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9章 他爱上景袖了

风吹着竹林宛如浪涛,百枝莲风中摇曳绽放鲜红。

霄王府,央未苑。

“主子,你都睡了三天三夜了。”红妖抱怨道,依旧是一身大红罗裙,一手不断搅动着热气腾腾的莲子粥。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作景袖的丫鬟,一国公主愿意当丫鬟,这事实在匪夷所思。

“嗯,那婆娑毒怎么样了?”揉揉太阳穴,脑里的眩晕稍失,景袖才出声问道。

这摄魂术每次用了都会疲惫不堪,精神透支,这次居然睡了三天,看来以后打死她都不能乱用了。

未等红妖出声,旁边谷玉就兴奋呼道:“解了,解了,王妃你不知道,那十一人全部清醒了,千盛的人脸都气绿了,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称你是白衣医仙呢。”

“白衣医仙?这倒是意外呢。”景袖勾唇笑道,上辈子有人叫她毒枭,叫她罗刹,这般普济苍生的名字还真是第一次听见呢。

歃血暗王被称为医仙?呵呵。

“那千盛公主的选夫后来怎么样了?那锦盒有人打开吗?”

“还选夫呢,咱们王爷看你晕倒,整个暴怒,直接就要动手灭了千盛那群狗东西,你不知道当时那场景,可惨烈了,至于锦盒,不知道,拉架都来不及谁还有闲心管它呀?”谷玉吧啦吧啦说道,想到当时的场景就浑身颤栗,他就从来没见过那么生气的主子。

怒气滔天,嗜血天下!

还好……长公主拉住了。

呃……就是说选夫会被毁了,因为她?

景袖心头微颤,清澈的水眸闪烁,端过红妖手中的莲子粥慢慢喝了起来,状似不经意间问道:“你们王爷呢?”

“啪!”案桌一拍,谷玉惊慌站起:“完了,完了,王爷说你醒了立马禀告的,我居然忘了!”话落,也不等景袖出声,惊慌掠出苑子。

景袖眸闪,半响低头继续喝着粥。

莲子味甘,却带着淡淡清香,唇舌轻嚼,似生出清甜百转流连。

银沙苑。

“什么!连堂都没拜!”拍桌怒吼,北云岚一脸火气,她就说景丫头怎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感情这婚事压根就没成,若换了她,那般嫁进来,她也没有好脸色。

北云霄端着茶盏的手一抖,瞧着洒了一桌的茶水扶额,他有什么办法,那礼确实没成,谁叫当时他以为只是个普通的丑傻女,为安君心尊了皇命,谁想到后来……

悔呀!

北云岚无奈摇头,事已至此,这云霄情路怕是前途坎坷了,皇兄和皇嫂死的早,他又从小在军营里生活,她这个岚姨就算疼爱也没机会尽力。

一时间,心底的那些责任感彻底激发。

她身形一翻,越过身前的大红桌,挺身站在北云霄面前,俯视着他,面色异常严肃:“云霄,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景袖?”

若是爱了,她这个岚姨就算使劲浑身解数也要帮他追到手,苦了这么些年,总算有个人陪他了。

爱?琥珀色的眸子一怔,错愕的抬起头,神情变的迷惘,他爱上了吗?

他承认自己是觉得景袖很特别,很厉害,也觉得若是景袖一辈子做他的王妃是件很不错的事,那女人受伤,他也会担心发怒。

可这不是对一个人欣赏的原因吗?

