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8章 她伤,天下灭

呃……

景袖眸光闪烁,面露窘态,不关她的事,她可没招揽那糟老头子当单手。

“淘宝楼?铜牌单手?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啊!去!再给我去请,他要不来,老娘就找人掀了那什么破楼!”北云岚怒拍案桌吼道,这都火烧眉毛了还没空。

谷玉并未动作,北云霄也未出声,通常那怪脾气老头说一便不会有二,若是强制请来,只会惹他大动肝火,胡乱施毒,弄死这一殿人。

“岚姨,这淘宝楼我也听说过,好像是个不错的地方,只要你给的起钱,这世上所有事它都能帮你办到,服务周全,单手态度极好。”

景袖面带浅笑语道,眸光明亮。

有些曾在淘宝楼下过单的将臣不自觉点头附声。

“确实不错,什么买卖都做,而且效率极高。”

“嗯嗯,就是……”

天翼三人扶额,无语,王妃,你这是在做宣传么?

“哎呀,再好也得先帮我解决眼前这事呀,那毒医不来这锦盒谁敢动?”北云岚呼道,坐立不安。

再一会,她耀天十一个大臣可全都要死了。

众人又焦急起来。

“哈哈!不妨告诉你们,即使你们叫来了毒医也解不了这婆娑之毒,五年前,那老头就路过尸骨山,当时正逢一枚毒种成形,尸骨山周围八座城镇千人遭毒,那人不眠不休忙活三日,一人都未救回,解不了的,解不了的。”青衣侍卫猖狂大笑,气焰嚣张。

耀天强国?战神霄王?也不过如此嘛!

“什么不能解!”

“天啊,那啸云大将军们不是死定了吗?”

“哦,是吗?”众声惊呼着,一道清脆娇音响起,景袖裙角微掀,从殿上款款走下。

“景袖,你干嘛……”长公主紧张呼道,这婆娑花可非同小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接触的。

袖腕微拂,示意北云岚安心。

“王妃,你能解?”谷玉问道,神色兴奋期待。

对啊,他们王妃可是撂倒过毒医老头呀!

“试试。”景袖轻道,向殿外而去,她倒要看看是何种毒素,难得住她歃血暗王吗?

杀手,不是只会冷兵杀人,毒,也是致命的利器。

“天啊,她要干嘛!”

“这是疯了疯了么!”

婀娜娉婷,素白的背影美的极致,一瞬间这天下都暗淡无光,独留白影卿华。

北云霄手心不觉紧握,他是相信她的,可是依然紧张。

路过千盛公主时,景袖忽地停下,素指摸上脸颊,遮了半日的烟纱缓缓取下。

“沐芯公主,敢问我这张脸是不是无双丑顔呢?你是不是被我欺骗了呢?”

她直视着对方,眸光平淡无波,看不出情绪,清风一吹,青丝妖娆卷起,黑斑凸起的丑顔在众目睽睽之下清清楚楚。

吸……

抽气声出,是来自千盛一方,那人目露嫌恶,像是见了多么恶心的东西,未等他讥讽的话出。

耀天人群中一声高呼。

“哪丑了,我们霄王妃哪丑了!”

“对对!不丑不丑,聪慧有勇,可比那些个花瓶强多了。”

“就是,就是!”

无一人生起厌感,他们虽惊诧一瞬,却齐齐维护,这是他们耀天的霄王妃,是有勇有猛的霄王妃,这样的女子即使容颜差些,却是美的,美的是内在,是气质。

“哈哈,说的好,我耀天可不是什么庸腐之人,空有一身美貌,毒肠心恶,这样的女人要来有什么用!”长公主拍手称道,眸光看着齐沐芯直接讽刺。

她就是看不惯这女人,女人直觉,这朵看似无害的娇花拥有着致命的毒素,她,只是在隐藏。

齐沐芯像是未闻众人讥讽,神色依旧平淡,她

紧盯着景袖,眸光一点点变的深邃,这就是霄王妃,这就是他宠极的女人,如此丑顔,却……手心不自觉紧握,寒芒暗起。

“卿华灼灼,举世无双!”忽地,一道高声赞扬,是北云霄,他周身闪着银光,嘴角轻勾着,琥珀眼眸专注的盯着景袖,灼热!

刹那,齐沐芯心底似裂开道口子,清酒灌入,疼,疼的窒息,酸楚。

景袖耳根一烧,这人,不自在移开眸光,向着殿外走去,路过殿口时,瞥了相府二夫人一眼,女人低垂的眸一闪恶毒。

呵……这尾巴露出来就好。

“啊……”暴喝,殿外啸云大将军已经苏醒,拳风虎虎猛地朝身边青石打去。

“轰!”青石炸开,渐起粉末烟尘。

拳头皮开肉绽,露出猩红肉骨,嘀嘀嗒嗒,开了一地妖娆血梅。

“啊!”又是一声狂呼,是御天长史醒了,他是文臣,此时却像武将般挥舞着拳头。

身边一将士也醒了,力量狂化,抱起身边石盆就朝他脑袋砸去。

嘶……

似有脑袋开花的场景,众人吓的闭眼。

“砰!砰!啊!”两声巨响,凄厉的痛呼。

只见一道素影电光火石间飞身而起,众人未看清动作,只觉的如九天苍穹上的银电一闪。

刹那,那抱着青石的将士飞走,身子撞上殿外花坛,倒地,一动不动。

指尖银光一闪,御天长史轰然倒地。

惊诧,还来不及弄清状况。

只见素影游走,如银蝶翩跹若步,极致精妙的步伐,裙角未沾对方半分,化出道冰冷的雪色流光。

“轰!”

