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46章 弑天七式,走起

“把你们手中的碎片各分一类放在地上。”景袖淡淡的道,闲庭若步。

苑内众人齐唰唰行动起来,都是些训练有素的兵将,动作麻利有效,不过半会,大大小小的碎片全分置好。

苑中所有人,几乎都伸长了脖子张望,有些武将嫌地面太挤,直接飞到半空,一时间,树上,亭上,满满的人。

“哼,就算想出办法有什么用,这战魂之甲可是神王鲁匠所造,独技神工,你们真当她能还原不成。”千盛中有人嗤道。

唰!风云砍刀一舞,白峰恶狠狠道:“老子告诉你,我偶像既然能一招拆了它,就肯定能还原,这东西在我偶像手里就是个耍玩意!”

坚决,誓死维护。

景袖如新月的眸子弯起:“白峰,过来。”

偶像召唤,粗狂的汉子兴奋的手脚慌乱:“偶像,你叫我,你说你说,有啥吩咐?俺一定上刀山下油锅也给你办好。”

景袖依旧神色平淡,眸子却异常明亮,显然心情不错:“会水吗?”

“会,会!小的三岁入河,八岁就能游过澜川,就算让小的在水里住上十天半月也没问题。”

“嗯,下去吧,不用住十天半月,今日你要给我舞出弑天七式,我回头就教你一套‘修罗狂刀’的招式,保证你成为天下双刀之首。”

“真的!”白峰眸亮,话落也不等景袖回他,咚的一声跳进池里:“王妃,快,给我穿着,穿着。”

众人看得唏嘘,这血霄军的银虎大将怎么变得这么……谄媚。

不自觉的众人向着战神望去。

北云霄神色一窘,他能说霄王府的人早就全叛变了吗?

你看……

“王妃,你说怎么做,我来,你别下水。”谷玉急道,直接跳水趴在池边。

“我也帮忙。”天翼言道,一个纵越也跳了下去。

瞬间三大血王齐下。

“王妃,要我帮忙么?我也可以的。”啸云将军试探的道,看动作也想下池。

“不用,你在上边吧,帮我弄这些。”

她话一落,十指便飞动起来,只见素指如云蝶飞舞,所过的地方碎片瞬间消失,同时,如玉手腕间,一个犹如膝甲的东西正缓缓成形。

这……

惊诧,眼花缭乱,屏息。

战魂之甲确实做的精技,每一个地方都是由无数小碎片组成,龙纹刻印,扣甲,孔锁……每一处都堪称绝工之术,若是要还原,确实要费些时力。

景袖神色沉敛,十指飞动,脑里胡思乱想着。

“小袖儿,今儿这锁你要开不了就别吃饭了哦。”

“小袖儿,来陪我这机械魔玩玩。”

“小袖儿,老娘让你造装甲大炮,不是烧火烟囱!”

唇角勾起轻笑,眸子变的明亮,周身气息变得温柔美好。

北云霄心头咯噔一跳,糟糕,这女人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

“袖袖,要我帮忙么?”俊美大脸忽地凑近,正专心致志的景袖吓了一跳,脸色骤黑:“走开,再靠这么近,我把你扔池子里去!”

冷喝,恶声不掩。

苑子顿时一片惊悚的抽气声。

“天啊,他们听到了什么?”

“耀天战神被吼了。”

“这这……”

惊呼一片接着一片,观念天翻地覆的变化。

北云霄斜瞥众人一眼,议论的热火朝天的众人瞬间噤声。好吧,再变化,也是他们耀天战神。

人群后,齐沐芯手心不自觉紧握,

绝色容颜变的苍白。

众人有条不紊的忙活起来,连长公主也蹲在景袖旁边乱手乱脚的帮着忙。

“岚姨,你负责扣这个碎片,你看,像这样。”

“哦,好好。”

“袖袖,我……”

“走开!”

“谷玉,把这个先给他穿上。”

“好的,王妃。”

“袖袖,我……”

“让开!”

“天翼,帮他活动下腿脉。”

“好的。”

“袖袖……”

“让!”

清风卷着金纱,落的满苑光晖,一池清水早已搅的浑浊不堪。

众人前后忙活着,时不时瞄瞄池边被嫌弃的霄王,英勇无敌的战神形象在众人心中渐渐远去。

“快看,穿上了,穿上了,真的穿上了。”

惊呼,因为帮忙,汗渍侵湿一背,却也都兴奋着。

此刻,池子里只留着穿着战魂之甲的白峰,盔甲做的超凡,就算整个穿上,身形也不算臃肿。

“怎么样,能动么?”景袖问道。

盔甲下,白峰汗渍落了一身,与水融合,早已分不清楚,脚腕试探的往前摞动。

众人屏息。

“动了!动了!真的动了!”

虽然小步,却真的动了,只是要武招怕还是……

众人不自觉向景袖看去。

景袖拧眉,忽地眸子一亮:“去寻些浮木来!”

“我去,我去!”谷玉大呼,一溜烟便跑了,几个将士对望一眼也跟了上去。

“妙啊,以浮木缠身这不是又可以减轻重量了吗。”

“王妃真是聪明呀。”

“女中诸葛!女中诸葛呀!”