就像英雄惜英雄,互相赏识关心吧。

总之,北云霄压根就没把这种情绪往情爱方向想。

一看他神情,北云岚就知道这人还混乱着,也难怪从来视女人为碍事之物的北云霄会混乱。

这人除了沙场、练兵就是对战术的研究,女人?从来没有接触,更不要谈情爱了。

北云岚无奈摇头,只觉得自己大大的失职,忽而面色一肃一本正经的道:“第一,你有没觉得她很漂亮?所有的一切你都很欣赏。”

漂亮,当然有!那女人聪慧本事强大,确实值得欣赏。

“第二,你有没有抱她的冲动,一旦抱着,就会不自觉的做出其它动作,比如……亲。”

呃……有,相爷府那次。

“第三,你有没有与她身体接触时,心跳加快,身体像是火烧,全身逆血而运,僵硬无比。”

有,大婚**的那天嘛。

“第四,你有没有她不在了,就特别焦急,看不见她就觉得很是烦躁。”

有,两三次了吧。

“第五,她若忽视你,无视你,你就整个人都会烦躁不安!”

有,上次打架的时候!

“第六,你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会觉得满心烦躁,会吃醋,恨不得剁了对方。”

有,那该死的妖姬公子!他恨不得现在就剁了他!

她每说一条,北云霄脑里就不自觉冒出答案,几条问题下来,他发现全部都是肯定答案,他面色古怪,半信半疑的问道:“有这些就是爱上了?”若是这样,他不是大婚第一天就爱上景袖了。

“差不多吧,一两条是喜欢,三四条是浅爱,六条全有就是爱上,如果再加条最重要的,就是彻底爱上了。”

北云霄偏头狐疑的问道:“最重要的?什么?”

北云岚神情忽地笑的像只狐狸,她半匐在北云霄耳边,悄声道:“你有没有夜半三更时,梦到跟景袖热情缠绵呢?脱光光的那种哦。”

“砰!”茶杯叮哐打翻,银袖一拂,北云霄大步朝门外走去。

被丢在原处的北云岚一怔,忽地高声大呼:“喂,你到底有没有啊?”

金阳洒下,只有清风徐徐回她。

这方,出了苑子的北云霄神情凌乱,眸光窘迫。

热情缠绵,脱光光,这都什么问题?

正走着,谷玉急呼响起:“王爷,王妃醒了!”

“醒了?”眸亮,飞掠而起,银光飞舞的背影写满心急。

央未苑。

玉碗放下,绢帕轻拭嘴角,景袖斜睨了一眼从进门就坐着发呆的男人,黛眉不自觉皱起,心底升起烦躁。

不言不语,这是个什么意思?

北云霄眸光微垂,脑袋似抓不住重点的胡思乱想着,觉得漂亮,赶走男人,被忽视时烦躁……忽地,脑里蹦出“热情缠绵”四字,旖旎的画面泛起,北云霄只觉得大脑充血,全身都在沸腾着。

“喂,你干嘛呢?”

景袖话刚出,北云霄忽地惊弓之鸟一般弹起:“我晚上再来,你再休息会。”话落,人已闪身出屋,逃也似的出了院子。

空气嗤嗤寒颤,景袖的脸色缓缓黑了。

出了央未苑,北云霄才觉得脑里清醒些,只是刚走两步,春色画面又出,芙蓉俏,冰肌绡,景袖含情脉脉的望着他……

“啊!”咆哮,狠狠的挠着脑袋。

暗处。

“王爷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青春期吧,比较躁动。”

“有道理。”

时过午时,整个霄王府的气氛分成两种极致。

央未苑。

长公主风生水起的谈笑着花会那日的事,几人聊的畅快,最后交流起养颜之道。

景袖答应帮北云岚变漂亮,索性从饮食,睡眠,护肤等各个方面给她写了份养颜锦则,长公主视若珍宝,到后来兴起,直接在屋子实践起来,惹得红妖罢工一天,大呼要一起变美。

三个女人一台戏,央未苑精彩纷呈。

反观,银沙苑。

静啊,静的只有蚂蚁角落里悠哉的爬。

阁楼里。

北云霄静坐在案桌前,整个人一动不动,像是心神抽空。

忽地,悉悉索索,是管家小跑着进了苑子,瞧着苑里无声,下意识放轻脚步,立在门口轻声禀道:“主子,千盛公主求见。”

无声,只闻身后树叶沙

沙。

管家眸闪疑惑,声音微提再一次禀道:“主子,千盛公主求见,要带进来吗?”

