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7章 婆娑之毒,暴怒杀人

天边风云帘卷,大地一片宁静,因着凤双苑被损,金阳又太过毒热,众人移驾到太元殿。

殿内。

“哈哈,千盛小子们,怎么样,你们服不服?”啸云大将军狂傲笑道。

“哼,不过是接了一礼,有什么好猖狂,来人,上第二礼。”青衣侍卫手腕一拂,呼道。

话音落下,大殿门口忽地多了两人。

两人身穿宽大泛着亮光的雪色玄服,伴着金阳在后,格外刺眼,他们脸带银色白鹰面具,手上带着特制的冰蚕丝手套,脚穿金甲龙鳞靴。

整个人都隐藏着。

缓缓上前,待光线稍适,众人才注意到两人手中抬着的东西。

是个锦盒,雕着双龙争穹的精致图案。

这是什么……众人探长着脖子,眼睛都快镶上去了,那青衣侍卫却不再多语半句,双手抱胸在角落静待好戏,众人的好奇心就更被调了起来。

“什么破玩意,我来看看!”啸云大将军喝道,就朝两人手中锦盒而去。

身子站定,指腹刚刚摸上锦盒……

“啊!”眸色突兀狰狞,血红发抖,身子在地上翻滚起来。

“将军!”离的最近的一名将士急急上前查看,忽地,地上的啸云将军跃起,拳风如铁,朝着来人狠狠一揍。

“啊!咔嚓!”痛呼,伴着骨头断裂的声音。

“天啊,这怎么回事!”

“快拦着他!拦着他!”

“疯了,疯了,这是疯了。”

啸云大将乃朝中猛将,这一发狂的突袭,瞬间撂倒十人。

殿上乱着一团。

谷玉天翼对视一眼,就要飞身上前。

“退后!”大喝,浓烈而嗜血的煞气迸发,一道银光犹如利箭破晓直越众人落在啸云大将军身上。

“轰!”身子飞出大殿,撞在青石地面,抽搐两下彻底昏死过去。

正惊诧着,忽地又是几道身影飞出。

“砰砰……”十人全倒,在地上扭曲抽搐。

这是……

“天啊,他们也疯了!也疯了!”一声惊呼,众人望去,瞳孔骤然紧缩。

那倒地抽搐的十人各个面狞目红,不正是刚刚啸云将军疯魔的样子么?

这……

一时间众人吓的齐齐后退。

一切不过瞬间,耀天重臣折损十一名,三名武将,八名文臣,更有啸云将军及御天长史包含其中。

大殿中央,北云霄挺身而立,眸目迸射出凛然的嗜血寒芒:“我倒是没想到,千盛公主选夫居然还带着“婆娑花”!这是想挑夫呢还是想谋杀呢?”

煞气滔天,戾风汹汹!

“什么,居然是婆娑花!”

“天啊,这千盛到底安的什么心!”

“可恶,可恶呀!”

……

怒色汹汹,众人声讨。

“居然是婆娑花!”北云岚惊得站起,唇色苍白。

“岚姨,这东西很厉害吗?”景袖偏头问道,眸光疑惑,依她的判断,这盒上应是涂了什么能刺激人神经的毒素,不至于这般恐惧吧。

“婆娑花,虽称为花,其实不然,它是一种面丑身小的毒物,生长在千盛的一座尸骨山里,这东西以尸体为食,当吃掉百具人骨才会有极小的几率结出一枚毒种,当毒种从腹中落出,只需一日,百里之内的所有生物都会暴体死去……”长公主解释道,神色带着恐慌。

今日若千盛动了毒心,怕是这皇宫所有人

都要遭殃了。

“这么厉害?”景袖黛眉微拧,些许意外,她还真没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东西。

毒杀百里生物,这要用成大规模杀伤武器可是能翻动不小的天呢。

“霄王,好见识。”青衣侍卫恭手赞道,袖腕一拂,又面向众人继续说道:“不错,我千盛今日是带了婆娑花,不过众位无需担心,这锦盒上的婆娑之毒不过蚁粒。

这第二礼我们已经送上,就看耀天有何人能赤手将锦盒打开,收下这份礼物,做我千盛公主之夫者,便有无所畏惧的勇气!”

他话一落,便噤声站在角落,神色狂傲挑衅。

刹那,天地仿佛瞬间暗下,煞气森森。

婆娑之毒,即使蚁粒,一沾便能毁人神经,搅乱人心智,那锦盒上叩着玄玉锁,还要人赤手启之。

这哪是要人收礼,这就是要人命!

北云霄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锦盒,气息肃杀:“传毒医!”

高呼,众人一怔,毒医?对啊,那个五国闻名的诡异毒医,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耀天众人微送口气,千盛一方愣住,半响又面露笑容,很是自信。

谷玉很快领命而去。

大殿变的肃静,只有外面不断呻吟的声音,再过半个时辰,十一人便会重新跳起,发狂至死。

长公主不断来回走动,北昊风眼底也是急色。

太子皇后德妃坐立不安。

气氛紧张,一道温婉的声音忽出:“霄王妃,世人都言你生了一副无双丑顔及愚蠢心智,并冠以丑傻之名为天下嘲笑。

今日一见,霄王妃与传言实在大相径庭,沐芯不解,到底是天下人都太过愚笨,还是霄王妃你聪慧异常隐瞒了天下人呢?”

