屋前的景袖先是一愣,然后小白牙一露,热情洋溢的宣誓:“楼主,你也在这啊,你放心,这单我一定解决好。”

噼里啪啦,景袖只觉额上雷电交加。

果然……

那被扔下去的六爷眼珠子一瞪,看着居然有人一起,高声骂道:“打,给我打死这两王八蛋,尤其是这臭娘们,弄死!”

什么淘宝楼,什么楼主,今儿我要你们有来无回!

混乱一触即发,无

数打手瞬间涌上,景袖只觉青筋突起,脑门生疼。

“子马甲!”一声暴喝,只见素影如流光闪过瞬间便跃过众人,一个擒拿手,正准备大干一场的子马甲瞬间被擒住。

小眼一瞪,惊恐:“楼主,你抓错人了!”

“老娘抓的就是你!”咆哮,拎鸡仔一样抓着就往外走。

一看这架势,打手面面相觑,怎么办?这演的哪出啊?

“站住!”被称为六爷的一声大喝。

景袖只觉火气更旺,却忍着气回声:“有事?”下过单的人,她一般好脾气。

“在我风云赌坊惹了事就想走,哪那么容易?”六爷怒喝,眸眼里闪着凛凛寒光。

暗处。

谷玉:“作死呀!”

白峰:“是呀,真是胆肥了。”

风扬蹙眉:“你们怎么在这?”

两人一道飞眼:“要你管!”

果然。

“啪!”脚腕一抬,青木赌桌轰的碎裂,纤细的手腕一扬,子马甲猛地被甩了出去。

还好,佝偻的身子一个灵活翻跃,稳稳落下。

景袖眸眼微眯,裙角一拂,稳稳坐在一侧的椅子上:“你想怎样?”那架势,你要找事,我奉陪。

“臭娘们,今儿你不把银子吐出来,给我叩首道歉,我就让你们那什么破楼灰飞烟灭。”敢在皇城开这么大的赌坊,还混的如此风火,若没点势头和弄人手段怎么可能?

景袖冷眼一眯,闪过道冷冽慑人的寒光,手腕一招,喝道:“过来,说清楚。”

说清楚,她才好看程度动手!

子马甲瞬间闪身上前,布满皱纹的嘴角一咧,大述苦水:“楼主,这次真的不怪我,他让我查钱豹、地赌、金宝三家赌坊的地下勾当,我查出来,他居然不给银子,所以我才去洗劫了他们钱库……”

每说一句,那六爷的脸就青上一块,是,他是耍赖不打算付钱,在他风云赌坊只有进来的银子,绝没有出去的!

更重要的是……下一张单子,凭什么收他一万两,你妈的打劫也没这么过分的!

“哦,这么说确实不是你的错了?”景袖挑眉,悠悠的道。

旁边子马甲瞬间小鸡啄米一样速度点着脑袋。

风扬眉眼一黑,只觉得不能让主子如此被忽悠过去,一个闪身落在景袖旁边,悄声耳语道。

景袖微挑的眉开始裂开,神色极不自然,中级铜类单子,一万两,比她的出场费还高呢。

这确实有些做黑心买卖了。

揉揉太阳穴,心头火气缓缓收回:“去,还他九千两,让他给个好评,两清。”做买卖,她还是有准则的。

裙角一拂,站起,就要离开。

六百两的结单费,四百两的出言不逊费,结算很合理。

只是,有人不愿。

那六爷一声高喝:“来人!给我绑了这群狗东西,想走,哪那么容易!”

“汪汪……”你才狗东西,你全家都狗东西!

此时的六爷完全不觉自己正在狮子面前咆哮,整个心思还集中在嚣张耍狠上,得罪他风云赌坊就想走?做梦!

人群瞬间闪开,十几个粗狂大汉成圆形围了过来,各个摩拳擦掌,就要扒皮抽筋的架势。

景袖嘴角含笑,只是那笑意却怎么看怎么冰冷狠戾,很好很好,劝说不听,肆意妄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