风声徐徐,叶打着旋落下。

管家等的有些久了,以为主子不会回答了,正想转身回绝,一道几不可闻的“嗯”落入耳里。

管家一怔,匆忙退下。

里屋。

北云霄点首:“嗯,他就是觉得景袖漂亮,怎么样都漂亮,这世界上就没有比她更漂亮的人。”

莲步轻移,一路香风带起。

纤美的身姿轻立在门前,齐沐芯谢过管家,小心抬步进屋,眸光动人,一举一动都是风情。

管家蹙眉着,总觉得哪里不对,思索半响未解,又径直转身离开。

反正有王爷在,不会出岔子的。

齐沐芯站定在屋里,并没有一眼瞧见心仪的人,屋里有张宽大的百马奔腾的楠木屏风,遮挡了整个视线。

眼里水波连连,她身子回转,素手摸上房门,缓缓关上,动作轻柔的不过是阵风吹过。

屋顶。

谷玉三人瞪眼。

“怎么回事,怎么关门了?”

“不知道啊,我们怎么办?”

面面相觑,三人拧眉,纠结半响才道:“静观其变。”

他们应该相信王爷的。

朵朵金莲在脚下绽放,步态从容美丽,这般成效不知费了多少心力。

纤细的身影越过屏风,如天神般的男人终于出现在眼前,动人的眼眸勾出一抹诱人流波。

“王爷。”

她轻唤,这一语柔情似水,只觉让人身骨酥麻。

北云霄未动,依旧静坐在桌前,那人的一颦一笑在脑里依次回放。

贝齿轻咬,齐沐芯的眸光忽地变的坚定,没有半点瑕疵的葱白玉指缓缓向着胸前而去。

今日的齐沐芯外面披着件雪色蚕丝披风,面上画着水感粉唇的魅妆,整个人娇艳欲滴。

哗,薄如蝉翼的雪袍落下,雪袍下竟是件单薄红裙,将女子玲珑美好的曲线尽情展现,这是具堪称完美躯体,增一分则太过,减之一分则不足,曲线玲珑。

“云霄。”她轻唤着,眸中忽地多了惹人怜爱的水色,这个女子总是懂得如何释放自己。

她的气息忽地变得香美,她起伏的胸膛变的诱人。

只是他依旧静坐着。

她眸光轻闪,柔荑摸上腰间蝶带。

丝……

细微的响动,是布料摩擦的声音,脚下的金莲再次绽放,脸颊绯红悄然染上,即使早知道有这一刻,她的心还是忍不住荡漾。

她是为了他生,她是为了他美,她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嘶……

裙纱滑落,美好的素肩露出,只留着一层雪色薄纱裹在胸前,雾里看花,最是销魂。

若是此时有人看上一眼,铁定血脉喷涌,舍命也要扑上去。

纤美不见肉骨的玉臂。

均匀嫩白曲线优美的腿。

起伏圆润的玉峰。

美,美的让人呼吸停止,没有人能抗拒眼前的春色。

缕缕甜香从娇美的身子上散出,是最销魂荡魄的毒药。

这一刹那,北云霄似想到什么,微垂的眸一缩,瞳孔变得深邃。

这一细微的动静,对于齐沐芯无疑是鼓励的,这个男人,终于还是抵挡不了她吗?

魅惑诱人的笑露出:“云霄,你知不道千盛的第三件礼物是什么?是我,只送于你的我。”她轻柔的声音带着喘息,似轻喃,似低语,似在情人耳边述说着情话。

嫣红的花苞骄傲的缓缓挺立,似乎在缓缓涨大……

屋外。

“怎么办?这么久了。”

“不知道呀,这……”抓耳挠腮,也纠结着。

半响,三人对视:“禀告王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