赞叹,一句接着一句。

北云霄面上光彩越来越亮,瞧着没,这是我媳妇。

谷玉几人动作极快,几阵风声间便跑了回来。

“王妃,这个怎么样,我在紫荆阁找到的。”说着怀里东西一扔,哗啦啦落了一地,像是发现了好东西,眸光异常明亮。

景袖一看,顿时神亮:“好,不错!不错!”

居然是浮树脂,这东西不就是现代的泡沫么?

“去,全弄到他身上,使劲塞,不留一处。”

“好好,我去,我去。”哗啦一声,玄武血王又跳进了池子,那跟上去找浮木的几个将士也立马下去帮忙。

金阳当空下,泡了近两个时辰的银虎血王终于能大步走动了。

“哈哈,成了,成了。”

如今这架势,虽然慢些可舞个弑天七式完全不成问题。

池边上,瞧着在池子里开始缓慢行走的白峰,景袖忽地挑眉呼道:“将军!”

“汪!”

猛犬高吠,端立的架势。

“今儿陪银虎哥哥玩场人犬戏水如何?”

她话一落,众人还疑惑着。

庞大的身子突然飞起。

“咚!”

水花四溅,金阳下“将军”浮在水面呲尖牙开始低唔。

这是……这是要……

“银虎血王,我这将军可谓犬中神王,平日骁勇善战,能抗千敌,这水下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好。

让我想想,它做过什么,哦对了,有一种动物尖牙长身,全身铠甲,号称水中鳄霸,我这将军却能一口将其撕成两半。

还有那铜崖山号称水鬼的穷阴王,想必大家都听说过,这人在半月前浮尸河中,你们怕是不知道他为何死吧,

那是被将军追游三公里累的脏腑暴血而亡……”

随中池边闲步走动的景袖悠语,众人额上不自觉冒出冷汗,盔甲下的白峰更是神色变的苍白。

王妃,你这是要玩那样啊。

“好了,开始玩吧。”

她话一落,正恐色的众人瞬间大瞪起眼。

就见本在池边浮水的将军突然腾空,庞大的身躯犹如泰峰开天之势袭来,伴着咆哮直扑白峰面门。

天啊,这是犬!

白峰大惊,急急挪身避开。

“嘭!”扑空的将军砸入水中。

众人还来不及松口气,心咚咚的跳了起来。

不见了,那庞大的身躯不见了。

池水波动,浑浊不堪,一池冒尖的荷叶早就被折腾的残乱不堪,一亩水池,很难迅速发现将军潜藏之处。

白峰粗狂的面上唰唰流着汗渍,眸色异常紧张。

“对了,记得舞弑天七式给千盛友人看看哟。”景袖不闲不淡的提醒道,身子走到一片云竹阴影下。

阳光太强,晒着太热了。

长公主也立在一旁,别把她晒黑了。

众人刚走神一瞬,将军的身子忽地从白峰身后飞出。

“嗷呜!”尖牙利齿,爪芒森森。

嘶……就要扑上。

“第一式,风云怒天!”

暴喝,手腕一扬,水色翻搅,刀锋掀向半空,卷起水柱直冲金阳。

轰!

将军直上,冲水而出。

精彩,真正的精彩。

大喝,鼓掌,众声赞叹。

“好好,好样的……”

烈阳当空下,耀天众人的兴奋大呼,千盛众人脸色变的越来越阴黑,真的做到了,居然真的做到了。

“……”

“第三式,踏血劈天!”

“轰!”

北云霄望着不远处的倩影,嘴角带起风华无双的笑,女人,你真的让我很震撼。

“……”

“第五式,沧海翻天!”

“轰!”

清风一吹,一朵被晒干的木槿花带到这处,花色早失,芳香已无,引不起半点注意。

齐沐芯望着竹影下面带笑容的景袖,眸光变的深沉。

“第七式,苍龙弑天!”

“轰!”

“好好……”兴奋,大呼。

随着最后一招落下,将军冲水而出,落在岸上,呲牙咧嘴,眸光恼意汹汹,破盔甲,咬的它牙疼死了。

“做到了,做到了,我们做到了……”

“哈哈,霄王妃万岁,霄王妃万岁……”

喜色,为胜而呼。

景袖轻笑,手腕一拂,双月刃飞出,灿烂金阳下,只见白光唰唰在白峰四周飞舞,众人还未见清何物。

白光已收回水袖。

“轰!”一声砸水之音,铠甲又碎,浮树脂漂浮,露出白峰强壮的身形。

金阳一照,混着水渍,那隔着衣料的肌肉线条完美展现。

“沐芯公主,我们银虎猛将这强壮身材可能满足你呢?”景袖悠悠的道。

轰!哗然。

满足你?这不是指……

哈哈,哄笑,暗叹霄王妃也是个腹黑心肠,居然当着人家面说这般话。

齐沐芯眸色一怔,还不等她说话,池里的白峰唰地飞身上岸:“老子才不要娶娇弱娘们!”冷喝,眼角都未给千盛公主留半点,她看上他,他还看不上她呢。

那绝美的容颜青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