她面带浅笑,眸光直视景袖,气质温柔纯美看起来就想疑惑不解随意一问。

“是呀,不是说相府三小姐又丑又傻么?”

“这丑我没看见,这傻……怎么可能!”

低声议论,有人拉着云景浩直问:“相爷,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啊?莫不是你故意把自己女儿藏着掖着?”

云景浩青寒着脸,他藏着掖着?怎么可能!若是知道这丑女有如此能耐,他早就万般疼爱了!

“她就是个贱人,装货!勾引王爷,使劲魅术,你们都被她玩弄了!”一道高吼,是云柔雅突然出声。

“啪!”一耳光扇上,竟是身边的云眉心,女人眸寒面厉急声训斥道:“妹妹!休得胡说,赶紧跟霄王妃道歉!”

被一耳光打蒙,云柔雅愣在原处,半响整个人发狂般冲了出来:“我就要说!她就是装货,贱人,玩弄心计,勾引王爷,你们都被她骗了,骗了,什么愚蠢,什么绝丑,都是她玩的把戏,玩的把戏!”

污秽之言,充满整个殿堂,嘶声力竭,恨不得把景袖挫骨扬灰。

千盛看着好戏,耀天噤若寒蝉。

长公主脸青,就要冲下去收拾人,一道芊腕忽地拉住:“岚姨。”景袖巧首轻摇,刚想说话。

一道暴喝响起:“你再说一遍!”

大殿中心北云霄向着云柔雅走去,浑身冰寒煞气,夹杂着铮铮铁怒。

嘶……

惊悚抽气声。

霄王走过的琉璃地面居然裂开了口子,一步一印,煞气所至。

“王爷,你跟我说话了,你跟我说话了。”云柔雅仿若未见,整个人呆住,忽地又面露狂喜。

她盼了多少年的画面,她想了多少年的场景,王爷向她走来,王

爷还跟她说话了。

“王爷……”

“喀!”铁腕掐上纤细脖颈,北云霄双眸燃火:“你再说一遍!”

暴喝,手心巨力开始收紧,瞬间,云柔雅的脸色充血,苍白,青黑,青紫,青乌,瞳孔开始失去焦距。

这是……这是要……

“王爷饶命,王爷绕命啊,雅儿她不懂事,不是故意冲撞霄王妃……”相府二夫人慌忙冲出,跪地求情。

“唰!”银衣一拂,直接飞走,狠狠撞在殿门上。

“你再说一遍!”戾喝,鹰眸闪着滔天怒意直盯手中云柔雅。

恐惧,惊色,什么都无法表现,只有窒息,无尽的痛楚。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二夫人跌跌撞撞再次冲上,珠花掉落一地,华服凌乱不堪,拽着北云霄袍角嘶声求饶。

“不说么?那就永远别说了。”

“咔嚓!”一声定乾坤,场面瞬间安静。

云柔雅整个人如垃圾般被扔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殿角瓷石花景上,瘫倒在地上。

二夫人整个呆滞,面无半点光色,半响急急朝地上云柔雅爬去:“雅儿,雅儿……”

身软无力,脖上青紫,颈骨完全错位,哪还有生息。

死了,这是死了……

抽气,众人目露恐惧,谁也未想到霄王真的动了杀手。

齐沐芯手心不自觉握紧,眸里露出一丝惧光:“北云霄,这就是爱你的下场吗?”

景袖眸子颤动,心不可遏制的慌跳,那身银衣狂舞深深落入眼底,这个人,这个又一次护她之人。

北云霄,你为何如此待我?

“哈哈,她就是贱人,就是装货,早该死了,早该死了的,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没有死,明明该死的,明明该死的……”疯魔的话突然响起,是抱着云柔雅的二夫人。

她疯言疯语,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

众人未懂,景袖却瞳孔猛的一缩,身形站起:“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戾色,眸中血腥,像要焚尸天下。

疯语的二夫人像是惊醒,眸中一闪慌乱:“雅儿,我的雅儿……”

哭诉,身体扼制不住的颤抖。

景袖眸光煞气,全身遏制不住的颤栗。

“景袖,你怎么了?”长公主低语,手心牵上景袖,眸光担心。

寒色的眸子一怔,惊醒,望着满殿众人,景袖深呼口气,缓缓语道:“没事,岚姨,只是有些泛了。”

她该死么?她早该死么?呵呵,种以“银血”,未想云景袖却活到了今日。

她歃血暗王的命,谁也别想夺去!

“哦,没事就好,你坐这闭眼休息会,不要理这些疯婆子,都是些该死的东西。”长公主宽慰道,取过一旁香茶给景袖满上安神。

“嗯,谢谢岚姨。”

“回来了,回来了,玄武血王回来了。”一声高呼突起,众人注意力转移。

阳光下,谷玉急速飞进,看着殿中情形先是一愣,然后对着北云霄叩首禀道:“王爷,毒医拒绝前来!”

“什么!拒绝了,这怎么行,你就是绑也要绑来呀!”旁边一文臣跳脚呼道,这般要命时刻,岂是说拒绝就拒绝的呀。

北云霄凝眉,那老头可不会轻易与他唱反调:“说清楚。”

微喘口气,谷玉怪异的瞄了眼上首方向,小心禀道:“王爷,毒医说他正忙着接单子,再完成三单就可以升级成淘宝楼铜牌单手了,所以……没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