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50章 偷腥男人最可耻

央未苑。

素指滑动,替北云岚整理着青丝,微白的鬓发让景袖心生疑惑:“岚姨,你这白发要不要帮你染下,保证不掉色。”

景袖并没有出口问一个四十岁,面容包养极好的女人,为何生着白发?每个人都是有秘密的。

果然,刚刚还轻松享受的北云岚神色变的黯然,眸眼底垂,眉羽间似有秋风中万般缠绕的枯藤,解不开的千千结,一股无形的悲伤环绕。

连一侧的红妖也似有所感偏头望去。

玉齿梳过三千青丝,一点一点,隐在中心的银丝落出,景袖一怔,原来不是一点,而是一片。

“岚姨,要不要去外面转转?弄了半天了,见见光色才更有效果。”话题不经意岔开。

“哦,好好。”北云岚回神,连声应道。

雕着梨花的楠门打开,阳光落了一屋,气息刚变的美好。

“王妃!有人勾引王爷!”激喊昂昂突至,声到人未到,气氛陡然变化。

景袖一滞,清澈的水眸里寒光闪过。

央未苑。

北云霄纠结好了,终于彻彻底底的纠结好了。

“没错,他爱上了景袖,他真的爱上了景袖,他觉得她漂亮,他想抱她,他一碰触她就心跳加快,她不在了,他烦躁,她无视自己时他难受,他讨厌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最后一条,他虽然没做过那种缠绵的梦,可是他经常梦见她,几乎……每夜。”

“砰!”案桌一拍,北云霄忽地站起,对,爱上了!

银衣随微风轻曳,深邃如广袤星空的碧眸里满是坚定。

不会退缩,不会胆怯,更不会欺骗自己。

拢在衣袖间的手心紧握,没有任何作势,却让人感到那滔天的炙热的情意。

风华独立,气韵绝然。

被突然的动作一惊,齐沐芯嘤呤唤道:“云霄?”

袍角在地上化出道炫色,北云霄就要去说清楚,转眼的一瞬,瞳孔骤然一缩,似狂风暴雨突至,煞气升腾,手腕间凝聚的寒力就要爆发……

“砰!”

房门炸开,来的突然,直接,意外。

几乎是同时,齐沐芯娇美的身子如灵蛇般滑进北云霄胸膛。

“哐当。”桌上的茶盏跌在地上,碎了。

北云霄凝望着眼前的素影,只觉天昏地暗,脑里嗡嗡作响,手心力量迸发,一把将身前的齐沐芯甩了出去。

“轰!”案桌碎裂,被撞击的娇美身子立刻绯红。

“袖袖!”

“唰!”冰冷锐利的寒光一扫。

恐怖,阴森……像是暗夜里死神的一瞥,也许下一刻就有镰刃划来。

北云霄一憷,只觉得头皮发麻,一道寒凉从脚底兀地灌上周身,半响,才惴惴不安的道:“袖袖……”

“一边站着。”

景袖只说了四个字,屋子里的温度像是已降到零下。

北云霄几乎是反射性的站到一边,战神的威严早就不知丢到何处。

清澈的眸眼扫过屋子一切,雪袍,罗裙,茶盏……公主。

款款向着齐沐芯而去,景袖面色平淡,看不出半点情绪,却每周一步,北云霄的心都沉了一截。

屋外。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打的怎么样了?”几个脑袋拼命挤着。

“看不见呀!屏风挡着了。”

“哎呀,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旁边,将军偏着脑袋,不解,这门不是开着么?

即使全身痛的撕裂,齐沐芯这一刻也扬着头,自傲,挑衅,云景袖,你比的过我吗?

忽地,瞳孔急剧收缩,像是受了多大的刺激。

北云霄也怔在当场,神色错愕,半张着嘴。

只见半蹲的景袖素指在齐沐芯傲人上揩过,如挑瓜看花般围着齐沐芯缓缓转了起来,打量,来回品味,神色更是意味深长。

“不错嘛,有D罩杯哟。”

齐沐芯脸色变的青黑,胸膛不断起伏,这个女人在干嘛?侮辱她么?

浑身摸了个遍,景袖断定没有,眸眼又朝地上衣服看去,一件一件,罗裙,雪袍,肚兜……翻了个遍。

没有,确实没有,连腰间束带都拆开了看看。

北云霄挡着眼角,连余光都不看上一眼,小心翼翼的蹲下:“那个……袖袖,你找什么?我帮你找好不好?”

“不用,我马上就找完了。”

确定无误的再翻了一遍,没有火凤玉,拧眉,拍拍手,景袖大摇大摆的向门外走去。

就这么走了?北云霄一愣,急呼:“袖袖。”立马跟上。

见着北云霄要离开,身后齐沐芯慌张呼道:“云霄!”

瞬间,只觉有森森煞气飘过,剑眉紧拧,北云霄阴沉着脸,怒道:“给我扔出去!”

话落,三大血王唰唰落进屋子:“是!”