瞬间,只是瞬间,狂化的十一人全部倒地。

他们身子不动,僵硬在地上,眸子血红大睁的几乎要突落。

无人看清她的动作,无人知道她做了什么,只是停下时,便是如此了。

“天啊,这是霄王妃!”

“霄王妃会武!会武!”

高呼。

落在殿外查看的天翼三人齐翻白眼:“少见多怪!”他们王妃不仅会武,还能打败战神呢。

“王妃怎么样,能解么?”三人探头问道,并不敢靠的太近,这婆娑花沾上便中毒。

未言,三根软银针插上啸云大将军心脏,景袖凝神观察着,时而黛眉紧皱,时而羽眉微舒。

忽地,芊芊素指向着啸云大将军指尖摸去,那里便是中毒的开始。

“王妃!”谷玉三人惊呼,不知何时落到殿外的北云霄神色大慌:“袖袖……”

长公主也跟了出来,紧张呼道:“景袖,若是解不了就……”她想说算了,可是这是她耀天重臣,是她耀天的国基,可是,眼前更是云霄的妻子,他的爱人,一时间北云岚眸眼发红,只觉得心绪堵的厉害。

都是这屁的联姻,都是这屁的公主,滚他妈的千盛,滚他妈的绝色美人,今日若是耀天有事,她就算撕破脸皮也要千盛这群人有来无回!

杀意迸发,这个曾经的巾帼女枭雄心复苏。

芊芊素指摸上。

轰!

北云霄所站的青石地面忽地塌陷,只是众人太过专注,没人注意。

除了她,绝色木槿。

屏息,一,二……

谷玉三人手心紧握,不敢想象若是王妃发狂会是何种情形?

三……五,六……十八……

时间一点点过,不知是谁呼了一声:“没事,没事!霄王妃没事!”紧绷的弦赫然断掉,紧张的众人齐齐大松口气。

“哈哈!霄王妃没事,没事!”

“怎么可能!”耀天众人兴奋,千盛众人惊住,那青衣侍卫更是直接落在身边观察。

气息平稳,眼色正常,没有半点变化,这……怎么可能

这是婆娑花!

是千盛至宝!

是他们沐昭太子的心血之物!

对于众人的惊呼,景袖丝毫未注意,整个心神都集中在中毒的指尖上,密密麻麻的银针露出袖口,十指飞动,犹如暴雨梨花般散下,啸云将军身上瞬间布满了银针,天明、地檀、九中、仁汇……晃眼望去,竟有上百根。

这……

无人敢出声,无人敢打扰,他们似乎开始相信,相信眼前这女子能够做到。

挑血,验血,分离,银针融穴……素影不停在十一人间来回游走。

时间有些久了,大睁着眼的十一人缓缓平静,他们眼依旧血红,却变的不再狰狞凸起。

清汗沾染鬓角青丝,眸眼有些模糊,忽地,柔软的触感落上,似乎是条锦帕,鬓角额上的汗渍一点点被擦掉,留下了云茗茶香。

景袖未觉,终于,布满黑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眸光变的明亮。

“都让开些。”她淡声轻道,混身散发着自信的气息。

不等白峰赶人,周围的人唰唰闪开,场地瞬间腾出。

景袖起身立起,将十一人拉至一处,成圆形排开。

这是?众人看不明白,却期待着。

景袖袖腕一拂,布满十一人周身的银针唰唰飞走。

忽地,地上一直僵硬未动的十一人齐齐站起。

突来的异动,吓的众人急急后退。

景袖像是未见,悠闲的踱起步子,围着十一人一下一下的走着。

哒……哒……哒……

声音轻且缓,带着奇妙的韵律,每一下都落在人心上,似乎要带人进入某种境地。

北云霄深邃的眸光紧紧锁着眼前素影,此刻的景袖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纱,神秘,引人探索。

周围的人皆被这个声音吸引了,周围的一切变的模糊起来,雪白的云层环绕,众人置身云层之中,忽地,清风一吹,云色散去,一条小道露出,不自觉的众人踏上。

“你是谁?”

淡声,众人瞬间惊醒,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怎么了?他们怎么了?

天翼惊愕一瞬,眸色遏制不住的颤动起来。

引魂术,居然是引魂术,王妃居然会引魂术。

他练了煞魂笛,当然知道这魂术的作用。

人智之疯,之魔,但若引魂归位,神智必然清醒。

婆娑之毒,迷人心神,乱人心智,来的强劲凶猛,若将狂化之人毒素镇压,再缓缓排出体内,最后施以引魂术清人心智。

有机会,绝对有机会!

像是证实他的想法。

疯魔的十一人一颤,眸里的血光开始淡去,周身煞气如潮水般消失,瞳孔渐渐恢复焦距,机械般重复着景袖的话:“是谁?是谁?”

“方啸云,方啸云……”昵喃着,心智最坚的啸云将军首先说道。

“嘶……”一连串抽气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周围音韵变化,啸云大将军刚刚恢复神智的眸光再次血红。

北云霄冷眼一扫,寒气森森。

瞬间众人噤若寒蝉,慌忙捂嘴。

景袖清澈的水眸里一闪疲惫,却又迅速继续:“你是谁?你们是谁?”

金阳缓缓西下,生出满天姹紫嫣红,清风缱绻,有金燕从天边结伴飞过。

终于……

“方啸云。”

“刘武。”

“张仪。”

“……”

十一声同处,眼底的血色彻底散开,神智清明,气息平稳。

也是同时,景袖直线倒下。

“袖袖!”

惊慌失措的震天大吼,银衣化出荧光,如把擎天之剑,寒锋粼粼,下一刻就要毁尽苍生万物。

她伤,天下灭!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