银衣一舞,闪身追去。

齐沐芯脸色瞬间苍白,心碎了一地,像是秋风里枯萎的花骨,再也开不出嫣红。

随后冲进来的北云岚一看,眸光顿时大变,勃然大怒,劈头一声狐狸精大骂,又转身朝央未苑凶神恶煞追去。

央未苑。

“袖袖,你听我说啊,我真的不知道她在,真的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脱了衣服。”北云霄拉着景袖急声解释,眉羽纠结在一起,只觉得无辜至极。

他好不容易理清心意,居然整出这茬。

该死的女人,他就该剁了她!

一把甩开他的钳制,澈眸冰冷而锐利,一字一句吐出:“霄王爷,娇艳美人还等着你呢,你没事跟着我干嘛。”

吃味的话让北云霄一怔,望着景袖青黑冷冽的面容,琥珀眼眸里忽地闪过一丝连自己都未觉的灼光:“袖袖,你吃醋了?”

窘迫的眸光一闪而逝,景袖眸光敛下,手里忽地生出道劲风,劈头就朝北云霄砸去,神色狠戾森寒:“吃醋?我云景袖就不知道那什么东西!”

“唰!”惊险闪开,地上忽地多了道口子。

一拳砸空,景袖并未再动手,身形一闪,落进屋子,砰的一声屋子房门炸响。

她歃血暗王会吃醋?呸!

对景袖的反应北云霄心底更加明亮起来,这简直就是恼羞成怒嘛,身形一闪,就要去问个明白,手腕猛地被拉住。

是气势汹汹闯进来的北云岚,她杏目瞪圆,柳眉倒竖,叉着腰一副长辈架势劈头大训:“臭小子,你敢偷腥!”

北云霄只觉得太阳穴突的跳起,闪身就要越过。

北云岚鹰爪一舞,死死擒住,这巾帼女枭的实力哪会简单,瞬间北云霄只觉一块狗皮膏药粘了上来。

“老娘告诉你,沾花惹草是最不要脸的行为,知不知道什么叫忠诚

,知不知道什么叫夫妻,你说你堂堂战神,居然还起这些鬼心思……”

一连串教道,北云霄只觉得有理说不清:“来人,送长公主回宫!”

三人唰的落下。

还不等长公主怒驳,就见谷玉三人严肃着脸,愤恨的道:“王爷,我们看错你了!”

……

“汪汪!”将军怒吠,偷腥男人不要脸。

红妖冷笑,阴阳怪气的讽刺:“男人。”

风吹过,院子乱作一遭,北云霄望着眼前一群说教的人,气的彻底暴走,咬牙切齿,就要大开杀戒。

忽地,苑外管家神色大慌的跑了进来:“王爷不好了,不好了,相府二夫人死了!相府二夫人死了!”

“轰!”是景袖从屋里跑了出来,她黛眉紧拧,眸色变得暴虐:“你说什么!”

管家吓得一颤,忽有急声禀道:“死了,相府二夫人昨夜自缢死了,相爷派人来请王妃回府,给长者上香。”

天色变的阴沉,暮色悄然而至,气息浑浊让人焦躁不安。

从相府出来,已是后半夜了。

夜色生着凉,淡月隐在云层中,依稀只见边角。

西封长街,景袖缓缓走着,漫无目的,一步一步,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北云霄尾随在身侧,眸光紧紧追随着素影。

他实在不解为何袖袖从相府出来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是觉得那女人自杀心有愧疚?

“袖袖,她死不关你的事。”若是换了他,他早就把这种人大卸八块了。

“有的。”巧首微抬,景袖凝望着天暮,缓缓说道,她知道有的,就算是自杀也是有的。

觞情在脸上缓缓浮出,周身的气息隔绝着一切,那种孤寂飘渺,像是秋风中的一夜偏舟,寻不到方向。

银袖里的手心紧握,眸光深邃,看着眼前的素影,心头呢喃:“袖袖……”

夜,迷离深邃。

行宫,西子殿。

“你们下去吧。”拂一拂水袖,齐沐芯轻声吩咐,只觉得整个心都还裂开着。

“是,公主。”四个婢女轻道,拖着淡绿色的长裙款款离开。

行宫建在皇宫的最西侧,这处夜色静幽,种满了云琼,风拂过,花色妖娆。

只是这般美景却无人欣赏。

莲步轻移,款款向着屋子走进。

忽地,陌生的气息出现。

齐沐芯惊讶抬头,瞳孔猛地一滞,淡若灯光下,一个黑影正斜靠在琉璃玉榻上。

这是个男人,淡淡月色下,他的轮廓依旧清晰可见,只是背着光看不太清。

他似乎等的久了,眸子微阖着,像是已经睡着。

齐沐芯却知道他没有,连裙袖都来不及拂便匆忙跪下:“主上。”她的声音带着惊慌,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玉榻上,男子未动,一缕清风忽地吹进,卷起纱幔,绣着金龙的黑袍从玉榻边角滑过,闪落一地金光。

“失败了?”这是道沙哑的声音,就像是雪山上干涸了千万年的冰河,冷寒且枯涉。

地上的齐沐芯一颤,头低的更深了:“主上恕罪。”她的身子几乎趴在了地上,几不可查的颤栗着,绝色的容颜变得苍白无色。

“哎。”轻微的叹息,带着无尽的失望,齐沐芯只觉得这声叹息像是勾魂的镰刃,几乎瞬间让她窒息。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